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喵,都怪夫人不吃〕〔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皇叔:别乱来!〕〔隐形遗产〕〔别叫我歌神〕〔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无上神帝〕〔捡个校花做老婆〕〔女友有个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传奇BOSS〕〔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木叶之莫生气〕〔大唐第一闲王〕〔这个师娘不太冷〕〔回到北宋当大佬〕〔千山独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笑傲仙缘〕〔昭仪凤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弟34章 赶尸匠
    七叔走到我面前还未有所动作,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赞许之色,因为孙祎可居然提前一步在我身边蹲下,认真的为我查看起来,我无意间看了一眼我七叔,发现他正对着我挤眉弄眼,坏笑不已。

    我心中一阵无语,料想七叔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七叔的表情中蕴杂着什么心思我还能不懂?

    孙祎可为我把脉了一小会后,徐徐站了起来,看向七叔道:“灵生弟无碍,只是刚才与那秃和尚对拼时骨骼造成一些损伤,加上耗力过大,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不应该啊?那秃和尚的杀人手段之厉我可是很清楚的!保不准还暗下了毒手,劳丫头再检查检查!别落下了隐患!”七叔似乎还来劲了。

    “七叔!你这是……”看到七叔捉弄孙祎可,我急忙出声叫住了七叔。

    旁边的孙祎可也听出了异样,两颊现出了红晕,七叔略显尴尬的哈哈一笑,这才不再去逗孙祎可,话锋一转道:“灵生娃,你爹不是说天生也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他?”

    我忍不住白了七叔一眼,轻声道:“我哥在客栈睡着呢!”

    “这样啊!这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顺便看看天生这小子现在怎么样了!”七叔说着不顾我的挣扎,一把拽住了我,纵身一跃就是数丈之外。

    “七叔,孙姑娘还在后头呢!”我回头去看孙祎可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我和七叔已经与孙祎可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七叔不以为然的大笑了一声,然后一脸随和的看着我道:“灵生啊,你这么在乎那妮子?莫非?”

    七叔意味深长的话让我一顿:“七叔,你说啥呢!”

    “都这个时候了,跟你七叔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那孙家的丫头了?”七叔笑哈哈的看着我。

    “其实我觉着孙家的那大丫头也不错!在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还没丢下你逃跑,这种有情有义的姑娘可不多啊!要不你趁势把她拿下?”七叔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给我出起了坏点子。

    我知道我说不过七叔,干脆就不理会七叔,但是我七叔没有这个觉悟啊!也不管我理不理他,一路上就在那说个不停,什么霸王硬上弓,什么欲擒故纵的,听的我一阵头大。

    艰难的熬过七叔的话唠,到了客栈的时候,我却发现蛮三刀居然一个人端坐在门前。

    “蛮大哥!你怎么坐在这里?”我上前喊了一声。

    蛮三刀猛的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副心惊胆战的神色,抬头一看是我顿时松了口气,可当他看到我身后所站之人的时候,忽然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没见过活人不成?”七叔黑着脸盯着蛮三刀。七叔给我笑脸,不见得他给谁都是笑脸,除了在家里人面前,七叔在外一直都是黑着脸。

    “你……你难道是活修罗!”蛮三刀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喉结不断的动着,连带着声音都有些颤抖。

    “哦?你见过我?”七叔顿时来了兴致。

    “你真是活修罗!”蛮三刀得到俺七叔的回答以后,整个人一下跪在了地上。

    “蛮大哥你这是作甚!快快起来!”看到蛮三刀跪下,我急忙伸手去啦,却无论如何都拉不起蛮三刀。

    蛮三刀一脸激动的看着俺七叔,双目通红的道:“七爷可能不记得我了!当年狂刀门覆灭在即,我被曹凉追杀,是七爷路过惊走那曹凉!”

    听蛮三刀说到这,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和七叔之间竟然还有这等事情啊。

    七叔思索了片刻,随即看着蛮三刀:“哦。你就是十年前在淮南的那个狂刀门弟子啊!你不是白面英俊小生的模样吗?只是怎么成了这个模样!”七叔终于记起了蛮三刀。

    蛮三刀脸上一红,随即道:“为了报仇!”

