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不死仙帝〕〔我能看见本章说〕〔三国之一马平川〕〔星界蟑螂〕〔重生八零之勒少又〕〔季先生每天都在吃〕〔诡命阴倌〕〔迷上初夏的月光〕〔人间最得意〕〔你的眼神比光暖〕〔医神之杀戮纵横〕〔封神常平传〕〔与妖怪的二三事〕〔天葬回忆录〕〔桃源仙医〕〔万兽朝凰〕〔武当生死簿〕〔混乱都市我为天〕〔武道之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33章 巧遇七叔
    孙祎可杏眉轻挑,瞅着多日不见的妹妹竟然助纣为虐,帮着张家人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心中不由得又恼又气,冷哼了一声道:“对不起?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

    “何况你不该和我说对不起,而是从小宠爱你的咱爹咱娘,还有咱爷爷,更对不起的是那姬庄村跟你定亲的姬灵生!”孙祎可秀眉弯起一字一句道。

    “凭什么?”被孙祎可教训的孙鸾听到我的名字后猛的抬起头,目光厌恨的道:“我孙鸾确实对不起孙家,但是我没有对不起那个什么姬灵生!”

    “一个山野孤村的小子,凭什么我从小就要跟他定婚?他有什么资格娶我!”

    “如今我被咱孙家逼成这个样子,都是那个姬灵生害的!”透过不远处孙鸾衣袖下紧握着的拳头,以及她那不肯屈服命运的脸庞,我能感受到她对于我的深深恨意。

    我虽然十分同情孙鸾,可是对孙鸾生不出一丝好感,订婚是老一辈人的安排,如果她不愿意,大可找我姬家人毁约,我姬家不是不懂是非之人!但她伙同张家人去盗取我姬家尸骨!这是我决不能容忍的。

    想到不久前她与张玉郎令人不齿的作为我心生恼意!冷冷的盯着那与孙祎可对立而站的孙鸾。

    “小鸾,跟姐回去吧,我相信知道你一定是受了张玉郎的蛊惑才会做出这般伤天害理的事,只要你跟我乖乖的回去,咱爹会原谅你的!”孙祎可温柔的说道。

    “呵呵……说得轻巧,回去?哪里还有回去的路?”孙鸾听完孙祎可的话凄婉自嘲一笑。随即猛的回头,盯着孙祎可道:“从我离开孙家开始,我就没想过再踏回去一步!”

    “从小到大,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你说话?”

    “爹娘传授的医术你不如我!长的更是不如我漂亮,凭什么爷爷和爹娘都宠着你!而我只能捡你用过的东西?凭什么从小跟姬灵生定婚的是我而不是你!”孙鸾身上的小家碧玉形象,在这一刻一扫而空,宛如一个发了疯的泼妇一般,狰狞的对着孙祎可嘶吼。

    孙祎可听完孙鸾的话以后沉默了很久,任凭孙鸾不断的发泄着,直到孙鸾筋疲力尽,蹲在地上小声抱着自己小声的抽泣,孙祎可才向前走了两步顿了下来,摸着孙鸾的头发:“这些就是一直压在你心里的话吗?”

    “家里偏心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你没搞明白的是,家里其实偏向着的是你!”

    听及孙祎可此言,孙鸾面露不解的缓缓抬起了头。

    “你说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都是先给我,但是你知不知道那些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我只不过是试用,最后不都给了你吗?”

    “姬庄村的姬家那可是千年古族之后,玄门江湖中没有任何一家的底蕴能与姬家相比!况且姬家的姬灵生我相处过一段时间,此人绝对是人中龙凤,甚至比张家张玉郎更要英俊不凡,他的人品和心怀,远不是张玉朗可比的!再说了,若不是当年姬家老祖欠了我们孙家一个人情,因缘巧合下定下这门亲事,你真的以为我们孙家能入姬家之眼吗?”孙祎可一边说着一边劝导着孙鸾。

    “好了,你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跟我回去了吧!”孙祎可见孙鸾神色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便开口说道。

    出人意料的是,孙鸾闻言犹如惊弓之鸟一般,一把推开了孙祎可,对着孙祎可娇喝道:“你别劝我了,我不回去!死也不会回去!”

