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560章 划地盘,这床是我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60章 划地盘,这床是我的

    南浔道:“有句话叫做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在我看到她的面相时,我就没想过要为难她。”

    小八啧啧道:“你这神棍是要一当到底了啊?不过这女人啥面相啊,你就真不怕**oss被他勾了去?”

    南浔唔了一声道:“颧骨微凸,鼻准硬朗,腮骨有力,眉骨微起,这所有的合在一起表现在一个女人身上,很少见,坚韧不服输,性格直,不畏权势,敢为朋友上刀山下油锅,你说这样的巾帼女将军面相,我怎么可能会为难她?”

    小八连忙道:“可是她跟了**oss已经足足六年啦,**oss最低谷的时候她都跟着呢,这是多么可贵的感情啊,你真的一点儿不担心?”

    南浔微微笑了笑,“你也说了,都跟了这么久了,要是能发生点儿什么早就发生了。放心吧,有时间我会找她谈谈心的。”

    小八:……

    卧槽,南浔牛逼了啊,居然还想着跟情敌谈心。

    南浔看到那何晴自己坐在角落里饮酒,心情不大好,但她是个很克制的人,喝酒有度,并不贪多。

    南浔移开目光,看向谢凉城那处。他正在同罗副官说话,不知在吩咐什么事情。

    那罗副官身后不远处站着个美娇娘,好像是这吴大帅给单身军官们安排的交际花。

    这上流圈子里有不少有名的交际花,无一不是风情万种,在舞场和酒场都能成为万众瞩目的大众情人。

    但交际花听起来高雅,其实也就是干那一行的,只不过她们服务的上层社会客人,艺术涵养也比较高,有几个还是圈子里有名的女诗人。

    真清高的卖艺不卖身的也有,但很少,大多都是卖身的,收费还不低。

    吴大帅能找来这些有名气的交际花服务这些客人,也是花了不少本钱,毕竟来这里的单身副官不少,之前那位请南浔跳舞的督军也是单身。

    南浔确定谢凉城一时半会不会过来,便去桌上取了个杯子,给自己到了小半杯红酒。

    南浔饮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

    唔,她真是很久都没有喝红酒了,大概好几个世界都没喝过呢,这味道真让人怀念。

    等到谢凉城回来之后,南浔乖乖坐在一边,跟之前没啥两样。

    谢凉城却盯着她的脸,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南浔还特意用白开水漱了下口,说话的时候嘴里绝对没有酒味儿。

    “哥哥,你事情吩咐完了啊?”南浔乖巧地问。

    小八:南浔这个傻缺,都不知道自个儿现在成啥模样了,脸蛋红扑扑的,双眼含水,看人的时候就跟勾人似的。

    嘿嘿,不过这样才好啊,这就是在无形地勾引**oss还不自知。

    谢凉城看了南浔许久,突然去桌子上端了一盘水果过来,然后塞到了南浔手里,“吃。”

    小八:哟呵,都是解酒水果,**oss好贴心。

    “谢谢哥哥!我刚好渴了。”

    宴会一直举行到很晚才结束,吴大帅早已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安排了住处,在他管辖军区的广和大饭店里。

    南浔挽着谢凉城的胳膊往外走,感觉有些头重脚轻。

    得,才半杯红酒就喝醉了,这身体居然也是个酒量不行的。她的脑子已经开始有些迷糊了。

    “哥哥,我头有些晕。”南浔偏了偏头,想往他身上靠一靠,但又留着一丝清醒,没有靠过去。

    谢凉城突然将胳膊抽了出来,南浔一愣的时候,他已经改为揽她的腰肢。

    男人淡淡道了一句:“活该。”

    腰间有力的臂膀让人顿时有了依靠,南浔小声哼哼,“你果然知道了。可是我真的只喝了小半杯。”

    谢凉城沉声道:“这种场合你也敢乱喝酒,我就该把你丢——”

    南浔朝他嘟嘟嘴,“我知道哥哥在才敢喝酒的,你不在的话,我绝对不喝。”

    谢凉城抿了抿嘴,手臂一收,把怀里乱动的小醉鬼搂得更紧了些。

    几辆老爷车将客人们载往了大酒店,南浔虽然醉酒了,但被谢凉城扶进房间,看到那房中那唯一的一张大床后还是有些懵了。

    “哥哥,就一张床,咋办呐?”南浔问。

    谢凉城松开了扶住她腰肢的手,道:“很简单,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南浔嗷地叫唤一声,“你做梦,这床都是我的!”

    说完,南浔晃悠悠地飞奔向大床,直接跳了上去,呈大字型张开自己的身体,占满了整张大床。

    旗袍啊,虽然下面分叉了,但是腿其实迈不太开的,但现在南浔叉开了,那裙摆便被推到了腰间,露出一对大长腿,白嫩嫩的。

    亏床上那喝醉的女人还不知道自己一副什么姿态,扭过头冲男人笑得得意洋洋,“想让我打地铺?没门。”

    谢凉城深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取下大檐帽挂在了架子上,然后走到了床边,拧眉看向那女人。

    “床给你睡,我不跟你抢。好好躺着,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男人道。

    南浔哦了一声,立马收回用来划地盘的胳膊和腿儿,一脸幽怨地瞅着他,“那你刚才是在逗我吗?”

    谢凉城听着女人那撒娇般软糯的声音,拧着的眉居然松开,剑眉却轻轻一挑,语气带了一丝松快,“对,逗你的。”

    南浔:……

    “我不想洗漱了,我想直接睡觉,累。”南浔嘟囔道,直接把高跟鞋蹬掉了,然后将被子踢到床边,下巴一扬,一副施舍的口气,“喏,哥哥,被子给你,送你拿去打地铺吧。”

    谢凉城瞄向那被她脚丫子踢过来的一坨被子,不知为何,特别有一种把人拎起来打屁股的冲动。

    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掠过女人那因为并拢了腿儿显得愈发挺翘的臀部,心脏咚地重重跳了一下,然后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谢凉城走向窗子边,双手环胸而立,看向窗外。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拉上了窗帘,转身看向床上的女人。

    女人侧躺在大床上,背对着他,呼吸均匀,应该已经睡着了。

    谢凉城拾起那堆叠在床尾的被子,正准备铺在地上,却在忽然间动作一顿。

    男人猛地抬头盯向了门口,耳朵微微一动,听到门外那高跟鞋的声音突然中断,停在了门口,而那门把手似乎在轻轻扭动。

    谢凉城神色一变,飞快地脱了长靴翻身上床,扑到了南浔身上。

    南浔上面突然多了个大块头,自然就被压醒了。

    在察觉到什么后,她茫然的眸子倏然一睁,嘴巴一张就要说话。

    只是那声响压根没叫出来,因为身上的男人陡然一个低头,已经死死地用嘴巴堵住了她即将出口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