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喵,都怪夫人不吃〕〔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皇叔:别乱来!〕〔隐形遗产〕〔别叫我歌神〕〔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无上神帝〕〔捡个校花做老婆〕〔女友有个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传奇BOSS〕〔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木叶之莫生气〕〔大唐第一闲王〕〔这个师娘不太冷〕〔回到北宋当大佬〕〔千山独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笑傲仙缘〕〔昭仪凤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4章 一字血“杀”
    二日清晨一早,李府中突然就传出了一阵阵痛哭哀嚎之声,一个时辰后,一队穿着白衣素服,神色悲戚的送丧队伍浩浩荡荡的从李府大门前贯穿而出,抬着一口黑色的棺椁走到了街上。

    “喂!你们瞧,那是咋了?死的人是谁啊?”街上上早市的百姓在看到李府这一幕的时候顿时就小声议论了起来。

    “是不是李大帅的女儿啊?”

    “应该是!这李大帅的千金一个月前患了怪病,大帅为她请遍了项城一带所有的名医,可谁都找不到这病根所在!没想到就这样走了。”一个路人唏嘘道。

    “老哥,你说李小姐的病是不是跟几年前的那件事情有关?现在遭了报应不成?”

    “嘘——你不要命啦,这话你都敢乱说,小心砍头啊!”人群里顿时有人提醒道。

    我走在队伍后面,可刚才路人的话却清晰无比的传入我的耳中,我心中微微一动,听这些人口中的语气,这李啸天摆明了有事在隐瞒我们,我本想向那些百姓询问下内中缘由,但是现在的情形显然不太合适,只是暗中多了一丝对李啸天的关注。

    送丧的队伍沿着项城的宽敞街道一直走出了城门,穿过一片杨林后,众人在城西外的一处山停了下来,这山其实并不高,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土丘罢了,而这块地儿正是李啸天选好的坟地。

    “灵生兄,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说那人还会不会来?”钱枫等了半天,见那人迟迟不出现,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走过来小声对我道了一句。

    我微微侧头看了眼钱枫,托腮沉吟道:“那人一定会来!如果他不来,我也有办法逼他出来!不过那样或许有些得不偿失!”

    钱枫诧异的望了我一眼,眉宇微皱,随即目光一转,对我竖起拇指:“高!实在是高!”

    “呵呵……钱枫兄多忍耐片刻,佩儿的棺椁要下葬了,他会不会出现就在此刻了!”我轻笑着目光示意正在准备下葬的棺材。

    我目光所指的前方此时正有几个抬棺之人,颤巍巍的准备将棺材慢慢拉扯到刚刚挖好的坟坑之中,却不想就在此时意外突生。

    “哎呦!”那带头一人,不知出了何故,双腿突然一弯,整个人惨叫一声顿时失去了重心,而那棺材也顺势就倾斜翻倒了下去。

    “来了!”我轻喝一声,提醒孙祎可和钱枫等人。失去重心支撑的棺材不出意外的翻在了地上,棺盖也在不经意间掀开,棺材里的事物被毫无遮挡的显露出来。

    “啊?棺材里不是死人?怎么是个石头!”四周跟随送葬队伍一路至此的围观群众在看到里面石头的瞬间全都傻眼了。

    眼见出了意外,我心下起急,狠狠的将手中的囚梦蛊一捏而死,对着孙祎可与钱枫急呼道:“囚梦蛊子虫已经被我捏死,下蛊之人必定会受母虫的反噬,此时的他恐怕元气大伤,一定会趁乱离开!你们快看看周围谁跑了!”我抬起头扫向四周,刚好望到在那混乱的人群中,有一人仓惶的向远处离去。

    “别让他跑了!他在那儿!”我指着那人大喊一声,迅疾和钱枫孙祎可他们追了过去,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人的移动速度竟是飞一般的快,钻入了一片树林后,如同鬼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就追丢了此人。孙祎可懊恼的在地上跺了跺脚:“见鬼!这家伙怎么一转眼不见了?”

    “你先别慌!那人一定还没走远,大哥,你能察觉到那人跑哪了吗?”我安抚了一下孙祎可,扭头看着我哥。

    我哥趴伏在地上闭着眼睛听了一会,旋即猛的张开眼睛指着远处的一间住宅屋道:“那边屋子有高手打斗!”