    孙祎可看到执迷不悟的孙鸾,脸上顿时没了笑意,看着孙鸾道:“无乱如何我也要把你带走!哪怕是绑回去!”孙祎可说完就抓向孙鸾。

    孙鸾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孙祎可的对手,转身就跑逃走,孙祎可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能走掉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停靠在河边的船舱之内,突然射出一箭,直逼孙祎可。

    孙祎可身体一侧,躲开暗箭,转身再看河岸,看到一个面容十分俊俏,身穿一身白色长衫的青年,正抱着孙鸾轻声的安抚着,不是张玉朗又是何人!

    “张玉郎!你还敢出来!”孙祎可看到张玉朗以后咬牙切齿的道。

    张玉郎抬起头,轻抚孙鸾后背的手停下,满脸笑意的看着孙祎可:“姐姐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大的怒气?是不是小鸾你又惹祎可姐生气?”说完一脸宠爱的看着以为在怀中的孙鸾。

    “我才没有,她要抓我回去!我不想回去玉郎!”孙鸾把头往张玉郎的怀里挤了挤,瞅着孙祎可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张玉郎依然是笑容满面的看着孙祎可。

    看到孙鸾和张玉郎的举动,孙祎可浑身都抖动了起来,对着张玉郎怀中的孙鸾喊道:“孙鸾!你还要不要一点脸!你看看把你现在像什么?和娼妇有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孙鸾听到自家姐姐竟然这样说自己,顿时就大哭了起来,张玉郎也沉下了脸。

    “张玉郎,我不管你给小鸾灌了什么迷魂药!把小鸾交给我!”孙祎可说着向前走了两步!

    张玉郎一脸阴霾的盯着面前的孙祎可,最后笑了:“我要是不呢?”

    孙祎可的脸上一冷:“那么就别怪我不给张家面子了!”

    “哈哈哈,这话你要是在淮北说我倒是还会怕你三分!但是现在你站着的地方是淮南知道吗?”张玉郎一脸讥笑的看着孙祎可。

    “你不信?”孙祎可缓缓的抽出了剑。

    “你大可试试!”张玉郎一脸自信的盯着孙祎可。

    孙祎可最后还是把剑收了回去,并没有真的对张玉郎出手,张玉郎哈哈大笑几声,揽着一脸甜蜜的孙鸾转身划船欲走,。

    “张玉郎,有些事你不应该有个交代吗?”孙祎可盯着张玉郎的后背。

    “交代?交代什么事?”张玉郎一笑道。

    “祎可姐,有空大可去我张家做客,我张家一定会尽情招待祎可姐!”张玉郎说完转身就走。

    “呼!”

    在张玉郎离开以后,孙祎可狠狠的出了口气。

    “灵生弟还不出来吗?”孙祎可对着我所在的方向说了一句。

    我挠了挠头,刚才看到孙鸾一个激动,忘记了屏息,孙祎可应该是在哪个时候发现了自己。

    “你怎么放他走了?”我走到孙祎可的身边,发现孙祎可的额头之上竟然有点细汗。

    “你以为我不想对他出手吗?刚才暗中有人在盯着我!”孙祎可说出一个令我吃惊的消息。

    “有人盯着你?”我问道。

    孙祎可点了点头:“不错!就在我拔剑的那一刻,我后背发寒!暗中那人非常的厉害!”

    听完孙祎可的话我大吃了一惊,随即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说完我和孙祎可便急匆匆的离开。

    然而我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就在我们穿过河边小树林的时候,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毫无征兆,我甚至都没能看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谁!”

    我盯着那个身子躲在树后的人大喝了一声,浑身开始紧绷了起来,将孙祎可挡在了身后。

    “怎么?不留下点东西就想走吗?”那人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脚尖点着地面就走了过来。

    看着那人走过来的姿势,我浑身的汗毛乍起,那人走路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要不是鬼,要不就是把气修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行走之间不露一丝气息,这样的人,我绝不是对手。

    “一会我拦下他你先走!”我悄悄在孙祎可的手背捏了一下,给她说道。

    “想走?你认为你们能走的掉吗?”那人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那是一个身形无比壮硕的中年男人,留着短发,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一双三角眼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犹如一条毒蛇。

    “你想怎样?”

    那人的目光让我后背有些发寒,忍不住紧了紧拳头。

    “想干嘛?有人让我们留下你们!你们真的不该来这!”三角眼这一次笑了,只是那个笑容让我有些胆寒。

    “是张玉郎?”孙祎可从我的背后走了出来,毫不畏惧的盯着那人问道。

    “张玉郎?就他也配吗?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你们,不过你们可以下去问问阎王!”三角眼说完这话之后,猛的跨步冲着我们就是一圈砸了过来。

    “小心!”

