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妖气客栈〕〔夫人被拐了〕〔美艳王爷的多重人〕〔快穿:男神太甜,〕〔茅山鬼王〕〔王爷,我对你一见〕〔你是我的不可或缺〕〔校花的修仙强者〕〔农门辣妻:山里汉〕〔地球最强男人〕〔一纸成婚:顾少宠〕〔奶爸圣骑士〕〔重生之时代先锋〕〔公主嫁到:莫少,〕〔宠妻如命:霸道老〕〔校花之极品妖孽〕〔恶食之门〕〔下堂春锦〕〔重生八九甜蜜蜜〕〔妖孽鬼夫拯救计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9章 丢失龙印
    脸色数变,我紧咬牙关的握着李太爷临走时特意送给我的两颗铁罗汉,虽然我没亲眼见过这铁罗汉的威力,不过太爷说过这铁罗汉能在危机时刻保我一命,想来威力非同凡响。可这铁罗汉只有两颗!更是李老太爷毕生耗费的心血,我实在舍不得用掉,但是回头望了眼身处险境的大哥钱枫等人,当下再没有丝毫犹豫,打定主意准备掏出铁罗汉扔过去时,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忽然注意到一点。

    那灰衣长衫的老头虽然一直拉着二胡,但是他总会时不时的会抬起头莫名的朝着甘霖轩茶楼的上面看上一眼,这个奇怪的举动让我一愣。我手中的动作随即一顿,顺着他刚才的目光急忙抬起头扫了上去,二楼和三楼楼上门窗大开,但是并没有一个人,这更加引起了我的注意。

    既然楼上没有人,那这老头在看什么?对,这楼上一定有什么古怪!不然这老头不会不停的往上看。可是他究竟在看什么?或者在观察什么?我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中默念了一遍凝心咒,视野快速的望楼上扫了过去。

    可是看来看去却是没找到什么古怪的地方,因为这楼上除了二楼门前上面挂着几个镜子之外,根本别无他物!“等等!镜子!”

    看到那几面镜子我猛地想到了什么,连忙又仔细的看了过去,果然,在这甘霖轩二楼四周的房门上,皆是倒挂着两面发亮的铜镜,这些铜镜的分布很有规律,彼此之间相互对应,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挂两面,全部倒悬着朝下而立,而甘霖轩一楼下的情景则被一清二楚的展现在铜镜之中。

    我当下幡然醒悟,这楼上悬挂的铜镜根本就是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来设置的,这几面铜镜配合老头的曲子就是一个隐蔽的阵法!

    想明白了这点我立即终止了思考,心里一狠,瞬间起身一跃扑向离我最近的一面镜子,挥拳猛砸过去。

    “嗯?居然被你看出来,不过晚了!”我突如其来的举动仿佛惊动了那老头,老头一见我果断的冲向了镜子,手中的二胡飞快一抖,“咚!”一声巨响在茶楼响起,我顷刻间觉得头昏脑胀,整个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小子,你没机会了!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老头冷笑了一声,神色变得狰狞起来,手指愈发飞快的弹动二胡,二胡传出的声音和节奏更加迅猛暴躁,孙祎可和钱枫两人在数秒之间便被黑衣杀手们击倒在了地上,岌岌可危。

    见老头下了死手,我不敢迟疑,看着还在一个人苦苦支撑的大哥,强行忍着头涨的脑袋,“给我破!”我大吼一声,强提精神猛扑了上去,带着一道劲凤,对着眼前的镜子轰了过去。

    “再多的反抗也是徒劳的,乖乖的躺下吧!”老头见我苦苦支撑,也是心中略微震撼,继续拨动拉弦,一个黑衣人忽然就从卧正对的那面铜镜里出现,手中握着一把短剑,冲着我的胸口刺了过去。

    “妈的!该死!”我忍受着眩晕急忙抽身一躲,身体在霎那间失去了重心,从二楼摔落了下来。

    就在我刚刚准备翻身继续攻击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那黑衣人找准机会一剑刺了过来,我的旁边突然响起一阵怒吼,紧接着一阵劲风从我的身后而过,“给我滚!”

