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妖气客栈〕〔夫人被拐了〕〔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快穿:男神太甜,〕〔茅山鬼王〕〔王爷,我对你一见〕〔你是我的不可或缺〕〔校花的修仙强者〕〔农门辣妻:山里汉〕〔地球最强男人〕〔一纸成婚:顾少宠〕〔奶爸圣骑士〕〔重生之时代先锋〕〔公主嫁到:莫少,〕〔宠妻如命:霸道老〕〔校花之极品妖孽〕〔恶食之门〕〔下堂春锦〕〔重生八九甜蜜蜜〕〔妖孽鬼夫拯救计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8章 妖言惑众!
    “你说啥?那是咱姬二爷?”我哥有些乍舌的看着我,似乎难以相信。

    我顾不上给我哥解释,刚要顺着老先生走过的那条小巷去追,“膨嗵!”身后的甘霖轩茶楼内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惊得我立马回过了头,只见茶楼里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有人乱作一团的往外跑。

    “不好!钱枫!我们快进去!”我咬了咬牙,也顾不得去追二爷,招呼了孙祎可一声,挤开从里面仓惶跑出来的人流冲了进去。

    我们冲进茶楼的时候,甘霖轩内部已经变得十分的空荡,钱枫一个人站在中间的曲台上纹丝未动,在他的脚下还躺着一人,也不知是死是活,对面一端则是刚才戴着帽子身穿灰色长衫奏曲的艺人,他安静的提着二胡坐在原地拉唱,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四周发生的变化一样。

    “钱兄!你怎么了!”我小心的在甘霖轩四周环顾了一下,看到没有其他人,便开口唤了一声钱枫,刚准备踏步上前,脚尖落在地面的一刻间,对面那个老头却突然拉起二胡怪唱了一声:“客官且听我一眼啊!一念红尘看不穿,二月桃花开漫天,三生不望黄泉水……”

    就在我们疑惑那拉二胡的老头为何突然放声大唱的时候,甘霖轩茶楼的二楼忽然门窗大开,一个个身穿黑衣蒙面之人手中拎着刀剑飞跃而下,瞬间将我们团团围了起来。

    “大家保护好钱枫!”看到茶楼里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蒙面杀手,我心里凉了半截,立即和大哥以及祎可背靠在了一起,将钱枫牢牢的挡在了中间。

    “钱兄快醒醒!有敌人!”我一边防备着面向我们围压过来的蒙面杀手,一边扭头低声呼唤着钱枫。然而出奇的是,钱枫却是怎么叫都叫不醒,就像是中了什么邪术一样,闭着眼睛就那样如同僵尸一般的站着。

    孙祎可仔细的瞅了钱枫一眼,轻声道:“他应该不是中了迷药,像是被人施加了一种定神咒之类的!”

    “那现在怎么办!我可没有把握对付这么多人!”我咽了口唾沫担忧的瞥了眼孙祎可,强压下恐惧,小声的问道。

    孙祎可盯着那些目光毫无波动的蒙面杀手,脸色阴沉道:“没有办法了,只能来一个杀一个!”

    “杀了他们!给我上!”蒙面杀手中看上去最为瘦弱之人突然眼神一厉,猛地一挥手,第一个举剑冲着我们杀了过来。

    “去死!”孙祎可眼光一寒,口中娇喝一声,“哧——”猛地拔出手中的长剑,闪出一道气势夺人的寒芒,冲着那黑衣人便迎了上去。

    看到孙祎可提剑冲入蒙面杀手围攻中,一时陷入了缠斗,我顿时着急起来,不敢袖手旁观,对着我哥道:“大哥,你护好钱枫!我去帮她!”叮嘱了我哥一声,当下便猛的向前一跃,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杀手伸手抓了过去。眼看这黑衣人近在咫尺我快要偷袭得手,却在这一刹那间,突然觉得面门一凛,一道凌厉的杀气逼来,我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把头向后一偏,“呼哧——”一把暗刃从我的面前一飞而去,钉在了茶楼灯笼之上。

    我慌乱的转过身子看向了袭击我的方向,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早已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到了我的背后,举着手中利剑直刺向我的后心,我急忙脚下一滑,侧倒在地躲闪黑衣人的攻击,刚巧与他擦肩而过,随后猛的抬腿向上狠狠一踢,正中黑衣人的胸口。

    “呃——”黑衣人吃痛之下,发出一声闷哼迅速倒退了两步,却在不经意间瞥到了我哥和钱枫,竟然毫不恋战的挥剑就冲着我哥和钱枫杀去。

    “大哥,小心!”见黑衣人冲了过去,我赶忙大吼了一声提醒道。

    我哥看到黑衣人杀了过来神色丝毫不惧,依旧是一副憨笑的模样,对着那挥剑而来的黑衣人就是一个巴掌盖了下去,那黑衣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快要冲到我哥面前时忽然神情呆滞,像是提线木偶般任凭我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天灵盖上。

