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痴情神君傲娇妻〕〔奇迹的召唤师〕〔主播妈咪,爹地又〕〔无敌双宝:傲娇妈〕〔魔帝归来〕〔都市弃少归来〕〔进球万岁〕〔绝代狂兵〕〔诸天之万界天庭〕〔上门女婿的咸鱼生〕〔最后一个剑圣〕〔沙漠中的农场〕〔禁欲总裁,求放过〕〔都市巅峰高手〕〔重生八零小甜媳〕〔娇妻很甜:老公,〕〔顾少一抱成婚〕〔星际剧毒小妖〕〔透视神医兵王〕〔长生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28章 惊心动魄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人群后方突地响起,立即引起了码头百余人的注意,人们纷纷循着声音探头朝后望了过去,只见一个身高八尺有余,半身赤裸的光头壮汉,身背一柄钩环大刀,犹如铁塔一般穿过人群走上前来。

    那人对众人投来的目光熟若无睹,只是站在船头看着那甲板上的箱子,嘴角轻扬,面露不屑;浑身的肌肉如同石岩一般隆起,再加上那一双倒立着的浓眉,更是压迫感十足,惊得围观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本欲回船的老者听到下面的声音后顿时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的打量了那壮汉一圈,也是微微变色,吐声道:“我看好汉身形魁梧,目光炯炯有神,似乎不像是力工啊!”

    壮汉瞥眼扫了眼老者,眼中露出一丝异色,随即冷哼一声,反问道:“怎么地?你这招船工还非的是码头力工才行?”

    老者神情一愣,似乎没想到光头大汉会是这般回答,略思片刻后,拱手一笑:“哈哈,好汉多虑了,有江湖好汉愿意加入我们,老头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就是不知这两块大洋,能不能入好汉的眼了!”

    “啰里啰嗦的!瞧好喽!”那光头也不和老者多做纠缠,冲众人抱了一圈,随即二话不说走上船去,毫不迟疑的单手对着甲板上的木箱狠狠一抓,只见其手臂上的肌肉瞬间隆起,光头大汉面目改色出口轻喝一声“起!”,那木箱竟然就被其轻而易举的举到了头顶。

    “老头,你看这样如何?”光头大汉举着箱子走了几圈后,像是举着一根羽毛般毫不费力的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心中暗自称奇,脸上则是大喜不已的连忙叫好:“好!好!壮士真是神人啊!”

    “哼!”老者话音刚落,光头大汉却是轻哼一声,不为其言语所动,当着下面的人一下将手里的木箱对着甲板狠狠的砸了过去,只听咔擦一声,那木箱撞在厚重的甲板之上顷刻间粉碎开来,连带着里面所装的东西也显露了出来。

    “这……这里面装的怎么是……”

    “没想到会是铁板!”

    船头下面的人待仔细看清楚那箱子里露出来的事物后,顿时炸开了锅,一个个都惊声喊了起来。那木箱内装着的东西,是十几块规格不一的纯铁!怪不得会让人觉得无比沉重。

    “那老头究竟要运送什么东西,竟然需要用十几块铁块来做试验?那加起来可快百斤重了!”船下围观的力工们见此情景纷纷讨论了起来。

    我略微惊疑的盯着那甲板上露出来的铁板,不由的多瞅了那船上的老者几眼,而老者对于人群的议论仿佛完全不在意,正笑意盈然的和那光头大汉凑在了一起交谈着。

    老者和光头大汉交谈了半响后,光头老汉便转身坐到了一旁,而老者回过头来看着通过的寥寥几人却是皱了皱眉头,随即指着地上的铁板对着欲要散场离开的力工们道:“诸位且慢,本船所需的人数还差的远,或许是老朽的要求太过于苛刻了”

    “可不是嘛,你这箱子里谁知道装的是几百斤的铁块啊,还要举到半腰,能有几个做到啊!”一些尝试失败的码头力工们不死心的大咧咧道。

    老者脸现愧意的轻轻一笑,随即摆摆手道:“既然是这样!那也罢,别说老朽不给你们机会!现在诸位只要能举起这其中一块扛过头,就算合格,怎么样?”

    老者的话无疑充斥着巨大的诱惑,人群中再次引起轰动,一个个自信满满的力工们不由分说的就跃了上去。

    站在人群中的我见力工们一拥而上,心念电转,急忙看向了孙祎可,孙祎可也早有不耐,旋即点了点头,我便带着我哥以及孙祎可也加入了进去。

    老者这次给出的要求让不少都勉强达到了标准,但饶是如此,离老者招收的船工人数还是有些不足。

    而船头甲板上,我和我哥以及孙祎可,也装出非常费劲的样子顺利通过了考验,直到快到了下午黄昏的时候,老头才凑够了三十个人,而没有通过考验的余下之人则是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转身离开了码头。

    河港经历这件事的喧闹之后,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面貌,我们三人混在这些人中间,等待着老者下一步的动作。

