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37章 帅毙了,我的大英雄
    那长老闻言羞怒不已,身后一群年轻弟子更是从这么一句话中联想到许多旖旎**的画面。

    想不到这黎风平儿看着清心寡欲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在床笫之欢上竟、竟如此孟浪!不过眼前这妖女确实是个尤物,有着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发疯的资本。

    “你这妖女羞要胡说!我黎师兄这般玉树兰芝丰神俊朗的人由不得你如此诋毁!”一个娇俏的女弟子大声怒斥道。

    南浔睨向她,笑道:“你这小丫头心生嫉妒了?你羡慕我跟你的黎师兄做了你在梦里才敢想的事儿?不仅如此,我还让他为我神魂颠倒。你嫉妒得发狂,我说的对吗?”

    那娇俏的女弟子双眼充血,若不是旁边有弟子拽着她,恐怕已经冲过去拿剑戳死南浔了。

    “你这不知廉耻的贱人!**荡妇!黎风师兄绝不可能跟你这种贱人厮混在一起!”许是南浔的话刺激到了这女弟子,她竟不顾形象地大骂起来。

    南浔却哂笑一声,不再看她有些扭曲的面容,冷淡的目光自其他人身上掠过,“人人心中都有**,不知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为何全要憋着,修身养性并不是清心寡欲,男女之事也并不可耻,你们的理解如此狭隘,也难怪在剑术上没有什么造诣。”

    “你!”几位长老被气得不轻。

    这是青云派师祖传下来的东西,容不得一个魔教妖女在这儿说三道四!

    南浔却还没有看够他们生气的嘴脸,笑吟吟地继续道:“我和贵派弟子黎风两厢情愿,很快便要结为夫妻了,掌门和几位长老身为黎风的‘家人’,是不是应该给黎风准备点儿丰厚聘礼,也好来我魔教提亲呐?”

    “口无遮拦的妖女!看我不杀了你!”长老中那气急败坏的一位再也忍不住,一把抽出宝剑,率先朝她攻了过去。

    “你这妖女本就与我青云派结怨至深,如今你自动送上门,便不要怪我青云派以多欺少!”掌门撂下一句后,和身旁那长老一起加入战局。

    几人缠斗在一起,战况激烈无比。

    南浔没了武器,落得下风,很快,她一把扯下腰间的腰带,直接充作了鞭子。

    众青云派弟子不禁后退几步,看得吃惊无比。

    这妖女看着年纪轻轻,竟能以一敌三,实在厉害!难怪是魔教的七护法之首。

    “掌门师兄,我也来助你!”又两名长老加入进去。

    南浔饶是武功厉害,也有些吃不消了。

    “几位师兄且小心,这妖女身上恐怕抹了药粉,万不要碰到她!”一位医派长老提醒道。

    多亏这位医派长老提醒,南浔才想起她怀里还有好几瓶黎风塞给她的药粉。

    她腾出一手,直接从怀里掏出瓶子,也不管是什么,咬开瓶塞后,统统朝几人脸上撒去。

    吸了那药粉的两位长老顿时没了内力,还有一个竟直接昏厥了过去。

    好在那青云派掌门和剩下一位长老反应迅速,闭气后立马闪身躲开,这才避开了。

    而南浔被几人紧密围攻,方才腾出一手掏东西的时候,竟被那青云派长老逮到空隙一剑刺穿了胳膊,疼得她龇牙咧嘴。

    医派几位长老见到那些药粉后大惊失色,一人惊呼出声:“锁功散、僵尸粉,还有一步倒!”

    “黎风他竟将如此珍贵之物赠与了这妖女!”

    那能直接封住武林高手内力的锁功散是黎风和两个医派长老一起研制出来的,花费了不少珍贵药材,投注在里面的心血也不少。僵尸粉则是黎风自己研制出来的,而那一步倒却是青云派上乘迷药,也不知黎风是什么时候知道了炼制秘方。

    南浔一手拿着作为武器的腰带,一手软软垂着,那被剑戳穿的血洞正往外汩汩流着血,这青衣颜色本就淡,此时沾染了那鲜血,看起来颇为骇人。

    南浔被黎风塞了许多瓶瓶罐罐,竟全是防身用的,没有止血药。

    那些药粉刚才被她一鼓作气撒完了,如今已经占不到上风,所以她提了提气,转身就要飞走,打算从长计议。

    只是她刚刚欲走,却在瞄到什么后,身形陡然一顿,抬头望向了前方的山路。

    远处的石阶上,一抹青影缀于其上。

    那青影步伐看似缓慢从容,却在迈出一步后眨眼间便抵达了十数步之外。

    不多时,掌门和众长老身后传来重物接连倒地的声音。

    几人回头看去,却见围在他们身后蓄势待发的青云派弟子们很多昏倒在了地上。

    悄无声息!

    若非姜芜事先察觉不对,让众人捂住口鼻,恐怕这剩下的十几名弟子和长老皆要晕倒过去。

    自他们身后,面色冷厉的男子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香炉,正信步走来。

    那香炉里面不知燃烧着什么东西,无色无味,而他直接越过神色震惊的掌门和诸长老,一步迈出十数米,眨眼间便到了南浔身前。

    他的脸色实在可怕,目光死死盯着女子那只流血的胳膊,声音轻淡地问了句,“是谁伤了她?”

    “是老夫,黎风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妖女活该被……啊——”

    那出声的长老竟被黎风一剑刺穿了左臂,跟那妖女一模一样的位置。

    几位长老甚至没有看清黎风是什么时候出剑的,那动作太快了!

    掌门怒极,“黎风!你、你胆敢为了一个魔教妖女重伤长老!”

    那受伤的长老脸色青白地道:“掌门师兄,这一剑劲道十足,黎风的内力恐怕比我等还要深厚!”

    这话一出,掌门和几位长老大惊失色。

    他们难以置信地盯着那表情黑沉的男子,心神俱震。

    莫非黎风是魔教安插在他们青云派的棋子?他是魔教之人?

    不过转眼间,青云派掌门和诸位长老最看重的弟子就变成了魔教细作,这个颠覆性的认知让人他们气得差点儿喷出一口心头血。

    黎风面色沉沉地替南浔的胳膊止了血,然后将方才那把沾过血的宝剑收了回来,竟连上面的血渍也未擦拭,就这般随意往后一扔,铮的一声,长剑稳稳落入剑鞘中,分毫不差。

    “掌门和诸位长老多虑了,我并非什么魔教细作。”黎风瞥向那位长老,眼里还有未退的狠意,语气却风淡云轻,“方才对长老不敬只是因为他伤了我未过门的妻子。”

    未过门妻子南浔悄直勾勾看着她的男人,双目亮如星辰。

    黎风简直就是脚踏七彩云的盖世大英雄,帅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