    “咔擦!格勒!”一道头骨碎裂的声音响起,那黑衣人竟然在我哥这一掌之下裂成了几半。

    “嘶——”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满目骇然的看着憨憨笑着的我哥,只觉得无比诡异,我哥什么时候达到了这么强横的掌力?然而没等我多想,我眼瞳猛地一缩,浑身一震的望着先前那个倒在我哥脚下的黑衣人,不知道他何时竟然绕过了我哥,一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钱枫的身后,再看一眼地面,哪里还有黑衣人,那根本就是一块碎裂的人形木偶。

    “小心!”我吓得脸色煞白,本能的大吼一声,想要冲上去,但为时已晚。视线所望的黑衣人已经目光极其冰寒的挥动着手中的短剑,斩向了钱枫的咽喉,钱枫的性命岌岌可危。

    “嘿!你小子还没死啊!”我哥反应过来,咂巴了下嘴,在高个黑衣人动手的一瞬间,快狠准的一拳轰了过去,那黑衣人显然意想不到我哥这么灵敏,被我哥出其不意一拳给轰了个正着,整个人被重重的轰飞了出去,倒在了门板上。

    看到钱枫没事,我心里长松了口气,而孙祎可那边的打斗也逐渐白热化,此时她的状况很不乐观,身上被黑衣杀手划开了四五道显眼的伤口,招式也开始混乱,但她身上的气势却丝毫不弱,将合力围攻她的黑衣杀手硬生生的放倒了两个,但饶是如此,孙祎可仍是节节败退,危在旦夕。

    “孙姑娘,我来助你!”我轻喝一声,迅速的朝着外围的黑衣人迎了上去,然而就在我即将冲过去的时候,之前倒在地上的两个黑衣人,忽然一跃而起,身子急速弹射过来,前后夹击把我困在了中间。

    我大吃一惊,满目震撼的盯着这两个黑衣人,心里暗自嘀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人身上的伤势明明早就够他们死上好几回了,居然还能站起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两个黑衣人却没给我留下多想的时间,上来就是无比狠辣老练的杀招,招招致命。

    可是越和二人缠斗我越觉得事情古怪,因为那两个黑衣人的胸口早已中了我不下三掌,若是常人的话,一掌之下定然当场毙命,但这两人不仅没事,反而越战越勇,好像完全不知道疼痛一样。我发觉其中的不对,一边小心闪躲,一边分神瞧了一眼我哥和钱枫,只见我哥此时也正被两个黑衣杀手围攻,钱枫仍旧站着一动不动。

    我刚要收回目光,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急忙放眼再去看钱枫,惊骇的发现之前躺在钱枫身后的那一具尸体竟然不见了。

    “坏了!”我心中暗叫一声,就在心绪陡转之间,钱枫身后一道寒芒闪烁,一道黑影冲着钱枫冷冽的刺了过去。这一次我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提气暴喝道:“钱兄危险啊!!!”兴许是我这奋力一吼起了作用,在那剑锋快要刺中钱枫的前一刻,钱枫身体微微动弹了一下,他缓缓睁开眼顿时看到了黑衣人的剑锋,迅即惶急的把头一偏,借势一掌打了出去,正好打在了那人的手臂之上,将黑衣人的短剑击落顺手接住,反手就是一剑,直接刺穿了那人的喉咙。

    看到钱枫灵活一击直接将黑衣人的咽喉刺穿,我本以为危机成功化解,却被下一秒的情形吓得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咽喉分明已经被钱枫一剑刺穿,但是身体竟然丝毫没有停顿,像是没事人一样,照直扑向了钱枫。

    钱枫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慌乱伸出一脚正中那人的腹部,钱枫这一脚踢出的力道非常蛮横,那黑衣人的胸膛在钱枫一脚之威下居然腹部凹陷了下去,撞倒几个木桌后,在地上滚了几滚便又一动不动。

    我避过身前两个黑衣人的再次攻击,又分神看向了那个黑衣人。本以为这人必死无疑,但是没曾想,那黑衣人在地上又静止了少许之后,慢慢的拔掉了咽喉上的短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拎着短剑再次朝着钱枫杀去。

    看到这我猛然大惊,心头不由一冷,抽身看了看围攻孙祎可和我哥的蒙面杀手,与钱枫遇到的那人一样,他们的身上即便受了致命的伤,一个个也犹如打不死的僵尸一般,不知疲惫的将我哥和孙祎可困住,疯狂攻击。

    “该死!这些人根本杀不死!”孙祎可几番殊死搏斗之下,体力逐渐衰竭,状态已经大不如先前,在黑衣杀手的围攻下明显落入了下风,且战且退的冲着我大吼。

    “不!这些人一定有什么弱点!”我拼命的格挡着眼前黑衣人的挥战,心中心急如焚,现在发生的一切远远的超乎了我的认知范围,这世间怎么可能存在杀不死的人?

    又被黑衣杀手划伤两道血痕后,孙祎可面色黯沉的朝我喊道:“灵生第,你快想个办法,我快顶不住了!”而那边我哥和钱枫也被围住,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被这些人活活耗死。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的弱点究竟在哪!”此时我的脑子里面一片乱麻,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克制黑衣杀手的应对之策。眼看着情势越发险峻,电光火石之间,我恍然间想起来二爷走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所见非真!所言非真!所听非真!水中月,镜中花!”

