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不死仙帝〕〔我能看见本章说〕〔三国之一马平川〕〔星界蟑螂〕〔重生八零之勒少又〕〔季先生每天都在吃〕〔诡命阴倌〕〔迷上初夏的月光〕〔人间最得意〕〔你的眼神比光暖〕〔医神之杀戮纵横〕〔封神常平传〕〔与妖怪的二三事〕〔天葬回忆录〕〔桃源仙医〕〔万兽朝凰〕〔武当生死簿〕〔混乱都市我为天〕〔武道之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0章 孙神医
    婚约之事暂且搁了下来,等到众人吃过饭,还有两三个时辰天也快亮了,我爹特意安排孙祎可住到了我和大哥的隔壁屋子休息。

    我哥今晚累坏了,一进屋子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鼾声四起,而我却是侧过身子,看着窗户外乌云翻卷的夜空,心事重重。

    我娘和我爹呆的正屋,灯光刚灭,一段争吵突然响了起来,“淮南孙家既然都主动提出来要解婚了,你是哪根筋不对了?非要把这事推过去,这以后让村里人怎么看灵生?说他是个捡破鞋的?”我娘愤怒的坐在桌上。

    我爹眉头一皱,怒道。“闭嘴!你懂什么!你以为孙家那女孩追来真的是要解除跟咱灵生订的婚约?”

    “那你说,人家不是为了解除婚约,那是为了啥?”我娘丝毫不惧的反问了起来。

    “说了你也不懂,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背后牵扯的太多,反正这件事你别管,我自有道理!”我爹烦躁的走出了院子,叹了口气,静静的坐在了院里的石磨上。

    我穿好衣服走出来到了门前的院子,发现我爹正发呆的坐在石磨上,眼神古怪的皱眉盯着孙祎可的房间。

    “爹,我娘也是怕咱家吃亏,你别生气!”我拍了拍旁边的石凳,扫了扫上面的灰尘在我爹的边上坐了下来。

    “我跟你娘有啥好生气的,我是觉得这几件事情透着邪乎,先是咱姬庄村祖坟尸骨被盗、梁庄梁开石被人暗算、吴老爷子遇害,现在这孙家妮子又来退婚的,我担心她是打着别的算盘!”我爹一点点回忆过往的一幕幕,隐约间意识到了点什么,渐渐面色阴沉的说道。

    “她不是退婚吗?这还能有啥别的算盘?”我爹耐人寻味的话突然让我有些不明白了。

    “傻小子,婚约岂是儿戏,当年这事是你爷和孙老爷子亲自商量好的,若真是退婚,孙家怎么会派一个毛头丫头过来不成?这不是太草率了吗。”

    “爹说的有道理,就算要毁婚约,也必须是两家的家主亲自做主才行啊!”细细想来,孙祎可单枪匹马的追踪孙家小妹和张玉郎至此,仅仅只是为了捎带通知下我们婚约解除吗,想到这儿,我也有些疑惑了起来,“爹,可听她所说,她是为了追二人才误打误撞来到此地,会不会是阴差阳错之下赶了个巧合呢?”

    “断无可能!虽然几十年来,我们姬家和孙家一样走向衰落,可孙家好歹也是四大玄门中的上家,医道只是他们主攻的一部分,你还真以为孙家就真的没人了吗?如果孙家真的是追张玉郎和孙家小妹,只派一个孙祎可能拿二人如何?先不说那孙小妹道行如何,那张玉朗乃张家青年一辈的佼佼者,这孙丫头未必打得过他,孙家的人不傻,不可能会犯下这么愚蠢的决定,那么她来这里一定还有其他的隐情。”敲打着石磨盘,我爹的眼睛半眯了起来。

    “我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惊道:“爹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这婚约只是一个幌子?”

