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千帆孙小云〕〔绝世双魂〕〔我爱那么真,你却〕〔都市神龙狂兵〕〔盛宠邪魅皇子妃〕〔富贵盈香〕〔重生豪门:影后娇〕〔萌宝36计:妈咪,〕〔皇叔追妻:重生王〕〔偷爱〕〔目光所及都是你〕〔修真狂少〕〔农门丑妇〕〔史上最强小农民〕〔味香〕〔末日轮盘〕〔重生之本宫只想做〕〔画堂归〕〔福妻满满〕〔飞不过的保和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45章 真实面目
    在这枯寂而又冰冷的道观内,我始终没有任何的睡意,此时的周木匠和我哥,呼噜声此起彼伏,已经陷入了熟睡之中,清风拂动,我忍受着两人的呼噜声,思绪万千,姬家人的祖宗尸骨迟迟没有追回,这让我生出一种挫败感,总觉得愧对于父亲以及对我满怀期望的李太爷。

    我还是低估了外面的世俗,我根本没有想到山外的世道竟然如此的复杂,小时候总是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但是当亲身踏入人心否侧的江湖之后,我才发觉,江湖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淮南四大家族的争斗,我说不上来谁对谁错,为了一具红眼僵尸,他们竟然选择牺牲掉自己的亲人,还能把自家的孩子当做一枚棋子无情的抛弃利用,这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在我看来,那样冷血的人,还能称之为人吗?

    我感慨不已的看着熟睡的大哥,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或许我哥其实很幸福,虽然他看起来憨傻,我爹和我娘看他不顺眼对他就是一阵打骂,但我知道爹娘其实很疼他,包括我七叔等等。

    我不理解为什么四大家族的人,把一个死尸看的比活人还要重要,但我只知道,他们的心已经腐坏了。就在我感慨着江湖凶险莫测的时候,我的耳边毫无症状的传来一声惊叫之声。

    “这声音……是孙鸾!”我心中极度不安的从床上跳跃了起来。孙鸾的这一声尖叫,同时也惊醒了熟睡中的周木匠和我哥。

    “出什么事了!”周木匠顺手握住了放在枕头下的铁钳子,走到了我的跟前。就在我准备冲出去的那一刻,周木匠突然对着我喊了一声,“别出去!”

    我恍然想起周木匠之前曾告诫过我,晚上无论听到什么,或是看到什么,都不能出去,要装作不知道,可隔壁是孙祎可和孙鸾,那边发生了变故,我岂能坐视不管?

    我不顾周木匠的阻拦,与我哥迅速的冲出了房门,而此时孙祎可她们所住的房间,房门竟然已经被打开!

    “孙姑娘!”我急忙冲到了房里,但是此时的房间里面,哪里还有孙祎可的影子,只有孙鸾抱着头,疯疯癫癫的不断的狂叫。

    “孙鸾!孙祎可呢!”

    “孙祎可呢!”我一把按住孙鸾大吼。

    “鬼,有鬼!”孙鸾剧烈的挣扎着,满脸惊恐的看着我,拼命的挣扎。

    “哥!你看住她!”问不出情况我也不敢耽搁,吩咐我哥看着孙鸾呆在房里,我急忙冲到了摆放疯道长遗体的那间屋子。

    此时的疯道长还躺在地上,屋子里面看起来并无二样,我刚要转身离开,无意之间看到了那摆在疯道长遗体面前的酒碗。

    在之前周木匠给疯道长喝酒以后,我清楚的记得,为了表示对疯道长的尊敬,我把自己的那一碗酒放在了疯道长的身边,当时酒碗中的酒分明的满的,但现在这碗空了!难道有人过来喝了这碗酒不成?

    周木匠始终都在我的眼皮底下,应该不会是他,至于孙祎可孙鸾那就更不可能,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道观之内还有别人!

    想到这,我心里一急,难道刚才有人对孙祎可下手!

    我急忙就冲了出去,但是这后院本来就那么的大,根本就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我急忙冲向了大殿。

    但是大殿之内漆黑一片,虽然我的眼睛在夜晚之下,也能视物,但远不如白天看到的真切,只能看的模糊一片。

    “孙祎可!”

