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585章 不要脸,俩流氓
    第585章 不要脸,俩流氓

    房门被轻轻打开,又被轻轻阖上。

    一个高大的黑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可能是嫌屋里太黑了,他绕到了床里侧,开了床头灯。

    晕黄的光勾勒出男人英俊的脸庞,他就这么坐在床边,垂首打量着床上的女人。

    女人睡得很沉,长长的眼睫毛如两排小刷子一样安静地耷拉在眼睑上,睡容恬静美好,粉嫩的唇瓣露出一条小缝儿,隐约可见藏在里面的小舌。

    这模样就好似在邀人品尝一般。

    谢凉城看了许久,突然伸出双手,一手轻轻从她脑袋底下插了进去,另一只则从她软细的腰肢下插了过去,然后双手齐动,将床上睡得正香的人儿慢慢抱了起来。

    被这么弄了一下子,南浔居然都没醒。

    谢凉城嘴角微微勾了勾,表情柔和。

    “小鱼。”他低低唤了一声。

    女人没有回应他,呼吸依旧均匀,睡得很香,小脸还在他手腕处蹭了蹭。

    “再不醒,我可就动嘴了。”谢凉城长眉轻轻挑了挑。

    然而睡成猪的南浔是真没听到。

    谢凉城直接亲了过去,吻由一开始的浅尝辄止逐渐变得深入而热烈。

    这下子,就算死人都要被吻醒了。

    南浔恼怒地睁开眼瞪向这个为非作歹的男人,因为嘴巴还被他叼着,便含糊不清地问道:“哥哥,你怎么回来了?现在都半夜三更了吧。”

    谢凉城微微松开一些,低喘着气道:“明天就要登报结婚了,再晚我都要赶回来。而且,想亲你了。”

    南浔冲他眨了眨眼,“哥哥,我这次不是做梦吧?说出这话的你好像个臭流氓哦。”

    “那你好好感受一下,现在到底是不是做梦。”话毕,臭流氓谢凉城直接又亲了过去,各种角度各种力度各种深浅都被他尝试了一遍。

    南浔被他亲得晕头转向的,最后直接瘫他怀里了。

    许久没有动静,谢凉城不禁低头看去,结果发现这小丫头又睡过去了。

    谢凉城有些无奈地按了按眉心。

    睡吧,他也有些累了。

    谢凉城只脱了长靴,就这么抱着南浔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

    南浔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多了个大男人,这男人还将她死死搂在怀里。

    这下她可算明白自己为什么梦到鬼压床了,谢凉城将她搂得这么紧,真跟鬼压床没差了。

    见看他睡得这么香,南浔没忍心叫他,于是重新闭上眼,打算再眯一会儿。

    结果这一眯就睡了个回笼觉。

    第二次她是被谢凉城生生吻醒的。

    谢凉城将她侧搂在怀里,细致地亲吻,亲得很严谨,不放过每一处。

    南浔唔了一声,轻轻推开他,结果小舌头被人含住了,这么一推,对方把自己的舌头都勾了出去。

    南浔连忙捂住嘴,狠狠地滋溜一声吸了回去。

    谢凉城眼里划过一丝戏谑,“小鱼,早。”

    “哥哥,我还没嫁你呢,你大早上的出现在我床上,又亲又抱的,像话吗?”南浔瞪他。

    谢凉城悠悠然道:“早就嫁过了,而且马上就要嫁第二次。”

    南浔:“……哥哥啊,我现在可以反悔吗?”

    谢凉城微微一眯眼,“你可以试一试。”

    南浔哼了一声,抱住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儿,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而谢凉城没了遮挡物就全露出来了。

    他穿戴齐整,衣服都没脱,倒没什么,只是某处就尴尬了,大咧咧地呈现了出来。

    南浔一眼瞄去,嘀咕道:“衣冠禽兽。”

    谢凉城丝毫不觉得尴尬,跟她解释道:“这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以后你就会知道,我算是一个很节制的男人。”

    然而,结婚不久后的谢凉城很快又自打嘴巴了,还打得啪啪直响。

    谢凉城缓了一会儿,起身下床,套上自己放在床边的长靴。

    当他看到那满屋的脚印之后,表情有些许的尴尬。

    昨晚下了小雨,他的脚底沾了泥土,于是,他“作案”的证据都清清楚楚地留在了屋里。

    不说这里,恐怕大厅、楼道和走廊里都是他的脚印。

    谢凉城一向是个谨慎的人,昨天因为急着见小丫头,连鞋都没换就上楼了。

    南浔也看到了满屋的脚印,不禁窝在被子里偷笑,“哥哥,你说干妈她们会不会以为是家里遭贼了?还是个采花贼?”

    谢凉城一顿,突然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干嘛?”南浔将自己缩进被窝里,就露出一双眼睛和半个脑袋。

    谢凉城嘴角勾了勾,“既然是采花贼,不采一下花算什么采花贼?”

    “打住!你过来我就咬死你。”

    “……那你倒是咬。”

    不一会儿两人就打闹在了一起,战况最终以南浔的惨败告终,嘴巴再次被亲成小腊肠,身上也被摸了个遍,睡衣领口都被扯大了。

    南浔也没让谢凉城好过,他一身穿戴齐整的衣服被揉成了一坨,军用皮带被扯下来丢了,大檐帽被扔了,裤子也差点儿被南浔给脱掉。

    某人可算是个女流氓了。

    一大一小俩流氓互相流氓了一阵子,气喘吁吁地倒在床上。

    直到门外王婶敲响了门,两人才赶紧拾掇自己。

    关于外面的那些脚印,大家当然不会蠢到以为是什么采花贼进来了,毕竟脚印是从大门进来的,除了有家里钥匙的谢凉城,也没谁了,至于谢凉城为什么去了许多鱼的卧室而不是自己的,大家心知肚明。

    大太太心里高兴啊,她一直发愁大儿子的婚姻大事,因为大儿子一直对女人不感兴趣,这下可好了,大儿子居然开窍了,还晓得摸门了。

    她对小鱼没什么意见,最初的时候可能会嫌弃她乡下丫头的身份,可现在这丫头被教养得很好,人长得漂亮,又聪明伶俐,更重要的是,她是小城命里的贵人,小城能娶她再好不过了。

    这两天局势紧张,大太太还没有来得及发请帖,不过酒宴一般都是在登报声明发出三周之后才举行,倒也不急。

    谢凉城淡淡道:“今天我想带小鱼去军部走个过场,让我手下那些弟兄都认一认他们的嫂子。”

    大太太乐道:“瞧你那急样儿,成,到时候我来办酒席,你和小鱼一起露个面,剩下的就交给我。对了小城,你看过黄历了吗,今天是不是黄道吉日?”

    谢凉城瞅了南浔一眼,一本正经地回道:“小鱼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南浔闻言一愣,她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不要脸,居然让她背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