    “嗯,我猜有两种可能,第一孙家遭到了危机,发生了重大变故,无力抽身,这第二种嘛,就是孙家极有可能预先知道了即将发生的一切,顺便派她来探探姬家的态度!”我爹这时候点起了旱烟,。

    “试探咱们姬家的态度?这又是为啥?”我被我爹的话惊呆了,一件婚约居然还有这么多道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爷曾经被孙老爷子救了一命,为了报答孙爷子的恩情,当时不仅仅为你和孙家小妹许下了婚约,更重要的是留下了姬家的一件灵器寄存在孙家!为的便是让孙家放心,省的以后你爷爷不在了,咱们不认这个情!”我爹眸光一闪兀自沉吟道。

    “灵器?咱姬家能有啥灵器?”我彻底被父亲的话惊呆了,没想到我们家竟然还有灵器,顿时来了兴趣。

    “嘿嘿,那灵器我也记不清啥样了,方正放在他们孙家也没用,除了咱们姬家的人,没人能看懂,至于是什么原因告诉你对你也没有好处!不过,看着吧,过了今晚我就能知道这孙家闺女究竟来干什么了!”我爹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说完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重新走进了屋子卧榻休息了。

    回到屋里,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捉摸着着我爹说的话,久久没有睡意,而大哥则是躺在我的边上嘿嘿的笑着说着令人肉麻的梦话,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咯吱——”就在四周一片寂静无声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隔壁孙祎可的房门轻微响动了一下,我猛的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透过门缝看到孙祎可诡异的穿着衣服,蹑手蹑脚的离开了门。

    “这么晚,她一个人要去做什么?难道是上厕所?”我心中嘀咕了一声,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孙祎可身影越走越远,心中响起父亲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顿时心头一悸,悄悄的跟了上去。

    孙祎可直接进了厕所,我不好意思凑过去,只好在一旁暗自等待,但是奇怪的是孙祎可上了厕所后她并没有直接回到房间,而是鬼鬼祟祟的在院子里面溜了一圈,似乎是看看我们睡了没有,然后朝着墙头一跃出了院子。

    见她溜走,我急忙跟了上去,她不时回头看向后面,我也趁着夜光掩饰及时闪躲并降低脚步声,不觉间我们已是穿过了半条村子,越往前走我越是心惊,因为这孙祎可所去的地方不是村外,也不是祖坟林,而是偷偷的摸到了李太爷家中。

    孙祎可在李太爷家门外悄悄观望了一会,突然便摸墙跳了进去,我有些担心李太爷,赶紧跑到了门前,刚想破门而入提醒李太爷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肩膀。

    我浑身一震,被这突如其来的手臂吓得心惊肉跳,下意识想要出手,却不想耳边响起我爹的声音:“别出声,是我!”

    我忐忑不安的转过头,见来人果然是我爹,重重的松了口气,指着李太爷院里,我爹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然后就拉着我躲到了一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祎可终于从李太爷的屋里左顾右望的摸了出来,并且像是拿走了什么东西似得快速的溜了出去。

    “门外的想必是灵生和天武吗?门没关,进来吧!”就在我打算继续去跟着孙祎可的时候,屋里的李太爷突然出声喊住了我二人。

    我推了推门,门果然没锁,一推就开了。“太爷!这么晚您还没睡啊!”我和我爹进屋的时候,太爷正坐在炕上,屋里漆黑一片。

    “多事之秋,怎能安睡!灵生,你先把灯点上吧!”李太爷念叨了一句,然后吩咐我道。

    “喔!”我应了一声,取出柜子里的油灯点上了火,这个时候我有些咋舌的看清,屋子里面竟然不止李太爷一人,还有一个白发胡须的老者坐在太爷的一边。而我爹像是早有所觉,谦恭的站在李太爷的身边道:“没想到孙老前辈竟然亲自来了!事情的严重性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了。”

    那白发胡须的老者看到我爹会心一笑,目光柔和的扫了我一眼,用手抚了抚胡须慈眉善目的道:“天武贤侄别来无恙啊!这个后生就是灵生吧?十几年不见,一转眼都这么大了!果然不得不服老啊!”

    一句若不经心的话语在我脑海中流淌,我突然反应过来,他想必就是爷爷的至交好友,神医孙秀吧!可是反映过来后,我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和孙祎可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亲自来一趟,不然让天炳老哥知道了,我这老脸往哪搁啊?”孙秀一脸严肃的道。

    “听孙老爷子的话,淮南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就是不知究竟出了何事?”我爹见孙老爷子一脸严肃,思索片刻,也隐隐猜到了一点,但没有十足的把握,故出口询问道。

    “这……”孙老爷子老脸一红,不知从何提起。

    旁边的李太爷见状摆了摆手,打断孙老爷子的话,对着我爹问道:“天武,七小子还在淮南吧?”

