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宠妻:废材嫡〕〔蜜情霸爱:爵爷宠〕〔许你浮生若梦〕〔农女要翻身:四叔〕〔帝国老公狠狠爱〕〔心心念渝〕〔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曲尽星河〕〔权门小老婆〕〔医武兵王俏总裁〕〔网游之无敌大富翁〕〔超脑高手〕〔和你诉说爱情〕〔唐思雨苏希〕〔初夏若雨等花开〕〔邢烈寒邢一诺〕〔从前有个问剑人〕〔仙墓〕〔手术直播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2章 舞狮藏剑
    “完全没道理啊!我竟然猜错了!”那人惊讶一脸懊丧的看着我和孙祎可,露出一副惊疑不定的神色,自顾自的说道:“怪了,明明探测到有两个男子啊,怎么又冒出来一个,更怪的这位仁兄的气息居然静如深潭,连我都察觉不出来,还有我分明感受到的是男子的气息,为何是一个女人?”

    我的瞳孔忽然微微一缩,不对,有问题!“喂,如果我没听错你刚说的话,你说你探测到了两个男人的气息?对吧?”

    “仁兄说的不错!有什么地方不对吗?”那人心里一紧,疑惑的看着我们。

    我极为慎重的看着那人,暗中对着我哥和孙祎可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会意,慢慢向着那人合拢围了过去。

    “慢着,你……你们想干什么?”那人见我们围了过去,当下脸色一变喊道,脚下警惕的向后退去。

    “别跑!”那人见势不对,扭头就跑,我和我哥,孙祎可急忙从寺庙三个方向朝着那人的背后围拢而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怦!怦!”那人背后所在的石墩突然炸开,两道人影一左一右爆射而出。

    “往哪里走!”见那两人疾速撤走,我霎那间急了,就要追击而上,却被孙祎可一把拦了下来。

    “灵生弟莫追,小心有诈!”孙祎可望着二人逃脱后,拦下我低声解释道。

    “有诈?”听了孙祎可的提醒,我停下了脚步,目露深思。

    “三位真是深藏不漏,不知你们是怎么发现哪里有人的?”方才狼狈不堪的青年突然从背后的山石站了出来,震撼的看着我们,露出不解之色。

    “还多亏了你的提醒,你再感受一下这寺庙内的气息瞧瞧!”我说着便看向青年。

    那青年闻言闭上眼睛运功仔细感应了一番,接下来,让他大吃一惊的是,他居然感觉不到三人的气息,惊骇道:“这怎么可能,你三人的气息,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我脸上微笑着,点了点头:“多亏了你我才发现了异常,你刚才说,你探测到了两个男子的气息,但是我们三个的气息你却感受不到,那么,你探测到的显然是别人的!而这破庙自从我们进来以后,全部看了一遍,能藏身的地方,只有庙前的那两个石墩!”

    那青年扫视着我三人,敬佩道:“三位厉害!实在是厉害!不知三位少侠尊姓大名?鄙人钱枫。”钱枫说着对着我们行了一礼。

    “姬灵生!姬天生”见那人没有坏意,我和我哥顿时报出了名讳。

    “孙祎可!”孙祎可皱了下秀眉,紧接着也道了出来。

    “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汝南姬家的两位英雄!失敬失敬!”钱枫听完以后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一下便道出了我们的来历。

    “嗯?钱枫兄弟是怎么断定我们是那个姬家?”我心头大惊,生出强烈的警惕,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钱枫不以为然,轻轻撇嘴一笑,慢条斯理道:“说来也很简单!天下姓姬之人数不胜数,但能有少侠这般本事的除了周易姬家我想不到还有谁?况且此处离汝南城姬庄村又不足百里!所以……”钱修说着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听着钱枫的话我恍然大悟,也顿时明白了李太爷四言叮嘱中的那一句,做事不留名的用意何在!我果然还是太草率了,仅仅说了一个名号,别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推测出我的身份与来历,看来这江湖之人个个不能小窥啊!

    就在我和钱枫相互谈论、互探底细的时候,一旁的孙祎可盯着钱枫腰间的一块玉佩像是看出了什么,突然问了一句:“钱枫兄,可是来自许昌风水世家的钱家?”

    钱枫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们中有人看出了他的身份,顿时诧异无比的对着孙英拱手抱拳道:“正是!”

