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千帆孙小云〕〔绝世双魂〕〔我爱那么真,你却〕〔都市神龙狂兵〕〔盛宠邪魅皇子妃〕〔富贵盈香〕〔重生豪门:影后娇〕〔萌宝36计:妈咪,〕〔皇叔追妻:重生王〕〔偷爱〕〔目光所及都是你〕〔修真狂少〕〔农门丑妇〕〔史上最强小农民〕〔味香〕〔末日轮盘〕〔重生之本宫只想做〕〔画堂归〕〔福妻满满〕〔飞不过的保和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1章 荒山古庙
    “孙姑娘这么晚了,还不歇息啊!”我吓的面色惨白,额头上也不觉间泌出了汗珠,慌乱中渐渐冷静下来,佯装不知情的样子,憨憨的挠了挠头。

    “呵呵……灵生弟这么晚了不也没在房里歇着吗?”孙祎可诡笑一声后,神色忽又冷峻的说道。

    “难道她知道我在跟踪她?她是怎么知道的?”我快速转动着念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过去,她看起来有些针锋相对,“今天怪事太多,一个人睡不着,出去转了转?不知姑娘这是?”

    “哼,灵生弟我倒是小瞧你了,你刚才一路跟踪我!我竟然一无所觉!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孙祎可抬起头,眉头紧蹙,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的我心里有些发虚。

    不过既然被人当众拆穿了,我倒省的再装下去了,看着孙祎可反问道:“姑娘既已知晓,何必再问?”

    孙祎可见我神色平静,一脸从容,心中也是暗自诧异,摇了摇头:“灵生弟倒真是聪明,离开前我根本没发现你跟踪我,只是我回来的时候碰巧听到你大哥说梦话,有意向屋里望了一眼,见你不在,这才察觉你跟踪我!姬家果然名不虚传!我从小苦练道术武艺,自负灵敏过人,却没想到灵生弟一直跟在我身后百丈之处未有所觉!”孙祎可竟然为此事生了这么大的闷气,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孙姑娘莫怪,我刚才所用之术不过是我们姬家世代相传的一种绝学!名曰敛息术,可屏吸赶路,收敛气息,躺下就如死人一般,孙姑娘没有发现属于正常!”我透过孙祎可的神情和反应,稍微放下心来,摊手笑着解释道。

    “姬家绝学敛息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你家姬七爷自创的那种术法吧?”听到敛息术三字,孙祎可顿时双目放光,发出一声惊呼。

    “姑娘所言不错,我刚才用的正是七叔传我的敛息术!”我看到她的表现,见她没有攻击我的意思,随即应道。

    “姬七爷真乃神人也!”孙祎可仿佛注意力并不在我身上,她无比崇拜的赞叹了七叔一句,当下撇了我一眼扭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内,关紧了房门。

    等到孙祎可离开走进房里,我还是没有搞明白她怎么就这样走了,脸上极度苦闷的轻喃道:“这是几个意思,没事了?”

    我颓丧的回到屋内,却发现我哥居然正趴在窗户边上,神情凝重无比的瞅着外面,我顿觉诧异的瞅了我哥一眼道:“哥,你不是睡着了吗?弄啥呢?”

    “嘘!小声点,灵生,门外有人!”我哥捂住我的嘴,神神秘秘的看着外头黑乎乎的街道低声道。

    “有人?哦,哥,你是说孙祎可吧?”我头脑反应过来看着我哥解释道。

    “不,不是那孙家妹子,听脚步是两个男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正缓慢移动着朝咱们家过来!”我哥趴在窗户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说啥?”我忙的惊叫一声,从炕上跳了起来,我丝毫不怀疑我哥话里的真实性,我哥虽然有点憨傻,但是这本事却没话说的,而且这半夜三更时候外面来了两个身份不明的男人,估计没啥好事,当下我也不敢疏忽大意,招呼了我哥便偷偷的进了院子,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个男人来的方向。

    “等等,两人停了!”刚进到院子,我哥立即提醒我道,却不想话音刚落,姬庄村村里就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出事了,哥,咱们看看去!”我和我哥没有犹豫,急忙冲出了院子,就在这时,孙祎可的房门一下拉开,她似乎也被打斗声所吸引了,紧紧的跟在我两身后。等到我们冲到打斗声附近的时候,看到我爹和三叔他们都在那里阴沉着脸。

    “出什么事了爹?”看我爹他们脸色不太好,我猜想一定又出了什么大事。

    “老三,从俩人所使的把式看,你能认出来那两男的是谁不?”我爹没回我的话,而是直接望向了三叔。

    “这……”三叔皱紧了眉头,凝重的神情透露出了他的震惊,他努力回忆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胖子躲开老五致命的一招是北派的霹雳斩,而霹雳斩在北派中最正宗的当属五行门,至于那个瘦子,从他的面相看,多半是个守尸人!”

