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好想住你隔壁〕〔大唐不良司〕〔邪佛恐怖〕〔锦衣卫之卧底江湖〕〔不死者之怒〕〔剑出北冥〕〔迷雾寄生〕〔我女儿有个天师系〕〔超级猎人俱乐部〕〔这份喜欢有点甜〕〔都市之无上医神〕〔超级医生在都市〕〔贴身狂医俏总裁〕〔一世独尊〕〔桃运神医〕〔最佳词作〕〔舟神,你家中单又〕〔暖婚100分:总裁,〕〔最强透视〕〔璀璨城13科的吉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弟36章 木偶杀人
    王侯视线扫到台下的王全德,神色微惊,随即就阴沉下来,“三儿,你胡闹什么,赶紧给我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王全德显然对自家老爹的训斥习以为常,而是在落座众人的围观下继续向里走去,随后对着台上淡然自若的王家老爷子道:“爷爷,孙儿有份礼物要送给你!这件礼物可是我花了大价钱弄来的,爷爷一定喜欢!”

    王老爷子似乎对王全德十分喜爱,没有露出高傲的架子,语气很柔和的笑道:“哦?这可是稀事啊,我孙儿居然要送我礼物,我还真的想看看是什么东西了!”

    王侯见王老爷子说话了,也没有再出口阻拦王全德,瞪了王全德一眼,沉声道:“还愣着干啥,有礼物赶紧送上来啊,你要是敢戏弄老爷子,回去我扒了你的皮!”王侯的这句话顿时引得下方的客人哄然大笑起来,气氛在这一刻活跃了起来。

    “好嘞!”王全德听到王侯的话,高兴的点了点头,转身大喊道:“把那东西抬上来!”

    在场众人闻声看了过去,王全德命人抬上来的是一口巨大的箱子,箱子外面还用一层黑布盖住,非常的神秘。

    “送什么礼还需要这么大一口箱子,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的啥玩意?”

    “该不会是金银珠宝吧?”

    听着客人们的讨论,王全德臃肿的脸上满是得意,然后上前两步一把掀开黑布,打开了箱子,只不过当箱子里面的东西露出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愕然。

    那口箱子里装着的既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什么奇珍异物,那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个人,一个美颜无比的女人!”

    “混账,你搞一个女人出来想做什么!”王侯率先反应过来,当即就怒喝了一声,吓得王全德浑身一个哆嗦。

    “这王家的孙子真是不学无术,王老爷子都八十了,就算是送一个仙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院中有人小声嘀咕着,声音不大,但却传到了众人耳边。

    “我的亲爹啊,你……你误会我了,”王全德看到王侯发飙,心惊胆颤的想要解释。

    “误会个屁!你小子是什么性子我还不清楚!抬着你的箱子赶紧滚!”王侯丝毫不顾在场的众人,可见其暴怒的程度。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再混蛋也不傻啊!这……这不是人!”王全德急忙说道。

    “哦?你说这女子不是人?”王老爷子顿时来了兴致。

    王全德急忙点头:“你们要是不信,我让她表演给你们看!”

    王全德说完也不顾王侯是否同意,一把将那女子从箱子里面抱了出来,放在了地上。

    说来也怪,王全德把那女子放在地上以后,往旁边一站,手掌一挥,那女子竟然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随着王全德手指的动弹,开始翩翩起舞,那叫一个身姿卓越,看的众人纷纷称奇。

    “怎么样?”表演完毕以后,扬了扬手,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王全德的手上竟然有几根透明的丝线。

    “这是牵线木偶!出自鲁班门!”王全德无比得意的仰着头。

    “不错哈哈,真不错!”王老爷子似乎对着牵线木偶极为的欢喜,当下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木偶跟前上下打量着。

    “这木偶怎么会做得这般的逼真?竟然可以以假乱真,完全看不出端倪!”就在王老爷子打量着木偶不断称奇的时候,下方也开始议论了起来。

    “原来是出自鲁班门,这就不奇怪了!”对鲁班门知晓一二的人轻声说道。

    “这话怎么说?我从未没听过这鲁班门?很厉害吗?”客人中有人发问。

    “嘿嘿,何止是厉害,这鲁班门与厌胜门出自一门,不过与厌胜有些不同的是,厌胜门侧重的是厌胜术,也就是一些奇术,大多数是害人之术,而这鲁班门可不一样,这鲁班门专攻奇门克物之术,是最纯粹的手艺人,不过这鲁班门已经很多年没出世了,据说已经散了,难道还存在?”

