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诗诗慕雅哲〕〔画满田园〕〔沈若初厉行〕〔Boss腹黑:影后,〕〔AI西游记〕〔我是都市医剑仙〕〔空间农女:将军赖〕〔隐龙惊唐〕〔冥妻在上〕〔王牌兵王〕〔她的左眼能见鬼〕〔掌心雷〕〔重生校园商女:大〕〔十二生肖历险记〕〔大国旗舰〕〔振南明〕〔无限伪穿越〕〔洪荒之证道无疆〕〔美漫的超凡之旅〕〔工科小生混大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19章 玩物,一模一样的女人
    第619章 玩物,一模一样的女人

    红画这么一点破,其他几人顿时就心领神会了。

    红书娇笑道:“起来,这巫仓护法可是七护法中长得最俊的一个,虽然不及主子掳来的那些美男子,倒也别有一番味道,呵呵,起来,巫仓护法可得感谢黎公子啊,如果不是主子为了讨好他,哪里会让巫仓护法得逞……”

    “你们,主子今晚还回来不?”一人问道。

    “嘻嘻,可别等着了,巫仓护法长得那般壮实,不把这好不容易到手的尤物好好折腾一番,不就吃亏了吗?我听呀——”

    声音不禁压低,“之前巫仓护法差点儿把一个红衣婢女折腾得死在床上,只因那婢女的眼睛像极了主子,只是这样一个替身便让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如今这正主送上门了,啧,主子可要受苦了。”

    “噗,什么受苦啊,那叫欲~仙欲~死,哈哈哈……”

    几个婢女笑得轻浮至极。

    这魔教本就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看对眼了随便来一段露水姻缘是常有的事儿,在她们眼里,那些红衣掳来的美男子全都上过她的床,红衣可是魔教最风流的女人。

    等到这四个婢女走远了,角落里藏身许久的黎风才慢慢走了出来。

    星辉洒在他的脸上,将那张清俊无匹的脸一点点儿勾勒出来,只是此时,那脸上阴气沉沉,那双总是清澈干净的眸子里也有什么东西凶狠地涌了出来,某一刻竟阴鸷无比。

    他一手掌在墙壁上,五指深深地挖进了墙壁了,手上青筋突起,轻轻颤动。

    稍许,他猛地提起飞走,那轻功竟鬼魅至极,在夜中几乎是一闪而过,比他平时展现出来的轻功不知快了多少倍。

    巫宫。巫仓护法的住处。

    南浔盯着巫仓怀里的女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这巫仓护法不知从哪儿弄来个女人,竟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就是那胸可能比她稍微了点儿,身段没她好。

    “巫护法,这、这这莫非是我走散的双胞胎姐妹?为何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南浔道。

    巫仓听她回来了,立马就让人传了信儿,如果她晚上来赴约,他就无条件将她想要的地狱火莲送给她,为了减少南浔的防备心,他还特意在信的末尾了,绝对不会对她行什么不轨之事,只是有一事需要她帮忙。

    如果不是这样,南浔还真不会来。

    这巫仓护法垂涎红衣已久,是有什么感情的话未免有些可笑,这个男人就是单纯地喜欢她的身体。

    眼前这男人正如红琴几人所,长得极为高壮,三十岁出头,那张脸放在一群歪瓜裂枣的魔教成员里,绝对算得上英俊之流,所谓对比凸显美。

    巫仓是七护法中武功最差的一个,但他使得一手好毒,狠绝之名能排在前三。

    听了南浔的话,巫仓神情得意,“连红护法都觉得像,看来我成功了。这女人只是我宫中一名普通婢女,我用了九九八十一才将她改造成了你的模样,扎针移位,再加上动刀割肉,费了我不少心血。”

    着,他略略拧起了眉,不甚满意地道:“但我还是觉得差了点儿什么,我平时一看到你就有干死你的冲动,可是看见她,那冲动也有,却淡了许多。”

    南浔揉了揉自己的眉,巫仓话一向这么孟浪,她早就习惯了,或者红衣早就习惯了。

    在红衣明确拒绝了不下五次之后,巫仓死心了,但却搞出了这么一件替代品,这让南浔的心情相当复杂。

    谁也不会喜欢这世上有个人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尤其还是刻意仿造她做出来的。

    “巫护法,好要给我地狱火莲的,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南浔起了正事儿。

    巫仓冷笑一声,“急什么,为了你那情人你做得还真不少,连万毒之地你也敢去。红衣,不得不你的口味真是越来越奇特了,那般稚嫩的少年也下得了口,呵呵,他在床上能满足你吗?”

    南浔脸上渐渐有了冷,“这种私密事儿就不劳巫护法费心了,东西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巫仓有些气恼,“我究竟哪里比不上你那些情人,论床上功夫,他们比得过我?”

    南浔:……

    南浔突然扔出一句,“他们都是第一次。”

    巫仓听了这话,神顿时就变得微妙起来。

    “……原来你有这种癖好。罢了,我也不是非你不可,如今我已经有了替代品,我会将她调教成一个比你还好的尤物,而且只能供我一人把玩。”

    完,巫仓桀桀笑了起来,伸手就在那女人身上揉了一把。

    女人嘤咛一声,软在了他怀里。

    “宝贝儿,红护法的神情可学到了?”巫仓问。

    那女人顿时朝他抛去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只学到了姐姐的两分。”

    南浔嫌恶地看着两人,警告道:“如果让我发现这个女人顶着我的样子干出什么不该干的事情,巫仓,你该知道我的性子,我一定让她不得好死!”

    巫仓保证道:“这你大可放心,红儿她不会离开我的巫宫半步,我将她做出来只是为了取悦我,她这一辈子都只是我的禁脔,直到我……玩腻,哈哈哈……”

    他大笑起来,那眉眼间的邪肆和放荡让南浔翻了个白眼。

    巫仓果真话算话,将那珍贵的地狱火莲送给了南浔。

    刚刚离开巫宫,她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两人滚床单的各种声音。

    “红儿,红儿,你真美,哦……”男人喘息。

    “巫护法……嗯……”女人低吟。

    南浔:……

    南浔一想到巫仓很可能在按着那女人幻想她,心里就各种不痛快,但事实上,整个魔教的男人都暗搓搓地做过与红衣共赴**的美梦,红衣要是有她这想法,估计魔教早就灭了。

    因为,里面的男人都被她杀光了。

    几乎是南浔刚刚离开巫宫,一道鬼魅的青影便出现在了这里。

    少年飞上屋顶,偷偷掀开了几个瓦片,露出一块。

    这露出的一块正对着寝殿里的一张大床。

    于是,床上那赤身交缠的男女一下就撞入了他的眼里。

    女人紧紧抱着男人精壮的后背,精致妖艳的脸染满了惹人迷醉的**。

    男人一副恨不得死她身上的架势,战况无比激烈。

    黎风瞳孔骤然一缩,眼里一股激烈的波浪席卷着喷涌出来。

    懊悔、失望、厌恶、怒意、恨意……

    他最后看了那女人一眼,狠狠地闭了闭眼,转身飞走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从姑获鸟开始〕〔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第一强者〕〔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凌天至尊〕〔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永生不灭〕〔最强透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