    “怪不得见识广博,那你应该就是钱家目前唯一的传人,人称鬼术大师的钱三枫了吧?”孙祎可眼神锐利的看着钱枫,像是看穿了钱枫的底子。

    “姑娘果真是好眼力,我正是钱家人!”钱枫笑着看了眼孙祎可,神态谦虚的道。

    “不知钱枫兄来这里做什么?许昌距离项城可是好几百里路程!莫不是来这儿赏花游水?”孙祎可说着格外戒备的看着钱修。

    钱枫尴尬的张了张口,不知从何说起,轻叹了口气,道:“姑娘多疑了,我这一次远道而来,也是受人之托!”见我三人脸现疑惑,当下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与我们娓娓道来。

    原来这钱枫是钱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风水大师,在整个许昌地界都极为有名,其交好的一个朋友之中有一个乃是大军阀,本来这位军阀官运亨通,可从去年开始便时运陡转,境遇每况愈下,于是他派人亲自找到了钱枫,说怀疑自家的祖坟出了问题,想请钱枫来项城看上一二,也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真的是这样吗?”听了钱枫的话我没有回应他,嘴紧紧抿在了一起,他的这个解释确实合情合理,但是他总觉的有些不踏实。

    钱枫说完以后突然话锋一转,对着我们三人笑意盈然的问道:“我还不知三位少侠这是要去哪里?”

    “去往淮南!”孙祎可没有丝毫隐瞒,竟然直接回道,令我感到十分的诧异和不解。

    “哦?淮南?”钱枫听完一愣,收起了笑容,目光古怪的看着我们三人,低头不语。

    孙祎可淡笑了笑,看着钱枫道:“怎么?难道钱兄想和我们顺路不成?”

    “嘿嘿,姑娘所言极是,此间事了我还确实要赶去淮南一趟,不如我一们同前去?也好相互有个照应。”钱枫说着便开口邀请。

    “不行,我们怎么能跟你走。”

    “好!那就这么定了!”

    我拒绝的话音刚落,没成想孙祎可竟没和我商量,一口应承了下来。

    “孙祎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诧异的看着孙英,有些郁闷的问道,这钱枫很明显是有问题的啊!

    “好,那就照姑娘所说就这么定了!”钱枫见孙祎可一口答应,变得十分的开心,当下便盘膝坐下与我们坐在一起热络的说道起来。

    压抑的气氛中,“孙祎可,你怎么能答应他呢?还暴露我们的行踪!”趁着钱枫不注意,我打破沉寂,皱着眉头对着孙祎可说道。

    “灵生弟,也觉得他有问题?”孙祎可见我脸色不愉,出声反问。

    “对啊!这不是很明显嘛?他既然来项城办事,那跟我们去淮南干吗?”我不耐烦地说道,脸上露着强烈的焦急和担忧。

    “那就没事了,连灵生弟都觉得此人有问题,那说明他恰恰就没有问题!”听了我的话,孙祎可却是这般怪异的讲道。

    “啥?这是什么道理?”我被孙祎可莫名其妙的话给弄蒙了。

    “你要相信我,这钱枫不仅没有一点的问题,说不定此次淮南之行他还能帮我们一个大忙!”孙祎可坚持说着,而且神情无比得意。

    “帮我们大忙?就他?”我深深的看着寺庙内正与大哥交谈的钱枫,心中疑惑万分。

    “灵生弟没有听过钱枫倒也正常,此人甚是不同凡响,一身道术高深莫测,为人交友甚多,人缘甚广。我们跟他结伴同行,在这一路上肯定能够省去不少麻烦!而且这钱枫经常各地游走,人送外号钱神通!”

    “钱神通?”我惊奇不已的问道。

    “钱神通,说的是钱枫这人的消息十分灵通准确,而且各种江湖轶事他都知晓一二,我们这一路上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不少的消息?岂不是一石二鸟?”孙祎可边说着钱枫的能力边对我眨了眨眼睛。

    “这人真有这么神通广大?”孙祎可的话引起了我对钱枫的重视,我有些不确信的望了一眼那其貌不扬的钱枫,。

    “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孙祎可说完,难得的对我俏皮的一笑,看得我一阵失神,但是她讲述钱枫的时候,露出的羡慕之色让我充满了落寞。

