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20章肖瑶,你王八蛋
    乐石真怕自家的好白菜被猪拱了,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虽然这两天肖瑶确实改性了,但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变回以前的吊儿郎当样儿。

    乐石越想越担心,便道:“公子,我觉得,还是等明年肖小姐参加完会试再说吧,离明年的会试也没几个月了,她从现在才开始发奋苦读,哪里比得上那些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

    虽然肖瑶在学堂挂了个名儿,但她三天晒网两天打鱼,跟那些正经考生根本没法比。

    映寒懒洋洋瞄他一眼,“这事儿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你见我什么时候让自己吃亏过?”

    乐石颔首,这倒也是,公子可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儿,向来只有他算计别人,没有别人算计他。

    而南浔这头,鉴于这两天她表现优秀,她娘又是个大忙人,就专门给她请了个私塾先生,每日专门教她一个人。

    余老先生一开始本来推辞不来的,奈何以前欠过肖红一个人情,她给的银子也算丰厚,这便不情不愿地来了。

    可余老先生刚刚教了肖瑶一天,她就被震惊到了。

    厚厚一本书,肖瑶看个两三遍就能全部背下来,还是在不理解意思的前提下!

    而且书里面讲的内容和引申道理她一点就通,还能举一反三!

    余老先生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个宝,她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教书教得很热情,那模样竟是恨不得把自己肚里的东西一股脑全塞给肖瑶。

    南浔这几天愁啊,真的愁,她老娘请来的女先生每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给她讲书讲道理讲得越发起劲儿了,后来还干脆留宿在肖府,专心留下来教导她,誓要将她变成自己的得意门生。

    南浔感动得“痛哭流涕”,这女先生是真为她着想,连大晚上的都要盯着她念书,而她爹呢,每天给她炖各种补汤,补脑补身体。

    南浔觉得照此下去,她会被补成一头猪。

    “先生,凡事需得张弛有度,我觉得自己一直绷得这么紧也不好,先生也是,您好几日都不曾回府了,家里亲人肯定对您甚是想念。”南浔道,然后主动翻出两本书来,“以后先生不必总陪着我,您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骨,我每天晚上会读两本书,把不懂的地方标注出来,第二天再问先生。”

    余老先生觉得很欣慰,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鼓励道:“肖瑶,你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明年会试一定能取得好名次。”

    南浔立马就问:“先生,您觉得我能进入前三名吗?”

    余老先生嘴巴大张,稍许,十分激动地道:“你若一直这么坚持下去,肯定可以的!先生相信你!”

    等好不容易支走了老先生,南浔算了算,她已经有五天没去看小妖精了。

    窗外月色正好,很适合打个劫偷个香吻什么的。

    醉香阁,后院。

    映寒躺在自个儿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好。

    他突然坐起身来,目光阴沉地望着窗外,窗户被他大开着,刚好能看到天空中的一轮月亮。

    今儿的月亮怎么看着这么刺眼呢?

    瞧这时辰,马上就要宵禁了,看来今天肖瑶这王八蛋又不会来了。

    “乐石。”映寒沉沉唤了一声。

    乐石一阵风地飞了进来,“公子有何吩咐?”

    映寒咬牙切齿地道:“明儿去给我查查,肖瑶是不是又去见秋双那个小贱人了。撩完了就想跑,当我映寒什么人?”

    乐石有些讶异,问道:“公子这几天心不在焉的,难道是一直在纠结这件事?”

    映寒饮了一口茶,将茶杯砰一声砸到地上,茶杯顿时碎成了渣渣,剩余的茶水在地上开了一朵花。

    “是她自个儿说要每日来看我的,刚说完就忘了不成!什么一日不见就睡不着觉,全都是屁话!”

    现在的映寒哪还是什么媚眼如丝,眼里全都是寒气。

    这些官宦小姐的话果然信不得,是他不该妄想着嫁入官宦世家,但是他肖瑶撩拨了人就拍拍屁股走人,他绝不会放过这个混账东西!

    南浔这会儿正走在半道上,刚刚打了个喷嚏就听小八道:“南浔,刚才**oss的黑化值突然增了5点。”

    南浔脚步一顿,然后继续摇着扇子装逼,“是不是谁欺负我家寒寒了,我去帮他出气。”

    小八说不清楚,“这个世界的**oss的黑化值并不高,45点,长了5点,也就50点,离变态还有一大段距离,所以你暂时可以放心。”

    南浔笑了笑道:“没关系啊,就算变态了也没关系,我心脏已经变得十分强大,人也很皮实。”

    小八:……

    醉香阁的墙其实没有那么好翻,南浔这一次走的是后门,直接塞给那看门的一锭银子,然后再翻窗去找映寒。

    前院还能听到一些欢声笑语,透着一股子**的味道,后院则安静许多,这里的下房住着打杂下人,上房则是给楼里的哥儿们住的,只不过很多哥儿晚上接客直接留宿在前院的雅间里,甚少回这边过夜,像映寒这种不愿意接客的腕儿才常常住在这边。

    而这后院,所有的客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映寒住的是独立的房屋,毕竟是头牌,住的自然是最好的。

    南浔避开人,悄咪咪地往映寒的房间摸去。

    屋内,映寒正在发火,突然察觉到什么,他神色微微一变,“乐石,你先离开,有人来了。”

    映寒立马钻进被窝里,装成熟睡的模样,而乐石刚刚离开不久,某人就翻窗进来了。

    南浔不小心一脚踩在了茶杯碎片上,她低头看了看。

    哟,这是心情不好,砸杯子了?

    南浔轻悄悄走到映寒身边,看他睡得那么香,突然不忍心打搅他。

    于是,她俯下身在他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低声道:“寒寒,好几天没见到你了,真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这几天母亲给我请了个先生,我实在走不开,不然早就溜来见你了。”

    南浔盯着映寒的脸蛋看了许久,越看越觉得好看,她没有讲瞎话,这个世界的**oss真的让她有一种想呵护对方的感觉,或许跟这个世界女尊男卑的背景有关,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王霸之气,女友力爆棚。

    小妖精,你妖艳迷人的外表下是不是藏了很多心事?

    南浔一脸宠溺地点了点映寒的鼻子,轻声道:“寒寒,你好好睡,晚上我还要熬夜百~万\小!说呢,就先走了,明天我再抽空来看你。”

    南浔离开了床,三步一回头,结果刚走了几步她就又返回到床边坐下了。

    “寒寒,最近天气转凉了,你记得加衣服。”女人低声道。

    装睡的映寒总算听到了她离开的脚步声,哪料对方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这一次细心地替他捻好了被角。

    映寒:真烦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