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千帆孙小云〕〔绝世双魂〕〔我爱那么真,你却〕〔都市神龙狂兵〕〔盛宠邪魅皇子妃〕〔富贵盈香〕〔重生豪门:影后娇〕〔萌宝36计:妈咪,〕〔皇叔追妻:重生王〕〔偷爱〕〔目光所及都是你〕〔修真狂少〕〔农门丑妇〕〔史上最强小农民〕〔味香〕〔末日轮盘〕〔重生之本宫只想做〕〔画堂归〕〔福妻满满〕〔飞不过的保和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1章 不死之人
    走了约摸不到半个时辰,老丈领着我们在一一幢青砖红瓦、四角飞檐得大院前停了下来,门只开了一扇,我们几个站在门前两眼望去,整个院子里都是张灯结彩,门庭若市,几张喜字贴满了门窗,不时从里面传来一阵戏文声和人群得嘈杂声。

    “嘎吱——”老丈一把把门推开,回过头对着我和孙祎可一笑:“两位贵客请进!”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刚要迈步走进去,身后得孙祎可突然用剑柄顶了我腰间一下!我狐疑得侧头看了孙祎可一眼,孙祎可递给我一个眼神,大概是要我小心。

    我会心一笑,跟着老丈走进院子后,我们发现这院子里搭着一个小戏台,戏台之下坐满了几十个人,一个个正饶有兴致得听着戏台上戏文之声,不过让我觉得迷惑的是,这戏台之上根本空无一人。

    “难道?这是皮影戏?”我心中暗自嘀咕一声也没心情多问,跟着老丈站拿到了一旁,这时那戏台上缓缓的出现了几个皮影的投影。

    “好!”皮影刚一展现,台下的村民顿时兴致高昂,大声高呼叫好,一个个得欢呼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台上高潮迭起得的皮影大战,我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孙祎可,孙祎可此时也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戏台上舞动的皮影,看到精彩之处忽然露出一个低头羞涩的笑容,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看了过去,可孙祎可的娇羞一笑却是一下让我着迷起来,自打我见到孙祎可起,就极少看到孙祎可情不自禁得发笑,没想到她笑起来竟然如此的令人神魂颠倒。

    我就那样傻愣愣得看着她,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孙祎可突然扭过了头,瞪了我一眼,娇声道:“色狼,看什么看!”

    我顿时心虚得回过神,尴尬的掩饰道:“没,我没看啥!”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男人,都是这个臭毛病。咦!那个老丈咋不见了?”孙祎可扫了眼我身后,发出一声纳闷,我转身一看,果然,那个老丈也不知什么时候那竟然不见了踪迹,我猜测他可能是又忙活去了。

    “我说灵生弟,你这样背着天生兄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找那老丈问问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间屋子!”孙祎可凝重得说道。

    “行,那我去找他问问!”看了眼前面的戏台,我就背着我哥向着后台走了过去。

    台下得村民们此刻完全投入在皮影戏之中,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甚至也没人出口询问,皆是喝彩不断得看着皮影戏,我在院子后台转了一圈却没看到那老丈,正在我焦急之时,我突然看到了刚才与老丈一道的那个年轻人。

    “嘿!那个兄弟,请问……”看到那青年我急忙在他身后喊了一声,但是十分诡异的是,他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反而加快脚步向后门走去。

    “奇怪,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还躲着我呢!”我小声嘀咕了一句,不敢有丝毫大意,抖了抖身子,背紧了我哥也急走两步紧紧的跟了上去。

    但是越跟着他走我就越发的心惊胆颤,因为这村子的地势我隐约觉得像是越走越高了,从村里的大院到脚下站着的这个地方,至少相差了十多丈的海拔。眼看着越走越不对劲,我赶忙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眼中突然一窒,不知何时整个村子四周都围上了一层几丈高的土丘,村中的房屋错落有致,村前一座四五米宽的拱形石桥,石桥上生着斑驳的青苔,桥下还有一条小河,村庄围绕着河流而建立,河流四周古树环绕,像是在拱卫着村庄似得。

    我越想越觉得这座村子透着邪乎,现在我所见到的情景,竟然与我们刚才进村的时候所看到的似乎不太一样,我不记得村子的四周还有古树以及石桥,难道是因为天色太黑我没有看清?