    我一把推开孙祎可,鼓起浑身的力气就迎了上去。

    然而在与他接触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了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他的拳法没有一点的多余,只有一个纯粹的力量,我只觉得我浑身的血气不停的翻滚,手臂通麻,喉咙发干,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后退十多步才堪堪停下。

    “哦?竟然能接下我一拳!你是哪家的后生?”三角眼有些诧异的停了下来。

    我强行咽下一口鲜血,死死的盯着三角眼没有回答。

    三角眼笑了,笑的无比的开心:“不说也没有关系!如果再给你十年的时间,我说不定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没有机会了!”三角眼说着便威风凛凛的冲着我而来。

    三角眼的每一步,都像是践踏在了我的心上,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浑身的力气在刚才那一拳之下消耗大半,难道是必死只能局?

    我摸着两颗雷丸,无奈的看了一眼准备出手的孙祎可。

    “孙姑娘!快走!”我大吼了一声,在三角眼即将到来的那一刻,掏出雷丸准备扔出。

    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孙祎可不走反进,直接冲到了我的跟前,手中的长剑刺向三角眼。

    “不自量力!”

    三角眼无比霸道的一拳,直接打在了孙祎可的长剑之上,长剑竟然被三角眼一拳打碎,而孙祎可更是抵不住这股霸道的力量,直接飞到了我的身后。

    “孙姑娘!”

    看着孙祎可吐在地上的鲜血,我大吼了一句,这一刻忘掉了所有的不安与恐惧,举起拳头捏着雷丸准备与三角眼来个鱼死网破。

    “去死吧!”三角眼此时已经满脸杀机的到了我的跟前,强劲的拳风,吹得我脸庞生疼。

    我内心一片的苦涩,刚要捏爆雷丸的时候,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竟然响起一道声音:“阎王敢收我家灵生吗?”

    我猛的睁开眼睛,只见一道有些瘦弱的身影笔直的挡在了我的身前,毫无花俏干净利落的出了一拳,与三角眼对在了一起。

    “砰!”

    一道身影猛的倒飞了出去,飞出的不是别人,正是三角眼。

    瘦弱的身体转了过来,紧绷的脸上突然一笑,摸了摸我的头:“灵生这么大了!”

    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我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最后无比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七叔!”

    七叔似乎很喜欢听到我这样叫他,哈哈大笑了两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正准备逃跑的三角眼道:“秃和尚你要去干嘛?”

    七叔的一句话,瞬间就定住了那准备逃走的三角眼,一脸发苦的堆出笑容:“七爷,我真不知道他是姬家之人啊!不然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在活修罗七爷的头上动手啊!”

    “哼!如果你要知道的话,你认为你现在还能喘气吗?”七叔冷哼了一声。

    “不敢,不敢!”秃和尚连忙弯腰点头。

    “念在我跟你那个疯和尚师父的情面上,这次就饶你一命!去把请你那人的人头给我拿来!”七叔转身盯了那人一眼。

    “一定!谢七爷!”秃和尚听完我七叔的话之后,像是得到了重生一般,远远的对着七叔行了一礼,比兔子还快的跑掉。

    “灵生娃没事吧?”等到秃和尚离开以后,七叔看着我说道。

    我摇了摇头,本想说没事,却不想胸口一阵翻滚,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还逞强呢!”七叔扶着我在地上坐下,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我的手中。

    “好家伙,李老头把这两个玩意都给你了!看来刚才我要是晚出手一会,你就把自己给炸死了!”七叔没好气的一把从我手里夺过雷丸,塞进了我的怀里。

    “这玩意能不用就不用!不到山穷水尽,万不能有同归于尽的念头!”七叔板着脸对我训斥道。

    “知道了七叔!”我尴尬的低下了头,谁知道你早就在一旁猫着了啊!

    “这位姑娘相比就是孙家女娃吧?”七叔见孙祎可走了过来,便笑眯眯的盯着孙祎可问道。

    孙祎可顿住脚,无比恭敬的对着七叔行了一礼:“孙祎可,见过天苍师叔!”

    “哈哈,好一个女娃!”七叔也不知道究竟高兴的啥,见到孙祎可似乎比见到我还要高兴一般,随后一把拉着孙祎可到我跟前:“来,让我仔细瞅瞅,看打坏了没有!”

    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网游之生死劫〕〔娇宠星妻:总裁我〕〔王者归来洛天〕〔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男神,吃我一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