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538章 我想,跟你一起腐烂
    第538章 我想,跟你一起腐烂

    “丫头,今天还想去哪里,老祖陪你去。”沈睿渊摸着小丫头的脑袋,目光宠溺。

    南浔突然笑了,可笑着笑着就哭了,忍不住哽咽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陪我去……玩?”

    “怎么了丫头,怎么哭了?”沈睿渊抬起右手想擦她的眼泪,可那只手伸到半路又放了下去,换成了左手。

    他温柔地擦去南浔眼角的泪水,微微蹙眉道:“不想玩的话不去便是了,不要哭。”

    南浔忽地抱紧了他,闷声道:“你到底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沈睿渊身子微微一僵,“丫头,你在说什么?”

    南浔抓住他的右手,死死地盯着缠着右手的绷带,哑声道:“这伤口已经多久了?你为什么还缠着绷带?我已经闻到了。”

    沈睿渊脸色变了变,突然松开怀里的女孩。

    他抬起手臂闻了闻,有些失神地喃喃道:“已经这么明显了么……”

    “老祖,让我看看好不好?”南浔软声道。

    沈睿渊看着她沉默不语,任由她抓起自己的右手,然后将上面的绷带一层一层地解开。

    那只手就是曾经抓了那除魔剑剑刃的手,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那被剑刃割开的伤口非但没有愈合,反而腐烂了,伤口两边的腐肉似乎能传染一般,已经延伸至了其他地方。

    “对不起,丫头。”沈睿渊忽地低声道。

    南浔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朝他笑道:“老祖,我们去乡下吧,找个没人的地方购置一座宅子,就我们两个人。”

    沈睿渊愣住,目光幽深地看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勾了勾嘴角,轻声应道:“……好。”

    两人去了一处偏僻的村庄,购置了一座半山腰上的小别墅,然后再也没有离开过那里。

    小八问南浔:“你为什么不问我**oss变成这样的原因?”

    南浔:“我问你你就一定告诉我吗?”

    小八:“……都已经这个时候了,瞒着也没意思了。”

    南浔淡淡地道:“我猜到了,是因为气运子的那柄除魔剑。”

    小八解释道:“其实秦蓉说的没有错,那除魔剑只除妖邪,若是那种手上沾了无辜性命的,会被除魔剑一剑刺得灰飞烟灭,老祖没有杀无辜之人,所以那个时候没事。但是……

    没有杀无辜之人,不代表就没有伤人性命,沈老爷子是他杀的,一些本有机会被超度的恶鬼也被他直接拿去修炼了,他是邪修,那除魔剑虽不会让他灰飞烟灭,却有本能的‘净化’作用。

    你说,一个本就是依靠煞气和阴气而活的‘人’,当没了这些养分,他还能继续存活吗?”

    沈睿渊跟那些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自然形成的僵尸不同,他是被强行留在了世间,尸身之所以没有腐烂,是因为早已被煞气和阴气侵蚀,可以说是这煞气和阴气维持着他的身体机能。

    受了伤的地方就像是在盛满煞气的容器上被戳穿的一个洞,这个洞越来越大,里面的煞气漏了出来,无论怎么往里面填充都补不了这个无底洞。

    当那融于血肉的煞气一点点漏完,那原本早就该腐烂的躯壳就会……重新腐烂。

    南浔闻到的腐烂味不仅仅是这手上的,还有老祖身体内的。

    南浔有些不甘心,她问小八:“为什么气运子会拥有一把除魔剑,为什么这除魔剑刚好是老祖的克星?老祖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多活几年?”

    小八说,“他是尸魔啊,本就不该存活在这种中低级世界中。”

    顿了顿,小八严肃地道:“你以为反派**oss是闹着玩的吗?你信不信,有那么一瞬间,**oss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什么念头?”

    小八:“吸干二十个生辰八字属阴女子的血,他的伤口就能愈合,但代价是,他完全沦落成一个残暴嗜血的邪修。南浔,如果没有你,他一定会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在你眼里,他是个温柔可亲的老祖,不是残暴嗜血的老祖……”

    南浔看着看那坐在小院里看书的男人,拿着伞走过去,将伞撑在了他的头上。

    “太阳出来了,回屋吧。”南浔抽走他手中的书,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如今那张清俊无匹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白色,右半边脸也腐烂了,稍稍凑近能闻到那腐臭的味道,可是南浔却像是失去了嗅觉一般,表情没有丝毫异样。

    沈睿渊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口,柔声道:“丫头,你每日陪我,会不会无聊?”

    “不会。”南浔道。

    沈睿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往旁边挪了挪,拍拍身下的摇椅,“陪我躺一会儿吧,今日我不想回屋。”

    南浔微微一怔,然后乖乖躺在了他身边。

    南浔撑着伞,沈睿渊拥着她,两人一起躺在摇椅上。

    “丫头。”沈睿渊突然唤她。

    “嗯?”南浔软软应了一声。

    “等老祖不在了,你就把我葬了,然后回沈家吧,虽然老祖日后不能继续罩着你了,但沈光璧是个好孩子,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一定会关照你的。”

    南浔听了这话,有些生气,她突然笑了笑,“好啊,我也觉得小师兄挺不错的,上次我见了他几个朋友,有个男生好像还对我有点儿意思,老祖你说,我要不要忘掉你然后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啊?”

    身边的沈睿渊没有说话,只是那拥着南浔的手臂陡然收紧,紧得南浔差点儿喘不过气来,那双眼也是晦暗不明的。

    南浔轻笑一声,“明明就放不下我,偏要说这些有的没的,难受不?”

    沈睿渊的表情有些复杂。

    南浔侧了侧身,表情认真地看着这个早已不再英俊的男人,“老祖,我来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你,你不在了,我还活着做什么?你该知道,我这命本就是借来的,现在老祖要走了,我也该还回去了。”

    沈睿渊深深地凝视着她,南浔的话让他黯淡的眼里一瞬间放出极亮的光芒。

    南浔将自己的脖子凑了过去,轻声道:“老祖,我想跟你一起腐烂。”

    “……好。”

    沈睿渊紧紧抱着她,将尖锐的毒牙刺入了她的脖子里,眼里划过一丝满足。

    “丫头,老祖很喜欢你。所以,老祖真的舍不得留下你一个人。”

    “……嗯,我都知道的。”

    南浔手松开,遮阳的伞落到了地上。

    两人相拥在一起,暴露在烈日下,身体一起慢慢……腐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