    七叔听完笑了,拍了拍蛮三刀的肩膀:“有血性!”说完便不再理会蛮三刀一脸崇拜的目光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我哥竟然还在蒙着被子睡觉打着呼噜。

    七叔看到这脸上顿时笑了,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脚:“天生,看我来了还在装睡!我没进大门的时候你估计就听到了吧!”

    我哥像是真的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七叔顿时来气了,一把捏在我哥的耳朵上:“还装是吧?要不要试试我的八卦拳?”

    “七叔,七叔!别,别!”我哥自小就怕七叔,这次想要装睡蒙混过关,却不想还是被我七叔识破,一听七叔要用八卦拳招呼他,顿时求绕。

    七叔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求绕?先来一套八卦拳热身!

    只听砰砰砰,一阵打斗,最后七叔心满意足的拎着气喘吁吁的我哥走了出来,扔死狗一样把我哥扔在了地上。

    “恩,这几年进步神速啊!要不几年就能赶上七叔我了!”七叔虽然对我大哥严厉,但是严重的喜爱却隐藏不了,而这个时候的我哥,确实苦着脸就差哭了。

    经过这么一闹,孙祎可终于回来了。

    等到孙祎可归来以后,七叔看了蛮三刀一眼,蛮三刀极为知趣的走了出去,顺带上了们,站在门外把着。

    七叔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三个道:“家里的事情,你爹信上说了,我也在调查这件事了!”

    “只不过我的目标太明显了,走到哪里都能被认得出来,而且这件事情远远比你们想象中的复杂很多,我不希望你们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七叔,你都查到什么了?”说到这我问七叔。

    七叔阴笑了一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这件事情玄着呢,很多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有许多所谓的线索,只不过别人散出来的烟雾弹罢了!四大家族究竟跟尸骨被盗有没有关系,还模棱两可,不过确定的是,张家逃不了干系!”七叔说着露出一抹微笑,只是那微笑怎么看,都怎么让人觉得心寒。

    我把我们这一路上的经过也七叔讲了一遍,七叔时而点头,时而阴沉着脸。

    “对了七叔,我碰到了我二爷!”

    “你二爷?”七叔听到这吃惊的看着我!

    “对!应该就是二爷!”我又把碰到二爷的过程给七叔讲了一遍。

    却不想,七叔在听完我的话以后脸阴了下来。

    “怎么了七叔?哪里不对吗?”我暗暗觉得不好。

    “对,就是因为太对了,所以才会不对!”七叔说出一句让我听不明白的话。

    “灵生,你可知道你二爷和三爷的事情吗?”七叔反问我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七叔叹了口气。随即看着窗外:“该来的总会来的,你二爷的事情你不用管,也不用告诉你爹!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七叔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二爷的事情不能告诉我爹以及家里人呢?不过七叔没说我也没问,七叔这样做肯定是对的!

    “你们这几天先在客栈里面呆着,暂时不要插手这一件事情!”七叔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对我说道。

    七叔的话让我一愣:“为啥?”

    七叔无奈的看着我们几人说道:“我现在被四大家族的人盯得死死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一些事情,只能靠你们了,所以你们的身份万万不能暴露出来!”

    “而且,再过几天,就是王家老爷子的寿辰”七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也不知道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我们听七叔的安排,在客栈里面一等就是三天。

    在这三天里面,我和我哥以及孙祎可都没有出门,倒是那蛮三刀出去过几次,每次回来以后,我问其出去做了什么,蛮三刀的言语都支支吾吾。

    “你说他会不会出卖我们?偷偷得跑去给四大家族通风报信?”等到蛮三刀再一次离开,我看着孙祎可问道。

    孙祎可皱了皱眉头:“应该不会,他跟四大家族又没有一点瓜葛,如果他真的为财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话,那到时候!”孙祎可说着做出一个抹脖子的举动。

    我心中了然,随即心中一狠点了点头。

    随着王家老爷子寿辰的到来,整个淮南城也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这其中不乏从各地赶来为王家老爷子祝寿的江湖人士,一时之间我们所在的客栈,也顿时客满。

    “竟然没房?老子辛辛苦苦不远千里赶到淮南,你给老子说没房?”我刚出门,站在楼上就看到楼下一群人在围着掌柜怒目而视。

    “几位好汉,真的没房了”掌柜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弯着腰满脸对着笑,不断的解释。

    “砰!”