    “五行门的人?”我爹突然一个激灵,迟疑的看了一眼三叔:“他们怎么会和赶尸派扯上关系?难道这件事真的和这两个家有关联不成?”

    “大哥,我觉得两人的行为有些不太对劲。如果真的是五行门和赶尸派的人,那么他们的招式实在太过于明显了,这不明摆着让我们确认他们的身份吗?而且他们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过来和我们交手呢?”三叔察觉出一丝异常,突然说道。

    “无缘无故……坏了!快跟我来。”我爹一下想到了什么,瞬间脸色一变,转头大喊,急匆匆的就朝着李太爷的房屋而去。

    我们赶到李太爷家前的时候,只见在门前留着一滩的血迹,我爹猛然推开了门,率先冲了进去。我们进到屋里一看,李太爷安好的坐在炕头,只是那孙老爷子气色暗沉,脸色似乎有些不怎么好。

    “爷爷!你怎么了?”孙祎可见孙秀受了重伤,当下吓得花容失色,疾奔过去搀着孙老爷子。

    “咳咳……我没事,刚才多亏了李兄出手,不然我这条老命就要去阎王殿报道喽!”孙秀自嘲的打趣着,闷不做声的从腰间摸出了一颗药丸吞服了下去,转眼之间气色就好上了不少。

    “无大碍就好!”李太爷见孙秀给他递过来一个药丸,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回头对着我爹道了一句,“天武,那两人不必再追了!把人都叫回来吧!”

    “李老爷子,这是为何?”我爹一愣,略有不解的看着李太爷。

    李太爷笑了笑,抬手指了指门前贱洒的乌黑血迹道:“二人中了我的奇毒,除我之外无人能解!况且二人的根底我心中有数!不必白费工夫。”李太爷边说着边从旁边拿出一个铃铛递给了三叔。

    “这……这不是!难道说?”三叔在接过铃铛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李太爷,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李太爷叹了口气,无比担忧道:“不错!那些鬼东西又回来了!”

    “鬼东西?那是什么意思?”李太爷口中的鬼东西我听着心中一头雾水,不理解那个鬼东西究竟是何意,竟然会让见过大世面的三叔如此的大惊失色。

    “天武,情势不容乐观,我断定人界将有大乱,你回去即刻写信召回在外执行任务的所有姬家子弟,全部回村镇守!不可在外耽搁以免不测!除了七小子与灵生等人外,其余人全面防守姬家村周围!”李太爷脸色倏然一变,顿时下了命令。

    “这些畜生,先是从我孙家开始算计!这一次又把目标转向姬家了吗?”孙秀气的大骂一声,满脸怒容。

    炕上的李太爷却是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也好,他们潜伏多年终于肯露面了,冤有头债有主!我这双眼睛不知不觉瞎了这么多年了,是时候该算算这笔陈年旧账了!”李太爷说着一脸的唏嘘不已,狠色顿现。

    听着几人的对话,我心中暗自震惊不已。自打我有意识起,李太爷双目就已经失明,到今天为止至少失明有三十年有余,可是方才听李太爷话里面的意思,闯我们姬庄村的这两人,正是当年导致他双目失明的那些人!那究竟是怎么一伙人呢?

    “既然没什么事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孙老弟这一段时间暂时就留在这!相互有个照应,灵生和祎可,明天一早就尽快启程赶往淮南,以免夜长梦多被歹人暗算!”李太爷大声说道。

    “不!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我爷爷!”搀着孙老爷子的孙祎可听完顿时倔强道。

    “李太爷,我不想去淮南,我要和我爹留下来保卫姬庄村!”我随即也跟着说道。

    “胡闹!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如此大事怎么可以任性而为。”不等李太爷开口,孙秀就怒声出口。

    “可是爷爷!要是……”孙祎可被孙秀训斥一通,心下焦急的就要反驳。

    “我说妮子,你是不是放心不下你爷爷啊?这事你大可放心,那些鬼东西想要灭了姬庄村,那也得费一番功夫!孙老弟在这虽说危险,但远比在你们孙家安全的多,你尽可不必担心,你和灵生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切莫耽误,不然我们做得一切可就白费了!”李太爷声音温和的劝道。

    孙祎可有些沉闷的听着李太爷的话,嘴巴张了张,但也知道没有办法,算是默认了下来。

    就这样当我们走出李太爷家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祥和的曙光从东方照在了整个姬庄村头顶之上,众人皆是一夜无眠。等到第二天我吃了饭走到院子的时候,刚巧碰到了孙祎可,此时的孙祎可没了刚见时的英姿飒爽,满眼的通红,依依不舍的缠着孙老爷子。

