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学霸娇〕〔大佬一直爽〕〔从漫威开始的无限〕〔凰帝招夫〕〔重生八零:首长,〕〔都市最强仙帝〕〔奇迹的召唤师〕〔万古邪帝〕〔时先生,来日可期〕〔问武〕〔叶浩天姚贝雪〕〔大咖传奇〕〔震痛随笔〕〔我老爸是世界首富〕〔无限之憧憬〕〔美女总裁的贴身保〕〔盛世宠妻:帝少,〕〔月窟传说〕〔英鸾〕〔一世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6章 幕后老者
    “呼——,多谢孙姑娘!”听孙祎可这样说我终于是放下心来,不过我哥一直不醒很可能成为拖累众人,我只好用力的拍了拍我哥的脸,“大哥,快醒醒,起来了!”

    “我滴娘咧!疼死我咧!”突然,我哥大叫了一声,揉了揉脸,睁开眼睛看我欣喜的注视着他,一脸迷茫的道:“灵生,我这是怎么了?”语气里充满了疑惑。

    我见大哥果真无事,开心的笑了笑,道:“大哥你没事,只是中了那紫檀木散发的迷香,走吧,咱们去主棺室!”说完我便用力扶起了我哥,而托着罗盘的钱枫与李啸天也在这个时候伸手捂着鼻子走到了那紫檀木门前。

    我和我哥走了过去,老远问道:“钱兄,可有什么发现?”顺着门缝,我瞅向那木门之内,可是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怎么样,我们进去看看?”钱枫看了眼我和孙祎可,低声问道,而他旁边的李啸天是盯着那木门里面,眼睛担忧的发楞,仿佛没有听到钱枫的话。

    看着李啸天的异常表情,我好奇的问了一句,“李大帅,你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只是看着这上好的紫檀木觉得有些稀奇罢了。”李啸天被我一语惊醒,急忙回神说道,不过神色却是显得有些慌张。

    钱枫微皱着眉看了眼李啸天,插口说道:“办正事要紧,要进里面了,大家小心!”说着便小心谨慎的推开了紫檀木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只是当我们走进去之后却被眼前主墓室的情景所震撼到了。

    主墓室完全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阴森可怕,反而四周墙壁之上红绸高挂,中间焚香高燃,平常百姓置办的家具样样俱全,墙壁之上更是贴着几个大大的“喜”字,这主墓室俨然犹如一处洞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有人要在这里洞房花烛吗?”视线延伸到远处,我被眼前主墓室的情景弄得满头雾水。

    钱枫也是感到有些奇怪,上前走到了正中心的木桌前,桌上还放着一张喜庆的请帖,钱枫打开请帖之后瞳孔猛地一缩,身体顿时僵硬起来。

    看到钱枫的古怪模样,我向前疾走几步来到他身前,瞥了一眼钱枫手中拿出的请帖,道:“钱兄,上面写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钱枫说着把请帖递给了我。

    等我看清请帖上的大致内容,不由惊呼出来,“什么……这请帖怎么是李大帅的结婚请帖?”我难以置信的望向后面的李啸天,那请帖上新郎的名字是李啸天三个字,而新娘则是吴莲梓,下面的落款日期却是十年之前!

    李啸天本就心中惴惴,被我一说顿时脸色通红,呼吸变得无比的粗重,牙齿也是咬的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钱枫拿过我手里的请帖,神色冷冽的看着李啸天道:“李兄,说说吧!这请帖是怎么回事?”

    “钱老弟,你要相信我,是有人要害我啊!”李啸天看到这诡异的情形,神色惊慌的说道。

    钱枫微微皱眉,晃了晃手中喜庆的请帖,又道:“那你可知道是谁要害你?还有这请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啸天咂巴了下嘴,见众人都眼色怪异的看向了他,阴沉着脸道:“我不知道!但这绝对是一个阴谋!”

