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喵,都怪夫人不吃〕〔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皇叔:别乱来!〕〔隐形遗产〕〔别叫我歌神〕〔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无上神帝〕〔捡个校花做老婆〕〔女友有个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传奇BOSS〕〔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木叶之莫生气〕〔大唐第一闲王〕〔这个师娘不太冷〕〔回到北宋当大佬〕〔千山独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笑傲仙缘〕〔昭仪凤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3章 囚梦蛊
    “哦,竟有此事?!李兄可否说的详细些?”钱枫听着李啸天的讲述,眉头微皱,想不到此事如此复杂,甚至将自己置入无比凶险的处境。

    “说来也怪,一个月前,我每晚睡觉都会做一个同样的噩梦,而梦中浮现的情景更是令我寝食难安啊!”李啸天见钱枫看着他,神色疲惫的说道。

    “那么李兄在梦中到底梦到了什么东西?”钱枫立即追问。

    “在梦中我意识到自己像是在龙陵,而我死去的父亲被一块狰狞的猛兽骑压在身下,不断的发出哀嚎,求我放他出来;更可怕的是在那狰狞的猛兽背上居然还坐着一人,凶神恶煞。可惜我始终无法看清那个人的模样!每次当我想要靠近去看清楚那人样子的时候,那人就会不断的发出冷笑,吓的我毛骨悚然,马上我就会被惊醒!也不知是不是跟这梦有关系,自从噩梦出现后,我家人仿佛受到了牵连,接连染上重病,可怜我那女儿如今现已是病入膏肓了!”李啸天声音发颤的回忆着那个噩梦,说到女儿时双眼已经变得通红了起来。

    “一个噩梦?狰狞的猛兽?背上的恶人?”钱枫喃喃自语了一下,随即掐着手指默默盘算了起来,片许后,钱枫面色一沉,突然问道,“李兄可曾找别人看过此墓?”

    “老弟!这么重大的事我怎么会找别人,除了老弟其他人我信不过,所以才不远千里的派人请钱老弟赶快过来啊!”李啸天慌张的回道,。

    钱枫看了他一眼,猛然沉默下来,不一会又问道:“那当初提议迁李兄祖坟之人是谁?现在还能不能找到他?”

    “迁坟之人是项城这地儿出了名的老者,人称吴半仙!就住在城西那头!当初迁坟之事就是他操办的!钱老弟的意思,是不是要我派人将他抓来?”李啸天能当上军阀头子,头脑何等的聪明,当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钱枫却是摇了摇头,想了半天也没拿定主意,看了一眼我身边的孙祎可这才说道:“李兄此事不急,你先派人盯住吴半仙,我们先去看看令爱!”

    “也好,也好,诸位这边请!”钱枫的话无疑给李啸天打了一道强心剂。李啸天大喜过望,急忙站起身来,亲自带着我们走入府院后的厢房。

    他领着我们走进一间装饰清雅的女子闺房后,李啸天站定下来,道:“诸位,床上躺着的就是小女佩儿,自我出现噩梦的时候开始,她就一直茶饭不思,日益憔悴,整天昏睡说梦话!我寻遍了项城周围的名医,可谁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知诸位可有办法?”李啸天当下把情况解释了一番,望向其女佩儿的目光充满了内疚。

    钱枫将李啸天的话听在耳里,轻轻掀开了佩儿肩头的凉被,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佩儿的样子,那小姑娘估计十岁左右的年纪,脸色不是普通少女的白净,反而十分蜡黄,身体更是瘦的皮包骨头,眉毛下的眼皮不断的哆嗦着,脸上的表情惊恐又绝望,像是做着什么噩梦一般。

    抽出佩儿的胳膊,钱枫把手搭在佩儿的手腕之上静静号脉,过了半响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

    “哎!连钱老弟也没有办法嘛!”李啸天长长的叹了口气,神色沮丧,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钱枫开口说道::“李兄先不要懊恼,小弟的医术比较粗浅,自然看不出什么,但是不见得所有人都看不出什么啊!”

