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在末世〕〔穿书之世子不按剧〕〔魂荒戮道〕〔嘘,今夜有鬼来袭〕〔罗刹王妃:冰山王〕〔会穿越的道观〕〔三国大封神〕〔重生之极品红包系〕〔高魔地球〕〔天下珍藏〕〔宋疆〕〔诸天投影〕〔娇妻太撩人:霍爷〕〔农门娇医:带着萌〕〔恋你情深〕〔清穿皇妃:四爷,〕〔三国之极品姑爷〕〔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一世唐人〕〔网游之血舞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28章 胡诌,忒不要脸了
    如果不是这些痕迹,南浔真的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毕竟昨晚上的事情太不真实了,按照那混蛋咬人的狠劲儿,一般人绝对会直接疼醒,而她没有。

    不管他吻得多凶,咬得多狠,掐揉得多深,她都醒不过来,只能在梦中不断轻吟低泣。

    这混球可能也失算了,没想到自己会失控得跟一头野兽一般,恨不得将她身上所有的肉都咬下来吞掉,癫狂得很。

    后来,她隐约记得对方给她擦了什么液体,极有可能是能消除痕迹的上等药水,否则一觉醒来,那些痕迹不至于变淡了这么多。

    其实身上虽然青紫一片,但不细看的话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了,然而……

    前面两只玉兔上,指痕和齿痕明显得很,那灼热得如同烙铁般的大掌以一种仿佛要把她揉碎掐烂的力度,还有那湿热的薄唇、灵活的长舌和利齿,一起留下了这些痕迹,如今还有些阵痛。

    而后腰和大腿根儿也是同等痛感。不消看也知道是一样的风景。

    南浔抬起手臂闻了闻,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酒味儿。

    再扫一眼那挡在茅草屋门口的木桌子,南浔不禁朝天翻了个白眼。

    门倒是没动过,但还有窗户啊。

    什么梦里醉,居然用这种东西糊弄人,这人也忒不要脸了。

    而且她清清楚楚地记得,昨晚上虽然很热很热,但她并未脱光衣裳,只是将裙子撩起来打了个结。

    可现在!她的裙子和她的人是分开的,红色长裙凌乱地盖在了她身上,而她不着一物,整个人跟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床上,看起来相当惨烈。

    南浔将勾缠在身上的轻纱还有皱巴巴的衣服都抖了抖,重新穿好,然后便憋着一口气出门了。

    她以为那罪魁祸首会找个地方先躲躲,不想这人已经拿着那些瓶瓶罐罐捣鼓起来,姿态悠闲得很。

    见她出来,那张鬼面调过来看她,略显沙哑的嗓音透过面具传了出来,“昨晚睡得可好?”

    南浔:呵呵,特么的她还没开口呢,他倒先问起来了。

    南浔抱胸倚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前辈啊,你昨晚给我喝的酒水果真可以一解相思之苦,我梦到我的情郎了呢,只是奇了怪了,昨晚梦中一夜纠缠,醒来却一身吻痕掐痕,莫非……这梦里的事情也能变成现实不成?”

    青衣鬼面语气淡淡地解释道:“这梦里醉本就给人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之感,一人可充作两人用,你身上那些痕迹怕是因为你自己幻想出了心中思慕之人。”

    南浔嘴角狠狠一抽,斜睨着他道:“前辈的意思是,我这一身痕迹都是我自己弄出来的?呵呵,前辈你在逗我吗?我能自己在自己身上咬出那么多齿痕?前面就不必说了,姑且认为我脖子长,但是臀和后腰呢……”

    南浔每说一句就往他逼近一步,直到站到离他只有一拳的距离,一双美目微微眯起,死死盯着面具上的两个窟窿里露出的黑眸。

    青衣鬼面一如既往地镇定,云淡风轻地解释了一句:“忘了告诉你,服用了梦里醉,部分人身上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痕迹,状似齿痕和掐痕,此乃正常现象,你无需多虑。”

    南浔:……

    真是哔了狗了。胡诌得这么义正言辞,也是够不要脸的!

    不过,这笔账她不打算现在讨要。

    南浔叹了一声,“好吧好吧,我该谢谢前辈让我做了一场美梦。我目的既已达到,是时候离开了。多谢前辈收留我一宿,也多谢你给我的真心断肠丸。”

    “你去何处?”青衣鬼面明知故问。

    南浔咯咯一笑,“当然是去青云派找我的黎风小哥哥了。”

    青衣鬼面顿了顿,提醒道:“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但青云派好歹也是八大门派之一,一旦被发现,掌门和诸位长老联手,再加上青云派剑阵,饶是红衣罗刹,也不能轻易逃脱。”

    南浔冲他眨眨眼,“前辈是在替我担心吗?那前辈不如赏我一些药粉,助我逃脱用?”

    南浔本是开个玩笑,不想这人真的从架子上取下两个小瓶扔来,淡淡地道:“一瓶是迷药,直接撒至空中便可,一瓶是——”

    微顿,“可以令人暂时失去内力的药粉。”

    南浔眼里顿时就含了一丝笑意,接过两瓶药粉,冲他一抱拳,“多谢前辈。”

    青衣鬼面看着她,声音微沉,“希望你能活着来见我,我确实需要个人来继承我的医术和毒术。”

    南浔听了这话,在心里轻笑一声。

    王八蛋不想我死就直说呀,拐弯抹角的难不难受?

    南浔带着一身青紫痕迹走了,而在她刚走没多久,青衣鬼面也离开了那茅草屋。

    从这处到青云派,步行须得六七日,若是使上轻功,如红衣罗刹这般武功高强之人,也得用个一两日。

    而当天晚上,青云派外便有一背负宝剑的青衣男子上了山。

    男人穿着青云派弟子统一的青衣黑靴,不同于之前那鬼面毒手的朴素青衣,这青衣袍子穿得规规整整的,男人的一头墨发也束得十分整齐,一张美如冠玉的脸早已退去了三年前的青涩,长眉如画,黑眸点星,鼻梁挺直。

    那弧度性感的薄唇轻抿着,配上清冷的目光和颀长挺拔的身姿,如一株在冰雪中浸润许久的竹,触之冰寒,寒意入骨。

    “是黎风师弟回来了!”

    守门弟子上前两步,朝男人一拂拳,笑道:“师弟可算回来了,近日几位长老正念叨你呢。”

    黎风淡淡道:“出去寻一味草药,所以耽误了些时日。师兄可知几位长老找我何事?”

    那弟子呵呵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几位长老最近在研制一种药丸,却总觉得差些什么,魏长老便说,若是师弟在的话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所在,然后门中师兄弟也偷偷打了赌,赌师弟你这次几日回来,没想到师弟这次一去就是两个月。”

    黎风微微颔首,似是应了他这话。

    随即,男子直接越过他走远,挺直的背影仿佛带起了一阵清风般,长袍拂动,淡淡的药草香飘了过来,让人忍不住深嗅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