    就在李啸天话音刚落,一道讥诮嘲讽的声音突然从四周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哈哈……阴谋!李啸天,你是真不知羞耻,你忘了十年前的莲梓了吗?忘了这场隆重的婚礼了吗?还需要我好好提醒你吗?”

    “什么人!给我出来!”李啸天神情惊变,猛的拔枪对着四周大吼。

    “哼?我是什么人,我是替莲梓讨债的人!你这个畜生为了巴结袁大头,竟然在新婚的当晚把莲梓送给袁世凯做妾!她当时还怀了你的骨肉!她为了你牺牲了一切,包括生命!可你呢?竟然利用莲梓升官拜爵,还恬不知耻的有脸在这世间苟活!你不死,天理难容!”那人越说越气愤,言语间渐渐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李啸天被那人的几句话顿时激的失去了理智,大声反驳起来,“你胡说!你胡说!”随即双目殷红犹如疯了般拿着手枪对着墓室四周漫无目的的射击着。

    “砰!砰!砰!”墓室中摆放的家具器皿,在李啸天的射击之下被毁坏的千疮百孔,而躲在暗处的人似乎并不以为然,又继续道:“怎么,这就恼羞成怒了吗?你不是要杀我吗?好,那你看看这是谁!”那人的话说完,墓室里面突然蹿出一阵怪风掀开了那洞房处的红色床幔,里面露出一张实木大床,一个穿着红绸、带着盖头的女人活生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静静的坐在床上,似乎在等着新郎掀开盖头!

    李啸天看到那新娘子出现在床上的一瞬间立马瘫软的跌在了地上,嘴里失神喊道:“不!不!这不可能!”两眼之中满是惊恐的看着那新娘不断的想要起身逃跑,可就在此时,那紫檀木木门突然被关闭,断掉了他的退路。

    “呵呵……李啸天,这场景是不是很熟悉?你还记得吗?”那人添油加醋道,在他话音刚落,我开始暗中凝神听辨声音来源,试图找出那人的位置。

    “这是假的!”李啸天忽然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心情缓缓平复下来,他站在远处冷冷的盯着那新娘,又惊又疑道:“莲梓早就死了!是我当年亲手埋了她!她怎么可能复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李啸天拎着枪恶狠狠的抬头看着四处。

    那人似乎对李啸天的反应早有所料,无奈笑笑道:“嘿嘿……是与不是,你亲自掀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哼!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装神弄鬼!”李啸天二话不说就拿着枪向洞房床前恼怒的走去。

    “李大帅,别去!”我见李啸天被那人激怒,恐有暗算,急忙喊了一声,刚想上去阻拦,却被钱枫跑过来伸手拦住。

    钱枫见我一脸不解,向我摇了摇头,低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局非他破解不成,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钱枫说着眼睛暗中指了指四周的角落,我顺着钱修枫目光所指的方向一看,神色顿时黯淡无比,因为在那墓室的角落,竟然堆放着一包黑火药,而那引线则是藏在了石壁之内。

    “刚才那人要是点燃炸药的话……”想到这我不敢再说下去,只觉得四周的气温在急剧下降,寒冷彻骨,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因此对于这件事,我们不能过分插手!那人要的只是李啸天!”钱枫看着往前走去的李啸天,冷漠的对我说道。

    “可是……我们就这样见死不救吗?”我还是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没什么可是,自己造下的孽必须自己偿还,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钱枫如此冷漠绝情的话,这让我多少有些感到心寒和惊讶,却也对这个平时笑呵呵的男子生起了警惕性。

    我转过头和其他人一样站在在原地看向了李啸天,他已经一步步的走到了床边,但是令我惊讶的是他没有直接伸手去掀开新娘的红盖头,而是毫不迟疑的对着新娘的胸口“砰砰”直射两枪,然后一把扯开了盖头。红盖头被扯开以后,那新娘的样子一下展露出来,那哪里是一个人,分明是一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木头人,可我看那个木头人的相貌,却与李啸天的女儿李佩儿有几分相似。

