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撩到底:痞子总〕〔逆天冥帝〕〔都士霸道总裁在校〕〔月光如水照心扉〕〔我对你动了心〕〔奉孝夫人是花姐[综〕〔进化之眼〕〔鬼帝狂妃:系统御〕〔栽在了小可爱的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梦醒不知爱欢凉〕〔甜宠专属:小太太〕〔归墟——神沉〕〔《大天蝎的小心机〕〔修罗狂兵〕〔绝世武神一〕〔都市全能兵王〕〔穿越八零:麻辣小〕〔狂龙萌爸〕〔重回一九九四做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644章 夫君,你又不正经了
    第6章 夫君,你又不正经了

    一年后。

    南浔坐在水潭边看风景,这里四处都是陡壁峭崖,崖底的鬼谷跟牢房也没啥差别了,不过“牢”底风景优美四季如春,而且“牢”底有黎风。

    南浔无比庆幸自己当年追回了黎风,因为小八果真是万年不靠谱的神兽,这都四年过去了,也不见小八吭一声,想必还在闭关。

    但南浔总怕什么时候小八突然就蹿出来了,所以她把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把自己满腔的爱都给了黎风,就算有一天突然离开了,她也不会遗憾。

    “衣衣夫人,你在想什么?”黎风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动作熟练地环上她的腰肢。

    南浔朝他笑了笑,“在想你啊,还能想什么?”

    黎风屈指勾了勾她的脸蛋,“你这张小嘴为何总能说出这么多让我把持不住的甜言蜜语?”

    南浔歪了歪头,枕在他肩上,道:“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黎风偏头亲吻她的脸颊,忽地问了一句:“衣衣,你是不是倦了,想要出谷?”

    南浔微微挑眉,“我说黎风夫君,你又开始瞎想了,在这么美的地方过一辈子我都不会倦的。”

    “是么……”黎风淡淡道,将她的脸转过来,垂头抵住了她的额头,一只大掌已经抚摸上她的小腹,有些不解地嘀咕道:“衣衣,你说这一年我往这儿送了多少子子孙孙,几桶都有了,但为何就没一个争气的?”

    南浔听得脸蛋发烫,“夫君,你又开始不正经了。”

    黎风低低闷笑出声,“如何不正经了,嗯?是这样……还是这样?”

    那大掌已经开始不规矩地四处游弋。

    南浔望天,又来了。

    这一年,从洞房花烛夜开始,她已经被黎风刷新了各种无耻下限。

    刚开始这厮多正经啊,两人抵达鬼谷的时候,黎风没有急着跟她拜堂成亲,而是为她寻各种草药,又是爬壁又是下水,等到所有草药都寻齐了,他就日日让她药浴,如此一个月之后,他才跟她跪拜天地,结为夫妻。

    之后……之后的事情南浔真不想回忆。

    黎风这小色胚以前居然不是开玩笑的,生生将一晚上的洞房花烛夜持续了七天七夜!

    这七天,他就没让她下过床,饿了他就寻些果子野味给她吃,累了就抱着她歇一会儿,歇完之后便继续埋头苦干,直干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夕。

    南浔觉得若不是泡了那一个月的药浴,她可能真会死,还是最丢人的死法。

    她不该质疑黎风的。

    这个没有节制的小色胚!

    继洞房花烛夜之后,黎风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每天都不知餍足地抱着她要,然后这厮不要脸到了一定程度,仗着这鬼谷没有外人,居然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直接压着她在草地上花丛中亦或者溪边,用各种姿势各种角度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妖精打架。

    南浔现在看哪儿都觉得那里曾有过两人欢好的痕迹,臊得不行。

    这小色胚有时候更夸张,就因为有一次她说衣服弄皱了,他竟开始裸奔了,方便随时随地跟自己的小妖精大干一架。

    南浔表示,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她算是明白了,黎风以前的清心寡欲全都是装的,装的!