    “我才不管!今天我一定要住上房!不然,嘿嘿!”为首那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言眼中泛着冷光盯着掌柜。

    “好汉,你,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掌柜的被这大汉惊得脸上一变。

    “我再问你一次!有房没有?”那大汉此时俨然已经失去了耐心,盯着掌柜问道。

    “真”

    “砰!”还不等老掌柜把话说完,那大汉一圈砸在桌上,只见那桌子顿时碎成了几半,惊得掌柜差点跪在地上。

    “既然没房,那就拆了这客栈!”大汉说完,其同来之人就跃跃欲试。

    “不知道掌柜的是怎么得罪了各位,竟然惹得各位要动手拆我这客栈?”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一道声音。

    我转头看去,只见一个面容俊朗,手中拿着一把羽毛扇的青年,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你是谁!”大汉盯着那青年道了一句。

    青年收起羽毛扇别在腰间,对着大汉一拱手道:“小弟南宫羽,不知道几位大哥怎么称呼?”

    “谁管你叫什么!你就是这店的老板?”那大汉不仅没有回礼,越发的跋扈了起来。

    青年脸上的笑容一收:“几位给我一个面子,最好不要在这闹事!”

    “我呸!你算老几?老子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大汉无比嚣张的冲着南宫羽吐了一口吐沫。

    南宫羽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戾气,不过只是一闪而过,随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对着掌柜的道:“老刘叔可还有房?”

    那掌柜听自家老板这样问,一脸为难的道:“有是有!不过已经被人预定了!”

    “是谁?”不等南宫羽开口说话,那大汉就大声的盯着掌柜的喝到。

    掌柜的被大汉这么一盯,脸上都流下了汗,转头看了看南宫羽,却发现南宫羽在那咪咪的笑着,也不知道再打什么主意。

    “管他是谁,这房间老子住了!”大汉也懒的再去问,一把走到展柜的面前,准备去讨钥匙。

    而就在这个时候,街上突然响起一阵喧闹之声,紧接着,一阵悦耳的铃铛声从街上传了过来,紧接着一道人影走进了客栈里面。

    进来的是一个带着斗笠身穿道袍之人,那人整个脸都被斗笠所盖着,一个宽大的道袍披在身上显得极为的单薄,在他的腰间挂着一个铃铛。

    那人走进来以后,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并不是因为他的造型多么的奇特,而是因为,在他进来以后不久,他的身后竟然又跟进来四个人,不,应该说是僵尸。

    那四个僵尸头上套着一个麻袋,双手被一块木板固定在两侧,一蹦一跳的跟进了客栈。

    “我的房!”那人低着头简单利索的吐出了几个字。

    掌柜的看着面前的赶尸匠,两个眼睛睁的大大的,二话不说从身后取下了钥匙,递了过去。

    然而就在钥匙递过去的那一刻,一直在旁的大汉,却突然伸手抓向了钥匙。

    “你!”掌柜的顿时惊呼了一声,然而就在此时,那少言的赶尸匠人,手如闪电一般探出,一把卡在了大汉的手腕之上,将大汉的手掌定在了半空之中,口处一青色的手掌,无比的狰狞。

    “鬼手!”

    那大汉在看到那只手的瞬间,脸上变得无比的苍白,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起来,钥匙也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赶尸匠一句话没说,松开手,弯下腰捡起钥匙,随即取下腰间的铃铛,对着身后一摇,身后的僵尸就无比默契的跟在他的身后,蹦蹦跳跳的去了后院。

    而先前的那个大汉,却突然倒在了地上,浑身开始不断的抽搐了起来,口中吐着白沫,不久之后,整个人的身上一片乌青,七窍流血而死!

    大汉死后,南宫羽摇着羽毛扇笑了笑,然后吩咐掌柜的打扫一下,最后别有深意的冲着那赶尸匠离开的地方看了一眼,随即离开。

    看着大汉的尸体被拖了出去,我心里也有些沉重,那赶尸匠究竟是谁,竟然只是摸了大汉一下,那大汉就死于非命!

    回道房内,我把刚才的事情与孙祎可蛮三刀说了一遍,两人皆是摇头,表示在江湖上并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