    山谷间鸟语虫鸣,又恢复了一派祥和的景象,孙祎可进去后,我也跟着走了进去。“哈哈,想不到天生兄这么厉害!小弟佩服。”在我进寺庙的那一刻,耳边顺势听到钱枫口中说出这么一句。

    “哦?不知道钱枫兄和我家兄长在聊什么高兴事,让钱兄如此称赞家兄?”我侧首看了一眼嘿嘿直笑的大哥,双眼中散发出警惕的光芒,戒备的问道。

    钱枫见我神情有异,似乎怕我误会,急忙解释道。“灵生兄切莫误会,也没聊什么,只是天生兄和我讲了一些他的趣事而已!”

    我又看了一眼身旁跟他对坐的大哥,我哥对着我默默点了点头,我这才放下心来,刚才怕的便是钱枫从我哥嘴里套话。夜深人静,众人寻身睡下,我却睡得很不安心,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路可能会出现什么,一边又觉得这钱枫神神秘秘的,给人一种十分城府很深的感觉,让我放心不下,始终在提防着他,不过还好这人一晚上都十分的老实,躺在墙角之处闷头睡觉。

    外面天色一点点变亮,晨曦的微亮光芒中,众人一一爬起。

    “早啊!灵生兄!”钱枫早早的醒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后起身走了过来,热情的朝着我打了个招呼。

    “钱枫兄,也早!”我点头笑着回应了一下,便推醒了我哥,昨晚他的的呼噜声很大,想来我哥这两日累坏了。

    “阳光不躁,微风正好,不如我们现在出发?三位意下如何?”钱枫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问我,而是问向了那边砚台正在整理妆容的孙祎可。

    “区区小事,全凭钱枫兄安排好了!”孙祎可顿了一下,连忙对着钱枫说道。

    “既然三位信得过钱某!那我就擅自做主了,此处距离项城已经不远,咱们早点出发也许还能赶在响午混上一顿饱饭!”钱枫洋洋洒洒的牵着他的白马,带头向前走去。

    随着我们不断向项城的方向前行,一些通往项城路上的村庄慢慢出现,荒野间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那些行人都是死气沉沉的样子,可是除我外,三人竟无所觉,我很有些担心起来。当我们四人到达项城的时候,刚好是响午时分,这不免让我多少感到诧异。

    难道这钱枫早就算好了路程以及我们行进的速度?否则怎么会如此凑巧?还不容我多想,喧闹纷吵的项城大街之上,忽然响起一阵喝彩之声。

    “什么事?这么热闹?”钱枫似乎天生对这种热闹事感兴趣,兴奋的自道了一句,不等我三人反应过来牵着白马就要去凑热闹。

    我隐约觉得此事有诡异,见孙祎可正欲跟随,便急忙拉住了孙祎可,对着孙英摇了摇头。

    “怎么了?灵生弟。”孙祎可颇为不解的问道。

    “前面人多眼杂,小心为妙!”我对着孙祎可小声道了一句,话语中透露着担忧。

    孙祎可噗呲一笑,挣脱我的手,平静道:“灵生弟啊,第一次行走江湖未免也太过于小心了吧?”说完便不顾我的提醒快步跟着钱枫去看热闹。

    见孙祎可不见我的劝阻执意跟了上去,我心中有些失望和沉闷,只能和我哥硬着头皮尾随了上去。

    走近前面喊声嘈杂的人群,我们挤到人群前一看,街头中央竟然有一群舞狮之人,舞的十分精彩,怪不得人群会连声叫好。舞狮正到激烈的时候,那两拨舞狮之人便相继跳下了擂台,来回在地面之上翻滚,时不时用那硕大的狮头去逗一逗围观的孩童,引的那些孩童欢笑连连。接着两拨舞狮人开始争抢红色的绣球,而那绣球刚巧不巧,被狮子踢到了我们这边。

    我看着红色绣球滚到了我的脚边,也没有什么防备,本能的想要弯腰去捡,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一抹寒光透过狮头闪烁了一下,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往后拉开几步身子,大叫道:“大家小心!有刺客!”见我识破了他们伪装,那两个套着狮头的人唰唰伸出两把锋利长剑,向着钱枫直刺而去。

