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108式:韩少,〕〔白马掠三国〕〔混在隋唐当佞臣〕〔无限之灾厄纪元〕〔九转星陨诀〕〔我在诸夏当大王〕〔萌妻十八岁〕〔禁爱总裁太霸道〕〔超级医生在都市〕〔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我家女友是巨星〕〔败家导演〕〔网游之锦衣卫〕〔代练荣耀行〕〔史上最强血脉〕〔诸天剧透群〕〔暖婚似火:顾少,〕〔韩娱重生之月光〕〔重生之极品皇帝〕〔我在东京当剑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30章 败退曹凉
    紧盯着曹凉的蛮三刀听完也是微微侧目,神色诧异的望向了我们这边,事到如今,我们再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和我哥孙祎可于是不再伪装,三人同时挺了起来,如临大敌般防备着曹凉。

    “有趣!有趣!”曹凉饶有兴致的走到了饭桌旁,一脚踩在了一块木凳上,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们三人几眼,最后指了指蛮三刀,道:“你们,一伙儿?”

    孙祎可轻轻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曹凉,手中暗自握紧了佩剑。

    对于孙祎可干脆利落的否认让我很是不解,刚才船舱发生的一切我们几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这蛮三刀师门被灭、妻子被掳实在是可怜,而这曹凉看样子更是心狠手辣的主!我们怎么能不帮他一把?

    孙祎可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情绪波动,立即悄悄的侧耳对我道了一句:“这曹凉外号修罗屠夫,嗜血毒辣!我们一旦被他纠缠,很难抽身而退!况且这是二人的恩怨,这一趟浑水我们最好不要趟!”

    听完孙祎可的话我突然迷惘了,难道要我看着他被人害死吗?那吴老狗和曹凉等人分明不是好人,放纵他们岂不是助纣为虐?我有些不甘的看着咬牙站起来的蛮三刀,为他感到同情!但是孙祎可都这样说了,她也是为我们好,我也只能深深的吸了口气,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事情远远没有孙祎可想的这么简单,就在我一步踏出的时候,那曹凉突然挡在了我们的前面,面色戏虐的扫视着我们道:“你三人虽然和他不是一伙的!但是你们既然看到了我的面目,那你们就得陪着他去死!”

    “你好大的口气,别以为我们怕了你,真打起来你未必就是我们的对手!”曹凉冷酷的话瞬间激怒了孙祎可。

    看着曹凉咄咄逼人的架势,我知道这一战势必免不了了。

    听完孙祎可的话,曹凉忽然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转眼脸上又露出一抹讥笑:“女扮男装?让我猜猜是哪家的姑娘?”

    “应该不是淮南那边的人,难道是河南刘家?不对,河北赵家?”曹凉盯着孙祎可一脸思索的试探性的念道。他说了半天,孙祎可都一声不吭,那曹凉也渐渐失去了兴趣,一脸阴笑的道:“嘿嘿……管她是哪家的姑娘,到了我的手里扒光衣服都是一样!”

    “你!无耻!”孙祎可被曹凉的毫无顾忌的污秽之言气的银牙咬的嘎嘣直响,那张妩媚撩人的脸庞,流露出滔天的怒意。

    “哎呦,生气了?也好,这样才有意思嘛!等我解决了他们,再好好疼爱你一番如何?!”曹凉神情阴笑的说完,直接冲着我们袭来。

    孙祎可看到曹凉飞身而来,也是急忙拔剑阻挡,不过曹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等孙祎可把剑出鞘,曹凉一脚硬生生的将孙祎可的那拔到一半的剑给重新踢合了回去。

    “孙姑娘退后,让我来!”看到孙祎可吃亏,我心中起急,急忙一闪,挡在了孙祎可的面前,快速的出掌与曹凉对了一掌,我只觉得一股大力从曹凉的手心迸发而出,一股暗劲更是直接窜进我的身体,但他的一掌却是被我抖臂化开。

    反观被我击退的曹凉,在与我接掌的瞬间突然神色惊变,不受控制的踉跄着倒退了一小步,很难看出谁占据了上风。

    “年纪不大,却有如此强横的掌力!你究竟是何人!”曹凉被我震退一步之后,收起了刚才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一脸谨慎戒备的望着我道。

    我猛地想起李太爷告诫过我的话,便随后道:“无名小卒!”

    我这一句话说出口以后,曹凉忽然脸色阴寒下来,目光中杀机顿现,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冷冷的看着我道:“哼!无名小卒?你这是在讥笑我曹凉吗?”