    这会儿,黎风已经将她压在了潭水边,欺身而上,热烈而缠绵地吻她。

    “衣衣,给我生个孩子吧……”他边吻边退去她的衣裳。

    南浔轻喘着问道:“黎风,如果我一直怀不上呢,你会嫌弃我吗?”

    黎风微微一怔,叹道:“衣衣,我从来不希望多一个人来打搅我们的生活,但如果有个孩子能让你更开心一些,我不介意。”

    南浔轻笑,“有你在身边,我怎么会不开心?”

    她只是表现出了一点点的担忧,怕自己什么时候突然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没想到黎风这么敏感,连这都察觉到了。

    南浔主动抱紧了他,轻喃:“夫君……”

    两人吻得火热,最终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黎风抱着她,热情地大力驰骋。

    就在气温节节上升的时候,两人忽闻咚地一声。

    有什么东西从高空直直跌落入潭水,溅了他们一身水。

    黎风不慌不忙地继续,等到终于一逞兽欲之后,他才将南浔身上的衣物整理好,接着慢条斯理地收拾自己。

    两人齐齐看向飘在潭水中的男人。

    那人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掉下来之前应该没有进行过什么激烈的打斗。

    那么便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人想不开自己跳下来的,而是被人暗算给推下来的。

    南浔觉得第一个可能性很小,她和黎风当初主动跳下来是因为黎风早有准备,在落至一半的时候,黎风掏出了怀中那百年冰蚕丝,将一头的铁钩牢牢插入了峭壁之中,而他则握住了另一头的铁环。

    距离也是黎风事先算好的,那百年冰蚕丝的长度恰好够两人抵达崖底。

    南浔道:“夫君,这人掉下来的位置倒是不错,恰好落在潭水里,若是从他地方落下来,早就摔成一滩肉泥了。”

    黎风不喜这个地方被外人闯入,目光淡漠地盯着那人。

    南浔轻轻推了推他,“夫君,你倒是去救人啊,十之八九没死呢。”

    夫人发话了,黎风只能粗鲁地将那人捞上来。

    等到看清那人的一张脸,黎风的表情唰一下就黑了,幽幽地道了一句,“衣衣,好像是你以前的老情人呢。”

    南浔揪了揪了他的耳朵,笑骂道:“我都被你吃干抹净了,你还跟我算陈年旧账,晚上是不是不想上我床了?”

    黎风抱着她狠狠亲了几口,“晚上再找你算账。”

    这掉下来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孟子聪孟琴师。

    孟子聪胸口被人打了一掌,这一掌十分狠毒,直到三日后他才转醒。

    不想醒来的孟子聪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黎风恶趣味突起,收了孟子聪为徒。

    南浔每日听孟子聪叫自己师娘,表情十分微妙。

    根据跳崖不死定律,南浔已经猜到孟子聪就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她居然做了这个世界气运子的师娘,哈哈哈……她家黎风太厉害了。

    鬼谷里有很多医书,黎风可没有亲自教便宜徒儿的打算,直接甩给他一堆医书,让他自己学习。

    孟子聪本就对医术有一些浅薄了解,如今刻苦钻研起来,短短三个月便已学到了不少东西,都快赶上南浔这个有师父手把手教的了。当然,跟大佬黎风比起来,他们学到的东西少之又少,也就仅限辨识草药毒药以及简单的把脉。

    自此,黎风还研究出了一个新情趣,便宜徒儿睡在隔壁的木屋里,他每夜都要来上几场激烈的妖精打架,欺负得南浔哭出声儿来并连声求饶才作罢。

    南浔羞恼地道:“王八蛋,全被人听到了。”

    黎风嘴角斜勾,“就是要让他听到。衣衣,你是我的,每一处都是我的!”

    说话间,他的大掌抚过她的每一寸肌肤,直到再次与她融为一体,开始新一轮的激烈挞伐。

    还在找”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