    见事情有异,我再不敢贸然跟随,可是就在我刚准备停下脚步抽身原路返回的时候,那青年却是停了下来,前面有一栋青砖红瓦的建筑,让人感觉就如到千年古寺般神圣庄严!。

    “嗯?奇怪,这么偏僻的地儿怎么会有这么高大的建筑?”我心中大为不解,壮着胆子背着我哥悄悄靠近,走近跟前才看清楚,这原来是一处三层结构的小院阁楼,在那阁楼门前还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

    “咯吱——”那个青年绕过石碑,扫视了一下身后轻轻的推开大门进了院子,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继续悄悄的跟了上去。

    院落里面仿佛没有一丝光亮,阴暗无比,往前走了百步,我敏锐的看到最前面的小楼有点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

    我走过一处假山石风景物,突然想起那大门前的那块石碑,似乎与这处假山石遥遥相应,这在风水上来说,确实是不错的风水格局,俗称运转运的布局。再摸索着往前走,眼前有一处不知深浅的水塘,水塘之上则是一座九曲桥蔓延着通向阁楼的走廊。

    “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小村子里居然还藏着这等建筑?这都快比得上富绅显贵的府邸了!”我不禁在心里嘀咕一句,同时也更加的好奇起来,这座建筑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跟着那年轻人通过九曲桥,我慢慢的走到了阁楼前,阁楼的房门没有关,之前的亮光也正是阁楼里发出来的,我伸头探者脑袋谨慎的向里看了一眼,却发现阁楼里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一把年代久远的太师椅摆在阁楼的中间位置,而且那太师椅明显还在来回的晃动着,似乎有人刚刚从上面起来过。

    “他能去哪儿呢?”看着阁楼里面空荡荡的样子,我纳闷了一声。

    “哈哈……贵客是在找我吧!”我刚要潜入进去,一道爽朗的笑声从我的身后响了起来。我后背发凉的猛的回过头,只见那个矮胖老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正笑眼眯眯的背负双手嘲弄着我。

    “是你啊!老丈,太好了,吓我一跳,总算找到你了!”看到老丈我松了口气,刻意掩饰内心的慌乱。

    “哦?听你的口气,贵客找我有事?”老丈言语间一直盯着我怪笑不已,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

    我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无奈道:“唉,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知道老丈能否给我们安排一间屋子?你看……”说着脸色脸色郁闷指了指俺哥。

    老丈像是早就看到我哥一样,点了点头,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道:“是老头子我疏忽了!贵客稍安勿躁,小石!你去找个厢房带贵客住下歇息!”老丈说着便错开了身子。

    等那老丈挪开身子,我这才注意到,原来在这老丈的身后,居然还有一人,正是我一路跟踪而来的那个青年。

    那青年似乎对我敌意很深,漠然的抬头瞧了我一眼,然后手里提着那个大红喜字灯笼,便独自朝前走了。

    “贵客稍息片刻,时辰快要到了,一会还要请你参加我们村里的晚宴盛会!”老丈站在大厅的门前对我笑了一笑。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忙回道:“老人家盛情款待,小生恭谨不如从命!”老丈暗皱了一下眉头,随后轻轻一笑这才走进阁楼关上了门。

    经历了这短暂发生的变化,我忽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我紧跟着那青年一路走出了小院,在走出大门的时候,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小院,发现那阁楼方向的灯光已经熄灭,整个小院里面一片的死寂。

    “小兄弟,咱们这是要去哪?”走了半天,我跟在青年的背后忍不住问道。

    那青年回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继续提着灯笼往下走。等到我们快要走到下面的村子时,我目光犀利的发现,不远处的村边一片通红,汇成了一道长串,一个个身上穿着白色孝服的村民正手里提着红色的灯笼,成群结队哭丧着脸迎面走来。

    “这……这是入葬?”等到那些人走进身前的时候,我才仔细的看清楚,原来在那些人之中竟然还抬着一口红色的棺材,在那棺材两边跟随着一堆戏班子成员,不停的吹吹打打,望着那些村民,我突然想起来,这些村民不就是之前在院子里面看戏的那一伙人吗!

