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96章 牛叉,有老祖撑腰了
    第496章 牛叉,有老祖撑腰了

    沈睿渊当然看出她不是食人生魂强占身体的恶鬼,只是他一直把这丫头当成沈家的小辈,不料她既不是沈家子孙,也不是那所谓的养女,她竟是个与沈家毫无关联的人,而她从未与自己说清身份,这让他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可如今想想,这小丫头也不是刻意欺瞒他,他从未问过她的身份,她自然不会主动跟他提及此事。

    南浔听到“别哭了”三个字后微微一顿,然后继续哭,眼睛又肿了一大圈,边哭边控诉道:“你都不要我了,我想哭,你管的着吗?让我哭得喘不过气,一口气憋死算了,这样我也不用看你凶巴巴的样子了。”

    沈睿渊有些头疼,下一刻他忽地上前一步,直接将小丫头抱入了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是老祖错了,老祖不该不认你。”

    南浔哇地一下,哭得更大声了,连忙抱紧了他的腰,“老祖你终于肯认我了!哇哇哇……”

    沈睿渊嗯了一声,声音温柔低缓,“莫哭了,眼睛都肿了。”

    南浔不哭了,可还是一抽一抽的,眼睛都肿得快睁不开了。她将头埋在沈睿渊的怀里,不想出来,因为这样子没法见人。

    沈睿渊也没推她,等她平息下来,才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好了,嗯?”

    南浔将自己的脑袋他怀里拔了出来,吸了吸鼻子道:“老祖,还有件事你也骗了我,你说过从不收徒儿的,可是你收了沈光壁却不收我,你说你是不是骗子?你这么骗我,却还怪我欺骗你,哼哼。”

    沈睿渊眼里划过一丝尴尬,解释道:“我和沈家有些牵绊,在沈家后代里收一弟子,只是为了全一个因果。”

    南浔哦了一声,然后扬起小脸儿,萌哒哒地直勾勾地瞅着他,“那老祖要走的话会带我吗?我想跟着老祖。”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老祖要换个地方住,他不喜欢这个老宅。

    沈睿渊微微一笑,柔声道:“老祖以后去哪儿都带着丫头。”

    南浔小嘴儿一咧,“这可是你说的,去哪儿都得带着我,骗人的话是小狗。”

    沈睿渊有些忍俊不禁,果然是小孩子心性。

    忽而想起什么,他眸子一闪,问道:“丫头,你真名叫什么?”

    南浔微顿,立马问小八:“亲爱哒,能告诉我家老祖我的真实姓名吗?”

    小八:“呵呵哒,说的这事儿你没干过似的,我记得暴君那个世界你隐姓埋名就是用的真名啊。”

    还我家老祖,明明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要脸。

    沈睿渊见南浔犹豫,眉头微微拢起,“怎的,不愿意告诉老祖真名?”

    南浔连忙摇摇头,凑到他耳边,小小声地道:“老祖,我告诉你,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我本名叫南浔。百里溪流见底清,苕花苹叶雨新晴。南浔贾客舟中市,西塞人家水上耕。南浔在我们那儿其实是个地名,我母亲喜欢这个浔字,所以就给我取名南浔。”

    沈睿渊默了默,突然道:“你命中缺水,这浔本是个好字,奈何偏偏姓南,南浔,谐音难寻,这寓意可好可不好,世间难寻的,是珍宝,可若人难寻,伤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