    “嘭!嘭!”不等狮头探出的长剑刺中钱枫,两声巨大的枪声就在四周传开,惊得众人纷纷而散,那两个狮头装扮之人也立即应声倒地,紧接着一群士兵就迅速的将我们围拢了起来。

    “钱老弟!来晚了,让你受惊了!”一个身穿黄袍军衣,面容威严,年纪大约三十左右的军官从士兵中走了出来,一脸惊喜的看着钱枫。

    钱枫莞尔一笑,瞅了瞅倒地的两个刺客,不为所惊的对着黄袍军官抱拳道:“李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黄袍军官在听完钱枫的话后,兴奋之色一扫而过,现出满脸愁容的样子,两只手紧紧握住钱枫的手道:“钱老弟要是再晚来一段时间,恐怕只能去坟里给我烧纸叙旧喽!”

    “嗯?李老兄这是为何?”钱枫听完黄袍军官的话,眉宇间显出一丝惊讶。

    “哎,一言难尽!此事说来也是无比的复杂,对了,这里人多眼杂,你我回去再叙!”李司令对着钱枫说完,突然眼睛仓惶幽深的打量起我们,“这三位是?”

    “哦,忘了介绍,这几位是我来项城的路上结交的好友,这位是灵生兄!天生兄!以及祎可姑娘!”钱枫挨个指着我三人给李司令介绍起来,还特意忽略了我们的姓氏,免得引起不必要麻烦。

    “三位少侠,这位是李啸天司令!”钱枫指着李啸天对我三人微笑道。

    “哈哈,原来三位是钱老弟的朋友啊,既然是钱老弟的朋友,那也就是我李某人的朋友!诸位请!”这李啸天和我们相互看了一眼,粗犷礼貌的话中没有一点我想象中的军阀的蛮横样,倒是江湖习气十分的浓厚,令人不自觉的对其生出好感。

    我们离开之后,地上死去的二人却是口鼻间冒出一缕黑气,不知飘往了何处……

    进了李啸天的府邸之后,众人各自找地方落座,钱枫端着一杯茶抿了两口打破沉寂开口问道:“李兄,刚才那刺杀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人在你管辖的地盘刺杀我呢?”

    李啸天听完钱枫的话顿时神色黯淡了下去,脸色愧疚道:“哎!是为兄对不住钱老弟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竟然将我请钱老弟来这里看风水的消息给泄露了出来,从那日开始,不断有人来暗算我,算上你的这次已经是第五次刺杀了!但凡是与钱老弟相貌相像者,都是被猎杀的目标。”

    钱枫听到这猛地神情一变,忽然扭头看了看我,露出一个惭愧的笑容:“如此说来,昨晚在破庙,三位还救了我一命啊!”

    “哦?钱枫老弟这又是怎么回事?”李啸天面露不解的看着我们问道。钱枫当下就把昨晚寺庙的遭遇与李啸天细细讲了一遍,听得李啸天勃然大怒。

    “李兄,其实我有一事不明!如果单单是为了风水看墓的话,为何会有这么多的人争先来刺杀你和我呢?”钱枫放下茶杯问到了关键之处。

    李啸天听完钱枫的话,脸上一下凝重起来,看了看我们,垂首不语。

    “李兄不必担心,三位都是自己人,不用瞒着!”钱枫会意摆了摆手。

    见钱枫如此说道,李啸天踌躇半晌后,终是叹了口气,“哎!事情是这样的!我请钱老弟看的这个墓其实没有那么的简单啊!”李啸天说着就对我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的道来。

    原来在几年前,袁世凯和他的军队盘踞在项城的时候,曾找了很多有名的风水术士和道家高手,为自己打造龙陵龙脉,把搜刮了诸多的民脂民膏,统统埋在了龙脉之下,以图日后登基之用。

    但是众所周知,袁世凯只是称帝了百日便被人民唾弃,魂断梦碎,而他的龙脉龙陵,却是让很多居心否侧之人垂涎不已,而当时的李啸天兵力强盛,劲头正猛,在阴差阳错之下,把龙脉之下的东西尽数的搬空,更是在神秘人的指点之下,占据了龙陵,把自家的祖坟迁到了那处。迁完以后的几年,李啸天确实是顺风顺水,然而从去年开始,势头就开始急转而下,不仅时常打败仗,家中老小更是无故的离奇身死,就连他自己,最近也被恶鬼缠身!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最豪赘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五千年来谁著史〕〔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