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好想住你隔壁〕〔大唐不良司〕〔邪佛恐怖〕〔锦衣卫之卧底江湖〕〔不死者之怒〕〔剑出北冥〕〔迷雾寄生〕〔我女儿有个天师系〕〔超级猎人俱乐部〕〔这份喜欢有点甜〕〔都市之无上医神〕〔超级医生在都市〕〔贴身狂医俏总裁〕〔一世独尊〕〔桃运神医〕〔最佳词作〕〔舟神,你家中单又〕〔暖婚100分:总裁,〕〔最强透视〕〔璀璨城13科的吉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5章 赶尸匠
    三叔嘴角神秘莫测的挽起了一道弧度,轻笑道:“你这娃儿可是问到点子上了!你李太爷手里的寻龙橼别看表面不怎么出众,可那是一个流传久远的神宝灵物,威力不俗!你知道那玩意是用什么东西铸成的吗?”三叔说着故弄玄虚的含笑看着我。

    我思索着看着李太爷手里的拐杖,轻轻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难不成是榆木疙瘩?”

    三叔微微一愣,随后苦笑一下敲了敲我的脑袋,笑骂道:“我看你这脑袋才是榆木疙瘩!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那玩意是个绝世罕见的宝物!要是普通的榆木疙瘩还用你猜吗?”

    “瞧,瞅见那上面样子不咋地的杖柱没有?那可不是什么木头疙瘩!那可是从几百具甚至几千具尸骨中挑出来的极品脊椎做的!而且是阴尸脊骨做的!更堪称神奇的是那拐杖上的龙头!那是人的脑壳雕出来的!简直是巧夺天工,不愧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三叔说着不由的赞叹了一句。

    三叔的话让我瞳孔一凝,震撼的看着李太爷手里的拐杖,当下吃惊的叫了起来,“啥?那东西是阴尸脊骨和人的脑壳做的?原来是这样!难怪可以探阴阳地气!这阴尸乃阴煞之体!脊骨可接地脉!人的头骨乃阳气之首,可明阴阳,聚灵听龙门!”我略加思索突然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我爹和三叔听完都是神情大变,满脸不可思议,三叔扭过头模样古怪的望了一眼我爹,脸上挂起了笑容,“大哥,灵生的天赋真的不错!我看要不你还是把周易玄天功传给他吧?反正他迟早都要接触姬家功法啊!”三叔突然给我爹说起了这事,令我心中一喜,满怀期望的看着我爹。

    但是接下来老爹的话直接给我心口浇了一盆冷水。

    “老三你别掺合这事!我是不可能传给他的,你也不看看天生和你现在什么样!难道你想他变得和你们一样?成为一个……”老爹欲言又止,情绪异常激动的冷哼道。

    三叔脸色骤变,哑口无言的愣在了原地,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然后低下头闷着气继续走了起来。我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三叔有这么大的反应,难不成三叔身上留下的残疾,以及我哥变成这个样子,都和这功法有关系吗?就在我准备偷偷的问问三叔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李太爷突然停了下来。

    李太爷提着寻龙橼在走到村西尽头的时候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站在前头暗自思索着,在他的面前有着一颗年代久远的粗大老槐树,而在槐树后面,是一条从村边穿过的小河,不深的河里长着一片片茂密的芦苇荡。

    “老爷子,怎么样,能不能将盗尸贼找出来?”我爹和三叔他们见此情景,急忙上前寻了一圈征询道。

    李太爷眉头紧锁着摇了摇头,神色间充满了戒备。手握着那根寻龙橼,重重的又在地面上敲了几下,半蹲下身子侧头安静的倾听。

    “怪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那尸气到了这,竟然全部消失了!”李太爷听了一会后,目光复杂的对着俺爹说道。

    “那怎么办?找不到姬家祖宗的尸骨,我怎么还有脸回去!”我爹听完以后声音发颤,神色有些着急和自责。刚欲再问,却被李太爷伸手打断。“灵生啊,来,你过来!”李太爷打断我爹的话以后,突然朝着我喊了一句。