    过了不久,老者把所有通过的人都叫到了一起,然后笑容满面的扫视着留下来的每一个人,直到他看到孙祎可的时候却是顿了一下,瞳孔微微一缩,惊得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老者看出什么问题。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在孙祎可身前别有深意的停了一下,便自行走了过去,这让我暗中松了一口气,幸好在上岸之前孙祎可换了身男子的装扮。

    老者打量完站着的三十多个力工,又语气随和的与我们交代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这艘船暂时不会起航,让我们先各自散去,等到晚上再过来集合出发,说完这些话之后便背负双手走进了船舱。

    “哼——”老者刚刚走进船舱之后,那光头大汉对着老头离去的背影突然冷哼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传入了我的耳里,我于是有些诧异的朝他看了过去,令我感到意外的事,这人的眼中竟然蕴含强烈的杀机。

    “灵生弟,那个光头不简单!我们要多加留意!”正当我在思索光头大汉的古怪行为时,孙祎可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前低声对我说道。

    我应然一笑,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看他一身的打扮像是江湖中人,而且气息浑厚,孔武有力,想必是练家子,不是一个弱手啊!就是不知道和这老者有什么关联?”

    孙祎可没有回答,而是盯着坐在岸边面无表情的光头大汉看了半天,忽然眼中精芒一闪,失声道:“难道是他?对,一定是他,我记起来了,这人是当年狂刀门的门徒!”

    我闻言连忙转身看向了远处的光头大汉,眼神一凝,“你说的狂刀门?莫非就是十几年前被神秘势力一夜屠尽的那个?”

    孙祎可点了点头,眼中逐渐浮现出了强烈的惊讶和疑惑:“对,狂刀门的弟子与寻常门派练刀的方式不同,他们以大宽背刀自残己身,达到宽刃不破身才算入门,然后用绣春小刀练手,刀不血刃才算出师!这样炼出来的人,没有一个庸才,所以当时狂刀门才会在江湖上有那么大的名声,更是有路遇狂刀不出声,修剑千里不留名之说,这说的就是狂刀门!”

    “哦,那你是怎么看出来这光头汉子就是狂刀门的?”我脑海中回想起狂刀门的来历吸了口冷气问道。

    孙祎可眼光深邃的望着端坐在岸边的光头壮汉,扬手一指那人的后背道:“你仔细观察那家伙的后背就会发现,他还浑身上下露出来的肌肉!和他肌肉上面的皮肤纹路分布根本就不是一个整体,看那皮肤的颜色犹如纯铁打烙成印的样子,这应该用宽背刀长期自斩身体造成的!而他后背背着的也是宽背刀!所以……”

    “我懂了!”听完孙祎可的话我顿时茅塞顿开,当时看那光头大汉强健的肌肉还以为是长年累月的锤炼而成,没有多想,如今听孙祎可一说,竟是刀剑挥砍所致,真是令我震惊!

    离开码头的货船之后,我和孙祎可我哥三人在岸边的高披上找了个地方,一直暗中注视着那一艘大船的动静,但是自从那船中出来一个老头以外,似乎再没有其他人,而船上更是没有了动静。

    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念头,难道这船里只有老者一个人,他真的是去淮南那么远的地儿吗?想到这,我忍不住对着孙祎可道:“孙姑娘,你查清楚了?这货船真的是要去淮南?”

    孙祎可皱了皱眉头,良久才开口道:“料来不会有错,我查过了,这艘货船的目的地确实是淮南,而且这艘船主要是捕鱼的船!奇怪的是,这艘船之前从没在这个港口停靠过!怎么这次……”孙祎可说着面露遐思。

    “我看没这么简单,如果真是捕鱼船也用不了这么多人?更何况那老头还要求都是有个把力气之人!这之中肯定有鬼!”我思索着老者诡异的行为和这艘神秘的货船,当即说道。

    “那老头搞什么鬼我们也只能等晚上看了!”孙祎可幽幽念道。

    傍晚时分!此时的河港上显得有些冷清,只有一些受雇于各船各商的力工,还在码头边上与船只在不停地忙活着,而我们,则是按照那老者的吩咐,进了船舱,开始把船舱内的东西,一个一个的搬到河岸之上。

    我和孙祎可跟随着其他人走到货舱,看到里面堆放的货物时,都是一脸骇然!因为那里面放着的,正是一口一口的大木箱子,大小跟我们在河潭里找到的棺材相仿!

    我看了孙祎可一眼,发现孙祎可也是一脸的惊讶,我悄悄的的对着孙祎可打了一个手势,然后便学着其他人合力抬着一口木箱往外走去。

    “大家伙都小心点!要是摔了箱子,那可不是扣工钱的事了!”老者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货舱里面的力工,生怕有人摔了箱子,这无疑也断了我和孙祎可打开箱子一看究竟的念头。

    箱子出奇的重,我难以想象这箱子不大的箱子里面究竟装得是什么,才会有这样的重量,如果是死尸的话,应该也不至于这么的沉重啊!