    “啊?老弟此话当真?那能医我小女之人在哪?”钱枫的话无疑让李啸天看到了希望,他顿时抬头喜出望外的询问道。

    “哈哈……能医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钱枫说完笑盈盈的瞥向了孙祎可。

    “钱老弟说的难道是她?”李啸天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孙祎可。

    钱枫肯定道:“不错!李兄莫要小看她,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姑娘,可是名震淮南的孙神医孙家之人!”

    “什么?是淮南孙家!孙神医!还请你救救小女啊!”李啸天听到淮南孙家这个名号后当下也不在端着架子,立即就对着孙祎可郑重的行了一礼。

    “李将军不必客气!此事我自当尽力而为!”孙祎可哪里受过这么大的礼数,看到李啸天如此真诚,当下慌了的就扶起了李啸。

    “多谢孙神医!”李啸天此时显得无比的激动,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

    “李将军,我虽然是淮南孙家之人,但是我自幼习功修道,所学医术不足家祖三成!但事情仓促,我也只能试一试了。”孙祎可坐在床边对着李啸天道了一句。

    “孙神医尽管出手,真出了什么岔子,也只能是小女命该如此了!”李啸天毫不思索的大手一挥。

    孙祎可点了点头,也不再有什么顾虑,把手搭在佩儿的手腕之上把起了脉。在孙祎可给佩儿号脉的过程中,我盯着李啸天暗中看了半天,发现这李啸天确有大将之气度,但是通过多年熟通的相术,我见他印堂发黑,眉宇之间郁结之气不散,且双目赤红一片,这是大祸临头之兆,将来怕是要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虽然与李啸天相处不到半日,可我觉得此人十分的正直,很是投缘,不忍心看他落得那般下场,有心想提醒一二,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来!

    等了半天,孙祎可终于把完了脉,她用手翻了翻佩儿的眼皮,将佩儿的胳膊放入了凉被后,站起了身子。

    “孙神医?令爱怎么样,可察处什么异常?”李啸天见状急忙凑到跟前低声问道。

    孙祎可环顾了一下四周众人,又看了眼满怀期待的李啸天,终于松口,杏唇微张道:“她身上没什么异常!”李啸天听完之后面如死灰的向后退了两步,神情绝望的看着佩儿,就在此时,孙祎可继续补充道:“因为我发现令爱,根本就没有病!”

    “什么?佩儿没病?那怎么会弄成这样?!孙神医可莫要唬我。”李啸天当下睁大了眼睛,大声质问道。

    “李将军息怒,小女所言非虚,佩儿绝非生病那么简单,如果是生病的话,依我孙家祖传医术绝对能找出病因!”孙祎可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再次确认道。

    “可是如你所说,我家佩儿没有生病,那她怎么会变成这么个模样?”李啸天语气缓和下来,不过依然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孙祎可却是突然把目光看向了我,意味深长的说道:“这就要问灵生弟了!”

    “问我?”我眉头一挑,搞不懂孙祎可为什么要问我,不过我脑海中闪现处一种可能,“你是怀疑有人给她下了咒或者蛊?”

    孙祎可赞同的点了点头,朗声道:“没错!佩儿既然无病,可是明明又处于梦魇中无法自拔,那么就只能是被人下了咒法蛊毒!这点就需要灵生弟看看了!”

    “好,让我来!”我听完孙祎可的话快步上前,坐在佩儿床前观察了片刻,通过望气之术,我敏锐的发现佩儿的三火之灯十分的暗淡,显然已经精神状态混沌无主,陷入无止尽的浑噩之中,但究竟是不是被人用邪法困在了梦境之中,我还需要利用秘术试探一下才知道。

    “麻烦孙姑娘过来帮我搭把手!”我对着孙祎可道了一句,让她扶起了佩尔,“天方地圆人久长,灯灭魂息梦作绑,一点朱砂燃灯火,一滴精血除梦魇!醒来!”我默念一声口诀,随即咬破手指,对着佩儿的眉心之处狠狠一点。

    “噗!”佩儿在我这一指轻弹之下,顿时吐出来一口污血。

    “佩儿!”见李佩儿口中喷血,李啸天一下大惊失色的跑了起来,冲到跟前抱着李佩儿,对着我语气恼怒道:“你干了什么?”