    我站在大殿之内喊了一声,回应我的只有那呼呼而过的风声。

    就在我准备走出大殿往道观外院走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在哪倒下的神像后,似乎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谁!”我大喝一声,随即猛的冲了过去,一把拉住那人。

    “是我!”

    “周木匠!你怎么在这?”我抓住那人一看,竟然是之前没有跟着我们出来的周木匠!

    “你朋友不是不见了吗!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周木匠说道。

    “找到了吗?”周木匠看着我道,只是那表情有些怪异。

    “你知道什么!”我脸上一冷,盯着周木匠道。

    “我可能知道她在哪里!”周木匠犹豫了一会开口说道。

    “在哪!”我急忙问道。

    “跟我来!”周木匠咬了咬牙,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

    让我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周木匠并没有带我去别的地方寻找孙祎可,而是把我带回了后院。

    “回来干什么!这里我刚找过!”我盯着周木匠,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要给我耍什么花样。

    “嘘,别急!”周木匠对我嘘了一声,随即示意我躲在一边别动。

    我虽然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不过还是按耐着性子与他蹲在了一起,盯着院子。

    不久之后,我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院子里面,然后一晃走到了孙英她们的那个房间门前,站在门前不断的走动,漫无目的的行走。

    看到这我的心里一紧,这人是谁?

    我刚要上前拿下那人,却不想一下被周木匠按住:“别去,看着!”

    “这人到底是谁!”我盯着周木匠问道。

    “这是鸡公道人!疯道长没来这鸡公观之前他就在了,没人知道他是人是鬼!”周木匠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想象他内心的恐惧。

    那鸡公道人在俺哥他们的门前转了几圈,最后终于踏步向着门前走了过去,而就在此时,我看到我哥瞬间从门内闪了出来,双手狠狠的朝着鸡公道人抓了过去,但被鸡公道人灵活的躲避开。

    鸡公道人,并不与我哥纠缠,在躲过我哥的一击之后,快速的转身就走。

    而我哥见鸡公道人离开,却也不追,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面守着孙鸾。

    兴许是因为我哥不追他,鸡公道人刚走了两步就又折返了回来,继续冲向门内,再次引出了我哥,但这一次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而我哥从门内闪出来的瞬间,一道极快的人影,从旁边竟然衣衫而进到了屋内,快到我都没有看清是谁!

    “不好!”看到这我大吃一惊,急忙跳了出去,而此时的鸡公道人,竟然转身就跑。

    等我和我哥冲到屋内的时候,孙鸾不见了踪影,紧接着我回头看了看,发现周木匠也不见了踪影,我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分明没有看到有人出来!

    “人呢!”我看了一眼俺哥问道。

    “没有看到人啊!”我哥挠了挠头,也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你在这盯着,我出去看看!”我对着我哥说了一句,随即就走到了院子里面,想要找到周木匠,但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知所踪。

    “怎么会这样那!”此刻的我是又惊又急,惊得是此地竟然如此得诡异,急的是孙祎可和孙鸾竟然都不见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疯道长,急忙跑到屋里一看,果然,这疯道长竟然也跟着消失不见!

    我顿时明悟了过来,这疯道长根本就没死!刚才的那个人影很有可能就是疯道长!但他为什么要装死?而且还要掳走孙祎可和孙鸾呢?

    这让我想不明白,但不管如此,一刻找不到孙英她们,她们就多一分的危险,那疯道长据说疯疯癫癫,谁知道他会对孙祎可她们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我没看到疯道长从屋子里面出来,那么屋子里面一定还有出口!

    “找!这屋子里面一定还有出口!”我对着我哥喊了一声,随即开始在屋子里面乱翻。

    我最先的目标是墙角处的那一队酒坛,但我把酒坛全部打碎以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然后只能把目光看向了孙祎可她们所睡的那一张木床!