    “好!我们快追!”我听完一惊,急不可耐的率先冲了过去。等我一脚踹开我哥所指的屋子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面色惨白的老者端坐在太师椅之上,七窍流血而死,眼神中充满了怨恨和不可置信。

    “灵生兄,给佩儿小姐下蛊的人就是他吧?”钱枫看着那死状凄惨的老者缓缓说道。

    我走到老者身前,小心翼翼的拔弄开老者的上衣,看着老者变得乌黑发紫的胸口,神情一变道:“下蛊的人是他!但幕后黑手却不是他!”

    “哦?灵生兄此话怎讲?”钱修也走了过来,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

    我指着老者胸口渗出的一圈黑晕,凝重道:“他确实是下蛊之人,不过奇怪的是,他的死因,并不是受到蛊虫反噬暴亡,而是在我们追来的前一刻,有人毒杀了他!杀他的人,老者还很相熟,不然他也不会感到那么震惊。”

    “什么?莫非杀他之人与刚才天生兄说的打斗有关?”钱枫吃了一惊,似乎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

    我拉好老者的衣服,顺口回道:“很有可能,可惜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听着我的推断,钱枫眉头忽然一皱,顿时笑着问道:“那依灵生兄所见,杀他之人会是谁呢?”

    “这……我就没有办法知道是谁了!大哥,刚才你可听出打斗之人的身体模样?”我转身看了看我哥。

    “有一人是个瘸子!”我哥不假思索的随口应了一句。

    “嗯?瘸子?”我哥的话让我神情微变,我身边的孙祎可也不由一愣。

    钱枫惊疑的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张口道:“这个瘸子?可以问问李大帅认不认识!”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我们几个在屋里议论老者死因的时候,李啸天也很快带人赶了过来,他刚进门就谦恭道:“几位,可抓到给小女下蛊之人?”

    我抬手指了指那太师椅上躺着的老者道:“抓到了,可惜被人抢先一步灭口了!”

    李啸天闻言看了看我们,径直走到了死者面前,待看清楚那死者相貌后,他突然失声惊叫了出来:“这怎么可能……这不是吴半仙吗?”

    “吴半仙?”李啸天喊出的话让我忽地一震,因为我清楚的记着李啸天在李府曾说过,他迁坟挪到龙陵之事,就是这吴半仙给他一手操办的,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不会这么巧吧?”孙祎可倒吸了口气,一脸惊讶。

    钱枫却是古怪的笑道:“巧?呵呵……这应该是早就预谋好的!”

    “好!好!好!一个吴半仙!一个周方奎!真是气煞我也!”李啸天连叫三个好字,声音中充斥着浓烈的怒气,当下就对门外一喊,“把他抬上来!”说着一个面容臃肿、穿戴华贵的尸体被几个卫兵抬进了屋里。

    李啸天恶狠狠的盯着抬上来的那人,阴沉着脸道:“今早我派人去钱庄抓周方奎的时候,他也同样暴毙而亡!也不知什么时候死的。”

    “两人这一死,目前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接下来……”钱枫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没了主意。

    “不,各位发现没有,这几件事情都间接或直接与那龙陵有关!因此迁坟的事刻不容缓!那龙陵下面绝对藏着什么秘密!”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暗中观察了一下李啸天,不过让我略微惊讶的是,李啸天仍是神色如常的样子,这反而让我更加觉得其中有怪。

    见我这么说了,钱枫立马拍了下手,走到李啸天跟前,道:“好!就这么办。李兄!不如就依灵生兄所言,即刻迁坟开陵!李兄意下如何?”

    “这么急吗?钱老弟,不用选一个黄道吉日吗?我担心……”李啸天闻言皱了皱眉头,似是有些不情愿。

    钱枫哈哈一笑,拍了拍李啸天的肩膀,道:“李兄莫要担心,所谓的黄道吉日不过是寻求一丝心安罢了!迁坟开陵,只要不撞到极阴极煞之时,便无大碍!”

