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超级狂兵〕〔无敌咸鱼系统〕〔武道凌天〕〔医士无双〕〔我家诊所连异界〕〔剑主八荒〕〔重生之都市无上天〕〔洪荒之搏天命〕〔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我的偏执男友〕〔貌似大魔王〕〔芝加哥1990〕〔我老婆是花木兰〕〔武侠之神级捕快〕〔暖暖清风,不负时〕〔豪门公子的村姑妻〕〔反派毒妃逆袭攻略〕〔名门独宠:顾夫人〕〔皇帝培养手册〕〔穿越者纵横动漫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5章 墨家机关术
    李啸天扫视了一下墓室四周,神情却反而无比的忧愁,“此处浑然一体,哪还有什么其他出口啊!”

    钱枫有意无意的瞅了李啸天一眼,用手轻轻抹了把墙壁上的灰尘,“要说龙陵的结构布局,当然是李兄最为熟悉了,李兄当年曾是袁世凯的部下,我听说当时建造这龙陵的时候,好像就是李兄督工的吧?”

    李啸天神情一愣,目露震惊之色,有些诧异的看着钱枫,道:“钱老弟不愧被人誉为钱神通,竟连这等鲜为人知的秘闻都知晓的一清二楚,不错,当年我担任袁大帅手下的一员都统,修造此处龙陵之事也是由我督工的这不假!可这龙陵的构造,我却丝毫不知啊!”李啸天说着不断的摇头。

    “哦?那敢问李兄这是为何呢?”钱枫没想到李啸天居然对这龙陵结构一无所知。

    “钱老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袁大帅生性多疑,整个龙陵的布局构造,分成了四个部分进行,每个负责人各持一份图纸限期完成!而当时我所督工修建的区域只是外围的部分,不然我几年前又何必叫人炸开龙陵石门呢?”

    钱枫看着李啸天没有再说什么,似乎对李啸天的回答有所预料,再次转身围着侧室,手托着罗盘细细查看起来,“那就没办法了,只能下功夫找了!”

    李啸天和钱枫的话我在一旁沉默听着,看到钱枫也没了办法,我只好沿着墓室的石壁一点点的摸索着,因为如果这里真有暗道能让凶手瞬间逃走,那只能是在这石壁上有着可以打开的石门密道与外面相通。

    “当当——当当——”我用手轻轻的敲在一块又一块的石壁之上,但是每一块石壁都是传出一阵沉闷的声响,显然,这些石壁都是实心铸造的。

    “嗵!嗵……”在我耐心的敲打石壁时,孙祎可早已等得不耐烦,秀眉紧蹙,直接粗暴的一脚一脚的对着石壁硬踹,钱枫看到孙祎可的举动也是无奈的向我笑了一笑。

    不多大功夫,石壁就被我们摸索完了,“怎么样?有发现吗?”和钱枫对接之后,我凝重的问了一句。

    钱枫摇了摇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那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找不到密道,我不禁疑惑了起来。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我哥正对着那几具卫兵尸体上下摸索,“哥,你在干嘛?”

    “灵生,在尸体下面!”我哥似乎有了发现,抬起头冲着我憨憨一笑。

    “天生兄说的是真的?”钱枫听到我哥的话立即快步走了过去,帮我哥抬起了那几具卫兵的尸体,然后我哥对着尸体身下的地面猛地一拍,“怦!”的一声,土屑乱飞,下面的石板瞬间粉碎开来。

    “神了!还真的在这!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拍了拍灰尘,一脸惊喜的看着我哥。

    我哥见众人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进来前我只听到这几个人的倒地声,没听到脚步声!”

    “原来是这样!”我哥简单的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我哥听觉异于常人,他听到了倒地声,却没有听到脚步声,那也就是说凶手根本没走路,可能是直接落了下去。

    “周易姬家果真厉害!一门双杰啊!”钱枫也紧跟着反应过来,对着我哥罕见的竖起了大拇指。

    孙祎可见我们找到了密道,赶紧催促道:“行了,我们赶紧下去看看密道通往哪里!”

