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帅老公找上门〕〔偏执总裁,娶我〕〔都市世界之旅〕〔路过漫威的骑士〕〔都市之活了几十亿〕〔网游之神荒世界〕〔极品全能霸主〕〔极品花都医仙〕〔韩娱之综艺演员〕〔抗战之超级武器库〕〔诸天剧透群〕〔好想住你隔壁〕〔神工〕〔系统带我去装逼〕〔洪荒之神棍开山祖〕〔三世情深:魔君,〕〔许你两世相顾〕〔医品狂妃:摄政王〕〔漫威里的埼玉老师〕〔桃运神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7章 算命老先生
    我醒过神来。赶紧挤出笑容摆了摆手。收起内心对老者的歉疚。对着钱枫说道:“我没事。只是李大帅一个人去了对面恐怕会遭人暗算。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

    钱枫没有多疑。嗯了一声。刚要朝对面追上去。还没走两步。“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在对面响起。

    钱枫脸上一变。猛地惊叫出声:“不好!”说完便加快脚步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等到我们赶到对面的时候。只见李啸天在一座葬坟前静静的躺着。葬坟已经被挖开。一具尸体被扔在葬坟的上面。那尸体的捆着一条条的铁链。后背之上还贴着一张符箓。李啸天的身体和那具被捆着的尸体一个在葬坟边上。一个在咱葬坟上面遥遥相对着。而李啸天的身上全部都是刀口。鲜血不断的从里面渗透而出。眼中透着浓浓的不甘。

    “李兄!!”钱枫惊呼出声的同时。急忙紧走两步上前抱住了李啸天。孙祎可也是赶忙蹲了下来查看他的状况。等了片刻后对孙祎可问道:“孙姑娘。李兄怎么样?”

    孙祎可皱眉思索了一会才迟疑道:“他已经没救了。全身只剩一口气。我顶多让他多挺一会。你们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孙祎可说完从怀里掏出几根银针。快速的刺在了李啸天的几处穴位之上。

    当孙祎可的几根银针刺下之后。李啸天眼睛微微张开。精神勉强的缓和了一些。

    “李兄。你怎么了!这是是谁干的!”钱枫抱着李啸天。看着这令人心悸的变故。立即附身问道。

    李啸天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艰难的抬起用手。指了指远处的小墓室。面色无比虚弱的道:“他们是偷……偷尸贼!”

    “什么?他们是偷尸贼?”钱枫惊诧一声。神情有些茫然。而我和孙祎可听到这句话当下浑身一震。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我皱眉看了一眼李啸天手指的小墓室。急忙对着我哥说道:“大哥。你去那边看看!”

    “好!”听到我的话。我哥便顺道跑了过去。没过多久。怀前竟然抱着一个箱子粗气喘喘的走了回来。

    “大哥。你抱得那是什么东西?”我看着我哥怀里抱着的黑色铁皮箱。惊讶的叫出声来。

    我哥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是啥。进去的时候觉得地板下有东西。就凭感觉给挖出来了!”

    “那是龙——龙印啊!”李啸天欣喜异常的一把扯住钱枫的手吃力的喊叫了一声。然后眼中现出了深深的绝望。哭丧着脸说了句“佩儿!”便浑身一软彻底没了生机。

    “李兄!”看着死在怀里的李啸天。钱枫眼眸微红。顿时悲呛的喊叫出来。我暗中看着钱枫。不管他先前怀着什么样的目的而来。但是在这一霎那间。他对于李啸天的死所流露出来的悲痛感却是真情实意的。

    “李兄。你尽可安心的去吧。佩儿小姐我会好好照应的!”钱枫平静下心情后。嘴里小声呢喃几句。用手轻轻的抚在了李啸天黯然神伤的眼上。帮他合拢了眼睛。然后放下李啸天独自站了起来。走向了葬坟边上的那具尸体。那具尸体应该就是李啸天他爹的尸体。只不过令人扼腕的是。那尸体之上居然捆着一道粗重的铁链。铁链上还贴着符。更令人气愤惊愕的是。这尸体的肚子上还被人开了一个血窟窿。像是为了取走什么。

    钱枫皱眉打量着铁链上的符纸。随后一手揭掉上面的符纸。满脸阴沉的愠怒道:“没想到那些人玩的竟是这般把戏!“

    钱枫的话不大也不小。我疑惑万分的走了过来。看着钱枫问道:“钱兄。什么把戏?”

