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皇霸业〕〔大魏霸主〕〔云巅仙缘〕〔八零娇妻有空间〕〔恶少出没:猫系少〕〔我真不是神仙〕〔通灵法医:男神,〕〔都市终极神医〕〔美人谋之冰山帝君〕〔我不是保镖〕〔执手闯仙途〕〔仙草供应商〕〔我能召唤神仙〕〔重生八零盛世军婚〕〔军少的腹黑娇妻〕〔工业之王〕〔盛宠名门:医妃太〕〔公主在上:国师,〕〔蜀山魔门正宗〕〔农女有田:娘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15章 小哥哥,味道香吗
    第615章 哥哥,味道香吗

    魔教教主黑涯一听到红护法几个字,脸变幻了数次之后,最终憋出一句:“难得见红护法心情如此之好,便由她去。”

    禀告的下人嘴巴顿时张成了o形,看来红护法果真深得教主宠爱,教主亵玩了这么多女人,唯独没有碰过红护法,要知道红护法可是令每个男人都垂涎的尤物,教主这中饿鬼居然能忍着不碰这大肥肉,太难得了。

    而此时,红护法那飞霞宫的殿门也被人从里面啪一声推开了。

    黎风衣衫整齐地走了出来,抬头,一副死人脸地望向屋顶。

    南浔看到他,魔音一顿,高兴地朝他挥挥手,“哥哥,你也睡不着吗?”

    黎风一提气飞了上去,站在她面前,刚好挡住了她眼里的夜空。

    南浔嘻嘻一笑,“哥哥,你把人家的风景挡住了,你是想当我的风景吗?不过这夜空再美,也不及你。”

    黎风诚实地回答她上句话,“不是我睡不着,而是我刚睡着,你就把我吵醒了。”

    南浔笑吟吟地看着他,突然站起了身,因为黎风站在下面,她得以跟他平时。

    南浔真是爱极了这个能够平视他的位置。

    “哥哥,我才不信呢,那床上的被子、枕头、床褥都有我的味道,你会闻不到?还是……你喜欢我的味道,所以才睡得这么香?”南浔笑着睨他,一根手指把玩着自己鬓前的一缕黑发。

    黎风的脸微微红了红,“我并未闻到什么味道,你没有焚香,又何来香味?”

    南浔悄咪咪地往前迈了半步,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他的胸膛,压低了嗓音轻笑,“哥哥,当然是我的体香啊,我日日夜夜睡在那处,那床上到处都是我的体香呢,哥哥觉得,那味道……香吗?”

    黎风将滚烫的脸转向一边,蹙眉退开,“还望你自重一些。”

    南浔无奈地揉揉额头,“又来了又来了,哥哥,请问你是和尚吗?”

    着,她似是突然记起什么,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啊,是我忘了,青云派的弟子跟和尚也没差了。”

    黎风抿了抿嘴,纠正道:“不是和尚,我们可以吃肉喝酒的,唯戒而已。”

    南浔一脸遗憾地道:“那可真是少了人生一大乐事。”

    着,她拂拂手,“你去睡,这次我不唱歌了,我原本以为自己唱得很好听呢。”

    黎风眼眸微闪,淡淡道了一句,“唱得挺好的,就是这曲子听着有些悲伤,嗓门也大了些。”

    微顿,他道:“我回去睡了,别再唱了,听得我脑仁疼。”

    南浔乖乖哦了一声,那脚尖蹭了蹭,把脚下的砖瓦蹭得呲呲响。

    等人走了,南浔才朝翻了个白眼。

    还真把这儿当自己窝了,一点儿也没有当客人的自觉。

    第二,南浔干就干,直接让红琴和红棋把美男宫里的男人全部遣送下山,还当着黎风的面了句,“好好送走,别让魔教其他人给伤了。”

    剩下的红书和红画则带着几个粗使丫鬟去清理那处环境幽静的阁楼。

    等红琴几人走了,黎风不禁问她一句,“你不去送送这几人?”

    南浔纳闷,“哥哥,我为什么要送他们啊?我只负责掳人,送人这种事情交给红琴她们办就可以了啊。”

    黎风扫了她一眼。

    南浔觉得那可能是看渣女的眼神。

    等到红琴回禀事情都办妥了,南浔才带着黎风去了美男宫。

    那美男宫大得很,里面有不下十五个阁楼,还有望月观景的亭子。

    “哥哥,这美男宫本就环境幽静,我给你选的那处阁楼又是这里面最好的,你肯定会喜欢,到时候前面那片园子里的牡丹花全都拔了,我给你中上草药好不好……”

    南浔正兴冲冲地着,前面黎风却蓦地一顿。

    南浔这抬头一看,心里顿时就虚了。

    只见几人前面正站着一位身穿月白长袍的年轻男子,他长得极俊,尤其是手中抱着一把琴的样子,就像一幅展开的淡雅画卷。

    此时,他正神淡然地看着几人。

    男子抱着琴缓缓踱来,走到南浔面前,低声询问道:“我在这儿等了许久也不见人来,不是好今日送我离开?”

    南浔嘴巴张了张,立马转头看向红琴。

    红琴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主子,这可是孟公子啊,您的遣散美男宫众人,难道还包括孟公子?以往遣散其他人的时候,您都留着孟公子啊。”

    南浔:……

    南浔望向黎风,见他一直盯着那孟琴师,似在打量,赶忙就解释道:“哥哥,我马上就让红琴送他离开。”

    黎风偏头看她一眼,“无妨,看他不像个吵闹之人。”

    南浔:……

    那可真是大度啊。

    孟琴师也在打量黎风,没从对方脸上看到半分被强迫的屈辱,他心下不禁有些狐疑。

    但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男子低头摸了摸怀里的琴,道:“红衣,我知道你的规矩,离开时不能带走任何东西,但你当初掳我来的时候,我身无一物,只有这把琴,所以走的时候我也想带走它,可否?”

    南浔大方地一挥手,“你想拿走什么都可以,我以前给你量身定做的那些衣袍靴子,你全都可以打包走。”

    孟琴师摇头,洒脱一笑,“不必了,多谢你这一年的收留,我本就是个云游四海的琴师,不是在这里,也是在别处,无甚区别。”

    着,他调头离开,见女子未动,不禁回身看她一眼,道:“我就要走了,你不最后送我一程?”

    渣浔一脸无情地道:“我让红琴送你。”

    红琴高兴地道:“奴婢遵命!”

    孟琴师叹了一声,“红衣,后会无期。”

    这一声叹息可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好像两人之间有不完的爱恨纠葛,最后似是疲了倦了,唯剩这一声叹息了。

    南浔真想脱下鞋砸到这男人后脑勺上。

    本以为旁边这少年会嘲讽自己几句,不想他竟正道:“这位孟公子看起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南浔斜他一眼,娇笑道:“哥哥,你不过看了一眼就能看出这些来?那……哥哥觉得这位孟公子会是我的良人吗?”

    黎风却摇摇头道:“此人虽重情重义,但他心中的大义胜过情,不适合你。”

    南浔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哥哥还会看相吗?”

    黎风不以为意地道:“略通一二。”

    南浔突然就笑了,笑得特别欢,“既然孟公子不是我的良人,那哥哥觉得……什么人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