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隋唐之我是程〕〔绝美女神的超级兵〕〔江山如此多姿〕〔第一强者〕〔修改超凡〕〔冰山总裁的峨眉保〕〔王牌宠婚:首长,〕〔战道天图〕〔氪金魔主〕〔名门眷宠:娇妻养〕〔崛起复苏时代〕〔凤域倾权〕〔同住第1天:校草哥〕〔绿茵天骄〕〔无耻术士〕〔山村庄园主〕〔王者荣耀之创界〕〔刀刀爆塔〕〔皇朝一品〕〔超级英雄之恶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530章 霸王,硬上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30章 霸王,硬上弓

    这一次入梦,南浔见到的居然不再是古色古香的街道,而是青山绿水,广袤天地。

    老祖又穿回了他那件白色长袍,他的身前是一个巨大的瀑布,水声哗啦啦的,而他正双手负背而立,微微仰头望着眼前的美景。

    “老祖——”南浔大叫了一声。

    等他回头,南浔连忙跑了过去,一头栽进他怀里,一脸兴奋地道:“老祖老祖,我太喜欢这里了!”

    沈睿渊抱住跟小锤子一般砸过来的小丫头,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盯着看了许久。

    南浔被他看得心慌慌的,“怎么了老祖?”

    沈睿渊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觉得,还是你原本的样子最好看。”

    南浔摸了摸自己的脸,故意问他,“那我现实中的样子老祖不喜欢吗?毕竟我会一直用那具身体。”

    沈睿渊的眼里含了笑意,柔声道:“喜欢,只要是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老祖都喜欢。”

    南浔立马得寸进尺地问道:“那如果我做了让老祖很讨厌的事情,老祖会原谅我吗?”

    老祖没有说“那得看是什么事”这种话,直接颔首道:“会。不管你做什么事。”

    南浔咳了一声,又问:“老祖啊,如果在梦里呆久了,你这次出去会不会又把我们之间做的事情给忘了?或者记得模模糊糊的?”

    说这话时,南浔偷瞄了他一眼。

    沈睿渊揽着她的腰,淡笑道:“放心吧丫头,老祖现在变强了,这一次肯定会记得丫头说的每句话。”

    “那如果我们在梦里面呆了很长很长时间,老祖确定所有的事情都会记得吗?记得很清楚的那种?”

    沈睿渊眼中笑意愈深,“会记得很清楚。”

    南浔:……

    会记得很清楚也不管了!

    南浔先拉着他到处游玩,江上泛舟,水中捉鱼,爬树摘果。

    等到累了,她突然又要看星星。

    沈睿渊对她是百依百顺的,手臂一挥,周围的景象立马就变了。

    一望无际的草地,缀满璀璨繁星的夜幕,周围很安静,只能听到虫鸣声。

    南浔拉着他躺在草地上,脑袋枕着他的胳膊,跟他一起看夜幕中的星星。

    “老祖变的夜空真好看啊。”南浔感叹道。

    “你若喜欢,以后我经常带你来看。”

    “老祖。”

    “嗯?”

    “再变几只萤火虫出来吧。”

    沈睿渊无奈地应道:“好。”

    下一秒,那草丛里便多了许多绿色的小光点,一闪一闪的,在周围飞舞。

    有几只环绕在两人身边,将两人的脸庞笼罩上了一层暖暖的黄绿色。

    南浔不禁握紧了男人的手,突然对他道:“老祖,接下来我想做一件事,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准打断,老祖你答应我好不好?”

    “好——”沈睿渊一个好字的尾音还没有落下,身边的小丫头猛地翻身压在了他身上,一低头便吻住了他的嘴。

    沈睿渊双眼猛地睁大,难以置信地瞪着她,那神情分明就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三观被毁灭的那种。

    南浔伸出手盖住了他的眼睛,怕他挣扎,便死死压住了他的四肢,然后在他的唇上细细吮吸起来,越来越深入。

    身下的人许久没有反应,南浔有些紧张,不禁离开一些,慢慢松开了捂住他眼睛的手。

    待看清老祖的模样后,南浔不由一怔。

    老祖的眼睛不知在何时变成了红色,幽深不已,那眉梢和眼角竟仿佛微微上挑了一些,带上了一丝妖魅之感。

    在她移开手之后,他正这么直直地盯着她。

    “老祖,我……我喜欢你……”南浔说话结巴起来,“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喜欢,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我很想占有你!”

    说好要霸王硬上弓的,但南浔看着老祖那双幽深晦暗的红眼睛,突然怂了。

    “丫头,你想对我做的事情做完了吗?”躺在地上的男人望着她,问道。

    南浔还以为老祖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平静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南浔下意识地回道:“……还……没。”

    “既然没做完,便继续做,我何时教过你做事半途而废了?”沈睿渊微微挑了下眉,眉宇之间那丝魅惑人心的风情让南浔差点儿以为他是个假老祖。

    “怎么,有胆说没胆做,嗯?”沈睿渊淡淡笑着,声音依旧很温柔,但不知道是不是南浔做贼心虚的缘故,总觉得那尾音是微微上挑的,带了钩子似的,一直在勾她。

    南浔不禁咽了咽口水,小声问道:“老祖,我真能继续往下做?你不会一掌把我拍飞吧?”

    沈睿渊看着她不说话。

    南浔嗷的一声,立马扑过去继续啃了起来,边啃边扒他的衣服。

    沈睿渊一开始还一动不动的,到某一刻,他似是终于确定了什么,突然抬起手,一手挽住她的腰,一手箍住她的后脑勺,主动迎合她的吻,甚至反客为主。

    到最后两人衣服散落一地坦诚相待,胳膊腿儿紧紧缠在一起的时候,南浔其实都是有些懵逼的。

    说好的霸王硬上弓,最后怎么就从强那啥变成合那啥了呢?这跟她想的有些不一样。

    不,是太不一样了!

    老祖温柔却不失强势地占有了她,虽然是在梦里,这被拥抱的感觉却无比真实。

    梦里的他,身体跟夜色一样凉,动作也是慢条斯理中带了一丝狠劲儿。

    南浔紧紧抱着他,不停地在他耳畔说“老祖,我喜欢你。”

    说到最后,嗓子都哑了,一边叫一边说。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顺便翻一翻草浪,激情四射的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南浔感觉自己很没精神,非常累。大概是梦做太多了,导致睡眠不足。

    南浔穿戴好下楼吃饭的时候,发现老祖已经在餐桌上坐好了,右手捏着一只高脚杯,正慢条斯理地品尝里面的东西,沈光璧则坐在餐桌另一头,吃着面包。

    南浔知道那杯子里的液体是血,是沈宗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给装成了一瓶瓶放在了冰箱里,这些血还做了特殊处理,所以血腥味儿并不大。

    老祖不常喝这玩意儿,只有心情不错的时候喜欢喝一小杯。

    南浔想,这频率大概就跟普通人偶尔喝葡萄酒一样?

    沈睿渊见她下来,突然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朝她招了招手,温柔地道:“过来,丫头。”

    南浔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老祖这表情分明是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从姑获鸟开始〕〔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第一强者〕〔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凌天至尊〕〔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永生不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