    我想不明白李太爷这个时候喊我做什么,不过李太爷喊我必然有他的道理。

    “李太爷!我来了。”我跑了过来,急忙走到李太爷身边用力搀扶住了他。

    李太爷看着我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抓着我的手在我耳边低声道了两句,随后让我退到槐树跟前。“天武,天不早了,叫大家散了吧!”李太爷扭头突然对着我爹喊了一句,我爹一愣,刚要说话,却不想李太爷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变化,咬牙向着河边一跨,手中的寻龙橼猛然对着河里的一片芦苇荡一扫,一阵浪花爆翻而起,紧接着一道诡异身影逃也似得从河里扑了出来,欲上对岸逃走。

    “你往哪里跑?!给我站住!”我爹看到这哪里还反应不过来,脚步飞跃,身影犹如猛虎一般,向前凌厉飞射,单脚横扫地面踢起数颗飞石,直击那人后心,将那人击落水中,随后俺爹与五叔将那人从水中捞起,一左一右将他擒拿到岸上。

    老爹和三叔生擒活捉的将那人一把扔到岸上之后,姬庄村的族人们早就怒不可遏,纷纷手持家伙上前朝那人围了过来,欲要出手。

    “干什么?都住手!”老爹见此状况急忙伸手拦在族人面前大喝道,然后他围着那人身边转了两圈,大声说道:“敢躲在水里,不敢抬起头来嘛!”

    那人哆嗦着身子慢慢的站了起来,侧过头惊慌的看着带着火把将四周围得死死的姬庄村人,转动着眼珠子道:“老乡啊,你这是弄啥嘞?为啥要平白无故的抓我咧”

    我爹一听,顿时脸色铁青,强撑怒气的喝道:“老乡?谁是你老乡?你以为会讲两句本地话就能冒充本地人了?”

    那人似乎没有想到我爹会这么问,神色惶恐不安的暗中观察着周围,假装发楞的道:“老乡你说的这是啥话!我就是本地人啊!我是镇西大南庄的,白天去走亲戚饶你村子的!”

    “哈哈哈……”三叔听完一冷声笑,眼光犀利逼人道:“走亲戚?那你说你大半夜的不赶紧赶路,躲在我们村河里干啥?难道你家亲戚就住在我们村河里不成?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嘛?”

    看着众人咄咄逼人的目光,那人哆嗦着更加厉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与此同时,我爹忽然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放声冷笑道:“行了别装了!我已经猜出你是什么人了,你根本不是本地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湘西那边的人吧!”

    那人听完神情巨变,猛地抬头看向了我爹,一脸匪夷所思的盯着我爹,惊慌失措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湘西人!”

    “哼,这有什么难的?每个人的五官长相都与遗传、生存环境、饮食习惯等因素有关。而你说话的口音里面还带着一股浓重的湖南腔,这点恐怕你自己都没有听出来吧?”我爹冷冷说完后浑身气势陡然一变,对着那人怒声暴喝:“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何来我们姬庄村盗尸!”

    那人被我爹的厉声大喝吓得脸色刷白,被绑的身子也极其不自然的向后挪了挪,见四周人群手持火把怒视相向,根本没有逃跑之路之后,这才低着头犹豫了半响,对着我爹叹声说道:“老乡真是高人!这次算我栽了,如你所说,我确实是湘西人,而且还是一个赶尸匠!如果老乡听说过我们赶尸匠的话,应该知道我们就是没事全国各地走脚靠着抓赶行尸养家糊口,这次来也是受了人的委托,说是在你们这有阴尸要赶!”

    所有人听到耳中都是心中一震,面露不解,三叔眯了眯眼睛:“哦!那你是受谁所托?还有我们村的尸骨现在在哪?”赶尸匠人听完,急忙紧张的说道:“这个我真不清楚!那人只是告诉我让在这大槐树河边候着!说是半夜会把尸体给我弄来!但是我还没等到他就被你们打了出来!”

    “我看你他娘的就是在说谎!信不信我把你的筋给拔出来。”我爹听完怒目而视那赶尸匠,火气很大。

    似乎感受到了众人的愤怒,赶尸匠见老爹不信,急忙大声求饶的解释道:“老乡,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没偷你们村的尸骨!”

