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35章 其实,你可以更过分
    第435章其实,你可以更过分

    小八曾说,当一个人情绪比较浓烈的时候,它能感觉到对方的喜怒哀乐,而它与南浔签订了契约,按理说应该更容易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才对,但小八表示,它真的很少感觉得到。

    南浔的所有情绪都仿佛被她自己上了锁,她笑得再开心,心里再悲伤,那种情绪也不会从上锁的匣子里溢出来。

    所以小八偶尔感觉到她的情绪,就说明她这一刻的情绪已经浓烈到了一种顶点,随时都会炸开的那种。

    这让小八很担心。

    不过,只要不影响到攻略ss,小八觉得,南浔有点情绪也是可以的。

    肖红得到消息后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这一次的绑架事件让肖府的两个女人都怒了。

    刑部那边接到报案,要请当事人肖夫君和映寒去认尸,同为正三品官的刑部尚书赵大人亲自上门请人。

    “肖大人,肖夫君和映寒是最后见到那几个歹徒的人。如今,这几个歹徒全部死了,呵呵,我当然知道肯定不是肖夫君做的,所以只是请两人去做个寻常的笔录。”刑部尚书客气地道。

    听到这话,肖红和肖瑶母女俩诧异地对视一眼。

    “死了?”肖红拧眉问。

    刑部尚书道:“对,五个歹徒全部死了,有四个被一刀抹了脖子,还有一个死状尤其凄惨,脑袋被石头砸开了花,她的右手更是被砸得血肉模糊,里面的骨头都碎成渣了,这个凶手下手狠毒,恐怕跟歹徒有不共戴天之仇。”

    南浔听了刑部尚书的话,目光一闪,很快便又敛起了眼里的情绪。

    肖红冷笑:“哼,死得好,没死我也要找到这几个胆敢绑架我夫君的歹徒,将她们绳之以法!”

    这刑部尚书倒是会来事儿,这个时候没有再坚持带人,反而关切地问道:“不知令夫君和那位侍从可有受伤,若是身子有碍,笔录改日再做便是了。”

    肖红的脸色好了一些道:“赵大人,恐怕只能改日去补上笔录,内子受到惊吓已经睡下了,映寒也受了轻伤。这样吧,三日后我亲自带他们二人去你的刑部。”

    “那便有劳肖大人了。”

    晚上,受惊的蔡觞和肖红好一阵温存。

    蔡觞絮絮叨叨地说着当时的情形,说到关键处不禁掩面低泣道:“肖红,这事儿都怪我,是我想去看后山的枫林,然后映寒才陪着我去的,谁知道会遇到歹徒,我那个时候真的快吓死了,多亏了映寒,如果不是映寒身怀武功,后果不堪设想这几个臭女人居然想侮辱映寒,还说要让我看活春宫,这群无耻之徒!”

    肖红有些诧异,“你说那些歹徒想要侮辱映寒,还说要让你看活春宫?”

    “是啊,呜呜,那个混账东西居然捏我下巴,还摸映寒的脸,恶心死了!”

    肖红听到这话,突然想到什么,眼中划过一丝惊异之色,但很快又被她否定了。

    “看来这次主要是冲着映寒去的,毁掉一个哥儿的清白就是毁了他的一辈子,对方心思当真歹毒!”

    蔡觞也很生气,“对方不想让映寒过得好,我就偏要好好疼他!”

    果真,第二日蔡觞就让人往映寒屋里送了好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一日要探望三回,那关怀的样儿简直要赶上肖瑶了。

    南浔笑着打趣道:“寒寒,我爹爹这是把你当亲儿子疼了。”

    映寒顿了顿,忽地摇头道:“我不要当肖夫君的儿子,我要当他的女婿。”

    南浔一愣,然后嗷地叫唤一声,一下扑过去将人按在了榻上,压人的时候专门避开了他受伤的脚。

    “寒寒,你居然勾引我!”

    映寒斜睨她,“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快些起来百~万\小!说,你还想不想娶我了?”

    南浔凑过去,对着他的嘴唇,狠狠亲了一口。

    “寒寒,若不是哼哼,我一定要”

    她亲了一大口,刚刚离开,就听身后那小妖精低声道:“肖瑶,其实你可以更过分一点。”

    南浔:!

    南浔回头看向小妖精,他的衣襟微微散开,一双勾魂眼水波荡漾的,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嗷这样都不扑过去,她简直就不是女人了。

    南浔再次将映寒扑倒,这次来了个深吻。

    就在她深入的时候,映寒突然箍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朝自己重重地压了下去。

    然后,唇舌勾缠,呼吸急促。

    到最后,南浔都有些喘不过气了,他还不松手。

    为了自己的地位,南浔死撑着也不松口,结果等到一吻结束,她刚刚起身,眼前一花,直接晕倒在了映寒身上。

    尼玛缺氧缺的。

    映寒低笑出声,拍了拍她后背,“别撒娇了,再这样胡闹,你的书还要不要看了。”

    南浔缓了一会儿,从他身上起来,规规矩矩地坐在书桌边。

    映寒则以一种极其的姿势歪在榻上,目光灼热地落在她后脑勺。

    南浔立马念了几遍静心咒,然后做了一个运功的动作,再次投入到书本当中。

    刚刚开始准备百~万\小!说,小八便汇报了一声:“恶念值降了1点。哎,照这个下降的速度,得猴年马月才能变成0啊。”

    南浔倒看得很开,做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那便是先完成目标,将映寒娶进门。

    两日后,蔡觞和映寒在肖红的陪同下去了刑部,南浔也想跟着去,但被她老娘给撵回去了。

    做笔录没有用很久时间,蔡觞回来之后脸色有些难看,据她娘说是看到那几个歹徒的尸首,被歹徒的死状给恶心到了。刑部判定为江湖仇杀,已经定了案。

    小八悄咪咪地道:“爷刚才因为好奇也瞅了一眼,啧啧,里面有一个歹徒死状不要太难看,脑袋完全开了花,一整个脑袋都被鲜血染红了,还有那只手,那都不是手了,那就一坨稀巴烂的肉。”

    南浔听到小八的描述,表情很淡定,见得多了,这个还好吧。

    只是

    这嗜血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呢,好烦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