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14章 美男宫,孟琴师
    第614章 美男宫,孟琴师

    南浔刚刚抬起的脚丫子在半空中顿了顿,然后收了回来,饱满圆润的大拇指缩了缩,在毯子上轻轻抠了抠。

    “我……我一时忘了。”南浔连忙又将那短靴套了回去,规规矩矩地在里殿门口站好。

    “哥哥,你赶了这么久的路,要沐浴吗?后山有一处温泉,可以泡澡,只是须得我陪同才可以,或者我让红琴他们将热水抬进来?”

    黎风神疏离地道:“多谢,但是不必了,明日我搬进那阁楼再。”

    南浔低低哦了一声,问了句:“那我走了?”

    黎风看着她不话。

    南浔三步一回头,“哥哥,我就在外面,你有事的话直接叫我。”

    确定黎风不会再多一句,南浔这才转身离开了,还不忘将屋中的安神香给灭了。

    外殿有个榻可以歇息,南浔却直接推门离去。

    她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的繁星,咻一下飞上了飞霞宫的屋顶,一屁股坐在上面,再一脚踏到砖瓦上,就那么坐在屋顶欣赏起了夜景。

    大抵是因为刚刚穿进这具身体的缘故,南浔现在一点儿困意也没有。

    红衣的睡眠不好。三年前,红衣还是个十二岁的姑娘,武功初成,然而那一晚上,她差点儿被人暗杀。

    魔教表面上其乐融融的,但暗流涌动,谁都想将自己的位置往上提一提,红衣原本只是个武功平平的姑娘,平时魔教这些恶人没少欺压,哪想一个丫头突然走了狗屎运,竟在机缘巧合之下练成了高深武功,一下变成了仅次于教主的厉害角。

    这样的红衣威胁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有人趁她还未长成,想结果了她。

    那一夜,红衣差点儿就死了。

    她制服刺客后,断了那刺客的手筋脚筋,狠狠打了一百鞭,再将其吊在魔教大门外暴晒了足足一个月,还在其伤口上涂抹了蜂蜜,引得许多虫蚊叮咬,最后将人活生生折磨死了。

    在魔教强者为尊,没人去救那本是七护法之一的刺客。红衣顺其自然顶替了一个护法的位置,并很快跻身七护法之首,手段厉害得很。

    自那后,红衣狠名传遍了整个魔教,众人都要忌惮几分,但没人知道,红衣从那夜起便严重失眠了,非得点上安神香才能入睡。

    南浔拄着脑袋连连叹气。

    十五岁的屁孩,还一副死傲娇的样子,呵。

    突然间,南浔听到美男宫方向传来一阵琴声,不禁挑了挑眉。

    得亏这琴声舒缓悦耳,不然这个点儿弹琴那就是扰民啊,魔教其他人保准要找上门来。

    南浔脚尖在屋顶上点了一下,于叮叮当当声响中,往美男宫某处阁楼飞了过去。

    阁楼院中,一个白衣男子正坐在亭子里抚琴。

    南浔飞到他对面的石凳上坐下,一眼看到了桌上的一壶酒。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里有酒。”南浔也不征得他同意,直接提起那酒壶,仰头灌了满满一嘴。

    男子抚琴的手一顿,双手搁在了琴弦上,皱眉看她,“你又失眠了?”

    男人长得十分俊美,身上自有一股云淡风轻般的从容气度,他状似关心的话语却让南浔眼里掠过一丝轻嘲。

    众人都知道红衣对男人的兴趣最多不超过三个月,但眼前的这位孟公子却是个例外。

    红衣已经留了他整整一年。

    或许连红衣自己都不知道,她内心深处已经对这位孟公子动了心,她很清楚,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为人妻,好不容易得到了现在的一切,她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这些?

    孟公子不是任何一个门派的弟子,他是个普通的琴师。

    不过这些表象骗骗红衣就好了,还真瞒不过南浔这只“阅尽千帆”的黑心狐狸。

    论演技,谁能比得过她?

    是真心是假意,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南浔又仰头喝了一口酒,对他笑道:“从明日起,孟公子便自由了。”

    孟琴师不禁一怔,镇定地道:“我早就想到了这一,你终究……也厌烦了我。”

    南浔微微眯眼看他,哂笑道:“别这样,得好像我是个负心汉。”

    孟琴师垂头拨弄了两下琴弦,道:“难道你不是?”

    南浔道:“就算我是,我可曾负你了?”

    孟琴师转而道:“听你今日又掳回了一个青云派弟子,你似乎对青云派弟子情有独钟,之前有个叫做姜芜的弟子,我看得出,他对你有意,你不该……罢了,这是你的事。”

    南浔想了想那姜芜是谁,嘿,还真没印象,她掩唇咯咯轻笑了起来,“青云派美男多啊,所以我就老光顾青云派喽。这次我有预感,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以后这么美男宫便只有他一个人。”

    “希望这一次,你是认真的。”孟琴师道了一句,便低头继续弹起了琴。

    舒缓低沉的琴声仿佛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南浔坐了一会儿后,拎了那壶酒,起身离开,边走边灌。

    忽地,她回头看他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那勾起的弧度让孟琴师有些许的怔愣。

    女人仰头喝了一口酒,道:“下次再见面恐怕就是敌人了,你在我这儿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你查到的东西就当是我送你的……唔,青春补偿费。”

    孟琴师听了这话,神蓦地一变。

    南浔却已经调头走远了,还长长地叹了一声,“魔教这地方也忒无趣了,若能一窝端了也好。”

    孟琴师的琴音乱了,嘣的一声,琴弦断了一根。

    有一瞬间,他的眼中掠过了一抹骇人的杀气,但很快又被其他情绪代替。

    如此来,她早就看穿他了?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红衣?以前那些做派莫非都是在跟他虚与委蛇不成?

    南浔喝了一壶酒,脸蛋红扑扑的,她摇晃着身子飞回了飞霞宫房顶,缓了口气后开始高歌一曲,“发飞法,发哇飞法,发哇发,发发哇,哇发发,发哇发唉……哪几哪,哦哦拉几拉,哪哪哪哦哦哦哪几哪拉拉几拉拉拉几嗯嗯嗯……”

    因为内功了得,肺活量不错,南浔终于尝试了一段高亢空灵的海豚音,“乌乌乌乌乌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当晚魔教上空回荡着幽灵鬼魅般的歌声,据好些个人被吓得失眠了。

    教主黑涯正泡在温柔乡里大杀四方,结果突然响起的幽灵歌声让他当场软了下来,脸都黑了。

    后来,下人匆匆来报,是红护法心情好,在屋顶上唱歌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