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27章 我疼,别咬我
    男人陡然握紧了双手,然后唰一下起身。

    南浔仰头看向他,嫣然浅笑道:“前辈,你便同我打这个赌吧,赢了,你不过是失了两颗药丸,而我失去性命,输了,你就多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弟子。怎么算都不吃亏,不是么?”

    青衣鬼面垂在身侧的拳头倏然一松,冷冷地道:“既然你这么想死,我便成全你!”

    掷下这么一句,他猛地转身进了茅草屋,

    南浔微微阖眼吸了一口气,嘴角不禁勾了勾。

    他身上的药草香比以前更浓了,真好闻。

    片刻后,青衣鬼面取了一个木盒出来,直接丢给南浔,“这里面便是真心断肠丸,小的一颗你服用,大的那颗……他服用。”

    南浔笑得灿烂极了,立马接过那木盒,“谢谢前辈,你就等着收我为徒吧!”

    青衣鬼面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复又走到那架子旁,不紧不慢地倒了一碗酒,那坛酒正是之前他洒了药粉并搅拌了许久的果子酒。

    男人端着那碗酒走向南浔,递到她面前,淡淡道:“喝了它。”

    南浔接过碗,却没有马上喝,她可没有忘记这酒里面放了很多药粉,谁知道那些药粉是什么鬼玩意儿。

    青衣鬼面见她犹豫,不禁冷嗤一声,“不是得了相思病,缠着我帮你治么,喝了这酒,便能略解相思之苦。”

    说这话时,男人的目光变得极为幽深,眼底深处仿佛蛰伏着一只野兽,那野兽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一口咬断南浔的脖子。

    南浔看得有些慌。

    “怎么,怕我下毒害你?”男人沉声道:“我若要害你,你早就死了。虽然你武功高,但我有一千种办法对你使毒。”

    南浔忽地娇笑一声道:“前辈别生气,我自然是十分信任前辈的。”

    话毕,仰头将碗里的酒一口饮尽,还砸吧了一下嘴,探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这果子酒是前辈自己酿制的?味道真不错。”

    青衣鬼面目光落在那粉嫩的小舌上,微微闪了闪,淡淡道:“这酒里掺了梦里醉,你晚上可能会做梦。”

    南浔哦了一声,嘻嘻笑道:“做梦好啊,我是不是就能在梦里看到小哥哥了?”

    一碗酒下肚,她的小脸儿已经变得绯红。

    明明只是果子酒,酒劲儿却大得很。

    南浔摇摇晃晃地起身,冲青衣鬼面咧了咧嘴,“前辈,借我点儿防蛇虫的药粉吧,这里没有多余的床铺,我打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外面那片草丛不错,定比前辈那木床还要舒服,咯咯咯……”

    青衣鬼面淡淡道:“我的木床可借你一宿。”

    南浔双眼一亮,“真的吗?前辈你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说完,便晃荡着朝茅草屋里走去了。

    青衣鬼面看着女人的背影,看了许久,一直到她进入茅草屋才收回了目光。

    茅草屋里的家具少得可怜,就一张桌子和一张木床。

    昏沉沉的南浔倒到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睡梦中,她身子热得很,她不知道那梦里醉是什么鬼,让人浑身滚烫发热,恨不得将自己脱光。

    但这绝不是催情药,因为并没有那药造成的那种空虚感。

    南浔迷迷糊糊地一挥手臂,将房中那木桌扇到了茅屋门口,挡在了门前。

    不是信不过外面那人,只是这破屋子的门指不定就被一阵风给吹开了。

    确保门不会被风吹开后,她直接将罩在外面的红纱脱了下来,再将长裙撩起来打了个结,露出一对笔直细长的大白腿。

    唔,这样就凉快多了。

    南浔舒服地低吟一声。

    床上的女人就这般露肩露腿儿地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何时,鼻尖突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药草香气,然后,有人拿轻纱蒙住了她的眼睛。

    南浔哼了一声,睁开眼,视线透过眼前的轻纱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就站在床边,正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

    南浔闻到了熟悉的药草清香,嘴巴已经先混沌的脑子一步,叫出了来人的名字,“小哥哥?”

    “小哥哥,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南浔伸手就要去拽眼上的红纱,却被那人截住了手腕。

    几乎就是那么一两秒的功夫,眼前那高大的人影突然朝她盖了下来,带着凉意的薄唇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

    吻激烈而凶猛,灼热的大掌粗鲁地揉着她身上的软肉,带着要将她肌肤抓破的力道。

    南浔痛得皱起眉头,冷汗直流,破碎的轻吟被他悉数吞咽。

    有些喘不过气。

    那灼热的烙铁印在她露出的肌肤上,仿佛要将她的身体烙穿出无数个孔洞。

    吸吮的力道变成了噬咬。

    她疼得直接抱紧了他结实的肩膀,带着哭腔道:“小哥哥,我疼,你不要咬我……”

    她以为他不会说话,却在下一瞬,那熟悉的清凉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尽的恶意在她耳边轻喃,“衣衣,我真的很想咬死你,我想咬掉你身上的肉,将它们吞到我的肚子里,我要咬烂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叫你日后再不能去引诱别的男人,你这个始乱终弃不知自爱的女人,我要狠狠地弄你,叫你再也忘不了我的味道……”

    南浔听到那许久未曾听到的声音,心里唯有高兴,她便顺着他的意撒娇道:“小哥哥,我是你的,都是你的,你随便咬,就是轻些,我怕疼……”

    男人却仿佛没听到那软糯的撒娇声儿,狠狠地吮咬她的身体,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遮羞物拽掉,凶狠地咬。

    咬完前面还不够,猛地将她翻了个身,继续咬。圆润的肩膀,光滑如丝的后背,纤细的腰身,还有挺翘的臀。

    南浔快哭了。

    他是小狼崽吗?她的肉都快被咬下来了。

    “小哥哥,你好狠的心……”南浔低泣道。

    男人在她耳边发出堕落一般的喟叹,满足而欣愉。

    “到底是我狠心,还是你狠心?不够,这些还不够,我想弄死你,我要弄死你,我要你以后只记得我的味道……”

    南浔察觉到他想做什么,连忙叫唤道:“这个不行!就算是梦里也不行!等你娶了我才可以。”

    身上的男人所有的动作倏然一顿,接着更狠了。

    “为什么别的男人都行,只有我不行?我咬死你这个无情的女人!”

    ……

    那疯子在梦里几乎把她全身上下揉搓了下了一层皮,还几乎咬烂了她身上的血肉,要不是她极力阻止,可能还要被野兽给癫狂一晚上。

    南浔醒来后,坐在床上发愣。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梦里面全身的齿痕和掐痕都变淡了,但特么的都在,都在!

    全身密密麻麻的,又青又紫的,看着骇人极了。

    疼死她了。

    这个王八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