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57章邀请,生辰宴
    肖红不能当场发飙,便赶紧对那兔崽子挤眉弄眼:你当这里什么地方,就你那点儿花拳绣腿?快别给老娘丢人现眼了!

    然而,皇上听了这话却已经来了兴致,“哦?状元郎还会舞剑?”

    南浔立马道:“只是会一些皮毛,做助兴用尚可,跟在场的将军们没法比。”

    这话让武官们舒坦了不少,但也有很多不买账的,觉得这新科状元八面玲珑,有些油滑。

    皇上当即让人取了一把宝剑来。

    南浔接过宝剑,那握剑的姿势一看就是内行,一些武官不由得正襟危坐,想看这新科状元能舞出个什么花儿来。

    铮的一声,南浔将剑拔了出来,一道银光被反射出来。

    皇上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忽地道:“来啊,给状元郎配丝竹管乐,鼓声也来一些。”

    南浔:……

    特么的这是让她根据音乐即兴舞剑?本想着随便糊弄一下,动作看起来优美点就行了,哪想到皇上是只老狐狸,故意为难她。

    南浔看她老娘一脸担忧的模样,不禁冲她眨了下眼。

    持剑的女人在场中朝众人一拂拳,此时,丝竹管乐声响,鼓声密集,一上来特么的就是快节奏!

    南浔长剑一撩,身姿灵活旋转,矫若游龙,然后手中长剑灵活舞动,银光熠熠,剑影生花。

    此时武官列不知谁大喝一声:“好,这剑舞得好!”

    却在此时,那乐声和鼓声突然慢了下来,慢出了新境界,鼓声咚、咚、咚,一下一下的,极其磨人。

    南浔嘴角一抽,也陡然放慢了舞剑的速度,舞慢剑的时候,女人仿若喝醉了在轻舞,身姿曼妙不已。

    就这么快慢来回切换了几次后,鼓声和乐声终于停了下来,武官们性情爽快,直接大喝精彩,文官们虽然看不懂剑术,但也觉得这肖瑶舞得非常精彩。一时之间,掌声不断。

    皇上哈哈笑了起来,心情大好。

    待到南浔刚刚入席,皇上突然问了一句话,差点儿把南浔的魂儿都吓出来。

    “状元郎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文武双全,朕甚爱之,不知爱卿可否婚配?”

    众人听了这话嫉恨不已,皇上这是看上了肖瑶,想招她做儿媳!

    南浔连忙回道:“回皇上的话,微臣家中已有夫君,且夫君已有身孕。”

    皇上一脸遗憾之色,“朕有十八皇子,天真烂漫,与你相配正好,可惜啊,状元郎竟已有夫君了,不知爱卿所娶夫君是哪家的哥儿?”

    南浔:……

    文武百官听闻这话,心中顿时生了看好戏的心思,谁不知道肖瑶娶的那正夫以前是个花楼哥儿,身份卑贱不已。一个花楼哥儿,一个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两人真是云泥之别。

    但一些官场上的老油条又听出了点儿别的东西,皇上这是在诱惑状元郎,十八皇子啊,谁娶了十八皇子定能平步青云,如此捷径就摆在眼前,能有几个不心动的?

    南浔如实回禀道:“内子姓卫,名映寒,只是个家世普通的哥儿,但在微臣心中,他是极好的。”

    皇上的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但随即又有一些沉重。

    玉儿看中的人品行才学果真都不错,就是……晚了啊,这肖瑶都已经成亲生子,看她这样儿,对那映寒也是爱护有加。

    皇上想起那日,她最疼爱的孩子跪在她面前卑微地恳求,哭得她心疼极了。

    玉儿还是第一次这么恳求她一件事,她实在不忍心拒绝。

    “后日皇后生辰宴,状元郎的夫君也去凑凑热闹吧。”皇上突然道。

    南浔神色一变,“回皇上,内子已有三个月的身孕,恐怕不方便出席宴会。”

    皇上淡淡道:“朕许他乘坐轿撵入宫。”

    话都说这份了,南浔再拒绝就是不领情了,她只能谢恩。只是今日皇上的态度让她心中愈发不安。

    皇上今日突然提起十八皇子,到底是他自己相中了她,还是……十八皇子提到了她?

    小八突然道,“我想起来了,这次皇后生辰宴便是**oss想办法接近贤妃的第一步,所以这条支线不能破坏。”

    南浔蹙眉:“小八,我心里有些慌,你说寒寒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小八道:“这种可能性很低,爷一直忘了告诉你,**oss武功高强,一般人伤不到他。”

    南浔:“可是寒寒太单纯了,我怕他被人算计。”

    小八什么都没说,只呵呵了一声。

    单纯?单纯个毛线啊。

    直到恩荣宴结束,南浔都还是忧心忡忡的。

    肖红也是眉头紧蹙,她虽然没有那些老油条来事儿,但她也发现了皇上今日有些奇怪。

    “老娘,如果后日我没让寒寒去赴宴,皇上会治我罪吗?”

    肖红思忖道:“不会治你的罪,怕是会治映寒的罪。”

    南浔:……

    皇上根本没有给南浔纠结的机会,当晚便有人给肖府送来了宫牌,上面已经写好了映寒的名字和身份,赴宴的时候只需要亮出宫牌,便能直接入宫。

    映寒得知此事后表情很平静,但他的眼底却藏了很多东西。

    “寒寒,我不想你去。”南浔沉声道。

    映寒微微笑了笑,“不就是个生辰宴么,我有乐石陪着,能出什么事儿?”

    当今的皇后,十多年前的德妃,就是这个人害死了他的父妃。

    虽然映寒从未见过那位父亲,但是乐石的父亲,也就是当年守护卫妃的那个影卫,他说了很多关于卫妃的事情,他便对这个从未见过的父亲有了很多好感。

    乐石的父亲死时,唯一的遗愿便是他认祖归宗,当回自己的十八皇子,如今皇后的生辰宴会便是个好契机,可是……

    映寒低头看了看自己微凸的小腹,如今幸福已经在他手里,他怎么可能为了那些虚无的不确定的东西而放弃眼前的这些幸福?

    他可不是白痴。

    所以,他会去赴宴,但只是以新科状元肖瑶之夫的身份赴宴。

    至于皇后那个蛇蝎男人,此人最好不要主动招惹他。

    否则,他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弄死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