    “李将军不要生气!你看这是什么?”见李啸天脸现怒气,我镇定自若的从那团污血之中捏出了一个小小的虫子。

    “两位神医,这究竟是什么玩意?”看到我手中捏着的虫子,他也知道误会了我二人,盯着那虫子发楞不已的问道。

    “这虫子叫囚梦蛊,又叫嗜梦虫!一旦被养虫人在体内种下,被宿体的人就会困在梦中永远不会苏醒,而这个虫子就会趁机啃噬人的脑子!吞蚀精气!”我将着虫子的来历解释出来。

    “可是我家佩儿平时极少出门,这一个月来也没外出,体内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听到我手中捏着的虫子这么可怕,李啸天颇为震撼的道。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恐怕还要问您了将军!”我笑眯眯的看着李啸天,难掩眼中的玩味之色。

    “我?可是我怎们知道啊!”李啸天急忙否定道,他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可能会害佩儿。

    李啸天在一旁也没找出自己有什么毛病,我索性问了起来:“那么将军可知府里平时给佩儿小姐的三餐都是谁负责的?佩儿小姐病发前可有人给她吃过什么东西?”

    “佩儿的饮食起居从小都是喂养她的奶妈负责的,这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病发之前?”李啸天说到这开始努力回想了起来,过了半个时辰,他突然失声喊了出来,“我想起来了!就在佩儿生病的两天前,城中的周氏钱庄周掌柜,曾经来过府上一次,还特意带给佩儿一些吃食,说是正宗的苏州酥饼!”

    “那估计没差了!此人定是给佩儿下蛊的人,就是不知他是不是幕后主使……”听完李啸天的话我点了点头。

    “他娘的!好一个周方奎!心肠如此歹毒竟对我家佩儿下此毒手,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我这就带人把他抓来!”李啸天说完就一脸怒气的甩门而出,走到半路却又匆忙折返回来,“灵生兄弟,我家佩儿她……她应该无恙了吧?”李啸天似有不放心的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佩儿道。

    “囚梦蛊已经被逼出来了!佩儿小姐已无性命之忧,接下来就需要孙姑娘帮忙了,这蛊虫在佩儿小姐体内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没有直接损伤大脑,但是吞噬了她不少的精气,需要好好调理一番,而且小姐意识长期被困于梦中,精神受到过度惊吓,还必须费一番手段才行!”

    “哦?不知道灵生兄弟要采用什么手段?还请你赶快出手搭救小女啊!”佩儿久久不醒,身为父亲的李啸天急忙恳求道。

    “李将军,放心吧!”我笑了笑露出一副“你放心好了”的神情,然后把目光投向一直坐在闺房外厅啃着水果的大哥道:“大哥,你来!”

    我哥闻言停下了口中的动作,神情彷徨的走到我的身边挠了挠头,吐声道:“灵生喊我过来,弄啥子啊?”

    我随手一指床上的佩儿,道:“这位是佩儿小姐,被人下了蛊毒,大哥能否帮她叫魂?”

    “叫魂?哈哈……这事我熟得很。”我哥听完以后嘿嘿憨笑了一声,引得旁边的李啸天与钱枫纷纷侧目,惊疑万分。

    “灵生弟,这!”李啸天见我哥傻愣愣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太放心我哥,张口想要阻拦。

    “将军尽管宽心,叫魂这方面我可比不上我哥!你别看他傻乎乎的,其实我大哥本事大着呢!”说着我就站了起来,把床头位置让给了我哥,李啸天也放下了佩儿站到一旁细细观望。

    我哥盯着佩儿,渐渐收起了脸上的憨笑,一手摸着佩儿的头,一手按着床帮,念叨道:“床帮~床帮~听我话,佩儿丢魂失了向,远了你去找,近了你去寻,佩儿归来,佩儿归来!”我哥嘴中话语刚刚喊完,一股诡异的微风就从门外吹了进来,吹的床边的帘子一阵抖动,紧接着我哥用手一拍佩儿的脑袋:“定!”随即大笑着站起身来。

    “啥?这……这就成了?”我大哥站起身之后,李啸天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像是傻眼了一般。

