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707章 或许,但是没有如果
    魏猖查过资料,人鱼泣泪成珠,但是它们很少流泪,只有悲伤到极点的时候才会哭泣。

    这种珠子也并不是珍珠,而是一种结晶。大概跟人鱼眼泪的成分有关,眼泪遇到空气中的某种成分后,会迅速地凝结成珠。

    但人鱼的眼泪并不都是球形的结晶,不规则形状居多。据说在月圆的时候这种结晶是最圆润光滑的,也是最美的。

    魏猖看着那两颗静静躺在手心里的眼泪结晶,有些发怔。

    今晚不是月圆之夜,玉盘并不完整,但是这两颗眼泪却如此圆润晶莹,美得让他失神。

    或许让他失神的不是人鱼的眼泪真会变成结晶,而是——

    蓝蓝居然因为他哭了。

    她在心疼他?这么心疼,心疼得哭了……

    人鱼一生中也难见一次的泣珠竟被他亲眼目睹,只因为他的蓝蓝心疼他。

    突然间,这些天的难过、失望、惆怅……所有的情绪,统统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魏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一厢情愿,他还无耻地欺骗了她,就算到今晚的再次重逢,他也以为蓝蓝对他的感情远远达不到他想要的那个深度。

    可现在,魏猖突然意识到,蓝蓝对他的感情或许比他自以为是的估算还要多……很多。

    这个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他亲了亲手中的两颗眼泪,也俯身亲吻小人鱼的眼睛,然后紧紧地将她抱入了自己怀里,高兴地笑了,咧开嘴大笑,“蓝蓝,蓝蓝,叔叔好高兴啊……”

    南浔伸手回抱住男人,她没有继续哭,被魏猖亲过的眼睛很快就干了。

    那一瞬间的感情来得突然而又凶猛,她并不是个感性的人,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她除了心疼魏猖,还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至于是什么事情,大概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了。

    原来,人鱼真的能泣泪成珠,只是,不是珍珠。

    “叔叔,我以后不想哭了,刚才哭完眼睛有些不舒服。”南浔闷声道。

    难怪人鱼很少哭,哭的那一会儿舒服了,但哭完之后就难受了,何止不舒服,反而有些轻微的刺痛。

    魏猖连忙给她吹了吹,“不哭,以后叔叔再也不让你哭了。”

    南浔小嘴儿一弯,眼睛睁得大大的,“这可是叔叔亲口答应的,以后要是让我不高兴了哭了,你就、你就跪搓衣板去!”

    魏猖哭笑不得,就不该给蓝蓝看那些影片,该记住的东西没记住多少,不改记住的倒是一个不落。

    “叔叔,你答应不答应啊?”

    “答应!”魏猖响亮地回了一句。

    魏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跪搓衣板的画面,但他觉得这一幕或许蓝蓝要看不到了,因为他怎么舍得她难过,他再也不会让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叔叔。”

    “嗯?”

    “你真好,什么过分的要求都答应我,我很喜欢你……”

    南浔说着说着,声音慢慢低缓了下来,就这么睡了过去。

    本来还有很多话想跟魏猖说的,但是男人的怀抱太过舒适,刚才南浔又因为眼睛不舒服闭上了眼,迷迷糊糊就见了周公。

    魏猖目光温柔地看她,拥着她入眠,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失去过一次再得到,他才知道,怀里的这个人对他来说究竟有多宝贵。

    第二天,一切都仿佛没有变,魏猖等小人鱼醒来就给她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亲自帮她穿衣服、洗漱、还有做饭,喂饭。

    南浔这些天苦日子过够了,难得魏猖“伺候”她,还乐此不彼,她也不好夺了人家的乐趣,就只好满足他的恶趣味了。

    小八贴心地等了好久才悄咪咪打开五识,生怕打搅两人的好事,哪料一打开五识就看到南浔这副大老爷模样,不过小八并没有像其他时候一样“冷嘲热风”,而是激动地嗷嗷叫了起来,“南浔!你知道大boss的恶念值变成多少了吗?卧槽啊啊,一下就从99降到20了!”

    南浔也有些意外,随即就笑了起来,“所以反弹的这种恶念值其实很好消,你看我一出现,魏猖的恶念值就又降回去了。”

    小八激动纠正:“不但降回去了,还比反弹之前还多降了20点!”

    南浔无奈道:“这都经历过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咋咋呼呼的。”

    小八:“爷一高兴就激动,况且这次还是唰一下直接降了79点!坐火箭特么的都没这么快!”

    说到这儿,小八突然想到啥,连忙问道:“你说第一个玄武世界,如果血冥大大知道你没有死,后面他也没有自爆兽丹,还能活着见到你的话,他的恶念值会不会也像这样,唰一下就降个七八十啊?”

    以前小八很少在南浔面前提到其他世界的大boss,怕影响到南浔的心境,但是它跟南浔混了这么久后,自以为已经把南浔摸透了不说八九成也有个五六成,南浔在某种程度已经恣意潇洒得有些过头反而像渣渣了,当然这种话小八只会自己悄咪咪想。

    面对这样浪过一个世界马上就能继续浪的大渣渣,小八觉得自己提及以前世界的大boss好像也没啥,哈哈哈。

    南浔乍然从小八这里听到“血冥”这个名字,微微走了下神,这时她正盯着剥瓜子的魏猖,所以就好像盯着他在走神一样。

    不过很快她就又恢复正常了,认真剥瓜子的魏猖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

    魏猖剥完一小把,将手递到南浔面前。

    南浔冲他甜甜一笑,捧着他的手掌,直接伸出小舌头,从没穿衣服的瓜子们身上扫过,悉数卷走,舌尖碰到了男人的手心儿,让他痒得颤了颤。

    “小馋猫。”魏猖笑骂道。“还不够吗?你都吃了小半袋了。”

    “叔叔,我还想吃,剥,你快剥么。”南浔撒娇道。

    魏猖拿她没办法,没什么威严地提醒了一句,“再给你吃一把,多的没有了,撒娇也没有用。”

    南浔妥协地哦了一声,然后双手托腮地看他,看得很入神。

    “或许吧。”南浔突然跟小八道了一句。

    小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南浔这是在回答它刚才的问题。如果那个时候血冥没有死,后来重新遇到南浔,或许他反弹的恶念值也会突然降这么多。

    ……或许吧。

    南浔淡淡地道:“但是小八,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没有什么如果,那个时候的我太弱了,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自爆兽丹,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说这话时,她还是同刚才一样盯着魏猖发呆,那双漂亮的墨蓝色眼瞳一如既往地澄澈,却又仿佛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