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龙在都市〕〔穿越之悍女种田〕〔慕林〕〔战少,你被捕了!〕〔都市狂少〕〔逆成长巨星〕〔厂公攻略手札〕〔蛮荒化龙决〕〔长生十亿年〕〔都市之最强仙帝〕〔侠女来袭:本王妃〕〔上门狂婿〕〔我在火影画漫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之后强无敌〕〔荒野王座〕〔末日双子星帝〕〔一顾芳华〕〔最狂御灵师〕〔娇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9章 婚约
    “我是什么人你管得着吗?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绿衫女子毫不惧怕五叔的威喝,手中突地用力,掐的梁大山“啊”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伸长了舌头,脸色涨红。

    “姑娘休伤他性命姓名,我们先前确实是在说一对男女,听姑娘的口气,莫非你也是为那两人而来?”我爹看着绿衫女子的动作急忙喝住,他实在不忍梁开石的儿子就这么被掐死。

    “那好,既然不想他死!那你们就告诉我,那一对狗男女现在在哪?”

    “姑娘有所不知,我们村里出了点大事,大家伙也在寻找二人?”我爹说着叹了口气冲着那绿衫女子摊了摊手。

    “啥?你们也在找,这是为什么?”绿衫女子猛地一愣,诧异的看了我爹一眼,目光狐疑。

    我爹和三叔他们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声,也不再对女子有所保留,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大概的给绿衫女子讲了一遍。

    绿衫女子挟持着梁大山静静的听我爹讲完,美眸舒展开来,手中的力道渐渐轻了许多,沉默了半响,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她一把将梁大山推开,面露愧疚的对着我爹迎了一礼道:“小女不知是姬前辈在此,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姬师伯不要怪罪!”

    我爹微一愣神,不明白为什么女子知道他的姓氏,还叫他师伯,疑惑的对着绿衫女子道:“姑娘你认识我?”

    绿衫女子笑着点了点头,走到我们近前:“刚才无意间看到了天京前辈才顿觉生了误会,一时没有认清您,不过想来您一定就是天武师伯了吧?”

    “嗯,不错,我正是姬天武,那姑娘是?”我爹瞅了瞅绿衫女子,实在想不到她是谁,盯着绿衫女子半晌问道。

    孙祎可伸出纤纤玉手,“小女姓孙名祎可,家住淮南!”对着我爹拱手抱拳,倒真像江湖中人。

    “哦,淮南孙家……不知你与淮南孙家的神医孙秀是什么关系?”

    孙祎可露齿一笑,眼含傲意道:“神医孙秀正是家父!”

    我爹听完一扫之前脸上的阴沉,难得的哈哈大笑,快步走到孙祎可面前,看着孙祎可道:“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孙老弟的闺女,十几年没见,没想到这女娃子都这么大了!不知道孙老弟如今可好?”

    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孙祎可居然俏脸微红,一改刚才的英姿飒爽,露出一副反差很大的娇羞模样道:“多谢姬师伯挂念,家父尚好!来之前还特意叮嘱过我,路过汝南务必要到姬庄村看望师伯!”

    我爹会心一笑,急忙伸出手抓过了孙祎可的胳膊,对着她热情道:“闺女莫要紧张,都是自家人,江湖俗语就免了,你说着不累,我听着都累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找那一两人做什么?可否知道他们的底细?”我爹说着把话题又饶了回来。

    身旁的孙祎可听完我爹的话,神情突然一寒,冷冷的道:“师伯有所不知,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我孙家小妹孙鸾,而那男的也不是别人,是……淮北张家张玉郎!”

    “什么!是他!”孙祎可这句话如同一声惊天炸雷,我爹与三叔他们皆是脸上一惊,目光阴晴不定的低下了头。

    不等我爹他们追问,孙祎可语气加重,再次冷声说道:“不满师伯,这张玉郎乃是淮北四大玄门家族中的张家继承人,却不知何时与我家小鸾暗生情愫,两人经常背着我爹秘密来往,后来不知怎地被我爹察觉,让小鸾与张玉郎断绝关系。可是二人表面上答应相互不再来往,背地里却心狠歹毒的重伤家父,私奔而逃!我正是为了追击他们而来,抓到他们以后,任凭师伯处置!”

    “嗯?为什么交由处置?”听到这我有些纳闷了起来,以为是她说错了,毕竟这是她家的事情,跟我家貌似扯不上关系!