    李啸天犹豫了半晌,终于是点了点头摔:“那就听钱老弟的,我马上安排人立刻迁坟开陵!为防意外,钱老弟可还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钱枫摆摆手道:“我这次带来的物件一应俱全,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咱们还是尽快去那龙陵迁坟吧!”李啸天嗯了声便带着我们向着龙陵扬长而去。袁世凯耗费数年修建的的巨大龙脉处于项城县地的袁家寨,然而此时的袁家寨里的认已经被尽数赶走成为一个空寨,里面则是被袁世凯修成了一座巨大的龙陵,四周青山翠绿,沟渠满盈,流水潺潺,白雾飘渺在山间,以环绕之势将龙陵圈在了中心之处。

    钱枫一见龙陵地脉,眼前便是一亮,快步走上前惊喜赞叹起来:“建造龙陵之人真乃神人,周身水龙拱珠,厚土献奉。好!好一个风水宝地啊!”钱枫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不用人说就知道此地风水是多么的绝佳。

    “钱老弟也觉得此地不错?”神情一直紧皱的李啸天见钱枫兴奋的大声称好,眉宇间也是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李兄果然慧眼过人,此地乃是我钱某毕生游历各地所见到的最佳之地!但此地既然是福德之地,怎么会出现李兄说的那种情况呢!”钱枫心头冒出了极大的疑惑,围着那龙陵转悠了起来,自顾自的呢喃着,“怪了,这么好的地儿,完全没道理出现那种情况啊!”

    看了良久之后,钱枫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还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不再拐弯抹角,提议道:“我看还是下墓瞧瞧吧!”

    李啸天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十几个卫兵一挥手道:“开墓!”一众卫兵听到李啸天发号施令后,当下便携带着各种开山挖道工具,快速的去撬开那龙门砖石。

    “阴气好重!”在龙陵石门被卫兵打开的那一刻,一股沧桑阴寒的冷风从那墓内扑面吹来,吹得我心头一凛,忍不住暗酎道。这寻龙探穴的本事我虽然不精,但按风水道术来说,这地确实如钱枫所说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就算是普通墓穴,只要布局妥当,也不应该阴气逼人,这墓中难道有什么古怪?

    站在众人前面的钱枫显然也察觉到了这点,神色异常凝重的看着龙陵石门之内黑漆漆的通道,对着李啸天道:“李兄,这龙陵可曾有人来过?”

    李啸天目光往前探了探,然后摇摇头,肯定道:“还是老样子,自从我迁坟到这龙陵里面,已经十年有余,而且这墓被那些奇门异术之士修的滴水不漏,毫无破绽,常人难以入内。当初我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炸开这龙门石,平日间我也派有卫兵秘密看守此处,绝不会有人擅自闯进去!”

    钱枫听完李啸天的话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等到龙门前阴气散尽,这才手里拖着罗盘格外谨慎的走了进去。我们尾随着钱枫进入龙陵大墓,照着钱枫的吩咐,李啸天只带了十多个卫兵同行,这样做也是怕破坏此处的风水格局。

    “请问李兄,令尊的棺椁在龙陵何处?”在前行几百米之后,钱枫回首冲着李啸天问道。

    李啸天闻言急忙对着主墓室左侧的通道遥遥一指,道:“家父的棺椁在正侧室!”

    “侧室?为何要放那里?”我轻轻嘀咕了一声也没多问,李啸天的话让我觉得十分古怪,他为何要把他父亲的尸首放在侧室而不是正室呢?那主墓室中正室安放之人又是谁呢?”

    钱枫似乎也有所觉,别有深意的瞥了李啸天一眼,随即调头道:“那我们就去侧室!”一听钱枫的话我顿时茫然了,正室明明就在近前,钱枫却突然放弃了正室问也不问的就去侧室,他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让我有些琢磨不透。

    李啸天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命卫并举着火把带头向侧室走去。

    “这里就是龙陵主墓室的侧室了,钱老弟!”继续往前走了数十米后,李啸天在一处石室门前停了下来。

    “嗯?李大帅,这间石室有人进来过!”我不经意间瞅了一眼那石室的石门,意外的发现在那地面下有着摩擦的痕迹,而且那痕迹很明显是最近才留下来的。

    “有人来过?这不可能!”李啸天听完我的话脸上一变,急忙令卫兵推开了石门。石门一经打开之后,一股浓浓的血腥之味朝着众人扑面而来,众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尖叫。

    “啊,这是什么情况?”