    “我从不杀无名之辈!趁你还能喘气,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曹凉似乎对我显露出的掌力感到颇为忌惮,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对于我的身份格外在意起来。

    我闭口不言,只是手中握紧,时刻防备着曹凉。

    “好小子,你不说就当我没办法了是吗?好!那我就先杀了她,看你还能隐瞒到何时!”曹凉说着突然绕开了我,冲着孙祎可直扑了过去。

    或许孙祎可知道自己不是曹凉的对手,急忙出剑后退游走,不与曹凉正面的交锋。我自然不会让曹凉对孙祎可出手,急忙追了过去阻止曹凉。然而曹凉像是铁了心一样,一边与我游走打斗,一边不停的追逐孙祎可,场面十分的混乱。

    而就在我刚刚夺过曹凉一计毒辣的狠招之时,曹凉却突然一转,改变了攻势,硬生生的朝着孙祎可的后背抓了过去,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曹凉一开始就给我用的是虚招,为的就是把孙祎可挤到墙角下手。

    “小心!”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孙祎可此时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猛的转过了身,一把长剑犹如梨花落雨一般,骤急的冲着曹凉刺了过来。

    曹凉一惊,也不敢托大,猛的向后退了一步,身子微微一侧,躲开孙祎可的剑雨,而此时我已经紧跟而上,一拳冲着曹凉就哄了过去。

    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曹凉在这个时候突然猛的转过了身,并且对着我做出一抹冷到骨子里的微笑,看到这个微笑我心里一个咯噔,这个微笑再熟悉不过了,先前他与蛮三刀对战之时,蛮三刀在计谋得逞之时也是这一种微笑!

    我本能的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开始在我的身上蔓延,随谈我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但是我得直觉还是让我快速的收拳准备后退!

    然而就在我猛的收住脚步,准备后退的时候,曹凉身上所披着的黑袍,在这个时候猛的炸裂而来,露出了曹凉的身躯。

    一柄两指宽的软剑,如同一根绳子一般缠绕在曹凉的身躯之上,在曹凉呼气的一瞬间,犹如一条潜伏已久的毒蛇苏醒,乌色的剑身,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弧度,那弧度诡异的一转,快速的饶了几圈之后,竟然从我的身躯饶了过去,生生的击中已经在我身后的孙祎可。

    “我曹凉要杀的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更没人能阻止过!”曹凉阴冷的看着我以及被剑刺穿手臂的孙祎可。

    看到鲜血渗透孙祎可的衣服显露出来,我第一次想要将这人碎尸万段!心里现出前所未有的愤怒!以至没有控制号情绪,双脚狠狠一踢地面,整个人快速弹射出去,直取曹凉的咽喉。

    不过有武器的曹凉,和没有武器的曹凉差距实在太大,两米多的软剑,被曹凉拿在手中就像是通了灵性一般活灵活现。

    我的攻击不断的被曹凉用一把软件抵消,拆掉,然后再化解!我看了看曹凉,渐渐的意识到,这人并不是要和我拼命,而是在拿我练手,试探我的底细!

    当下我心里一横,也不再保留实力,狠狠的瞥了一眼曹凉,随即深深的吸了口气:“拳意!”

    当我喊出口的那一刻,脑子之中开始浮现出当年七叔在打这一套拳的场景,七叔曾经说过:“所有的武学功底,都离不开一个意字!并不是说你打出一些招式,那就是拳,那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拳的精髓在于一个意字!”

    七叔在我的面前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拳,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当时我还在问七叔打的这是什么拳,因为他打的拳并不是我姬家拳,那时候我太小,根本就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七叔打的这拳实在是好看。

    七叔当时还摸着我的头笑呵呵道:“什么拳都不是,拳意有了,就不用计较什么招式了,因为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出招,都是随心而生!等你明白拳的精髓所在就明白了!”

    “人,有时候不能钻牛角尖,你看憨子,以前就是太专注了,远不如他现在的状态!七叔说完还指了指在一旁蹲着傻笑的大哥!”

    七叔的拳我看了不下于百遍,每一次章法各不相同,却总有一股我说不出来的味道在里面,我不明白那是什么!

    此时的我就带着心里一丝对于拳意的理解出拳,我所理解的拳意很小,那就是不屈,坚决!

    内心愤怒的情绪仿佛给了我力量,这一次的出拳我前所未有的快,在出拳的那一刹那之间,在迎接着曹凉那软件的瞬间,我选择闭上了眼睛,去感悟心中的那一份拳意。

    我耗费心神的一拳,满怀信心的一拳,竟然打了个空,这让我心里生起一股凄然,然而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却发现,我这一拳之所以打空,居然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哥竟然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哥背对着我,冲我回头憨笑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着一脸惊撼的曹凉,道:“谁都不能打我家灵生!”