    “哼!这符纸是束魂符!偷尸的那些人一定是觊觎龙陵大墓中的龙印。他们觉得龙印一定在袁家寨龙陵之中。所以就找到了吴莲梓的爹。而吴莲梓的爹因为莲梓与李啸天结仇。于是就与他们互相配合。先是用束魂符定在李兄令堂之上。然后用邪法给李兄制造梦境。让李兄自乱阵脚心生惧意。然后请我前来下墓迁坟。以此来顺藤摸瓜得到龙印!”

    “照钱兄所说。那些人的目的是为了这龙印。可这龙印就在咱们的手上却不见人来抢。还有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要取走龙印做什么?”

    “相传这龙印能镇邪祟、压鬼魂。我猜这些人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出现邪祟恶魂需要龙印镇局!”钱枫不假思索的答道。随即眼角微眯。神色冷峻无比。

    钱枫的话让我猛然沉默下来。我回想起姬庄村祖坟尸骨被盗的事情。想着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某种关联。

    就在我盯着葬坟上的符篆暗自沉思的时候。钱枫神情突然一变:“糟了!那些人没找到龙印。一定会对佩儿小姐下手!迟则生变。我们快走!”

    我们几个人随即跑出了龙陵。可是当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李府门口的时候。向前往里望去。李府上下此时早就乱成了一团。整个李府四周的房屋都处在一片火海之中。一群卫兵和家奴正慌乱的拎着水桶灭火。

    钱枫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他目光一闪进门抓到一个卫兵大喝道:“李府出什么事了?你家小姐呢?”

    那卫兵被他这一喝不禁吓了一跳。吞吞吐吐的道:“小姐由奶妈……奶妈带着呢!”

    “奶妈现在在哪?!”钱枫紧张的问道。

    “刚才我看见在前门!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卫兵说着指了指身后。

    钱枫看了眼卫兵指的方向。一把松开卫兵二话不说冲向前门。但是等我们赶到前门的时候。差点惊地话都说不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瞳孔大张着倒在血泊之中。身上留有一张纸。上有两行血字。

    “想她活命!拿龙印来换!误时后果自负!”这行字后面还跟着一串详细地址。

    “可恶!”钱枫看完生气的把纸揉成了一团。片许后又无奈摊开挥手递给了我们。

    我和孙祎可看到这情形。对视了一眼。半晌才道:“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孙祎可蹙起眉。又突然靠近我小声道:“灵生弟。我总觉得这件事跟姬庄村那事有关系!”我一皱眉。本以为只有我这么想。没想到孙祎可也有所觉啊!

    “抢走佩儿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呢?”我们几人坐在李府大堂里面闷头各想着心事。气氛有些沉闷压抑。

    “不管抢走佩儿的人是谁。我都要拿龙印去换。毕竟我亲口答应李兄照顾好佩儿!”钱枫抬起头扫视了我和孙祎可一眼。继续道:“项城之事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几位数次遇险。我心难安。况且此事本就与你们无关。此去凶险。生死难料。请恕钱某不能与三位同行了!”钱枫说着站起身来无比内疚的对着我们三人行了一礼。

    “钱兄言重了!”我急忙扶起了钱枫。“我们有缘相识一场。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事。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我们又岂能弃钱兄而独自离去呢?钱兄放心。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们都将与钱兄共进退。同生死!还请钱兄莫要再说这等客气话了!”

    钱枫听我这么说。目光一凝。顿时激动的双目通红。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臂道:“哈哈……灵生兄果然够义气!我钱枫果然没有看错人。那就让我们今晚一同见证。究竟是何方鬼怪。竟然在此作崇!”

