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30章 小哥哥,我想死你了
    南浔飞速地在红衣的记忆里搜索了一番,结果悲催地发现一点儿印象也没有,这红衣竟从不记这些男人的名字,或许是觉得早晚会放下山去,还只能看不能吃,又何必记得那般清楚。

    而且红衣早些年从青云派掳走的出众弟子不少,如果这男人生得比一般人出众,或许南浔看到那张脸后能想起一些。

    此时,屋中的黎风听了姜芜一番话,再看到姜芜那仿佛回味甘甜蜜糖般的表情,拢在袖子里的的拳头紧得青筋暴起,几乎要爆开。

    忽而,他唇角微微一掀,语气里尽是不屑,“只是如此,姜师兄便陷进去了?那姜师兄也太让人失望了。”

    姜芜从回忆中拔了出来,笑得无奈,“师弟,我也想忘,我也想啊,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每夜她的身影都要在我梦里出现,还有那迷醉的一夜……呵,不知师弟这儿可有忘情药?若是有,便送我一颗吧……”

    黎风淡淡道:“不过一夜而已,姜师兄该学学我的,美男宫中我和红衣日日厮混,夜夜缠绵,几乎都没下过床,她热情地缠着我,舍不得让我离开她分毫,恨不得将我榨干,缠得我有些受不住。可这又如何呢?等离了那美男宫,我便把这一切统统忘了。”

    姜芜听得脸色一白,身形亦是狠狠一颤。

    黎风悠悠然继续道:“师兄你,莫不是将那春风一度当真了?红衣罗刹浪荡之名天下皆知,姜师兄是装作听不到么?如姜师兄这般的男人不计其数,她怕是连你叫什么名儿都忘了。等我们一离开,她便又有了新欢。你为她这般痛苦,她却活得恣意风流,师兄不觉得自己很蠢么?”

    姜芜白着脸看他,“师弟,当真如你所说那般,红衣她……她真的日日痴缠你?”

    黎风微微蹙眉,“这种事我骗师兄作甚?孙长老和叶晨几位师兄是怕我名誉受损,亦或者心境不稳受到影响,所以才一直瞒着此事,但我认为,这种男女欢好之事无需藏着掖着,只要守住一颗心,保证心境不受影响便可。”

    姜芜犹有些不信,“可是,三年前的黎师弟才十五岁,这般小……她为何……”

    黎风对上姜芜一脸“你这么小真能满足她吗”的疑问,陡然反应过来他暗指的意思,如玉的俊脸唰一下变成了红色,羞恼不已。

    “姜师兄!”黎风低喝一声,凉飕飕地问道:“一杯清茶下肚,可要一起如厕?”

    窗外听墙角的南浔一张脸也通红通红的。

    两个人模狗样的青云派弟子,这么一本正经地说段子,真的好吗?

    姜芜自然没有真同黎风一起如厕比大小,纵管他如何不信,他都不得不承认,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厢情愿。

    自那次被掳之后,众师兄弟和掌门长老皆劝过他,可从未有一人像黎风这般直言不讳,直接给他当头一棒。

    黎风师弟说得对,是他一直陷在过去拔不出来,不过就是颠鸾倒凤一夜而已,红衣恐怕从未放在心上过。

    他如此痴念不值得痴念的人,又有何意义?

    就当做梦一场吧,这场梦早该醒了。

    良久,姜芜似是突然想通了什么,朝他微微笑了笑,“师弟,多谢你今日告诉我这些,听了你这些话,我突然明悟了许多。师父总说我是被红衣祸害了,所以导致剑心不稳,可我现在才明白,不是因为红衣,而是因为我自己。”

    说着,他朝黎风一抱拳,“感谢师弟救我于泥潭之中,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黎风不以为意地道:“是师兄自己看透尘世,重铸剑心,无需道谢。”

    姜芜大笑两声,“我痴长师弟三岁,却还不及师弟看得通透,惭愧,惭愧啊……”

    说着,他转身离去,那步伐透着几分看透世事的随意,仿佛卸下了一身重担。

    等他离开之后,黎风的目光蓦然暗沉下来,在静默许久之后,周身气息愈发冰冷骇人。

    倏然间,他右手握住桌上的茶杯狠狠一捏,那茶杯瞬间化为粉碎,残留的茶水流了一桌。

    看不透这红尘俗世的一直都不是姜芜,而是……他。

    方才心神不定,黎风并未注意其他,可此时,等那姜芜走了,他突然察觉到什么,便猛地蹙眉望向窗外。

    这熟悉的味道。

    ……是她来了。

    吱呀一声,那窗子一动,一抹红影就这么破窗而入。

    娇艳绝色的人儿站在他面前,正冲着他嫣然浅笑,然后,她忽地一挥袖子,那熟悉不过的药粉竟撒了他一脸。

    黎风双眼发红地看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红……衣。”

    南浔无耻地封了他的内力,朝他灿烂一笑,直直朝他扑了过去,“小哥哥,我想死你了!三年不见,你长得更俊了!”

    结果这一扑太用力了,直接将人连同椅子一起扑到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南浔压在他身上,一个劲儿往他怀里蹭,主动抱他的腰,“小哥哥,小哥哥,你是不是忘了我了,怎的见了我一点儿也不惊喜?”

    黎风伸手推她,却因为内力尽失根本推不动怀里这八爪鱼。

    “你来做什么?”男人冷冷地道。

    南浔嘻嘻笑了一声,“我来取药了。”

    黎风微微蹙眉,“取何药?”

    南浔一脚踢开他旁边同样摔在地上的椅子,就这般在地上同他抱成一团。

    她笑呵呵地凑近男人的耳边,轻声道:“自你走后我就得了相思病,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也不想来打搅你的,可是我都要死了,只能来找你这颗人形药丸了。”

    黎风的眸子一闪,声音越发冷沉,“那你便干脆死了算了。”

    南浔一怔,随即嚎哭了起来,“小哥哥怎的这般狠心?我日日夜夜想你,想得无法入睡,你竟叫我去死?”

    说着,她捧起他的脸,低头对准那薄唇就是一咬,仿若惩罚般,咬得特别狠,末了还用舌尖舔了一下唇缝儿。

    这么猝不及防的袭击让黎风猛地喘了一口粗气。

    “从我身上下去。”他冷冷地道,伸手拽她。

    “就不就不。”南浔欺负他现在没内力,狠狠地压在他身上,女子娇软的身躯和男子结实的胸膛紧贴在一起,那软绵的质感让黎风眼里划过一丝暗光。

    南浔两根指头不停地戳他胸膛,双眼发光地看着他,笑得不怀好意,“小哥哥,方才的话我可都听到了哦。你说……我俩日日夜夜在美男宫纠缠,我都舍不得让你下床,都舍不得让你离开我的身体,恨不得将你榨干才好。”

    说着,她声音愈发软糯,一双美目含着水,娇羞看他,“哎呀小哥哥,你快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