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88章 老祖,我可喜欢你了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88章 老祖,我可喜欢你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南浔手里抱着一本字典和一本笑话大全。

    睡觉前反复想着手里的东西,入梦的时候便能将这东西带到梦里,这是南浔多次试验得到的结果。

    现在老祖把亥时的约定取消了,不管她什么时候入梦,只要叫几声老祖,那人必定出现。

    等到老祖出现,南浔将厚厚一本字典和笑话大全递给他,笑盈盈地道:“怕老祖无聊,便找了一本笑话书,不过我不知道老祖能不能看懂现在的简体字,所以便把这字典也带来了。”

    沈睿渊眼zhong笑意波荡,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柔丫头有心了。”

    南浔见他没有马上要看的意思,便迫不及待地翻开笑话大全,将里面自己觉得最好笑的几个故事讲给他听。

    讲到最后,沈睿渊只是淡笑着看她,反倒是她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祖不觉得好笑吗?”南浔问。

    沈睿渊想了想,“挺好笑的。”

    南浔:……

    一连几天,南浔每天都会在梦里呼唤老祖,还总带一些有趣的东西。

    不过老祖的反应总是淡淡的,这让南浔有些挫败,就好像眼前这人早已看尽了红尘之事,心zhong掀不起半分波澜了。

    “老祖,我只能在梦里见到您吗?”南浔突然问他。

    沈睿渊表情柔和,“柔丫头想见我?”

    南浔点头,“我已经猜到了,老祖就是沈家的老祖宗,老祖既然能入梦,那老祖的魂魄肯定还在,我能见到您吗?”

    沈睿渊目光微微一动,问道:“柔丫头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让我叫你老祖的时候,我真没想到老祖长得这般年轻英俊,我以为老祖是个糟老头子呢。”南浔笑弯了眼。

    沈睿渊淡笑出声,他目光望着远方,有些飘渺,似乎回忆起了那遥远的岁月,轻声道:“因为老祖死得早,所以魂魄维持在了死时的模样。”

    “那老祖会觉得遗憾吗?”南浔看着他问。

    沈睿渊偏头看她,微微勾了勾唇,摇头道:“老祖没什么遗憾,其实当时我有办法救自己,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尘世无趣,死了也没什么不好。”

    南浔一脸惊奇地瞪着他,“我说老祖啊,您以前到底过的什么生活啊,您怎么会觉得生活无趣呢?”

    沈睿渊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什么有趣?吃吃喝喝,游船逛街?还是……去逛花楼?”

    南浔猛地咳了起来,这好像是第一次她带老祖去做的事情。

    “老祖,这世间有趣的事情可多了,不信的话下次我带你浪去!”南浔声调一扬,兴冲冲地道。

    “真的,可多好玩的事情了,不骗你!”南浔再三保证。

    沈睿渊柔声道:“好,信你。”

    “那我们下次约个时间去玩耍?”南浔猛地凑过去,一张脸在他面前放大,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希冀,还眨巴了两下。

    卖萌可耻,但是有用啊。

    沈睿渊微微往后仰了仰,伸手拍开她的小脑袋,解释道:“老祖身上的煞气太重了,会伤到你。”

    南浔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声,没有再嚷着要见他。

    “老祖,我想去河边坐坐。”

    沈睿渊嗯了一声,手臂轻轻一挥。

    蓦地,两人周围的景象变了,又回到了那条古老的街巷,两人坐在岸边,身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老祖,为啥要变这么多人出来啊,就咱们两个不好吗?”南浔朝身后瞅了一眼,发现这些路人似乎都脸谱化了。

    沈睿渊淡淡道:“以前我很喜欢一个人呆着,可是等死后我才发现,一个人太孤单了,便只能自欺欺人,让身后这些人陪着我。”

    南浔顿了顿,突然扑到他怀里,双手抱着他的腰,闷声道:“老祖,以后我会陪着您的,我会让您跟我一样开开心心。”

    沈睿渊微微一怔,动作有些生疏地抱住了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声音温和地道:“丫头,你还小,有些话不可乱说。”

    南浔猛地从他怀里抬起头,直勾勾看着他,问道:“老祖,您生前结婚了吗?”

    沈睿渊有些不解小丫头为何问这种问题,但还是如实道:“未曾,那个时候我醉心于风水玄学,无心其他的事情。”

    沈家的子孙后代皆是他几位嫡系兄长的后裔,他不曾留下后代。

    “老祖难道没有遇到过让你心动的女子?”南浔连忙又问。

    沈睿渊想了想,道:“未曾。”

    南浔眼里浮上喜色,口上却还是哼哼道:“我才不信呢,老祖温wen尔雅玉树临风风华月貌惊才风逸雅人深致,我不信没有姑娘追你。”

    沈睿渊淡笑道:“世人大多畏惧于我,又哪会有姑娘敢追我?也只有你这丫头敢对我没大没小的。”

    南浔连忙又抱紧了他,看向他的目光满是依赖,“老祖,你人真好,我没大没小的你也不凶我。”

    沈睿渊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却没有推开她,“你真是愈发放肆了。”

    南浔吸了吸鼻子,“我自幼被沈家收养,不愁吃穿,但是没有人像老祖这般对我,老祖,我决定了,以后您就是我的亲人。老祖,我可喜欢你了!”

    沈睿渊闻言,眼里浮现出一丝暖意,“老祖也很喜欢你。你是第一个如此亲近我的后辈。”

    南浔很是不解,“老祖这么好,为什么他们不愿意亲近老祖?”

    沈睿渊顿了顿,低声道:“大抵是因为我做的事情吓到他们了。”

    南浔本来想问是什么事,但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还是不要问的好。

    “老祖,我很喜欢你,以后会一直喜欢的……”南浔窝在他的怀里,仰头看他。

    他的身体很凉,但是南浔却紧紧地抱着他不愿意松开,好像这样就能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他,让他也变得温暖起来。

    沈睿渊看着赖在他怀里不停说喜欢他的小丫头,眼里笑意晃动,一丝丝地往外涌。

    “丫头,真的这么喜欢老祖?”沈睿渊微微倾身看她。

    “嗯!所以我很想每天见到老祖,现在的梦再真实,可等我一醒来就没有了,我好想一直跟在老祖身边。”

    沈睿渊没有再说什么,他温柔地抱着怀里的小丫头,双目望着河里的倒影发呆。

    那倒影就只有女子一人,她虚虚地抱着一个不存在的人。

    他没有忘记,他已经死了有千年了。

    就算在梦里,他也只是一缕游魂。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