    可是我爹听完孙祎可的话后,神情猛地一变,震惊无比道:“灵生,你过来!”就在这时,我爹突然喊了我一声。

    我心里发虚的看着我爹阴沉的表情,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般走到我爹身边,看着面前纤细窈窕、身姿款款的孙祎可,不知道老爹突然喊我干甚。

    “这是灵生弟吧?神色刚毅,眸光清澈,当真是一表人才!鸾妹真是被鬼迷心窍,怎么会看上那个风流成性的张玉郎!”孙祎可的话让我一愣,我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就在我稀里糊涂不知她话中何意的时候,我爹转头对我说道:“灵生,有件事爹一直没跟你提过,你跟孙家小妹在儿时的时候曾被你爷爷许下过婚约!”

    “婚约!这,这是为什么?!”我惊呼一声,如遭到了雷击一般呆在了原地。

    “兔崽子!你鬼叫什么,这是你爷的意思!”我爹没好气的甩手狠狠的给我一巴掌,随即回过身瞅着孙祎可道:“贤侄女,这一路追过来累了吧?走,咱们先回家,回家休息会!”我爹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孙祎可往回赶,那热情劲我从小到大也都没有享受过啊!

    “灵生啊!你有啥不满意的,你看这孙家的姑娘长得也不赖啊!姐姐都长得这么俊,那妹妹能差到哪里去!我就说你小子有福气!”三叔走到我的身边,瞅着前面绿衫服的孙祎可,为老不尊的打趣我道。

    “三叔,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开玩笑了!”我揉了揉脸上的红印,无奈的白了三叔一眼。

    见我有些抱怨,三叔嘿嘿一笑,当下用手捅了捅大哥:“天生,你说那孙家的女娃子俊不俊?”

    大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露出一副招牌式的微笑:“俊!反正比我家的玉枝俊!”

    “玉枝?哈哈!谁说天生傻来着!我看他很识货的嘛!”三叔闻言噗呲大笑,朝着姬庄村的路慢慢走去。

    大哥嘴中提到的玉枝,是姬庄村隔壁李庄村的李玉枝,长得文静恬淡,很是让人怜香惜玉,打小就跟我哥订了亲,但是后来我哥闯荡江湖时候脑子被人暗伤变得不正常之后,对方就有了悔婚的念头,但是耐不住我哥和玉枝打的火热!两家人也只能就这么干瞪眼,可是乐坏了我娘。

    “三叔,咱们姬家怎么会跟淮南的孙家搭上关系呢?”我按耐不住心里疑惑,不解的问道。

    三叔听完眼光瞥了过去,似在有意回避,但我还是问个不停,我三叔见躲不过,叹了口气:“哎,这还不是你爷那一辈子的事了?当初你爷在行走江湖的时候,有一次被厉鬼附身的仇家围堵受了重伤,多亏是孙老及时出手才拉回你爷一命,你爷的脾气你不知道,那是把义气看的比命都重要的人,恰逢孙家小妹出世,于是你爷为了报恩,当下就许下了这门亲事!可是委屈了灵生你了。”

    “委屈啥?我爷爷这哪是报恩啊?我怎么觉着这明摆着又是赚人家便宜!”我无语的道了一句。

    “瞎说啥呢!你爷爷哪有这心思。”三叔眼角一抽,脸色现出不悦,顿时敲了敲我的头,。

    “不过话说回来,十几年了,也不知道你爷爷现在咋样了!”三叔惆怅的说了一句,然后便沉默了起来,一路上再没有搭理我。

    听到三叔无意间提起爷爷,我也努力想要回忆爷爷的模样,但是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碎片,始终想不起来爷爷的清晰样子,他走了太多年了,自从我四岁那年冬天,袁世凯带着几百人将爷爷带走,就再也没有一点消息。

    “天生他娘!快出来!看看是谁来了!”我爹还没走进门,就冲着院子里的我娘喜出望外的大喊了起来。

    “姬天武你喊啥喊,除了你那几个兄弟,还有谁大半夜的能过来!”我娘语气嗔怪的披着衣服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咦,这是谁家的女娃?我好像没见过啊!”走出屋外,我娘看到孙祎可的那一刻顿时愣住了,好俊俏的女娃!