    “好!好!李啸天你果真够狠,怪不得能对莲梓下手!算我当初看走了眼,你当真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看到李啸天的举动,那人诡秘的叫了起来,而他后面的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哼,我就知道你在装神弄鬼,莲梓根本不会在这里,当初莲梓明明被我埋在……”李啸天说到这神色猛地一愣,意识到自己失了言。

    “呵呵……你是不是想说,你把莲梓埋在了龙陵墓室的偏室,而把你爹埋在了侧室?”那人像是猜出了李啸天后面的话,心中冷笑一声,随即轻喝道:“李啸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埋在侧室的根本就不是你爹!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罢了!你想偷天换地,截取龙脉之气!我偏偏不让你如愿以偿,哈哈!”那人像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般,癫狂的大笑起来。

    李啸天听了那人的话,心中大急,脸上一下变得面无血色,“我爹在哪,我爹在哪!”他像是着了魔一般,疯狂地大吼。

    “嘿嘿!你爹在哪?你难道不清楚吗?”那人阴笑着反问了一句。

    李啸天一愣,突然想起了什么,扔掉手里的枪,吃力的对着木床狠狠的一掀,但是刚刚掀到了一半,只听那人语气狠厉道:“你这么急着想见你爹?那我就如你所愿,乖乖的给我下去吧!”说完,只听“咔擦”一声,李啸天所在的地板整个一空,连人带床全部落了下去。

    “李大帅!”

    “李兄!”

    地板悬空的瞬间,我和钱枫皆是大喊了一声,但为时已晚。

    钱枫在地板周围转了几圈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跳了下去,我和我哥还有孙祎可也立即紧随其后,“走,我们跟着他们!”

    密道墓室下面的深度并不深,只有一丈的高度,但是我们跳下去的时候,并不是落在了地面,而是直接落入了半身浅的水中,我惊愕的扫视了一圈,发现这下面是一个圆形的湖泊,面积不大。而李啸天就站在我们的前面一动不动的看着被芦苇层层包裹着的湖心,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后,直接就伏在湖面上拨开芦苇向着里面冲了进去。

    然后我们也紧跟着李啸天冲到了湖心,到了湖心,众人却看到了一副诡异的画面。那湖心中有一处平台,平台之上落着一口棺材,上面雕刻了无比繁复的花纹,宛若天成,精致无比;而在棺材的四周,则是一圈圈的芦苇,紧紧的围着芦苇盘旋。

    “居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芦苇盘棺!此处不愧是龙陵地龙之脉!哎!”钱枫脱口惊叫起来,突然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看着钱枫这般奇怪神色,我十分不解的对着钱枫道:“钱兄,这芦苇盘棺可有什么门道?”

    钱枫沉默了半晌,看了眼我们,指着那湖中心的棺材,道:“几位请看,那芦苇围着那棺椁已经快盘了三圈,仅剩半尺就可大功告成了!”

    我还是不太明白钱枫话中的意思,下意识的便向钱枫继续问道:“既然是这样,钱兄又为何叹气呢?”

    钱枫接着摇了摇头,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站在棺材前的李啸天,斟酌着说道:“要是我们迟一些再来,那就好了,但是我们这个时候来了,那就坏事了。我猜李啸天必然会去开棺,那么如此一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钱枫说的没错,他最后的几句话刚刚出口,站在棺前的李啸天早已不耐烦的一把掀开了棺材!只是那棺材一被掀开,李啸天嘴角一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下来。

    “他怎么了?难不成出事了?”我担忧的看着棺材前的李啸天,不知道他在棺材里面究竟看到了什么。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上去瞧瞧的时候,李啸天突然猛拍了一掌棺材,大吼起来,“啊!究竟是谁在害我啊!”紧接着怒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站在棺材前摇摇欲晃。

