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之恋,项链爱〕〔王的二次元〕〔三界主宰〕〔美女总裁狂保镖〕〔三界微信群〕〔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游戏世界旅行者〕〔我有一座军火库〕〔皇家宠婢〕〔乡村兵王〕〔婚婚欲动总裁霸道〕〔极品姐姐领进门:〕〔养个狼人当宠物〕〔侠女来袭:本王妃〕〔先宠后爱:老婆大〕〔萌宝上线:爹地,〕〔我的老千之路〕〔李强寻美记〕〔器焰嚣张〕〔冥界典刑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44章娘啊,我把人给强了
    南浔仿佛被点了穴,开不了口,也动不了身子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身后的映寒绕到她面前,当着她的面儿,把那已经浸湿的大红袍子给慢慢脱了下来,然后是里衣。

    就跟剥玉米似的,把外面那一层层的叶子剥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香甜可口的玉米。

    那在南浔眼里好似被放慢了的动作引诱着她,让她整个人都燥了起来。

    男人迈着修长笔直的腿,跨了进来。

    紧致白皙的肌肤一大片一大片地印入南浔眼帘,那张妖艳的脸上似乎挂着蛊惑人心的笑。

    浴盆空间有限,映寒便将人抱到了自己身上坐着。

    这姿势真特么**。

    女尊世界的女人们**本来就比男人强些,经不起撩拨,对方又是南浔喜欢的小妖精,这就更经不起撩拨了……

    所以,两人洗着洗着就变味儿了。

    拥抱、亲吻、抚摸。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南浔稀里糊涂被人抱到了床上,床帐子落下,遮掩住了里面交颈纠缠的两人。

    南浔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这个时候她忘了那些顾忌,被小妖精引诱得犯了罪,她坐在小妖精身上摆动身体,而那小妖精便靠在床头,一手扶住她的腰肢,一手乱摸。

    说是女尊,其实构造啥的也没变,就是姿势变成了女在上。

    关于这一点,南浔甚为满意。

    过了许久许久,南浔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了,可身下那小妖精显然不满意,居然主动握住了她的腰……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门外的门神乐石听到里面的响动,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公子说的勾引果然是把肖瑶勾到床上……

    等南浔“一逞兽欲”之后,她趴在床上懊恼地直捶拳头。

    禽兽,禽兽啊,她就是禽兽。

    虽然已经确定会娶映寒,可这不是自由开放的现代社会,映寒也不是暖床的夫侍,这种婚前x行为是要被人唾弃的,映寒也会被人指责。

    身旁映寒已经睡着了,南浔坐在床上,很快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摸了摸映寒的脸,俯身在他唇角落下一吻,低声道:“寒寒,等爹爹和娘回来,我让他们马上给我们举办婚礼。”

    “咳,你多睡会儿,我得赶紧去百~万\小!说,起码做做样子。”

    悉悉率率衣服摩擦的声音响起,然后是远去的脚步声,吱呀门打开的声音。

    等南浔离开,映寒唰一下睁开眼,红润的唇一点点挑起,眉宇之间掩藏不住得意的神情。

    当天晚上,南浔把她娘和她爹叫到一屋,将门闭严实了,然后老老实实地跪在了地上。

    最近肖瑶多乖啊,这可是余老先生都看好的苗子,许久没做坏事的肖瑶突然就这么跪在地上了,这可把肖红和蔡觞吓得不轻。

    “爹啊,娘啊,孩儿不孝,干了一件事,酿成大错。”南浔一脸愧疚地望着她爹娘。

    蔡觞瞬间慌了,“瑶瑶,你、你是跟别人家的小姐打架了,把人打残了?”

    南浔摇头。

    “你、你莫非得罪了什么权贵,连你娘也惹不起的大角色?”

    南浔继续摇头,“我、我……”

    她越不说,两人越是担心。

    肖红蹙眉,镇定地道:“说吧,如果是惹了什么权贵,娘大不了亲自上门赔罪。”

    两人见逍遥这副模样,心里已经认定她不小心犯下了什么大罪过。

    南浔见火候差不多了,突然干笑一声,“爹娘,其实是这样的,你们女儿我呢,数日苦读,身心疲惫不说,某方面也憋得慌,今儿我一时兽心大发,把映寒给那啥了。”

    蔡觞:!

    肖红:!

    两人齐齐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事儿,他们还以为肖瑶杀人放火了呢。

    可很快,肖红就怒了,直接抄起棍子就要打南浔的屁股。

    “我的娘哎,杀人了——出人命了——”

    南浔在屋子里上蹿下跳,但不敢出门,这事儿还是闷在屋子里解决吧。

    蔡觞这护犊子的连忙拦住了肖红,“妻主,瑶瑶马上就要参加会试了,你这要是把人手伤到了,到时候发挥失常,我跟你拼命!”

    这话果然起了作用,肖红一屁股坐了下来,额上全是汗。

    南浔立马狗腿地将桌上的茶水给她娘倒上,“娘,看你累的,快喝口茶歇歇。”

    肖红一度怀疑眼前这肖瑶不是她女儿,结果现在见了她这狗腿样儿,哪里还会怀疑,这特么的就是以前那个兔崽子。

    肖红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女儿,“真想打断你狗腿。”

    南浔呵呵道:“您可以和寒寒一起,他也说想打断我狗腿来着,不过娘啊,你说打断腿就打断腿,干嘛加个狗字啊,这不是把您自个儿也骂进去了么?”

    “肖瑶,你这混账东西!”

    “别,娘您快消消气儿,咱们来说正事儿。”

    蔡觞在一边给肖红扇着风,劝道:“跟自己女儿置什么气啊,没看到女儿最近起早贪黑地读书么,你就不能好声好气地说话。”

    南浔:“就是就是,娘你好声好气地说话。”

    肖红:……

    父女俩合起来针对她,她就这么不近人情?

    南浔清了清嗓子,“你看啊娘,这次会试我肯定会进前五十名,所以映寒我是娶定了,然后今儿我又不小心把人给办了,所以你和爹瞅瞅最近哪一天是黄道吉日,干脆就把我俩的事儿给办了呗,免得下面那些人说三道四的。”

    肖红怒:“你也知道下人会说三道四,你今儿兽性大发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了呢?”

    南浔:“我那会儿脑子一片空白,真没想太多。”

    肖红不知想到什么,有些狐疑地道:“你确定是你自己兽性大发,而不是那映寒使了什么手段?”

    虽然这几个月映寒都是规规矩矩的,但肖红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怀疑。

    南浔连忙道:“他要勾我,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头,可您看他什么时候勾我了?是我自个儿憋太久了,然后今儿又风和日丽春光灿烂的,我就一不小心……呵呵。”

    肖红瞧瞧自己女儿这德性,又想了想平时映寒举止有度的样子,突然生出的这一丝怀疑也烟消云散了。

    “混账东西,映寒是要当你正夫的,不是那些暖床的夫侍,怎能在结婚前行床事?”

    南浔连忙点头:“娘说的是说的是,所以我这不是来找娘和爹了么?”

    肖红和蔡觞对视一眼,肖红叹道:“也罢,映寒迟早是要进门的,既然你已经把人给……咳,那就尽快把事儿办了吧。殇弟,这事儿多劳你操心了。”

    蔡觞:“女儿的婚姻大事我再操心都乐意。”

    然后在南浔的各种鼓动下,几日后她爹选了一个最近的黄道吉日,就在二十天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