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帝尊〕〔满级导演〕〔三国之四世三公〕〔剑骨〕〔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吞噬系统〕〔筝仙无双〕〔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陋俗之婚闹〕〔哈利波特之学霸无〕〔仙王的日常生活〕〔穿越之富贵小锦鲤〕〔青梅竹马之丫头别〕〔婚色荡漾:顾少,〕〔重生之国际倒爷〕〔我混烘焙圈的〕〔未来天王〕〔仙御〕〔这个保安有点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44章 道观
    为了早日到达七叔嘱咐过的信阳鸡公山,一路之上我不敢丝毫耽搁,昼夜走了三天三夜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七叔所说的地方。

    临走前七叔并没有给我准确的地址,只是告诉我那疯道士就居住在鸡公山,而我连那疯道士的外貌特征都一无所知,不过七叔既然将那人称为疯道士,想必定是疯疯癫癫之人。

    走在鸡公山山脚下,我终于碰到了一个过路的山民,他手里抓着一把黑色的镰刀,背着一个大框,后背和裤子上都是上山采药时蹭的泥土,我急忙拉住他问道:“老人家,请问您知道有个叫疯道长的人在哪吗?”

    “什么疯道长?我从来都没有听过!”那山民听完茫然的摇起了头。

    我狐疑的看着他,转念一想说道:“那老人家你可听说过这鸡公山上有没有道士?”

    “道士嘛?哦,我记起来了,道士倒是有,在这鸡公山山顶上有一处鸡公观,据说里面有道士,不过!”那山民说着欲言又止,似是有难言之隐。

    “怎么?这观里的道士有什么不对劲吗?”看到山民的古怪反应我追问道。

    那山民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我们几眼,随即压低了声音道:“几位听我一言,我虽然不知道几位为什么找疯道长,不过这鸡公观我劝几位还是不要去的为好!”

    “哦?这是为何?”我困惑的盯着山民,莫非这鸡公观有什么猫腻不成?

    那山民摇了摇头:“这鸡公观很怪,据说十几年来只看到有人进去,却从没有见到有人出来!”

    “而且一到晚上,那鸡公观内,就传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周围阴气森森的,你说吓人不?”山民说着露出一副胆怯畏惧的神情。

    “我听人说那鸡公观里面,从来没见有道士出现过,但是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在观门前送上祭品,反正那地方在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邪门啊!”山民与我们说完这些以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似乎一刻也不想多呆。

    “灵生,难道这观里有邪物不成?”我哥紧张的看了看我。

    “哼,我倒想看看这鸡公观有什么邪物,就算真有也顶多是一些阴魂不散的鬼物罢了!就算真有鬼我就不信治不了它们!”

    “走,咱们上去看看!”我坚定的说完之后,率先顺着山民所指的方向,登上了通往鸡公山道观的路。

    而我们刚登到鸡公山顶,老远处就看到一处破败不堪的道观,坐落在山边之上,背靠山崖,观门紧闭。

    “这道观能有人?”看着这么破败的道观,我也有些怀疑起来。

    “沙沙……沙沙……”就在我走上前的时候,突然听到在哪道观里面,竟然有轻微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人在扫地。

    我心中一喜,急忙上前叩门。然而我的手刚敲到关门之上,那关门竟然嘎吱一声打开,原来这关门是虚掩着的。

    “有人吗?”我一边喊着,一边进了道观。

    只是让我惊呀的是,这院落里面根本就空无一人,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树叶和一些杂草,看起来这道观像是荒废了很久。

    “有人吗?”我再次喊了一声,道观之内依然是静悄悄的。

    “看来真的是没人!”孙英说着将背上的孙鸾放下,坐在了门前。

    “我进去瞧瞧!”看着疲惫的孙英,我心里有些不忍,随即大步走向道观的大殿之内,而俺哥也跟了过来。

    大殿内比院落里面更加的散乱,神像东倒西歪,上面还结了一层蜘蛛网,地上满是灰尘,应该已经有很久没人来过。

    “看来不在这里了!”看到这大殿的模样我心里一阵失落,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个时候,俺哥突然侧着耳朵对我道:“玄生,后面有声音!”