    “既然你说你没偷我们村的尸骨,那我问你,你口中委托你的那人是谁?为什么要赶尸?”三叔睁开眯着的眼睛,突然打断他的话,音量猛然增大的对着那人喝了一声。

    那赶尸匠也顾不得多想,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道:“那委托我的人就是……”眼看着盗走姬庄村尸骨的幕后真凶就要浮出水面,谁也没有想到料到就在这时,一抹银色乌光从槐树之上爆射而出,准确无误的击中了赶尸匠的脖颈。

    “呃……你……”赶尸匠拼命的用手捂着脖颈,当他抬头看到黑影依稀可辨的面目时,满脸不可置信的手指上扬,没多久便缓缓地倒下,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潜伏在角落里灭杀自己。

    “什么人!给我滚下来!”老爹见赶尸匠被人暗杀,猛然望向我头顶的大槐树。

    “灵生!还愣着作甚!”就在我被眼前这一幕震惊失神的时候,旁边的李太爷突然大声喊了我一下。

    李太爷的话将我我猛地点醒,与此同时头顶上方的大槐树中,“呼喽喽!”传来一股异动,似乎有什么极为敏捷的东西要从树上冒出来,我转头看去,好像是一只鸟儿从中飞了出来,但飞的样子却又不像正常的小鸟。眼看着那只怪鸟要飞走,我赶紧伸手将李太爷先前塞给我的两个神秘泥丸一前一后向着那鸟儿的方向投掷过去。两个泥丸在鸟儿身后很快撞击在了一起,顿时冒起一股灰烟,弥散在鸟儿的附近。鸟儿被灰烟沾染,像是失去了重心一般,直直的从空中掉落了下来,被早已准备好的五叔一把捏住。

    “这怎么是个假鸟?”五叔看着手掌里面的鸟儿,惊讶的摊开手掌叫道。

    “小心!那玩意还没死透!”就在这个时候,李太爷突然对着五叔大喊了一声。

    五叔闻言一愣,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想要将手中的鸟儿扔掉,却不想那鸟儿竟然顷刻间裂成了两半,迅速的朝着五叔面门直击而去。

    一切都发生的十分突兀,所有人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上,只听“铛铛”两声响起,李太爷伸着拐杖拦在了五叔的面门前,而那两只鸟儿则挂在了拐杖上面。

    “老爷子!多谢了!”五叔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额头满是吓出的汗珠,然后急忙转身从李太爷的拐杖前移开。

    “李太爷,这是什么鸟啊?好可怕啊!”我目含惧意的将李太爷寻龙橼上的假鸟取下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鸟儿不是真实的小鸟,而是用木头雕刻成的,无论大小还是形状都与普通鸟儿类似,简直是鬼斧神工。

    “这应该是木雀!会做这玩意的人很少,我也十几年没见过了!”李太爷接过那变成两半的假鸟后摸了半响,眉头紧蹙的说道。

    “啊?这是木雀?那为什么这木雀还会飞,还能杀人呢?”我心里闪出许多疑惑,十分不解的问道。

    李太爷眉头深皱的摆弄着假鸟,在那木雀之上细细的摸索了一会后,浑浊的目光中突然闪出一道精光,一脸凝重的解释起来:“灵生,这木雀可不是普通的木雀,这是杀人暗器裁魂木雀!古人称为木鸟神,据说是匠神鲁班制造的武器,用料虽然十分的常见,但却难在一个巧上,能做成此器的人非同寻常。你看看这裁魂木雀结构就能明白为什么他可以飞可以杀人了!”李太爷说着用手指在木雀身上的几个关键部位用力一按,那木雀顿时分解成了几半。

    我有些欣喜的从李太爷的手里接过木雀碎片,仔细的观察了半天,惊骇的发现在那木雀的内部,竟然还有很多小如绿豆的齿轮分布在每个关节上,在每个齿轮的边上,还有几根紧绷着的皮绳将关节上的齿轮连接在一起!只要用手稍微一拨,齿轮就转动个不停,紧跟着木雀的翅膀也开始张合,欲要起飞。

    “天下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暗器!可是他又怎么杀人呢?”我突然想起来这点,紧追不舍的开口道。

    “哈哈……这就和裁魂有着重要的联系了!”李太爷举起我手中的木雀和蔼的笑了笑,似乎完全不在意老爹和叔叔们在旁边的焦急等待。“所谓裁魂,并不是真的裁取魂魄,你知道有句话叫做心灵手巧!那你可明白这心灵手巧的含义是什么吗?”李太爷说完等着我的回答。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元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