    “好,几位押后,我先下去!”钱枫说着就准备躬身下跳,却被李啸天一把拉住。

    李啸天拍了拍胸口,义气道:“钱老弟,让我先下,事皆因我而起,怎么能让你们几位冒险!”

    “李兄且慢,密道下面情况尚未可知,你下去若是遭人暗算怎么办?而且在场的几位少侠功夫都比你高,李兄切莫为我等担忧。”钱枫拽住李啸天,赶忙劝解道。

    “两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有什么好怕的,不行,我先来!”孙祎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直接跳了下去,留下我们几个干瞪眼。

    “孙姑娘!下面可能有埋伏,小心啊!”看到孙祎可消失的背影,钱枫急忙提醒了一声,担心不已的追着跳了下去。

    等到李啸天也跟着下去以后,侧室上面只剩下我和我哥,我刚要跳下去却被我哥一把拉住。我忙回过头看向我哥,“哥?你又发现啥了?”

    令我感到诧异的是,我哥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严肃戒备的面孔,“灵生,那里有人!”

    “人?”我浑身一抖,急忙向着四周墓室望了一圈,但是根本没看到我哥说的人在哪。我回头没好气的对着我哥翻了个白眼,“哥,是你看花眼了吧?”

    我哥眉头紧紧皱起,道:“真的有人灵生,就在那石壁角落里!”说着还指给我看。

    我又顺着我哥指的角落一眼看了过去,可是那角落里明明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若不是我哥从小到大都不唬我我,我早就不搭理他了,为了证实我哥说的话是真是假,我长长的吸了口气,战战兢兢的向我哥所指的角落靠了过去。

    但是令我心生畏惧的是,当我不断的接近那块角落的时候,我的心里忽然升出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仿佛在某个地方有人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当下也不敢麻癖大意,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步一顿的在那角落之处停了下来,然而就在我半蹲下去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注意到墙角上的石壁,有一处不对劲!等我的目光再次扫过去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一双暗黄色的邪魅眼睛在那墙上注视着我。

    “啊!什么东西?!”我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刚要起身攻击,却发现那邪魅眼睛早已不见了踪迹。

    就在我打算冲出侧室将躲在侧室隔壁窥视我的人揪出来的时候,钱枫突然在密道下面喊了起来,清亮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些许紧迫,“灵生兄,灵生兄快下来看啊!”左右相顾之下,我和我哥只能放弃追赶那人,急忙跳到密道下去,与钱枫他们汇合。

    “这……这不是墓中墓吗?”等我跳下密道,闻声赶到钱枫呼喊之地时,一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下面连着的不是别处,竟然就是龙陵大墓的主棺室,我惊骇的看了钱枫一眼,“这密道下面怎么会是主棺室?”

    钱枫同样十分困扰的摇了摇头,打量密道四周一圈后,指着墙壁道:“这明显是被人重新开凿出来的密道,我想应该是当初修建龙陵的工匠所为。古往今来,修建皇陵墓室的工匠们,一个都没有好下场,因为在他们修建完工的时候,往往等待他们的不是封赏,而是灭口,要不就是活埋成为墓主的陪葬,因此他们中的一些人都会留下后路。”

    “那既然修建龙陵这么危险,为何还会有人来修呢?”我有些不太理解那些工匠的做法。

    钱枫无奈一笑,慢条斯理道:“他们中每个人都是身不由己啊,即便知道死路一条也不得不干,而工人中大多都是死囚或者就是俘虏,只有真正的匠人才会在修建龙陵的同时,秘密的修一处暗道,为的就是完工之后以遭不测!”