    我爹不知李太爷此话何意,点了点头:“李太爷说的没错,天启现在淮南呆着呢!”

    “你速速给他写信,告知这里发生的变故,让他密切留意那俩家的情况!过些天就让灵生天生去淮南,是时候让灵生出去了!”李太爷说道。

    我爹好像心里触动了什么,闻言大惊:“李老爷子,灵生他!”

    “天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姬家到了灵生这一代,也就灵生能担当此任,其他人不是天资不足,就是年纪太大,如何能担负起那件重任。”李太爷神色凝重的看着我爹,话中充满了无奈。

    “不行,灵生绝不能去。还是我去!”尽管李太爷想劝服我爹,可我爹却是执意不肯让我去淮南,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李太爷微皱了皱眉,眼神数变,半晌后又摇了摇头,不容争辩道:“此事无须再议,天武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究竟关系着什么。而且你去了又能如何,对方恐怕早有防患!若不是七小子在淮南潜伏多年,我都不会让他插手此事!可是这件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现在有几个大势力的黑手隐藏在这背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盗取尸骨只是他们的第一步,要想不引起他们的警惕,只能灵生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可是李老爷子,灵生他没出过远门,根本就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啊!”我爹仍旧不死心的对着李太爷和孙神医道。

    “物极必反,灵生没有江湖经验恰恰不是一个坏处,这样才不会引起对方的重视,而且也是时候锻炼一下他了!他也必须经得住考验。我知道你放心不下灵生,你两个儿子,天生变成了现在这模样,你不想灵生步天生后尘,但是灵生和天生不一样,他灵性高、悟性强,在我看来比七小子有过之而无不及!难道你真的要让姬家就在你的手里没落下去吗?”李太爷说着厉声用手中的寻龙橼敲了敲地面。

    “天武贤侄不必过分担心,我家那个丫头自幼便跟随我行走江湖,除魔卫道,这一路上有她照看灵生,想来应该无碍,若不是我孙家那妮子鬼迷心窍被张玉郎勾搭走,我实在没有脸面上门啊!”孙秀一脸愧疚的道。

    “哎!那就依李老爷子说的做吧。”我爹见不善动怒的李太爷今天动了气,心里明白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知回去该如何向灵生他娘交代。

    “灵生,我们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过来吧!”就在这时,炕上坐着的李太爷突然对我喊了一句,我急忙跑到李太爷的身边,寂静无声的弯下腰。

    “灵生啊,李太爷手里的这两个铁罗汉你收好了,莫要丢了它,危难之时定可救你一命!”李太爷摸了摸我的脑袋,随即伸手在怀里摸索了半会,最后掏出两颗铁丸面容和蔼的放在了我的手心。

    “太爷这东西我怎么能拿它,您快收回去吧!”看到铁丸以后我顿时一惊,这铁罗汉是李太爷把玩了几十年的东西,他双目失明,平日里就靠着这两个铁罗汉消磨时间。

    “你这孩子,听太爷话,让你收好你就收好!我都是快跟阎王爷作伴的人了,要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处,你可不一样,将来你要担负姬家祖辈重任,没有防身之物怎么行,不过,你初次行走江湖,有些话我得告诫你!”李太爷说着脸上变得格外凝重了起来。

    “这一路上可能充满凶险,你要记住天黑不赶路,雾浓不穿行,阴人莫眨眼,做事不留名!”李太爷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四句行言,“灵生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我心里虽然不是十分理解四句话的涵义,但是想来李太爷不会害我,便牢牢的记在了心上。

    “记住就好,天快亮了,你先回去吧,这两天你就与孙家这女娃,还有你大哥天生去淮南,不到紧急的关头,不要轻易与你七叔联系!”李太爷叮嘱完我以后,便把我赶出了们,和我爹以及孙太一三人不知道在屋子里面秘密商量着什么。

    当我心事浓重的赶到家的时候,我错愕的发现,那孙祎可竟然站在院子里面,像是早已等候多时,双手报剑看着我,目露不善。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网游之生死劫〕〔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娇宠星妻:总裁我〕〔王者归来洛天〕〔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男神,吃我一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