    眼看着木箱被一个又一个的抬了出去,我和孙英都没能在找到下手的机会,只能泄了气的和其他人一样,站在河岸边上等待,也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我悄悄的看了看远处的那个光头大汉,那人独自一人背着宽背刀站在一处,与其余人格格不入。

    一直等了很久,就在我的耐心快要被消磨光的时候,河岸对面亮起一抹灯光,那是一艘船在缓缓的靠近了过来。

    老者在看到那一艘船之后,顿时就露出了微笑,迫不及待的就走到了岸边不断的挥手。

    等到那船靠近,我才看清,这竟然是一艘巨大无比的木船,原本停靠在边上的这一艘就已经极大,但是跟眼前的这艘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仅仅是我没有见过这么大号的货船,就连那些长期厮混在港口的力工,一个个也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震撼之色显露无疑。

    巨船在靠岸以后,从船上下来十几人,皆是一身江湖打扮,手中都持有武器,排成了两排围在了河岸的两侧,惊得力工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老者看到这急忙安抚:“大家不要怕,因为这一批货实在是金贵着呢,老朽特意请了些侠客护送一程,以免路上遇到一些匪头!”

    听完老者的解释,那些力工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是我看着那老者望向力工们的眼神,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不对,那眼神就如同是在看猎物一般。

    老者吩咐我们又一次把木箱搬上了巨船,当然,这一切还是他的监视之下,而且还多了十几双眼睛。

    我和孙祎可搬着最后一个木箱,跟在队伍的最后,上了船,我对着我哥使了一个眼神,我哥会意,隔空一弹手指,走在我们前面的那两人脚下突然一软,连带着木箱翻滚在了地上。

    “哗啦啦!”

    一阵金鸣在整个船舱之内响起,等我们看清楚那木箱里面所装着的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木箱里面装的竟然不是死尸!而是一捆捆的大刀和元宝!

    “怎么会是这样!”我不可置信的盯着那散落在地上的大刀以及元宝愣住了!不应该是死尸吗?

    “啪!”

    一道黑色的长鞭,在空中一闪而过,我本能的把头偏了一下,但是没等那长鞭过来,我就听到一声惨叫响起,定睛一看,在我前面的那人,竟然被长鞭死死的缠住了脖子。

    “你找死不成?”出鞭之人,正是那十几人中与老者交谈的瘦弱青年,一脸杀意的盯着我们,随即手臂一拉,那被长鞭缠着的力工就被拉到了青年的跟前。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另外一个力工见此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头求绕。

    那青年手卡着那力工的脖子冷笑了一声,刚要出手,却被老者拦下。

    老者对着那青年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小声低语了什么,那青年这才松开力工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说完便转身向着上面的船舱走了过去。

    等到青年离开以后,老者扶起那个下跪的力工,以及那个被打的昏迷不醒的力工对着大家说道:“大家不要怕,后面只要大家在船上好好的呆着,不要乱走乱动,我保证大家没事!只不过,要是有些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糟糕的可就是大家了!”老者说到这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最后哈哈大笑了两声:“开个玩笑!诸位辛苦了,老朽准备了好酒好菜,诸位吃完早点休息!后面可还要仰仗各位!”

    老者说完话也跟着走向了上面的船舱,临走之前还特意看了光头大汉一眼,随即转身离开。我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向那光头大汉,发现他像没事人一样,独自站在甲板之上,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刀背,宛如爱人。

    “大哥,刚才那老者念叨的话你听到了吗?”我响起老者临走前嘴角微动的样子,赶紧向我哥问道。

    我哥愣了一下,猛地摇晃着头:“什么话?他说了嘛?我没听清楚,风浪声太大啦!”

    “嗯?哪来的风浪声?”我诧异的低头看了眼河面,可河面分明是风平浪静,哪里来的风浪声,难道我哥的糊涂又严重了不成?

    把货舱的箱子搬完后,力工们在一个护卫的带领之下,忐忑不安的向着船舱深处走了过去。我们跟过去一看,没想到这老者竟然还真的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呼大家。

    “有酒!”

    “那只红烧鱼别抢!”忙活了一晚上的力工们早就饿了,他们早已把先前惊心动魄的一幕完全抛在了九霄云外,一个个哄抢着冲向了桌子,大口大口的拿起酒肉饭菜就开始吃喝起来。

    我打哥看到那些大鱼大肉也是禁不住舔了舔嘴,傻笑着上前抓起一只烧鸡就准备下口,但被孙祎可用筷子一把打断。

    “你弄啥嘞?”我大哥颇为不瞒的看了孙祎可一眼。

    孙祎可摇了摇头:“小心有诈,先别吃!”

    我知道孙祎可的意思,见我哥不情愿,就一把夺下了我哥手中的烧鸡:“听话!”我哥这才极不情愿的缩回手去。

    我们找了一处人少的桌子坐了下来,刚坐下不久,那光头大汉竟然也坐了过来,他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当下就把头一歪倒在了桌面之上,弄得我们皆是一愣。

    看到这我刚要说话,却不想孙祎可悄悄踢了我一脚,然后整个人也学着光头大汉的样子把头歪在了桌面之上。

    我顿时明白过来,悄悄的瞅了一眼四周的力工,发现有些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直到船舱内的力工全部都倒下去的时候,过了片刻,船舱过道上渐渐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没多久,那老者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