    “伯母好!大晚上来您家,打扰您了!”孙祎可有些尴尬的说着,极为懂礼数的对着我娘行了一礼俏生生的站在了院子里。

    “哎呦呦这可不敢,姑娘你是?”我娘说着眼角余光瞥向了旁边微笑的我爹。

    “认不出来了吧,这是孙秀家的女娃!”我爹笑呵呵的对我娘道。

    “孙家?哦,我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个小女娃子?”我娘听完脸上顿时一喜,兴奋的拉着孙祎可的手嘘寒问暖个不停!

    “可不是吗?早知道你不乐意!就不带贤侄女回来瞧你了。”我爹佯装生气我娘起来。

    “去!你早说不久完了吗,就会拿我寻开心。贤侄女快快进屋,一晚上赶路没吃饭吧?姬天武你还愣着干啥?赶紧去杀个鸡啊!”我娘当下拉着孙祎可就进了里屋,临了还不忘吩咐我爹杀鸡做饭。

    “好好,天生啊,你快去后院杀只鸡,灵生跟我进屋!老三,老五,你们俩继续到祖坟林里看看还有什么线索没!咱姬家祖坟尸骨的事绝对不能放!”我爹接过话,顺带着向几个叔叔作了安排。

    我哥听到我爹要杀鸡,激动的赶紧拎着刀跑到后院鸡窝去了,三叔和五叔也紧跟着撤了,只剩下我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面。

    “灵生你咋还不进来!”就在我犹豫不决,企图避过我爹注意的时候,我爹在里屋喊了我一声。我心里以寻思,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屋。屋子里,我娘正异常亲热的摸着孙祎可的手拉常道西,而我站在门口却皱起了眉头。

    “爹?这究竟是咋的一回事?”我迟疑了一下,走到我爹跟前,悄声问了一句。

    我爹皱了皱眉,神色忧虑的抿了口茶,“这件事古怪的很!听这妮子说,不单单是咱姬庄村的尸骨被盗了,附近还有几个村子的尸骨也被盗了,她也是追着线索才找到这里的!”

    “啥?还有这事?”我差点喊了出来,眸中满是惊讶之色。

    “我也猜不透幕后之人想要干什么,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那孙家小妹为了报复你,故意闹黄咱们两家的亲事才这么干的,不过细想之下却觉得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必然的关联。”我爹放下茶杯,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孙家小妹这样做目的是什么?她是神医孙家的人,实在无法理解她干这伤天害理的事干吗?”我一头雾水,心中生出好多疑惑。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孙家小妹也被人蒙在了鼓里!我看这几件事一定跟那个张玉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是四大玄门世家的后人,这其中一定是牵扯到了什么!不过我不管他究竟想图谋啥子,敢在咱姬家老祖宗头上动土,我绝不轻饶!”我爹说着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的戾气。

    “至于灵生你和孙家的亲事,爹也做不了主,这件事是你爷爷和孙老爷子拍板定下来的,现在你爷失踪多年,而且村里出了这么一摊子的事,暂时爹也没个主意,你就先委屈着!”我爹说着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爹的意思我懂,他是不想让我翻脸给人家难堪,这婚约之事暂时先拖着,顺便观察观察孙家与这事究竟有没有关系!“爹!我知道了!”我虽心生不愿,可当前也只能以大局为重,点头应了下来。

    “原来你不是跟我娃定亲的丫头啊?”聊到这,我娘才明白过来。

    孙祎可的脸上一红,急忙低下了头小声道:“不是,那是家妹!”说着就把跟我爹说的那一番话又跟我娘说了一遍。

    “是这样啊!”我娘听完以后,脸上就没那么好看了,把脸拉了下来看着我爹。

    孙祎可见我娘半响没有吭声,当下便道:“婶子,大伯,其实我这一次来的时候我爷也说过了!是我孙家门风不正,害灵生弟丢了清白,更是抹了姬家的名声,我爷说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这怎么能行!”我爹听完顿时一脸严肃的回道,而我娘则是一脸的欣喜。

    “大伯不用多想,这事情确实我们孙家不对,小妹她,她行为不端,莫不能耽误了灵生弟才是!”孙祎可急忙解释道。

    “这件事情出的确实比较蹊跷,现在我们还都没明白其中的缘由,而且这门亲事是老爷子当年定下来的,他现在不在我们也当不了主,此事以后再议吧!”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