    “没错,成啦!”我哥满意的拍了拍手道。

    “这……这!”李啸天脸上还是有些匪夷所思,不过那躺在床上的佩儿却突然张开了眼睛。

    “诶,真神了!我女儿醒了,我女儿醒了!”李啸天看到佩儿苏醒的那一刻,顿时激动的就扑到了床边,一把抱住了佩儿,“佩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李将军,佩儿小姐意识刚刚清醒,正是惊魂未定的时候,千万不要大力摇晃佩儿小姐,扰乱她神志啊!”看到李啸天激动的动作我急忙出声劝阻道。

    “灵生兄弟说的对!说的对!”李啸天听完我的话,赶忙手足无措的把佩儿放在了床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禁令人感到有些滑稽。

    “人没事就好,劳烦孙姑娘再为佩儿小姐诊断一下!”一旁的钱枫眼眉微颤了颤,急忙笑了笑说道。

    孙祎可再次坐到了佩儿的床边细细的把起了脉,过了片刻,孙祎可抬起头道:“她的身体很虚弱!需要调理一番,安静的休息一段时间。”

    “那好,我马上就让府里的后厨去准备药材!弄点人参鹿茸什么的!”李啸天急急忙忙的道。

    孙祎可急忙摇了摇头,弯眉叫道:“李将军且慢,佩儿小姐现在的身体太差,虚不受补,不能吃大补之物,只能吃点清淡的东西慢慢恢复才行!”当下便起身拿来纸笔开了一剂药方递给李啸天,“将均按照这个药方抓药,根据上面的食放,每日两次,七日之后换另外一副!如此一月之后,就能恢复个十之八九!”

    李啸天听完以后,竟然瞬间目眶湿润,深深的给孙祎可鞠了一躬,“诸位费力救下小女,如同李某的再生父母!以后几位如果有用的着我李某人的地方!我即便上刀山,下火海也会为诸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啸天说着便应下了一句重重的承诺。

    “李将军快快请起,这等小事如何使得!”孙祎可急忙扶起了李啸天。

    “李兄此言见外了!”钱枫嘴角一笑,看着佩儿小姐,脸色凝重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毒害佩儿小姐的幕后黑手,否则李兄恐永无宁日啊!”

    “对,这帮天杀的畜生!我一定要亲手抓住他们,将他们剥皮抽筋!”李啸天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

    “可是城里数十万人,茫茫人海,如何才能找到那幕后之人呢?”钱枫问道。

    “这事我倒是有一个计策!一定可以将那下蛊之人寻出来!”我朝着房内众人诡秘的笑了笑道。

    “哦?当真?那不知灵生兄有何高见?”钱枫诧异的看着我道。

    “就用这玩意!它会带着我们找到幕后之人的!”我摊开手掌把手中的囚梦蛊给李啸天与孙祎可看。

    “用这蛊虫?”钱枫皱了皱眉头。

    “不错!据我所知,这囚梦蛊分为子母梦虫,下蛊之人必须控制母虫操纵子虫!而子母二虫相互感应!只要我们跟着这囚梦蛊就一定能够找到那下蛊之人!”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出发吧!!早点找到幕后之人,我也好报仇雪恨。”李啸天迫不及待的道。

    “将军稍安勿躁,这事情还需要谋划一番才行,不然岂不会惊动那幕后之人?”我便将自己的计划于那将军说了一番。

    李啸天在听完我的话之后顿时眼前一喜,高兴的同意了下来,随即便差人着手准备。

    “灵生弟,你和李啸天说了什么?”李啸天刚走没多久,孙祎可就凑了过来忍不住问道。

    我回头看了一眼孙祎可,坏笑道:“嘿嘿,这是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喽!”

    孙祎可见我不说,顿时白了我一眼:“哼,故弄玄虚,不说就不说吧!我还不听呢!”

    我感受到孙祎可生气,急忙不再隐瞒,将自己的计划和孙祎可以及钱枫简单明了的说了出来。

    “可是,这样能行吗?”孙祎可质疑道。

    我笑着晃动着手里的囚梦蛊,道:“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我看灵生兄此法可行,毕竟这囚梦蛊培育复杂,成活率极低,那下蛊之人只要听说小姐身死,必定会来,一来是为了确认一下,二来肯定会偷偷的收回这囚梦蛊!”钱枫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我和钱枫相互对视了一眼,会意一笑,而一旁的孙祎可则是一脸不悦的看着我和钱枫。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