    孙祎可听了钱枫的话,略微思索了一下,忽然问道:“那我们脚下的密道也是为了逃生所用吗?但修建密道的人为何不把它修到外面,反而连通了主棺室,那样的话岂不是更难逃走?最后落个活活困死的下场嘛!”。

    钱枫歪着头看了孙祎可一眼,指着这条通往主棺室的阶梯道:“因为这个密道本来就不是用来逃生的!而是另有所用!“

    “另有所用?”我露出不解的神色,然后我又望了一眼钱枫旁边的李啸天,发现他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具体用来做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们顺着这个密道进了主棺室一切就能揭晓!”钱枫一脸凝重的向众人解释着,然后暗自沉吟了片刻,转头对着李啸天问道,“李兄可知这主棺室内,究竟摆放的是何人的遗体?”

    李啸天眼中闪过一道惊恐,不过在一刹那间又恢复如初,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主棺室我也从没进去过!里面究竟是什么人我更是没有见过!”他说的很从容,但是他这句话任谁看来都像是在撒谎!

    “李兄都没进去过?怎么可能?”钱枫狐疑地看向李啸天,其实,这也是每一个人心中的疑问。

    李啸天也不管我们相不相信,沉声道:“龙陵在修建完工前,这墓室里面的主棺室就已经整个被堵死了!里里外外用了三层巨石围堵,当初我用黑火药炸了三天都没能炸出一道口子,不然我又怎么会把我爹的遗体放在侧室呢?”

    “如果是这样!那么主棺室内部一定埋葬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诸位切要马虎,我想这主棺室里面一定危机四伏!”钱枫脸色异常凝重的叮嘱了我们一句,随即手托着罗盘迈向了台阶。

    “停!”就在我们沿着青石台阶走了不到一半的时候,双眼一直盯着罗盘的钱枫突然大叫了一声,我朝着他手里一看,发现钱枫罗盘上的指针一直左右晃动个不停,而且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停下而恢复正常,反而越发的激烈,到最后已经晃动的疯狂转动起来。

    “不好!有机关!大家快退!”钱枫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当下脸上惊变,脚下快速的闪动,身体迅速的后撤。

    在钱枫的及时提醒下,我们几个人迅速向后倒退十几步,只听“咚隆”一声,我们之前站着的那一段台阶猛然剧烈晃动起来,一股股墨绿色的液体从下面迸溅冒射而出,“糍糍!”的轻微响声中,墨绿色液体刚一触碰到台阶,整个台阶瞬间化为乌有。

    看着被墨绿色液体顷刻间腐蚀化掉的台阶,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口中下意识的惊呼道:“好险!”

    “那墨绿色液体是化骨水!”孙祎可盯着那还在不断冒泡的液体皱眉道了一句。

    众人眼神复杂的看着被液体腐蚀的台阶,流露出深深的恐惧,我惊奇的看向孙祎可,道:“那真的是化骨水?”

    孙祎可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这化骨水乃是一种剧毒,具有可怕的腐蚀力,只要不小心沾染分毫,浑身的血肉都会被慢慢腐蚀掉!不过这种剧毒在江湖中很少见到,多用于官家!”

    “官家?那我们要怎么过去?”看着那墨绿色的可怕液体,我出声问道。

    “这化骨水虽然威力恐怖,不过五行之道向来是相生相克的,我听父亲说过,这化骨水遇火则燃!”孙祎可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火折子,然后对着化骨水中央随后一扔,那洒满地面的化骨水顿时就燃烧起了熊熊大火,几个呼吸之间就燃烧殆尽。

    钱枫看到拦路的化骨水被轻松解决后,重重的松了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水,抱拳道:“多亏了孙姑娘啊!”