    听到旁边人的议论,我暗暗咋舌,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种人,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出现在我们姬家村的那个裁魂木雀。

    想到裁魂木雀,我浑身一震,心里开始觉得有些不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这边王老爷子在围着那木偶看了半天以后,忍不住内心都好奇,伸出手在哪木偶的身上捏了捏,这一捏之下,我看到王老爷子的脸上猛的一变。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只见那木偶猛的炸裂而开,一柄柄手指大小的飞刀直接刺中王老爷子的胸口。

    “爹!”突然其来的变故是所有人都没有意想到的,距离王老爷子最近的王全德此时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的苍白,像是丢了魂魄一般,王侯更是大叫一声,急忙抱住了王老爷子,台下更是鸦雀无声,满目震骇。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短暂的沉寂后,院中的客人们顿时慌了过来。

    看到王老爷子的身死,我心中断定,这是一个有预谋的刺杀,而且手法和当时在姬家村的一模一样,一个是木雀,一个是木偶,恐怕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王全德!”王侯丢下已经身死的王老爷子,瞪红着双目站了起来,一把拎起吓得魂不守舍的王全德上去就是几个耳光。

    “说!谁让你干的?!”

    “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我,我不知道会这样啊!”王全德被吓的双腿发软,胡言乱语。

    “我问你这木偶从哪里来的!”王侯当然不傻,他肯定也知道王全德是什么尿性。

    “我,我是从方言哪里买的!”王全德说完急忙向着人群望去。

    王侯一把松开王全德,对着门前大吼:“关门!今天一个都不许走!”

    “什么!”

    “王侯,你这是何意?”王侯话一出口,人群就炸开了锅。

    王侯丝毫不理会众人,径直的走向了人群,在哪里抓到了一个正欲逃走的青年。

    这青年想来应该就是王全德口中所说的方言,方言被王侯抓到以后直接扔到了高台之上。

    “王侯你这是何意?”高台之上坐着的一个微胖矮小的中年看着方言猛的就站了起来。

    “何意?方乾,你问我这是何意?你不该给我王家一个交代吗?”王侯盯着方乾阴冷的道。

    “王侯,你意思是方言害死了王老爷子不成?”方乾脸上一变的盯着王侯。

    王侯冷哼了一声:“刚才话你也听到了!木偶是他卖给老三的!”

    王侯的一句话,顿时堵住了方乾的嘴,方乾转过身,阴沉着脸盯着地上的方言问道:“方言!那木偶可是你卖给全德的?”

    方言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听方乾这么一问,急忙从地爬了起来抱住方乾的腿:“爹,我不知道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啊!”

    “够了!我就问你这木偶是不是你给他的!”方乾一脚踢开方言道。

    “是,是我给王老三的,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啊!我不知道里面会有暗器,更没有想过要杀人啊!”方言不停地解释。

    “你个孽子!”不等方言把话说话,方乾狠狠的给了方言一个耳光。

    “方乾,你们还有什么话说?”王侯冷笑着看着方乾。

    方乾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猛的转过身子,无比决然的道:“他随你们处置!”说完就要离开。

    “家主!”方家之人听到这一个个大吼。

    “等等,就这样走了吗?”方乾想走,但有人并不想如愿。

    “王家主还想怎么样?人不是给你们了吗?”方乾咬牙切齿的道。

    “方乾,你是真的当我傻吗?今天躺在哪里的是谁?那是我爹,王家的老爷子!凭借一个方言就能想出来刺杀老爷子的计划,你觉得可能吗?”王侯说着就走到了一旁,隐隐切断了方乾的去路。

    方乾的脸上一变:“你什么意思?你以为这件事是我们方家干的不成?”