    我刚才还在疑惑为什么二爷走之前会莫名其妙的告诉我这么一句话?原来如此,想到这我顿时拍了拍脑袋,明白了一切,旋即一扫场中,死死的盯着那个依然在自顾自拉着二胡的老头。

    “你这老头!休要作怪,给我拿命来!”我咬牙切齿的看着那表情泰然自若的老头,虽然不确信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但是除他之外我这茶楼感觉不到还有什么异常,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试上一试。

    我恶狠狠的冲向那个拉着二胡的灰衫老头,然而就在我接近老头伸手去抓的时候,“嘿嘿!”那老头怪笑一声,诡异的把身子一转,仰面一躺,脚尖冲着身前的桌子一勾,只听“砰!”的一声,老头四面的地板突然猛地被掀起,露出一圈水潭,将老头围在了里面。

    老头躲过我的攻击,隔着水潭停下了二胡,笑眯眯的看着我道:“嘿嘿……真没想到你们中居然有人能看穿我的幻术!难得!难得啊!”听到老头自己承认,我暗松了口气,果然如我猜测的一样,我扭头瞥了一眼身后,发现那些黑衣杀手仍在不顾死活的攻击钱枫和孙英,只不过动作有些迟缓,我们依然没有摆脱险局,看来只有除掉这个老头,这场死局才能破掉。

    我冷冷的盯着老头,压着心里的暴戾之气,不敢有丝毫松懈的道:“哼!好一个幻术!好一招妖言惑众!!”

    老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眉头微微皱起,轻轻的用手拨弄了一下琴弦,阴恻恻道:“哦?你也知道我这招妖言惑众?”

    “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我们一进门听到你这首幻术曲的时候,就已经中了你的招了吧,你是想要在幻境之中将我们除掉!”我指了指身后那些黑衣杀手说道。

    老头听完冷冷一笑:“你说的一点不错!老朽这曲妖言惑众已经十多年没有拉过了,除了当年的老古董们,很少有人知道。没想到年轻小辈之中,竟然还有这么识货的人!老朽第一次拉奏就被你看出了门道,不知小子你是哪家的娃娃?家住何方?”老头兴意盎然的居高临下询问着我,手中还不时拨弄着怀里的琴弦。

    我随即冷哼一声,反问那老头道:“哼!老头,我是哪家的你知道又如何,难道告诉你,你就会放掉我们不成?”

    老头眼中莫名的神色闪烁,摇了摇头,阴森肃杀道:“自然不会!即便你看出了老朽的本事,那又能如何?难道你有办法破开老朽这首妖言惑众吗?嘿嘿!”听完老头阴森得意的话我沉默了,我虽然看出来他使用了幻术,但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这幻术。

    老头耐心的等了半响,最后无奈的哀叹道:“当真是可惜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少年英才,今日却要死在这里!也罢,就让老朽送几位一程,给你们拉上一首断魂曲吧!”

    “不好!他要下死手了!”听完老头的话我面色剧变,然后那老者手中的二胡急速响起,更可怕的是这一次老者所拉的曲子,与之前的完全不同,节奏和曲音没有一丝的悲呛和哀伤,而是犹如黄昏暴雨一般,急促而紧迫。老头的断魂曲一响,场中围攻孙祎可的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瞬间变得浑身一震,精神抖擞起来,不仅攻击速度加快,所用的招式也越发的凌厉和凶狠,只是几个呼吸,孙祎可和钱枫的身上便多添了几处伤痕。

    “混蛋!这下可怎么办!”我焦急的看着深处危险之境的孙祎可他们,心里焦躁不安,最后我心下一凛,深深的吸了口气,猛的朝着老头杀去,然而不等我靠近老头,那老头四周的水潭,在我靠近的那一刻,突然沸腾了起来,好像被大火烧开了一般,一滴滴的水珠翻滚着朝我射了过来。

    看到水珠射来我心中一紧,伸出脚尖对着地面狠狠的一点,身子快速的向后缩了缩,饶是我反应的及时,当我看到自己身上的衣衫时候也忍不住心有余悸,倒抽了一口气。因为我那因为躲避不及时沾染水滴的衣衫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个的孔洞,那些水滴竟然还带有惊人的腐蚀性。

    “化骨水!”我惊叫一声,看着那老者的眼睛随即反应过来,一字一句地冰冷说道:“你就是躲在龙陵墓室的那人!”此刻我已经能够确定我在侧室里面看到的那双黄色眼睛,应该就是对面的老者,也只有他才能在那种地方利用幻术,骗过我们的眼睛。

    “嘿嘿,是又怎么样?你以为你们能活着出去吗?”老头嘴上阴狠的说着,手上也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拉越急,拼命催动着黑衣人攻击我们。

    “啊——”一声惨叫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听声音好像是钱枫。

    我闻声急忙看去,只见围攻钱枫的黑衣人中有一人一剑刺中了钱枫的小腹,钱枫血流不止,行动迟缓下来,局面危在旦夕,“怎么办!怎么办!难道要用那个东西吗?”我思索着摸向了怀里。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