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万年〕〔以我江山,许你盛〕〔遂古之上〕〔凡俗至尊〕〔天价宝贝:总裁爹〕〔梦幻天朝〕〔嫡女令〕〔重生军婚:首长大〕〔都市圣医针神〕〔帝国总裁的囚笼〕〔韩少追妻:老公狠〕〔大德云〕〔清穿娇妃:四爷,〕〔重生蜜恋:上校,〕〔一抱成孕:总裁甜〕〔一生一世笑皇途〕〔逆天命:问梦情〕〔森罗拈花录〕〔惹火田妻:至尊丑〕〔首席心尖宠:甜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554章 这女人,太放肆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54章 这女人,太放肆了

    车厢里静悄悄的,老夫人和大太太已经睡下了,小石头也低低打着呼噜,安静的氛围里只能听到那报纸翻页的沙沙声。

    南浔没有一点儿困意,歪在软椅上继续看对面的男人。

    虽然脸挡住了看不到,但是可以看别的地方么,比如那上下交叠的笔直大长腿,那弯曲有力的臂膀,那握着报纸的修长手指,那被棕色军用皮带箍出的好看腰形……

    南浔盯得出了神儿,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唰地一下。

    谢凉城突然将手中的报纸放了下来,双眼准确无误地锁住南浔,那目光带了一丝薄怒,暗含警告。

    南浔朝他弯了弯眼,笑得可友善了。

    接收到他眼里的讯息后,南浔很“礼貌”地移开了视线,闭上眼小憩起来。

    谢凉城周身紧绷的肌肉微微放松,他盯着南浔看了一会儿,正准备移开视线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偷偷将左眼睁开了一条缝儿,瞄了过来。

    南浔见那男人还盯着自己,面色冷冷的,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闭眼小憩,只是这一次许久都没有再睁眼,仿佛真的睡了过去。

    谢凉城:……

    这女人,太放肆了。

    谢凉城用报纸盖住自己的脸,也歇息了一会儿。

    到中午的时候,列车员推着一辆餐车进入了车厢。

    “这位小姐,您的饭。还有这位小少爷的。”那列车员笑道,将两份丰盛的火车餐饭放到了南浔的桌上。

    “谢谢。”南浔道。

    许石头也跟着说了声谢谢。

    南浔看向这列车员,微微拧眉,这人笑起来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就在这列车员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身上突然飘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南浔神色蓦地一变。

    那人已经推着餐车走到了谢凉城的面前。

    “哥哥!”南浔只来得及叫一声,便见那列车员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直接瞄准了谢凉城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列车员准备开枪的时候,谢凉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狠狠往后一扭,那手腕脱臼,列车员闷哼一声。

    手枪从那人手中掉落,谢凉城抬脚接着,单手飞快地从皮靴里掏出一把匕首,就这么一刀子捅进了对方的胸膛,然后拔出来又狠狠刺了几刀。

    那列车员竟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便被谢凉城捅死了。

    谢凉城将带血的匕首在列车员的衣服上来回抹了几下,等到那匕首上的血都擦干净了,他才又重新放回了军靴里。

    死掉的列车员朝谢凉城倒去,被他一手抵住,然后拎着领子站了起来。

    南浔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在刚才及时捂住了小石头的眼睛,这一幕要是被小孩看到了,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这是怎么了?”老夫人和大太太见那送餐的列车员突然朝谢凉城倒去,吓了一跳。

    谢凉城淡淡地道:“没事,这人好像突然犯病了,我带他去其他车厢找找医生。”

    说着,他从后面抱住那列车员的肩膀,看着像是在扶他走,可南浔看得很清楚,他是直接提着人走的。

    力气真是一如既往地……大。

    老夫人和大太太居然真信了谢凉城的话,自己去餐车上取了饭。

    “小鱼,这火车餐饭还味道还不错,你快尝尝。”大太太笑道。

    南浔朝她扯了扯嘴角。

    大太太和老夫人边吃边聊起了以前在省城的生活,“也不知以前那几个小姐妹怎么样了,世态炎凉啊,当初离开的时候也不见她们来送行……”

    南浔神色微凝,看向谢凉城离开的方向。

    对于刺客,一般都会留活口严加拷问,可谢凉城居然直接将人杀死了,这是已经猜到谁要对付他了?

    谢凉城送完人回来后去了洗手间,等到再坐回来,他又是那穿着一丝不苟的谢凉城,手上沾染的血迹也被他洗得一干二净。

    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方锦帕,将手反复擦了几遍,随后,那用过的手帕被他咻一下扔出了车窗外。

    察觉到南浔的视线,谢凉城抬头看她。

    两人视线对了几秒钟,男人突然端着饭菜走了过来,在南浔旁边的软椅上坐下。

    许石头对他又敬又怕,低着头吃饭不说话。

    谢凉城吃了两口后,突然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南浔也吃了两口才回道:“身上有血腥味儿,我闻到了。应该是这人杀……掳了原来的列车员,换了那人的制服。”

    谢凉城微微颔首,难得认可了一句,“你的警觉性不错。”

    南浔回道:“我只是嗅觉好。”

    两人没有再说话,各自吃各自的。

    小桌本就不大,男人的头再低一些,就几乎要跟南浔的挨在一起了。

    南浔不禁抬头看他。他的吃相明明这般斯文优雅,那饭菜却很快见了底。

    她注意到,男人把饭里所有的菜都吃了,吃得很干净。

    “哥哥,我不喜欢吃里面的胡萝卜。”南浔忽地道。

    谢凉城扫她一眼,“等你饿上几顿,就会发现以前再难吃的东西你都能咽下去。”

    南浔嘴角微微勾了勾,哦了一声道:“哥哥教训的是。”

    几个小时之后,火车总算在当天傍晚抵达了目的地。

    南浔看向窗外,那站台两侧竟整整齐齐站了几列士兵,穿的都是清一色灰布单军装,打绑腿,足蹬布鞋,背上挎着长枪。

    罗副官带领车厢内的士兵下车,护在头等车车门两侧。

    谢凉城长腿一迈,直接跨了下来,大太太则扶着老夫人下车,南浔跟在最后面,一手牵着许石头。

    下车的时候,南浔脚下一个打滑,差点儿来个大劈腿。

    就在此时,旁边一只有力的臂膀突然横了过来,抱了下她的腰,但又飞快松开了,碰触不过一两秒。

    南浔瞅了一眼谢凉城,见他已经看向了别处,双手也垂放在裤腿两侧,像是从没动过,那张脸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目光淡漠。

    所以,刚才扶她一下的是鬼吗?

    “少帅!”士兵队列前,两个年轻军官走来,朝谢凉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两个军官应该是谢凉城的心腹,南浔看过去,不知发现什么,目光微微一动。

    她不禁打量起右侧那人。

    放在男人中比较矮小,大概也就一米六八左右,但人比较纤瘦,所以那套军服穿在身上倒也显出几分英挺。

    没胸,前面很平,短发,可南浔还是一眼看出,这是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