    孙祎可对着钱枫点了点头也不多话,众人继续向主棺室谨慎摸索前进。接下来的台阶就没了之前的惊险,我们竟然一路顺畅的走到了尽头,只不过这尽头之处,却十分的古怪,因为这尽头有一个大门,而那大门并不是石的,而是珍惜异常的紫檀木精雕细琢出来的。

    “这木头好香啊!”我哥走过去,陶醉的嗅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孙祎可见状瞬间喝道,“小心!这味道有毒!”说完就急忙呼喊我们离开!而我哥却噗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意识全无。

    “大哥!你怎么了?”看到我哥突然倒在地上我顿时心中起急,不顾孙祎可的警报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

    “灵生兄,别过去!危险!”钱枫的叫声在我身后响起,但我根本无暇顾及,他的话音刚落,我脚下忽然一硬,像是踩到了什么按钮,紧接着那紧闭着的大门突然张开了一道口子,一道道箭矢漫天盖地的从口子里疾射而出。

    情急之下,我一把抱住我哥,朝着地面连续翻滚,然后一脚狠狠的蹬在了墙壁上,挪到了角落死角,险险的躲开了那些致命的箭矢。然而箭矢虽然被我躲开了,却不想异变再生,身后的左右石壁,以及钱枫他们后面的台阶忽然在这个时候慢慢掀了起来,形成一堵坚固的墙壁把我们给困在了里面,并且不断的向着我们挤压过来。

    李啸天试图用枪在移动的石壁上打个缺口,但毫无所用,他着急冲着钱修大喊,“钱老弟,快想想办法!!”

    钱枫此时也没了先前的淡然,一脸凝重的看着不断靠近的石壁闭口不言。眼看着那些石壁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注意到,那些石壁并不是一起移动的,每个石壁之间似乎在遵循着某种规律,一堵向前,一堵就会短暂的停顿几个呼吸,随后跟上。

    “难道?”我迅即反应过来,冲着钱枫等人招呼道:“这是墨家机关术!”

    “机关术?”钱枫一下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我道。

    “对!大家只要想办法对其中一面攻击!破坏掉它们中的一个步骤!此局可破!”我脑海中浮现出三叔讲给我的我话,想也不想道。

    钱枫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突然愣了一下道:“这个机关术运用了梅花数规律!灵生兄是这方面的行家,难道不知道对哪一面下手?”

    我微微一愣,心中暗骂自己糊涂。瞅了几面挤压过来的石壁,我在心中开始默算梅花,“西北,京都,太郡,形胜之地,高亢之所,高寨平地,西南方!”我心算完毕之后赶紧对着钱枫等人大喊,“钱枫兄,在西南之处!”

    “好!快!”钱枫等人听完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冲着西南之处,也就是正对着我的那一处石壁开始疯狂地打击。

    李啸天持枪对着石壁一处不断的射击,而孙祎可则是用长剑劈砍,至于钱枫更为直接,一个箭步上前,对着石壁就是狠狠的挥拳猛击!

    “垮拉!”钱枫的两拳打在石壁上,那坚硬无比的石壁突然出现一丝的裂缝。

    “里面有门!”钱枫惊喜的大叫了一声,随即信心大增,双手如同幻影一般猛烈的打击在石壁上,直到钱枫一连打出十几拳之后,那石壁终于“砰咚”一声在我们的面前全数裂开,露出了里面的一根根钢丝。

    “停了!”看到四面愈来愈近的石壁终于停了下来我们皆是长松了口气,我身后一摸后背,心中吃惊的发现后背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

    “呼——真没看出来!钱兄不仅风水之术了得,拳脚功夫更是厉害啊!”孙祎可有些意外的看着钱枫,声音清脆道。

    “哈哈……”钱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强忍着手里的酸痛,道:“让孙姑娘见外了,钱某这点三脚猫功夫,也只能在普通人面前逞威风,难登大雅,更是不能与孙姑娘和灵生兄相提并论了!”

    “钱枫兄,太过于谦虚,可就显得人有些不实诚了!”孙祎可白了钱枫一眼。

    “孙姑娘!我哥被那木头的香味毒晕了!你快来看看!”我心里有些着急我哥的安危,只好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孙祎可闻言急忙跑了过来,给我哥号了号脉后,徐徐道:“灵生弟放心吧,你大哥没事,只是中了迷药!睡一觉就好了!”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