    “怦!”一击狂暴的铁拳揉杂着无尽的戾气蛮横的轰在了那黑衣人的身上,那人在一瞬间就被我哥一拳轰的粉身碎骨。我哥双目血红的回头看了我一眼,口中不断的发出低沉的嘶吼,“都要死!都要死!”

    看着我哥癫狂的状态我心中攸地一紧,糟了,大哥的老毛病又犯了!自从练习周易先天功不慎走火入魔后,我哥一旦受到极大的刺激就会陷入癫狂暴戾的状态,这种状态下的我哥就连我爹全力出手也很拿制服他,更糟糕的是,一旦大哥陷入这种狂暴状态,事后脑子又会变得迟钝几分,这也是我哥逐渐变傻的原因。

    情况紧急,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看到我哥对阵七八个黑衣人围攻丝毫不落下风,反而贴身肉搏激战,我眼疾手快赶紧从地上爬起,这次没有黑衣人的阻挠,我快速的接近了一面铜镜,毫不迟疑的就挥拳朝着铜镜砸了过去。但是在我的手刚刚接触到铜镜的那一刻,我的拳头竟然不受阻碍的直接穿过了铜镜,那面铜镜,竟是虚幻的!

    “什么!这是投影!”我惊讶的大叫一声,旋即便反应过来,这楼上四周虽然悬挂着八面铜镜,但是并不都是真实存在的铜镜,这些铜镜里面只有一面是真的!其余的皆是折射出来的投影,可是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一个个去看。

    我眼眸冷冽的看着水潭中间一脸笑意的老头,想不到他如此奸诈,心中勃然大怒,但是看他的样子却似乎又太过于安定了,这其中一定没有这么简单。真的铜镜究竟在哪?我看着楼上的七面镜子情急万分,因为下面我哥状态已经有所下降,已经开始受伤!

    “不能慌,我要冷静下来!”我意识到这个时候绝不能被情绪冲昏了头脑,局面越是对于我们不利,我越是不能病急乱投医,当即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

    八面铜镜挂在四个方位!每个铜镜又能够折射出八个镜子的投影,真的会是哪一个呢?心思陡转之间,瞥眼看着老头朝我投来的残忍冷笑,我立即冲着距离我方位最远的一面铜镜转身扑了过去,在我飞身过去的过程中,我再次瞥了一眼那个老头,发现他似乎未有所觉,依然是一脸的得意笑容,见他笑的满不在乎,我也笑了,我狠狠一蹬二楼的护栏,瞬间一跃,冲着甘霖轩最中心的大红灯笼抓了过去!

    “住手!你敢!”老头一嗓子叫了出来,脸上顿时变得无比的精彩,一下站了起来,但为时已晚。

    我伸手一提大红灯笼,稳稳的落在地上,伸手一掏灯笼的底部,取出了一面古朴的青铜镜,在青铜镜取出来的那一刻,一直围攻我哥和孙祎可他们的黑衣杀手也在一瞬间消失无影!

    “你……你怎么会知道那面真的镜子在灯笼里?!”老头早已没了之前的风轻云淡,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脸色阴郁的盯着我。

    “这还多亏了你!你故意安排了八面铜镜混肴视听,即便我看出来了也无从下手,然后迷惑我去计算八卦的方位以此拖延时间,即便最终我算出了那面铜镜的位置,你准备的毒花也差不多成熟了吧?”我简单的说着,目光指向老头身边的水潭。

    此刻老头四周的水潭上面漂浮着一圈粉红色的诡异花朵,个个含苞欲放,在那花瓣之上隐隐约约还连着一根丝线。

    孙祎可忍着受伤的身体,听到我们的对话咬牙站了起来,目光扫到那些花顿时神色一惊道:“彼岸花!”

    老头仍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连连追问道:“小子,那你又是怎么看出我的布局呢?”