    “好浓的血腥之气”

    ……

    “小心!有暗器!”就在大家震惊之时,孙祎可看到里面的异动,猛然大喊了一声,“咻!咻咻!”李啸天本能的退到后面,只听一阵破空的响声过后,十几只箭矢便从里面爆射而出,前面几个卫兵想要躲避,却还没走几步就被乱箭当场射死。

    “我从未在这里面秘设暗器!这是谁干的?!”李啸天看到死去的卫兵顿时吓傻了眼,看着插在卫兵身上的利箭,心有余悸的说道。

    钱枫见李啸天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像是不在说假,眼睛微微一眯道:“龙陵真的有人潜入过了!大家时刻小心!”

    此时的李啸天脸色阴沉无比,他仿佛被凶手的手段给激怒了,对着仅剩下的几个卫兵看了看,指着其中两个卫兵冰冷道:“你们两个!”那两个卫兵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见李啸天这么一喊,浑身猛的发颤,但是耐不住李啸天的威压,只能哆嗦着身子慢悠悠的举着火枪一步一步的冲着石室走了进去。

    那两个卫兵进去后,我们呆在墓室外面久久听不见两人的动静,又过了一个功夫,李啸天也急了:“怎么回事?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两人死了?”

    “你们两个也进去!看看他们两个在里面怎么了?”李啸天当下便对着身后仅剩下的两个卫兵下令道。

    那两个士兵互视了一眼,都有些胆怯,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可是刚一进去,却突然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之声。

    “啊——”

    “不好!里面出事了!”在惨叫声响起的霎那,钱枫脸色大变,大叫一声不好,整个人就冲了进去。

    “钱老弟!里面危险。”李啸天本想拦住钱枫,可是钱枫却是一瞬间冲了进去,李啸天急忙从腰间拔出了枪紧跟了进去。

    我和孙祎可对视了一眼,见她点了点头,于是紧随其后跟了进去。只不过等我进去之后,我满目骇然的呆在了原地,因为此时的情景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诺大的墓室里面,除了地上躺着的四个卫兵尸体之外,空无一物,而原本摆放着棺椁的地方,竟然写着一个大大的鲜红“杀”字,血淋淋的看起来万分诡异阴森。

    四个卫兵身体像蛇一般蜷缩成了一团,背后被人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刀口,地上还有被拉扯拖行的痕迹,而那个猩红的“杀”字,应该就是用这四人的血液所书写的。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墓室墙壁,眉头一皱道:“是谁杀了他们?”

    钱枫摇了摇头,用手将那四个卫兵惶恐震惊的眼睛合拢以后,抹了抹手上的血迹说道:“不清楚,不过凶手已经走了!”

    “可是这里出了墓室石门,哪里还有其他出口啊!”我在石室里面仔细的转了两三圈,根本没有发现有别的出口。

    李啸天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我们说话,只是在墓室里慌张的搜寻了半天,最后看着那个巨大的“杀”字大吼了起来:“我爹的棺材呢?棺材哪儿去了!”

    “你爹的棺椁自然是被人运走了!”钱枫看着李啸天,脸色凝重的道。

    “是谁!是那个王八蛋干的!让我抓住他非叫他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李啸天双目瞬间变得通红,杀伐之气四溢,恼羞成怒的吼叫着。

    “李兄冷静!保持理智!”见李啸天似要发狂,钱枫急忙冲着李啸天大喝一声。

    “你叫我怎么冷静!那可是我爹的尸骨!”李啸天愤怒大吼。看着李啸天的模样其实我也挺同情的,不过也有些鄙夷,既然他这么在乎自己家父的尸骨,那么当初他掘开袁家龙陵的时候,是否想到过别人的感受呢?

    “可是你就不想抓到造成这一切的幕后凶手了吗?”钱枫脸上忽地一冷道。

    李啸天被这句话憋的吐不出话来,满脸涨红,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钱枫一拜,谢罪道:“刚才一时冒犯,还请钱老弟多多担待,助我抓到幕后之人!”

    钱枫看李啸天控制住了暴躁情绪,咧嘴一笑道:“李兄言重了,我钱某既然到了此处,自当竭尽全力!现在我们需要仔细找找能离开墓室的其他出口,来一个顺藤摸瓜!”

    ……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