    “哼!你们不是早就有这么个心思了吗?”王侯的脸色此时恨不得吃人,十分的恐怖。

    方乾听完王侯的话怒极反笑:“是啊,咱们四大家族明争暗斗这么多年,都巴不得对方衰落下去,但是这么多年,也就是下面的人摩擦一下,各自可曾相互出手?这点你我再清楚不过!我想你很清楚这点不是吗?”

    王侯眼中一寒,也不回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方乾。

    方乾没有理会王侯的目光,则是一把拎起方言:“木偶哪里来的?”

    方言犹如一滩烂泥一般,整个人失去了先前的光彩,任凭方乾如何发问,都楞在原处不作回答。

    “我问你木偶哪里来的!谁给你的!”方乾狠狠的甩给方言几个耳光。

    “赶尸匠,赶尸匠!”方言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的身彩,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赶尸匠?”不禁是方言疑惑了,就连王侯也愣了一下,而我听到这却是浑身一震!想起昨天消失的那个赶尸匠人,我们所住的那家客栈正是方家的产业,难不成这一切与那赶尸匠人有关不成?

    “赶尸匠!哪里来的赶尸匠!”方乾一听顿时召集的问道。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和王全德在酒馆喝酒,看到一个赶尸匠路过,那人问我们张家怎么走!我看到木偶做得逼真就买了下来,木偶总共四具,我只买了这么一具,还有三具被那人带到了张家!”

    “张家!”王侯听到这猛的冲着下面望了过去。

    “张家的人今天一个没来!”不等王侯开口询问,管家就急忙道了出来。

    “好,好一个张家!我说今天怎么回事!原来是张家!”王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的杀意,随即也不再去管方乾如何,径直的下台,对着王家子弟道:“去张家!”

    当下也不再管满院子的宾客,带领着一众王家子弟气势汹汹的向着张家的方向而去。

    满院子的宾客自然不会错过这等看热闹的机会,而且是关于淮南四大玄门家族的热闹,当下满院的人一路跟随着去了张家,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七叔和我们。

    还尚未到达张家,我就远远的看到张家门前白罗密布,门前人来人往,院内哭声震天。

    “怎么回事?看样子这是在办丧啊!难不成张家也有人死了不成?”

    “不会这么巧吧?”有人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狐疑之色。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身穿白色孝服的张家守门人在看到我们这么一大群人之后,惊恐的发问。

    王侯上前一把扯住那人的衣领:“张大年呢!”

    “家主,家主”那人说着就往院子里面去喊,却王侯一把推到地上,随即二话不说大步入院。

    “张大年你给我出来!”王侯刚一入院就大吼起来,惊得满地的哭丧之人皆是停住了哭声。

    “你们干什么!”就在此时,一道怒喝从人群之中响了起来。

    “王叔,方叔,你们这是为何!”站起来的是一个面容与张玉郎有些相似的青年,一脸铁青的看着众人道。

    “张玉千!让张大年给我出来!”王侯丝毫不给张玉千一点脸面。

    “你们找我爹?”张玉千听到这句话竟然出奇的沉默了起来。

    “怎么?”王侯的眉头一挑,随即一看大厅之处,顿时色变。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灵堂之上摆着一口棺材。

    “难道这里面是……”方乾也是一脸震撼的看着张玉千道。

    张玉千点了点头:“正是家父!”

    “怎么会这样!”方乾看着张大年的棺材愣愣的出神。

    而张玉千在此时脸上突然变得阴狠无比,指着灵堂内的另外三口棺材道:“昨天有人送来了这个东西,我爹看过以后,深夜就暴毙身亡!”

    “那里面所装何物?”王侯阴着脸看着张大年棺材旁的三口棺材问道。

    “王侯自己看吧!”张玉千说完就不再理会王侯方乾等人,自行走到棺材前重新跪了下来。

    虽然我早就猜测出来那三口棺材里面装的东西,不过当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不错,那三口棺材里面所装着的,正是另外三具木偶,不,应该说是尸体!

    这三具真的是尸体,不是王家的那种木偶,是实实在在的三具尸体,这三具尸体两男一女,一个个脸色发青,躺在棺材里面,而前面的张大年,与另外三人是相同的症状,一脸的铁青毫无生机。

    “王兄,你看这。”方乾冲着王侯道了一句。

    王侯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猛的朝着张大年的头颅就拍了过去。

    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元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