    “我怎么看出来的?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进入茶楼以后,你就一直在诱导我们按照你的布局走!但惟独有一个很大的漏洞,那就是故意没有让黑衣人围攻我。”

    “哦?那又如何?”老头被我的话弄得一愣,轻喝道。

    我笑笑道:“从刚进入茶楼开始!你就一直让黑衣人不断的围攻钱枫,我大哥还有孙祎可他们!有两层打算,一是如果没人看出来你的幻术,你就慢慢将我们消磨死;二是如果我们中有人识破你的幻术,正好留个破绽引我上钩,诱使我去攻击你,然后你顺势打开水潭,接着到我发现铜镜的时候,利用这个障眼法拖延时间,那时已经事成一半,等这毒花成熟,死局已定,我们即便看出来也回天乏术,这所有的一切你早就算计好了!若不是我刚才去砸镜子,镜子里面投射出一个黑衣人出来,我也不会有机会看出端倪!”

    “此话怎讲?”老头语气软了下来,他实在想不通自己还在哪方面出现了疏漏。

    我撇了撇嘴,道:“刚才我躲闪黑衣人的瞬间,正好被我无意间看到了头顶上方灯笼内的异样,我顿时明白了那面真的铜镜放置何处。其实从始至终你就谋划好了,你利用的是八卦对四相之术!因为我们恰好是四个人,这点你早就知道,当我们一进门不小心走入你幻阵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不过,你自己是不是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为何你精心谋划的幻阵却唯独没有攻击我呢?”

    老头倏地睁开了眼睛,惊愕的盯着我道:“为什么?”

    没想到老头这么情急,我露齿一笑道:“呵呵……那是因为你巧妙布局的死局算计错了对象,你不该用八卦五行之术来对付我们。”说完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站在了原地。

    老头古怪的看着我的举动,突然身子一僵,面色变了变,最后一脸震撼的道:“怎么会这样!你……你的气息怎么飘渺不定,难以捉摸!”

    听了老头的话,我摇摇头道:“因为从到进茶楼开始,你就根本捕捉不到我的气息!自然无法对我驱动幻术!”说着我指了指身后钱枫之前在曲台上站着的地方,那里一直躺着一具尸体,正是之前躺在钱枫脚下的尸体。

    “不!这不可能!”老头听完我的话,语气突然转恶,顿时指着那具尸体大吼道:“你说谎,那尸体虽然是我随意找来欺骗你们的假象!可如果你真的把气息转移到他的身上,在刚才的幻阵中,我调动他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这你怎么解释!”

    “谅你也想不明白……这很简单!老头,你且看好!”我说完手中轻轻掐指一动,对着那躺在地上的尸体伸手一招,那尸体便自行坐了起来。

    “嘶!”老头惊讶的吸了口气,心头冒出了极大的疑惑,猛地怪叫起来:“这是控尸符!你怎么会有控尸符!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就不劳烦你操心了!受死吧!”话音刚落,我拿捏好了时机,扔掉了铜镜,趁着老头现出震惊之中,还没有防备,急喝一声向前冲了过去。

    老头也没想到我下手竟然如此果断,眼中现出一抹厉色,正好此时他心中一股无比愤怒和郁闷的失败情绪无处发泄!随即猛的抬脚以气为力划起一片水花,眼前的化骨水瞬时“哗”的一声卷了起来朝我盖了过来。

    “嘿!老头,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化骨水对我还有用吗?”我冷哼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惧那迎面溅射而来的化骨水,在化骨水即将盖过来的一瞬间,狠狠的冲着水中彼岸花一抓,一把扯断了那花瓣上的丝绳。

    丝绳一断,我们面前的情景陡然一变,那充满化骨水的水潭一下不见,只有一个老头怀里抱着一把二胡像后面仓皇而逃。

    “你往哪里走!”看到老头就要溜掉,我怎肯轻易让他离去,急忙飞身一扑朝着老头头顶抓了过去,然而就在我快要抓到他的时候,“啪!”那老头却猛的回过身,对着茶楼的墙壁一拍,我脚前的地面瞬间一空,露出了一个小坑。

    “是佩儿!”我当即顺着地板一看,只是佩儿此时被一根绳子吊着,下方则是一根根连排而立的利矛,那根绳子的一头正连着老头手中拽着的一根绳子,看到这我眼眸一冷,脸色铁青的看向了老头。

    老头阴毒一笑,神色颇为忌惮的瞅了瞅我,指着吊在绳子上的李佩儿,怨毒道:“你真了不起!招魂曲加妖言惑众都没能杀死你们,不过即便如此你们又能怎样!现在李佩儿还在我手里!”