    几个时辰后。天色渐暗。夜幕逐渐笼罩项城。我们几人小心谨慎的前往信上所记载的去处。我看了这地址研究了半天。突然觉得有些古怪。因为这个地方既不是什么深山老林。也不是什么人迹罕至之处。而是项城最热闹的地方。城中心处的甘霖轩茶楼。

    我始终瞧不出这地址的半点端倪。忍不住走上前对着钱枫道:“钱兄。你说他们怎么会把地方选到那么热闹。人流川杂的地方呢?里面不会有诈吧?”

    钱枫莞尔一笑。淡然道:“灵生兄这就有所不知了。越是人多眼杂之处。反而越容易让他们放心。一来人多。他们可以躲在人群之中暗中观察我们。二来也便于制造事端。一旦出现麻烦。便于他们走脱掉!”

    “钱兄说的有道理!怪不得老人常言江湖处处皆学问!”听完钱枫的话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孙姑娘、灵生兄。我们现在离那些人规定的交易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去望月茶楼附近秘密观察一下地形。无论如何。这一次一定把那些人给揪出来!”钱枫冷声道了一句。旋即我们几人便向望月茶楼附近悄悄探了而去。

    “甘霖轩茶楼!”与平日常见的街边小茶馆略有不同。它是项城目前唯一的高规格茶楼。茶楼分为三层。上下楼层皆是张灯结彩。挂着红灯笼。茶楼内部不仅供有上好的茶水。更是有上等美味菜肴和善歌善舞的女子作伴。如此高端的茶楼。自然不是普通百姓可以随意消费的。因此来茶楼消费的人大多非富即贵。不过一些平民在一层的门外凑凑热闹还是可以的。

    此刻在甘霖轩茶楼的门前。就有一大群人靠在门前围作一团。一个个端着茶碗喝着甘霖轩提供的免费茶水。闭着眼睛听着里面弹奏的小曲。

    “此曲……”就在我们站在甘霖轩茶楼门外的时候。一道似曾熟悉的弦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钱枫或许是无意间听到了我说的话。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异色。当下惊疑的问道:“怎么。灵生兄也听过此曲?”

    我脑海中思索着关于这首曲子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听钱兄的口气。莫非此曲有什么来历不成?”

    “是这样啊。既然灵生兄觉得耳熟。那想来是在什么地方听过。这曲子在玄门之中确实十分出名。叫做肝肠断!”钱枫慢慢的道出了那曲子的来历。

    我们几个面色一愣。显然被这个名字惊到了。孙祎可皱了皱眉头说道:“肝肠断?好怪异的名字!”

    钱枫随即收起脸上的笑容。目光复杂的望着那端坐在甘霖轩茶楼大厅里面。外面穿着一件灰色长袖。头戴帽子正拉着二胡的清瘦老头道:“是啊!一曲肝肠断。红尘不复返。天涯别离时。阴阳隔两边!”钱枫说着满脸的凝重起来。“不对。这曲子是给死人听的催魂曲。这人不该出现在这啊!”

    “难道说他与那些人有关系?”盯着那清瘦老头。我接过钱枫的话推测道。

    “不清楚!先盯着他。这人能拉出肝肠断。必也是玄门中人。而且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恐怕不是巧合。我们不能大意!”钱枫说着异常小心的走进了甘霖轩茶楼。

    钱枫走进茶楼之后。我和我哥也准备跟着他们踏入甘霖轩茶楼。却在这时。我二人的身边突然响起一道干练的声音:“两位小哥。算命吗?”

    我闻言好奇的回过头。这才注意到。在茶楼门外的一旁拐角居然坐着一个老先生。虽然他外面裹着一层麻衣。但是依旧无法遮盖他那瘦骨嶙峋的躯体。再看下面露着的黑黄干瘦的肋部。实在让人觉得瘆的慌。他带着一个墨镜。划满岁月刻痕的脸上满是沧桑。坐在拐角里毫不起眼。在他的脚前。蹲立放着一个木牌。上面除了刻着“算命!”二字别无其他。

    身后走来的孙祎可刚好听到这几句话。不等我二人说话。孙祎可就一脸不屑的讥讽道:“这年头真是什么装神弄鬼的都有。别以为带个墨镜装瞎就能成麻衣神算子了?”