    “乖孙女,你去吧!我有你李太爷和姬家人照顾,你就别担心了!”孙秀拉开孙祎可的手,朝着她坚决的摆了摆手。

    “哎,一路上怕是少不了磨难,这妮子要是一个男娃就好了!”我爹站在一旁似有所想的说道。

    “贤侄说的是啊,可惜祎可是女儿身,前路漫漫,危险重重,真是苦了她啊!”孙秀无奈的摇头,虽有不忍但也没有办法。

    “灵生,此去淮南,要万事小心,那些人一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你们到淮南,你又是第一次出门,在路上多听孙家姑娘的话,照顾好你大哥!遇上麻烦事多联系你七叔!如果真的遇险要记得随机应变,莫要逞强啊!”平日里沉默寡言的爹,在此刻难得的说出很多叮嘱的话,我心酸却又感动。

    “说完了没,你一个大老爷们知道啥!灵生,天生你们在外面可要长点心思啊,外面人不像咱们村里人,俗话说,人心隔肚皮,你们可要好好的回来,天冷的时候记得多穿点衣服,热的时候别和那么多凉水!”我娘嘴中细微不至的念叨着我两,眼睛红润的帮我跟我哥整理着衣服,我也不禁红了眼睛,差点哭了出来。

    “还有你,整天就知道傻笑!笑什么笑!路上听你弟灵生的话,不要随便乱跑,不然被人害死了都没人知道!”我娘恨铁不成钢的伸出手,但终究没打下去,臭骂了我哥一顿便走进了里屋。我大哥畏惧的歪过头,但是脸上却是高兴万分。

    “行了,时候不早了,趁着天亮,赶紧赶路吧,一路上多长个心眼!不要上了歹人的当。”我爹看时候差不多了,走过来念叨了我们一声,别过头对着我们挥了挥手,就这样我们三人心情沉重的迈出了大门,走出了姬庄村。

    “祎可姑娘,这儿离淮南远吗??”走在空无一人的山间小路上,我强压着内心的激动之情对着孙祎可问道。

    孙祎可愣了一下,望着我道:“其实也不算太远,穿过前面的几道山就是平原之地,大概走半个月的路程即可到达,就是这山不好过!”

    “哦?前面的山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从小生活在姬庄村周边的我,翻过十几座大山,就是不知道孙祎可说的不好过的山在哪里。

    “前面有十几处湍急的河流和地势悬空的山涧,而且它们中有几处是出了名的险地!稍有不慎,就可能失足遇难!”孙祎可回想着来时的艰险,紧皱着眉头。

    我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道:“祎可姑娘,你说昨天晚上的那两人,会不会在半路埋伏,截杀我们!”

    “不清楚,走着看就是了!”孙祎可握了握桃剑便不再说话。

    幸运的是,我们赶了一整天的路也没有碰到任何麻烦,顺利的出了汝南城界来到项城边缘。

    “祎可姑娘,我听族人说袁世凯就是项城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皎月当空,万里无云,我们在一座破旧的寺庙之中安顿了下来,对着生起篝火,我颇觉有些尴尬,急忙想到了一个话题,饶有兴趣的说了起来。

    “灵生,据我家人讲,你爷爷就是被袁世凯带走的吧?”孙祎可的话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不明白她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件事。

    我神色怅惘的点了点头,眉宇间充满了忧伤:“没错,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袁世凯亲自率领的卫兵带走了,至今了无音讯!也不知在不在人世了。”

    “哦?说实话,我一直好奇,那袁世凯为何会平白无故的带走你爷爷呢?”孙祎可顿时来了兴致,恳切问道。

    我心情一下沉重起来,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爹说的话,“好像是袁世凯想要称帝,逼迫我爷爷为其寻找龙脉!”

    “如此倒也难怪!你姬家果真是不一般呐!”孙祎可听完撇了撇嘴,惊讶的看着我,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闷着头吃干粮的大哥突然停下了动作。

    看着大哥怪异的模样我猛的警觉了起来道:“咋了哥!” 我哥闭着眼睛听了片刻随即道:“灵生,外面有人!”

    “有人!”我和孙祎可闻言顿时站了起来闪避到了寺庙两侧。

    “驭——”没过多久,一道马蹄被拉住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咦!这荒山破庙里怎么有光亮,难道有人在里面?!”说话那人发出一声疑问,听声音应该不大,只听一阵落地的声音,一个人就牵着马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向着寺庙缓缓靠近而来。

    “嘿,里面还真的有人,好像还不只一个!”那人说话间在门前停了下来。

    “里面的几位别藏着了,我没有恶意,只是路过这里!”那人说着朝着孙祎可所在的方向喊了一句。

    我们被人识破,自然不在隐藏,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只不过在那人看到我的那一刻顿时愣了:“怎么还有一个?”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