    “我们快过去!”我们几个人不敢耽搁,急忙朝他跑了过去,我走到近前顺势朝着棺材里面一瞅,那棺材里面放着的根本不是李啸天的父亲,而是一个身穿血红嫁衣的娇艳女子,那女子气色红润,双手放在胸前,犹如熟睡了一般,就那样安详的躺在里面,想来应该是之前我在请帖上看到的新娘吴莲梓。

    “嘿嘿——怎么样,李啸天,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就在我们相顾无言的时候,突兀地,一个沉闷沙哑的声音从芦苇荡中响起,那声音便是之前墓室之人发出的声音,众人心里不由一紧,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体孱弱的老者拄着一把拐杖,艰难的从对面走了过来。

    老者慢慢靠近我们之后,我细细的打量着老者,只见,这老者只有条独腿,脸上几乎瘦的都没肉了,佝偻着身躯,身体上满是脓包显得十分的可怕。

    李啸天吓得脸色有些煞白,随即瞪着通红的双眼,拿枪指向老者,暴喝道:“你究竟是谁!”

    “李啸天,你居然问我是谁?哈哈……”老者听完李啸天的话,悲呛的怪笑了几声,“当年你为了讨好袁世凯的,百般求我替袁世凯建造此处龙陵的时候怎么不问我是谁?我虽然明知九死一生,但是为了莲梓我还是去了,可是你最后怎么对待莲梓的?”老者阴恻恻的盯着李啸天,脸色狰狞的质问道。

    “嘶—!”李啸天在听到老者的话语后,倒抽了一口气仿佛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老者,“不,不,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你在骗我!”

    老者看着李啸天自嘲的笑了笑,虽然笑声瘆人,“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死了,但是你做得损事,阎王爷都看不下去,地狱不收我,让我有机会来要你的命!”老者语气渐重,说完就猛的举起了拐杖,一根黑钉从中猛射出来。

    “李大帅!小心!”我见老者拐杖中的黑钉射来,旋即猛的一把推过李啸天。

    李啸天也情急下反应过来,“砰——”一声枪响,我愣愣的看着李啸天手中还冒着烟雾的火枪,以及胸口一片殷红笑容惨淡的老者。

    “咳咳——”老者扔掉手中的拐杖,托手撑在了地上,怪笑的盯着李啸天,“你还是没变,一如既往的狠辣!可惜的是我没能取走你的命!”老者哀愤地叹了口气。

    “你把我爹放了?快说!”李啸天根本就没有理会老者,而是疯了一般直接把梓莲的身体从棺材里面拉了出来,见寻不到他爹又跑到老者的身边拎着老者的脖子大吼。

    “咳——咳咳——!你爹?你真的在乎你爹吗?我看你想找的是那个东西在哪吧?”老者看着李啸天凄厉的惨笑了一声。

    “你个老东西,快说,你把它究竟放在哪了?”李啸天怒火中烧的扯着老者大吼。

    “嘿嘿……那么你猜猜我会把他放在哪呢?”老者笑看着李啸天,打哈哈道。

    “对,在那,一定是在那!”李啸天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甩开老者,翻过湖泊向着老者来时的地方跑了过去。

    “咳咳——李啸天你别以为能逃过一劫,我杀不了你,自有人替我杀你!我只恨当初瞎了眼,竟然把莲梓许给了你!莲梓你放心,在人间你们做不成夫妻,那就让他到阴间去陪你,你也等着爹,爹马上就来!”老者说完笑了一声,而这一声大笑像是用完了他浑身所有的力气一般,他随即头一歪,就此去了。

    “我到底做的对不对?”我看着死去的老者,扪心自问的呢喃了一句。老者的死让我的心突然像是被刀割撕裂了一般疼痛难忍,一瞅老者正对着我的脸以及脸上淡淡的笑容,我觉得我的呼吸都沾满了血腥。他做的并没有错,他只不过想为自己的女儿报仇,可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因为我的阻碍,最终功亏一篑,虽然不是我杀了他,但或许也正是因为我那一推,让我更加心生愧疚。

    “灵生兄在说什么?”钱枫似乎听到了我的话,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