    “这村子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刚才办的不是喜事?”我神色严峻的看着从身旁走过的村民,想要在里面找到孙祎可。

    “小兄弟,你们村子里面不是在办喜事吗?这怎么突然……”无奈之下,我只好诧异的看着那青年问道,谁知那小兄弟你竟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跟在了那群人的后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冲我点头示意跟上。我茫然的愣了一下,看了看那群村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子,最后咬紧牙关背着我哥就要跟上,就在这时,一块碎石突然朝我面门砸了过来,我猛的把头一偏稳稳的躲了过去。

    我迅即顺着石头砸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有个人躲在草丛之中,那人正是孙祎可。我刚想呼唤孙祎可,孙祎可却急忙朝我摇了摇头,我狐疑的冲着前面的队伍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青年提着灯笼停了下来正回头望向我。为了避免对方生疑,我急忙转过身子跟了上去,趁着那青年不注意我的时候,我瞅了一眼孙祎可所在的草丛,但她已经消失不见。

    这个荒郊野外的小村真是越来越古怪了,我压下心中的疑惑,紧紧的跟在队伍的最后,但是令我惊讶的是,这些人所去的地方,正是我刚才潜入进去的那座小院。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此时的小然与我先前所看到的竟诡异的发生了些许变化,那小院的门前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大红灯笼,隔着很远就能看到里面一片通明,先前的幽暗和漆黑完全被取而代之。

    “他们在搞什么?”走到小院门前,看着那些村民们抬着棺材进了院子里,我心生疑虑的在门前停了一下。

    “嘿咻!嘿咻!”那些村民喊着统一的节拍把棺材一步步的放在了阁楼的前面,门已经打开了,刚才的那个老丈在太师椅上看到众人将棺材抬了过来,满脸欣喜的站了起来,神情颇为激动的走到棺材的跟前,然后命村里人打开了那口红色的棺材。棺材被他们打开以后,我跟了进来站在九曲桥上向棺材里望去,却惊诧的发现那棺材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这是搞什么名堂?”我疑惑的看着棺材与老丈。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猛吃一惊,那红色棺材被打开以后,那老丈竟然直接喊过了那个给我带路的青年,青年淡然的丢下手里的大红灯笼,一声不吭的便躺进了棺材里面!等到青年在棺材里面躺下来以后,那老头点了点头,就让人直接盖上了棺材。

    “老哥,这是要干什么!”看到这我大为震惊,赶紧拉着旁边的一位村民问道。

    那村民回过头仔细瞅了我一眼,语气不善道:“你是谁?”

    “哦,我是晚上路过这儿的路人,承蒙那位老丈照顾,允许我们在此借宿一晚。”我急忙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我们村长的客人啊!”那村民听完也笑着对我拱了拱手。

    我和那村民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忽然一伸手指着那口红色棺材问道,“你们这是?”

    那村民扫了扫四周,见左右无人,看着前面的棺材,刻意压低了声音对我道:“贵客有所不知,这件事情说来可就话长啊!”

    “哦?还请老哥给我说道说道。”我诧异的看了那棺材一眼,急忙说道。

    “这件事还要从几年前说起了!大概是在九年前吧,你口中的老丈还不是村长的时候,他的本名叫做黄志,他有两个儿子,刚才躺进去的那个就是他的小儿子黄良!九年前的一天,当时的黄亮正跟着我们村里的几个娃娃在村里玩闹,当时我碰巧在场,只听黄亮不知出了什么事,突然惨叫了一声,然后就倒在地上抽搐不停,几个呼吸间就气息全无!”

    “你说人死了就死了,城里请的先生也来看过,根本找不到是什么原因,怪就怪在,这黄亮在死掉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又莫名的活了过来!当时可真是吓坏了村里的人,哪有死人还能活过来的?但是看他的样子他又不像是鬼,怎么看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村里人虽然害怕,不过慢慢的也就接受了这诡异的怪事!”那人说到这顿了一下,最后咽了咽口水继续道。

    “最近一次是在一年前的时候,当时的黄亮坐在家里的火塘边上烤火,烤着烤着,就突然痛苦的大叫一声,并且从太师椅上摔了下来,全身剧烈的抽搐,一只脚落在熊熊燃烧的火塘里面,吱吱的冒烟,与黄亮一起烤火的他大哥黄义当时就被吓得冲出了屋子大喊救命!”

    那时候村里人都在下面的农田里劳作,听到黄义的呼唤就急冲冲的赶了过去,村长心急火燎的把黄亮从火盆里面拖了出来,但是黄忠的脚都被烧坏了,放到床上一摸,黄亮的身体已经僵硬无比,生机全无,村长当时就悲痛无奈的哭了。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