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宦之风流无边〕〔大历史小神仙〕〔妃常撩人:王爷,〕〔天才萌宝:总裁你〕〔赤壁之崛起荆南〕〔无限武者道〕〔嘿,魔法师〕〔唐云的异能生活〕〔大齐悍卒〕〔氪无不胜〕〔科技霸权〕〔全民领主〕〔妖艳贱货学习手册〕〔神级娱乐主播〕〔超神大刀魔〕〔妖灵狂潮〕〔兽医娘子已上线〕〔掌贵〕〔生存之末世为王〕〔人道至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78章 丫头,给你的见面礼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第478章 丫头,给你的见面礼

    死者的尸身装入棺材之后,紧接着便是封盖,钉棺材盖的钉子有七根,俗称子孙钉,前六根由抬棺者去钉,最后一根留给子孙钉,据说这样能使子孙后代兴旺发达。

    但是,钉棺材盖的七根钉子都不能钉死,必须要留出一半,若是全部钉进去的话就会钉住死者的灵魂,使其无法超生。

    南浔刚才听得分明,那每一根钉子钉进去的声音都持续了很久,她甚至还听到了钉帽跟棺盖碰撞的声音。

    这副棺材钉死了所有的钉子!

    南浔心里瘆得慌,她坐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到现在她已经搞不明白这梦是怎么回事了,不久前跟她吃喝玩闹的人突然七窍流血死了,还被人钉在了棺材里永世不能超生,这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南浔略作犹豫后,伸出双手在那无形的棺盖上摸索,很快便摸到了七根子孙钉,然后她试图着拔出来。

    本以为徒手拔钉子是痴人说梦,不料她心里才这么一想,那钉子就轻而易举地被她拔出来了。

    南浔愣了愣,继续去拔其他的钉子。

    就这样,七根子孙钉全被她一一拔出。

    手中那看不见的钉子散发出一股刺骨的寒意,南浔手一抖,赶紧把钉子给扔了。

    钉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有几颗似乎还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南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听得这么清楚,就好像这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没有了,就剩下她这一小方天地,她和身旁的这白衣男子。

    对,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见了,景象也变了,不是古色古香的街道,四周漆黑一片,阴风阵阵,唯有她这一小块能看到些许光亮。

    南浔难得做一次噩梦,觉得特别稀奇,不过这梦境也太真实了一些,周围的阴风好像真的钻进了她骨头里,冷得她连连打颤。

    摸索到那看不见的棺材盖,南浔一把将棺盖掀起。

    就在她掀开棺盖的一瞬间,周围刮起了一阵狂乱的风,吹得她眼前都睁不开了。

    南浔以手挡风,眯着眼看四周。

    不知从哪儿射进来一束微弱的亮光,让她得以看清楚周围的景象,这似乎是在一个巨大的石洞里,地面比较低,像是一个坑。

    南浔的脑子里忽地闪过什么,但或许是在梦里,那念头一闪而逝,之后便再也抓不住了。

    刺啦,刺啦。

    有奇怪的声响从身旁发出。

    南浔猛地看向那具尸体,竟发现那白衣男子一双手上的指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又长又尖,正在那看不见的棺材壁上狠狠抓挠着,这刺耳的刺啦声便是指甲尖儿划在棺材壁上发出的声响。

    挠着挠着,那白衣男子唰一下睁开了眼,那双眼泛着绿光,诡异至极,然后他僵直着身子坐了起来,脖子慢慢扭动,看向了南浔。

    然后,嘴角一勾,笑了。

    他脸上血渍未干,衬着那笑容,愈发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南浔双眼瞪大,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然后她陡然一个激灵,竟这样从梦里挣脱了出来。

    南浔坐在床上大口喘气。

    身边,沈晓云睡得正香,外面的天还是漆黑一片,正是夜最深的时候。

    “小八,小八!”南浔呼唤小八,但是小八没有回应,这个点儿小八很有可能在入定修炼。

    刚做了个噩梦,南浔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她想开灯,但想起沈老爷子有规定,今晚任何人不得开灯,只能点蜡烛。

    南浔便摸索着从抽屉里找了个蜡烛点燃,晕黄的光驱散了南浔身上的寒意,她重新爬上了床,盯着那烛火发呆。

    不多时,那蜡烛上的火焰突然疯狂跳动起来,南浔吓了一跳,亲眼看到那黄色的火焰竟一点点变成了……幽绿色。

    南浔面色一白,连忙钻进了被窝里,抱紧了身边的沈晓云。

    她没看错的话,刚才蜡烛旁边好像掠过了一道白影。

    卧槽啊啊啊,鬼火啊啊,特么的屋子里有鬼啊啊啊!

    说好的沈家老宅不会有脏东西呢呢呢?

    南浔在心里狂吐槽,忽而某一瞬间,她发现手里的触感有些不对劲儿,她抱的明明是个软妹纸,体温也是暖暖的,但现在这触感似乎有些硬,而且温度越来越低,冰凉得很。

    “丫头,你抱得太紧了。”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那语调温柔而低缓。

    南浔缓缓抬眼,不禁咽了咽口水。

    她现在不是在床上,而是在之前那条街巷上,俊美的白衣男子就站在她面前,而她正搂着对方的腰,将对方抱得死紧死紧的。

    男人不再是那副七窍流血的鬼样子,他正看着南浔,浅浅笑着。

    南浔连忙松开他,猛地往后退了三步。

    她现在突然明白怎么回事了,她被鬼缠身了,眼前这个清俊优雅的男人特么的是个鬼,他不知用什么办法入了自己的梦!

    “丫头,你之前不是想跟我学玄术么,我同意了。”男人道,看着她的目光慈祥而温柔。

    南浔呵呵干笑道:“那、那个我突然觉得自己资质愚笨,实在不配当大哥的弟子。”

    男人脸上的笑意慢慢敛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你又不想跟我学玄术了?”

    南浔心里快哭了,面上却笑着应道:“想,可想了,我就是怕自己太过愚笨学不会。”

    男人又温柔地笑了起来,道:“无妨,有我在,你再笨也能学会的。”

    “哦,那我真是太高兴了!”

    “丫头,明日开始你必须亥时就寝,若是迟了——”

    “师父放心,徒儿不会迟到的!”

    男人微微蹙眉,“我从不收徒儿,你无需唤我师父。”

    “那大哥怎么称呼?”

    男人瞄她一眼,淡淡道:“按照辈分,叫我老祖便好。”

    南浔听了这名儿,猛然间想起什么,瞳孔骤然一缩。

    男人说完这话,把什么东西塞到了南浔手里,“丫头,给你的见面礼。”

    南浔垂头看去,是男人挂在腰间的那块玉佩。等她再抬头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南浔是被身边的沈晓云摇醒的,她看着窗外微亮的天儿,表情有些茫然。

    桌上有一根烧尽的蜡烛,证明昨天晚上她确实醒过,那根蜡烛是她亲手点燃的,所以那不是在做梦。

    在沈晓云去浴室洗漱的时候,南浔抬起握拳的右手,慢慢伸开了五指。

    手中躺着一块雕刻精美的玉佩,赫然就是梦里白衣男子给她的那一块。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