    老先生默默的听着孙祎可的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伸手取下眼前的墨镜。露出空洞无比的双眼道:“呵呵……我都瞎了大半辈子了。还用装吗?你这女娃娃的笃心太重啊!”

    看着老先生的样子我们都是一愣。本以为他是在糊弄人混饭吃。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个瞎子。当下道歉道:“老先生。实在对不起。她也是无心之举!还请您不要放在心里去!”我急忙对着老先生鞠了一躬。

    “无妨。无妨!小友。你可否上前一步说话?”老先生笑眯眯的看着我招了招手。

    “别过去!小心有诈!”孙祎可突然挡在我面前。神色上有种紧张和防备。

    我注视着那廋弱不堪的老先生。虽然容貌十分瘆人。但话中却能感受到一丝慈和。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图谋不轨之人。便对着孙祎可摇了摇头。推身走到跟前。

    走过去之后。老先生探了探我的身子。示意我弯腰道:“低一点……再低一点!”我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不过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弯了下去。

    老先生摸了摸我的脑袋。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突然无比兴奋的开心道:“不错。脑骨双嶸。双颧丰润。三十岁前可称雄!”说着又往身下摸去。“嗯?半灵半魔。半阴半阳?无量天尊。这是何故?”老先生嘴中轻轻呢喃了一句。谁也没有听到。然后忽地双目透出两道奇光。再次细细打量了我一番。神情无比惋惜。“眉丝多变。乃是凶险之兆啊!”

    老先生的话刚说完。孙祎可便没好气的道:“切!你这老头还真会说。你先是说他脑骨双嶸三十岁前可称雄。现在又说他眉丝多变。凶险之兆。这不是自相矛盾啊?另外。你摸骨说的是真是假我不知。不过你既然双目失明。是怎么看出他眉丝多变的?难不成你开了天眼?再说了。你可知道他是谁?竟然在他面前算命论玄!”

    老先生听完神情一动。哈哈大笑道:“你这女娃娃倒真是一副怜牙悧齿!只可惜性格坦直、嫉恶如仇。日后若不收敛一二。将会给你家里带来变故。还会给这位小友带来无妄之灾!”

    孙祎可听了老先生的话当下就不乐意了。脸色羞怒的英眉一竖道:“你这老头。胡说什么。我怎么样你岂能知晓!”

    老先生哈哈一笑。抚了抚下巴的胡须。慢条斯理道:“我岂能不知!你七岁那年溺过水。十五岁那年丢了个你母亲送的香囊。在你的右耳耳垂还有一颗痣!女娃娃。我说的对与不对?”

    老先生话字字说在孙祎可的心上。顿时惊得孙祎可张大了嘴巴。愣在了原地。直到过了半天她才震惊失色的看着老先生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先生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凡事皆有定数!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小友前路凶险难测。我也只能预见一处。请听老头子一言。所见非真。所言非真。所听非真。镜中花。水中月!越是离真相越近。越容易被表相所蒙蔽啊!”老先生说着便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避开人群走了。直到老先生消失不见之后。我才慢慢的回过了神。

    而一旁的孙祎可却是瞥了瞥嘴。依然不相信老先生说的话道:“这老头一看就是装瞎。你看他走路连个棍子都不拿。一个人都没撞到!”

    “灵生。他……他怎么知道我叫天生啊?”我哥挠了挠头。突然插嘴道。

    我心头一惊。猛的回头急问我哥道:“大哥。他什么时候叫你了?还说了啥?”

    我哥抬头想了一下。道:“就是他刚才拿牌字起身的时候。说我壮实了。灵生娃长大了!”

    “你说什么?”听完我哥的话我犹如醍醐灌顶般猛然头脑清醒。怪不得我弄不明白老先生眼瞎为何还能看到面相。他用的竟是我姬家相术之法!我当下一拍大腿情急道:“大哥。快追!那是咱二爷啊!”

    ……点个关注。不要走开。精彩稍后继续(么么哒!)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最豪赘婿〕〔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五千年来谁著史〕〔第6666次重生〕〔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