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的不想离开你〕〔伏魔师之长生诀〕〔六道佩恩的自我修〕〔黑白世界,彩色的〕〔我是幕后大佬〕〔老子已经无敌〕〔仙道第一小白脸〕〔红包游戏群〕〔快穿:男主,开挂〕〔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青铜战纪〕〔我家女儿是教皇〕〔全民秘境时代〕〔世人畏我〕〔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带着仙葫开农场〕〔头号前锋〕〔独宠小萌妻〕〔超级科技工业〕〔高能来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99章 接单,死人头发
    <h3 css=”read_tit”>第499章 接单,死人头发</h3>

    沈光璧从自己房间出来,黑着脸看两人,确切地说只是看着南浔。

    在他看来,老祖是神圣不可侵犯,让人可敬又可畏的前辈,可这臭丫头把老祖当什么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撒娇,羞不羞。

    而让他不解的是,老祖对这丫头也宠得很,那金卡没有上限,老祖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送给她了!

    “老祖,我接到一个电话。”沈光璧打断“你侬我侬”的祖孙俩,见两人齐刷刷看过来,连眉头微挑的表情都一模一样,他心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又说不清那是什么。

    “是我爸以前的客人介绍的人,想找我去看看阳宅风水。”沈光璧解释道。

    沈睿渊点头,“去便是,你带着丫头一块。”

    沈光璧微微蹙眉,“带她?她什么都不会,带她去做什么?”

    南浔冲他翻了个白眼,“以前不会不代表现在不会,说不定你还不如我知识渊博呢。”老祖的那一屋子书,她都翻得差不多了。

    南浔说完,抱紧了老祖的胳膊,小脸儿微仰,“老祖,你不跟我们一块去吗?”

    沈睿渊淡笑道:“我替你们算了一卦,是小事儿,你们二人足够解决,若是真遇到解决不了的,你再回来找我。”

    “那老祖一个人在家做什么呢?老祖会不会无聊?”南浔连忙又问。

    沈睿渊揉了揉她的脑袋,目光柔和,“不会,老祖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老祖,等我们闲了,我们出去玩吧,咱们省城有很多不错的景点。或者我们去游乐场也可以,过山车什么的可好玩了。”

    一旁的沈光璧嘴角一抽,“沈晓柔,你确定老祖会玩这么幼稚的东西?”

    南浔淡定道:“是你自己胆小不敢玩吧?”

    沈光璧正要反驳,却听到老祖道了一句好。

    ……好。

    这是同意了?

    沈光璧一口气憋了回去,算了,等到老祖去了那幼稚的地方,一定会发现自己被欺骗了。

    沈光璧不咋情愿地带着南浔去了约定的咖啡厅,刚刚进门,一个靠窗位的女孩便朝沈光璧挥了挥手。那人二十岁出头,看她穿着打扮,可能是个富二代。

    女孩旁边坐着一个年龄相仿的同伴,她留着一头漂亮的长卷发,但南浔还没靠近,便看到了她身上环绕着一层淡淡的黑雾,尤其是她的那头长卷发,黑雾更浓一些。

    “周小姐。”沈光璧对那认识的女孩点点头。

    那人叫周亚玲,旁边那位是她的好朋友温甄,周亚玲是因为老爸跟沈宗耀打过交道,顺便认识了沈宗耀的儿子沈光璧。

    “甄甄,你别看他年轻,他可是沈大师的儿子,对这方面也很有研究,你把自己的情况给他说说,看这位小师傅怎么说。”

    那温甄有些怀疑地打量着沈光壁,犹豫一会儿才开口道:“这种情况大概有半个月了,我觉得我的脑袋越来越沉,每天早上一觉起来,我的头都是朝地上的。有时候做梦我还会梦到有人拽我的头发。”

    说到后面,她自己的脸色都白了,也不知脑补了什么东西。

    “我平时绝对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温甄强调道。

    沈光璧点点头,“带我们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温甄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事儿没跟爸妈说,怕他们担心,而且他们也不信这个,所以你们去的时候能不能说是我朋友?”

    “可以。”沈光璧道。

    温甄一家住在小二层的别墅里,能在省城住这种别墅区的人,家里条件都不错。

    温妈妈是个家庭主妇,长相温婉,听说几人是温甄的朋友后,态度很热情。

    南浔目光落在这个女人脸上,看了几眼才移开。

    面相挺好的,可偏偏她的夫妻宫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夫妻宫主婚姻和感情,这位阿姨以后很可能会经历一次婚灾,轻者两地分居吵吵闹闹,重者直接离婚。

    不过面相这东西也不全准,用老祖的话来说,必须结合手相和生辰八字来看。而且面相也是可以改变的,并不绝对。

    几人跟这位温妈妈打了个招呼,直接去了温甄的卧室。

    温甄的卧室整体色调呈粉红色,里面干净整洁,南浔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可见问题是出在温甄自己身上,与卧室的风水没关系。

    沈光璧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最后只给了温甄一张辟邪符。

    将这枚辟邪符佩戴在身上,确实能够辟邪,让阴秽之物不敢近身,但是符箓本就是借用一丝天地元气而成,等到这一丝元气用尽,这辟邪符自然就没用了,而若是遇到厉害一些的脏东西,这符箓也只能抵挡一次。

    所以,沈光壁的神色有些凝重,他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南浔看向温甄的长发,突然道:“温小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温甄一直以为南浔只是沈光璧的小跟班,没想到她突然开口搭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沈光壁后,她道:“小妹,你想问什么?”

    “你这头长发是接的吧,接了是不是有半个月了?”

    温甄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原来是短发,半个月前接了长发。”

    南浔走到她面前,伸手撩起她的一缕长发,放到鼻尖闻了闻。

    温甄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懵。

    南浔微微眯了眯眼。果然,这淡淡的洗发露馨香下,有一股……死气的味道。

    “沈光璧,你过来闻闻这头发。”

    沈光璧不明所以,凑到她撩起的那一缕头发前闻了闻。

    “这是……”沈光璧目光微微一变。

    竟然是头发的原因!

    南浔放下手里的头发,对温甄道:“温小姐,你接的头发有问题,如果我没闻错的话,这是……死人的头发。”

    温甄和周亚玲被“死人”两字吓了一跳。

    “死、死人的头发?”温甄说话都结巴了。怎么会?怎么会是死人的头发?

    南浔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棍模样,“人死之后,身体自然要回归天地,这沾了阴气的死人头发也是,本该腐烂在地底下的东西,偏偏要接在活人头发上,呵呵。”

    温甄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南浔笑眯眯地看她,“温小姐应该庆幸,这头发上的阴气不重,若是成了发精,它就不是简单地想回地底下那么简单了,说不定,它会直接勒住的脖子,然后……”

    温甄吓得尖叫一声,拼了命地去拽自己的头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