    我一听,急忙跟着俺哥绕过了大殿,走进了后院,这一进后院我就愣了。

    因为这不大的后院,竟然被收拾的整整齐齐,还有一人光着背,手中正拿着一把锯子,不停地锯着木头。

    那人一听到脚步声,就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疑惑的看着我和俺哥。

    “你们是?”

    “你是疯道长吗?”我急忙问道,总算是见到了一个活人。

    “你找疯道长?我不是!”那人听完摇了摇头。

    “我是这山下不远的木匠,姓周,你们要找疯道长?”周木匠问道。

    “你知道在哪?”我惊喜的看着周木匠道。

    周木匠叹了口气,随即摇了摇头道:“你们来晚啦!疯道长在前些日子坐化了!”

    “什么!”听到这我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这疯道长疯疯癫癫一辈子,孤家寡人一个,也很少给下面的山民来往,早些年俺媳妇重病,多亏疯道长救了一命,所以我就寻思着给他打一口棺材,这人活一辈子就够受罪了,死了也不能就落一副草席吧?”周木匠感慨的道。

    “那,那疯道长的遗体在哪,我可能拜上一拜?”虽然周木匠说疯道长坐化,但是没有亲眼看到我可不信。

    “你们也是有心了,你们跟我来吧!”周木匠说着就放下了手里的锯子,然后带着我们走到后院的一处偏房里面。

    在偏房里面,我看到了一个身穿着灰色道袍,身材瘦小的老头,老头的头发和面容都十分的干净,躺在一张草席上面面容安详,看不出生前有什么痛苦。

    “疯道长洒脱了一辈子,也疯了一辈子,临死的时候脑子却清醒了过来,说自己这一辈子糊涂,不想连走都走的糊里糊涂的,就自己打扮的利利索索的,说怕到了下面老朋友别认不出自己!”

    “你们要是有心,就给他上几炷香,拜一拜,也不枉他来这人世走这么一遭!”周木匠说着从一旁取出把贡香,递给了我。

    我点了点头,随即把香点燃,对着疯道长的遗体拜了几拜。

    “疯道长他是怎么坐化的?”拜完以后,我看这周木匠道。

    周木匠摇了摇头:“我一个木匠哪里知道,反正不是暴病去的,疯道长似乎知道自己的大限来临,在临走前的一晚下了趟山,最后到了我家,告诉我他要坐化的事情,让我帮他料理一下后事!”

    “对了,疯道长在临死的时候曾对我说过,如果他死后有人找他,让我一定要问一问来的人姓什么!”周木匠看着我道。

    “哦?为什么这样问呢?”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周木匠。

    “我也不知,疯道长说他这一辈子欠了很多人的人情,留下了几样东西,让我问清了姓氏,再交予来人!”周木匠一脸郑重的看着我道。

    “我姓刘!”我想了想,还是虚报了一个姓氏出来,因为我信不过这个周木匠,他所说的都是他的一面之词,而且之前见惯了四大家族的计策,我不得不谨慎一点。

    “刘吗?”周木匠道了一句,多看了我几眼。

    “既然疯道长已经坐化,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了!”看到这,我虽然心里不甘,但事已至此,只能打道回府。

    “现在天色已晚,而且这鸡公山上并不太平,山下更有匪类出没,你们要是不怕的话就在这里呆上一晚再走吧!”周木匠突然出口挽留了一句。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色确实已经渐暗,而且我们没日没夜的赶了三天的路,孙祎可已经十分的疲惫,就应了下来。

    “这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整个鸡公观已经荒废掉了,我在那边收拾出来一间柴房,旁边还有一间侧房是疯道长生前所住的地方!你们要是不觉得膈应就在那对付一晚!”