    “谁敢欺负我家灵生,我就让他站不起来!”我哥一脸憨笑的看着曹凉,但是他这一副模样,根本起不到丝毫的威慑作用。

    曹凉在反应过来之后疯狂诡笑起来,然后愤怒的盯着我哥,露出一道寒芒,阴笑的道:“一个傻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是吗?”

    “灵生说了,谁要是再说我是傻子都得挨揍!”我哥说完这一句之后,再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是一拳冲着曹凉就轰了过去。

    曹凉似乎并没有把我哥放在眼里,只是鄙夷的扫了我哥一眼,但是当我哥这一拳在靠近他带起一阵拳风的时候,我能清楚的看到,曹凉的瞳孔忽然深深的一缩,慌忙的伸手去接我哥这一拳。

    “砰!”两拳相交,发出一阵巨大的撞击声,紧接着,曹凉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了出去,跌在了甲板之上。

    然而曹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迅速的一拍甲板,整个人飞跃而起,但是俺哥比他更快,还不等他出剑,一拳来到,生生的砸在了曹凉的剑柄之上,引得剑柄发出一阵颤鸣,曹凉再次后退十多步。

    我哥像是被激发了斗志一般,一拳打出,第二拳紧跟而上,根本不给曹凉留下丝毫喘气的机会,最后就连我都看不清俺哥的出拳速度,只能听到一声声拳风划过空气产生的音爆声。

    我哥几十拳打出,练出不坏之身的曹凉终于站不住,单膝跪在了地面之上,双目满布血丝,口中流着鲜血,匪夷所思的盯向我哥。

    “你,你是谁!”曹凉的脸上一脸的震撼,夹杂着一些难以言语的情绪,在咳出一口鲜血之后盯着我哥问道。

    我哥挠了挠头,回头看了我一眼,见我不说话,便大步向前走向了曹凉。

    曹凉没动,看着我哥一步一步的靠近,然后看了我一眼笑了:“今天真是开了眼!没想到江湖中竟然还有这一号人物!”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不过我想我很快就会知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出不了剑的人!我记住你了!我相信后面会越来越精彩,越来越好玩的!今天我就不奉陪了!告辞!”曹凉在俺哥靠近的那一刻,身体猛的弓了起来,双手入怀。

    “小心哥!”

    看到曹凉的举动,我急忙大喊了一声,我哥被我这么一喊急忙停下了脚步。

    而就在我哥停下的那一瞬间,曹凉伸手抛出两颗黑色的泥丸,我和孙祎可以及我哥纷纷躲到一边,曹凉顺着这个间隙身子一跃,顺手拎起两个力工对着我们这边一抛,一脚踹开船舱,跳进了河流之中。

    “中计了!”

    我看到曹凉逃走,迅速的捡起地上的两颗泥丸一看,发现拿两颗泥丸竟然根本不是什么雷丸,更像是一种伤药。

    我懊恼的在甲板之上锤了一圈,满心的不甘。

    “咳咳!”

    “多谢三位救命之恩!”在我满心懊恼的时候,蛮三刀站在一边捂着伤口,冷漠的脸上多了一些柔和和震撼。

    看到这我急忙让孙祎可上前替其查看了一番,所幸其只是轻微的内伤,加一些伤筋动骨,没有性命大碍,只要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见蛮三刀没有大碍,我对蛮三刀来了兴趣,首先这人的身手不俗,再其次就是他与那吴老狗以及曹凉似乎恩怨不浅的样子,而且又都是在这个船上,这就有点意思了。

    “蛮大哥吧?”我扶起蛮三刀在一旁坐下,便开口问道。

    蛮三刀点了点头,随即强忍着剧痛对我抱了抱拳:“承蒙三位搭救,我还能在这和三位对话!”

    “蛮大哥客气了!那曹凉本来就是没有想过要放我们!也是形势使然”我急忙回了一礼。

    蛮三刀也不矫情,有些东西嘴上不说心里记着这就够了,蛮三刀在我们三个身上看了一圈最后道:“起初第一眼看到你们,我就觉得这位姑娘不凡,没想到两位更加的不凡!不知道三位有这般身手,为何会混在这商船之上呢?莫非与蛮某目的一样?”

    听到蛮三刀相问,我不漏痕迹的看了孙祎可一眼,见孙祎可点头,我这才对着蛮三刀道:“实不相瞒,我们这一次是在查一个怪事!”

    “哦?什么怪事?”蛮三刀听完我的话顿时来了兴致。

    “不知道蛮大哥最近可曾耳闻,近来有很多地方尸骨莫名的被盗?这其中不缺乏早就入土的尸骨,还有刚刚死去的尸体!”说完我盯着关三刀看着蛮三刀的反应。

    “原来是因为这个!”蛮三刀说这句话的时候两眼放光!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