    孙祎可和钱枫他们也很快追了过来,看到李佩儿没事,钱枫先是满脸惊喜,然后猛地面色一沉,恶狠狠的盯着老头:“快放了佩儿小姐!”

    老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眼睛微眯道:“很简单!你们要是识趣的话就交出龙印!”

    “你做梦!龙印绝不会交给你!”不等钱枫说话,孙祎可便冷漠的回道。

    “哼!那就别怪我无情了,可惜了这么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姑娘!”老头说着就准备松掉手中的绳子。

    “老头,你敢!”

    “慢!”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我顿生一计,急忙喝住老头。

    老头似乎早有所料,听我一喊,手中随即一顿,对着我们道:“嘿嘿!这样才像话嘛!”

    “你要的不就是龙印吗?给你便是!”我说着想也不想的从怀间掏出龙印抛了过去。“先救人要紧!”在老头去接龙印无暇顾及我们的那一刻,我急忙对着孙祎可说了一句,然后我快速扑了过去。

    老头欣喜的一把抓住我抛出的龙印,一下松开了绳子,转身就跳出了甘霖轩茶楼,我自燃不会去追,因为我扔给老头的压根不是什么龙印,而是一块大萝卜!此时的我已经和孙祎可联手将佩儿救了出来。

    “你们几个居然敢骗我!我们走着瞧!”匆匆离开的老头眨眼间大吼着跑了回来,他在路上很快察觉出这不是真正的龙印,但是此刻佩儿已经被我们救起,他怨毒无比的看了我们一眼,也不敢多呆片刻,扔下一句恨话便仓促离去。

    “快追!别让他跑了!”看着老头再次离开我急忙喊了一声,顺势把救起的佩儿递给了钱枫。

    “啊——”就在我刚把佩儿交给钱枫没一个功夫,身后突然响起孙祎可的惊呼声。我猛的循声一看,发现此刻钱枫的胸前一片血迹,而那下手之人正是钱枫怀中的佩儿。佩儿从钱枫的怀里一下夺过龙印,狠狠推开了钱枫,随即一跃顺着老头的方向冲出了门外。

    我眼中一惊,急忙大吼道:“钱兄!”我在钱枫的身边着急的蹲了下来,而孙祎可给钱枫的伤口简单包扎后,已经开始给钱枫把脉,“钱兄!钱兄你醒醒啊!”

    “咳咳!——”过了片刻,钱枫微微睁开了眼,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钱兄!太好了,你醒了!”看到钱枫安然无事,我大喜。

    钱枫伸手入怀,从怀里拿出一面破损的铜镜,那铜镜便是方才我扔在地上的镜子,想不到竟被钱枫拿了区,铜镜上有一个无比清晰的剑痕已经刺穿了铜镜,想不到竟然是这铜镜,救了钱枫一命!

    “还好,多亏了这镜子啊!”钱枫看着我们苦笑了一声,在我的搀扶之下坐了起来。

    “佩儿为什么对你下手?”见钱枫没什么大事,我无比疑惑的问道。

    钱枫抬起头,话里有话道:“你真以为她就是佩儿吗?”

    我闻言一愣:“莫非?”随即我瞳孔一缩顿时会意过来。

    钱枫无奈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些人谋划的如此心思缜密,临了还留了这么一手!”说着一脸的懊恼。

    “龙印给了就给了吧!可是真正的佩儿究竟去哪了?”我有些担忧的说道。

    “他们目的既然达到,那佩儿自燃对于他们没有多大价值,他们故意让人假扮佩儿,那么佩儿必定还在此处!”钱枫无比坚定的说道。

    “还在此处?”听完钱枫的话我环顾了一下茶楼四周,但似乎茶楼内并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

    “对了!一定在那!”我忽然想起一个我一直没有注意的地方,那就是老头拉二胡坐的地方,不是一个板凳,而是一口箱子!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