    “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周木匠说着就出了门。

    看着周木匠离开的背影,我心里有些放心不下,就带着我哥也跟着走出了门,而此时的孙英也站在院子里面,刚好与周木匠碰头。

    “这位是?”周木匠看到孙祎可和孙鸾一愣,回头看着我道。

    “这些是我的同伴!”我旋即回道。

    “是这样啊!那晚上就让她们住疯道长屋子里,你们和我对付一晚!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周木匠说着指了指那紧挨着的两个小屋,这才转身离开。

    我打开周木匠所说的那间屋子,据他说这屋子是疯道长生前的居所,我不由得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这间房屋不大,但是收拾的十分的整洁,房间里面也并没他物,只有一张方桌,一把椅子,和一张木床,倒是在那墙角之处,放着很多的酒坛,看来疯道长在生前的时候是一个好酒之人。

    我们把孙鸾放到那木床之上,这个时候周木匠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包东西,还有一壶酒。

    “疯道长生前好酒,但是却很少出门,所以我时不时的会带上来一些酒菜放在这鸡公观内储备起来,不然照疯道长的性子,酒醉以后昏睡数日,早早就饿死了!”周木匠笑了笑道,并给我们倒上了些酒,最后顺手端起一杯:“我还得给疯道长送去一杯!不然他该怪我喽!”

    “给疯道长送上一杯?”这让我有点惊讶,死人还会喝酒吗?

    周木匠嘿嘿一笑,随即道:“他就算死了,也是个酒鬼!”说完也不解释,就端着酒碗走到了侧室,我十分的好奇,也就紧跟着过去。

    周木匠端着酒,在疯道长的面前顿了下来,然后取出一根手指粗细的木管,那木管的一侧宽,一侧细,比较细的那一头被削出一个长条,周木匠将那较宽的一头放进酒碗里面,另外一头则是放到了疯道长的嘴边,伸出手对着疯道长的胸腹这么一揉,那木管就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碗中的酒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溜进疯道长的口中,看得我震惊无比。

    “看到了吧?就算死了他也得喝上一碗才行!不然一晚上可都不踏实啊!”周木匠的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一般。

    到了休息的时候,我和俺哥与那周木匠住在柴房,孙祎可以及孙鸾则是在隔壁的那屋子,最边上则是摆放疯道长遗体的房间。

    “你一直都是住在这柴房里面的吗”等我进了柴房,看着被周木匠收拾的干净利索的柴房问道,因为在这柴房里面,摆放了很多他的工具。

    周木匠点了点头:“恩,只要我来就住在这,做我们这一行有个规矩,如果去别人家,或者给别家做工,只能住在柴房,这是规矩,因为我们做木匠的就是木行,正所谓万物有灵,尤其是在深林之中生长的古木,这些古木可是吸取了天地间的精华与灵气,自然会有通灵,如果我们在外面睡觉的话,难免犯了忌讳被木神缠身”周木匠说着就顺手脱下了鞋子。

    然而就在他脱下鞋子以后,我又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他摆放鞋子的方式,似乎有些讲究,因为他是把鞋子放在自己床前,而且那两只鞋子,一只正放,另外一只却鞋底朝上反放。

    还不等我开口去问,周木匠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就笑了笑道:“你是不是相问为什么我要把鞋子这样放?”

    我点了点头:“是!”

    周木匠指着他放在地上的两只鞋子笑道:”这也是有讲究的,我这正放的鞋子,代表的意思是规矩,这里面取一个“规”字,而这翻着放的则是取一个“鞋”字,这两个字的谐音加起来时什么?”周木匠说完看着我问道。

    “规鞋!”

    “鬼邪?”我读了两遍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错,就是鬼邪,这样做的意思是,代表我们和鬼邪互不侵犯,以保平安!”周木匠笑呵呵的解释着,又从床头拿起来一个墨斗,和一把铁钳子放到了枕边,然后用墨斗在床沿围了一圈,最后拿了一把木尺放在床沿。

    “这些是为了镇邪!只要有这几样东西傍身,鬼邪之物就进不了我身!”周木匠做完这一切之后还不忘对我解释道。

    “可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准备?难道!”看到周木匠做得事情,我联想起之前遇到的那个山民的所说的话。

    周木匠脸上一怔,随即小声的道:“这道观确实有些问题,等到晚上你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动,也不要喊,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知道吗?”

    “为什么?这道观究竟有啥?”我一惊,看着周木匠问道。

    周木匠摇了摇头,随即躺下道:“说不得,说不得,一旦说多了,就大祸临头了”

    看着周木匠嘀咕了几声然后熟睡,我这心里开始有些不安了起来,虽然我不信鬼神,但是这周木匠的表现实在是有些怪异,我倒是想看看,这道观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我也觉得疯道长的死没那么简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