    我一把拉开被子,露出下面的床板,对着床板敲了一敲,果然,床下的声音十分的清脆。

    “床下是空的!”我心中一喜,随即一圈打碎了创办,露出一个黝黑的洞口。

    “走!”我招呼我哥一声,随即对着洞口一跃而下!

    只不过等我们下去以后,发现这床下竟然是别有洞天,床下也不知道是被谁,挖了一个密道,笔直的向着远处延伸,这密道之内,竟然还点着蜡烛,看来有人经常下来这里!

    在我和我哥沿着密道一路走过去的时候,我注意到那密道两侧的石像。

    这些石像也不知道是何人所雕刻,竟然十分的逼真,每一个石像五官都各不相同,如果给他们穿上衣服,能让人觉得这就是活脱脱的人!

    等到我们走到密道尽头的时候,一个木制的大门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大门上有铁链,但并没有拴着,我伸手一把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发现这又是一个密道。

    不过这一处密道与先前的不同,这处密道两侧,竟然有许多木制的牢笼。

    “这么多牢笼是用来做什么的?”看到这我不由得疑惑了起来,急忙加快脚步沿着密道不断的前进。

    在我和我哥前进一半的时候,竟然在那木制的笼子里面,发现了人!

    确切的来说并不是人!而是一具具无比逼真的木偶,那些木偶被摆放在那些笼子里面,外面还上了锁,就像是在关押犯人一般。

    我有些好奇的打开了一个牢笼,走到了那木偶的跟前,这一看,我觉得有些眼熟,这木偶与王家老爷子大寿时,王全德送上的相同,难道是出于一人之手不成?

    就在我思索这些,想要找到孙祎可的时候,前方突然响起一阵惨叫声,听那声音竟然是周木匠!

    我顾不得这些木偶究竟是怎么回事,急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我在一处牢笼前停下的时候,发现周木匠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地上还有一片血迹。

    “周木匠!你醒醒!”我见此一惊,急忙蹲下扶起周木匠,想要把他唤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昏迷中的周木匠,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我心里顿时升起一股的寒意!猛的一把将其推开想要后退,而此时他的手中却多了一把铁钳子,狠狠的冲着我砸了过来。

    “砰!”我刚要准备躲开周木匠的攻击,却不想那牢笼里面,被我忽略的木偶,竟然在此时突然出手,我只觉得浑身一麻,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的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被人绑在了一根铁柱之上,旁边还要我哥,孙祎可和孙鸾竟然也在此处!

    “孙祎可!”

    “哥!”

    我急忙冲着他们两人喊了一声,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等到那人出现,我一愣,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疯道长。

    “疯道长!”看着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疯道长,我压制住内心的怒火道了一句。

    “你们是谁!”疯道长刚一开口说话,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他虽然是在说话,可是声音有些麻木!

    “你不是疯道长!”我盯着面无表情的疯道长道。

    “你们究竟是谁!来做什么!”疯道长不理会我,而是走到了我的面前继续说道。

    “用一个木偶出来说话,很有意思吗?周木匠!”听着疯道长说来说去就那么一句话,我对着屋子喊了一声。

    “嘿嘿,你怎么知道他是木偶呢?”周木匠的声音响起,随即他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面走了出来,笑吟吟的看着我。

    “因为我见过这种木偶!”我看着周木匠说道。

    “恩?你见过?在哪见过?”周木匠一听,顿时两个眼睛放光,一步冲到了我的跟前。

    “在淮南!”我没有隐瞒。

    “淮南?是谁做的?”周木匠盯着我问道。

    “你不问问我们来找疯道长干什么吗?”我看着周木匠说道。

    周木匠摇了摇头:“我不想知道,因为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反正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成为和他一样的木偶!”

    “木偶:”听到这我深深的吸了口冷气,难不成这些木偶,都是用活人做出来的不成?

    “怎么样?是不是很神奇啊?”周木匠无比的自豪。

    看着周木匠的反应,我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盯着周木匠道:“疯道长,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周木匠一愣,大笑的脸上突然阴沉了下来盯着我道:“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疯道长!你是谁!来做什么!”周木匠说着就用铁钳顶在了我的脖子上面。

    “疯道长,可还记得姬天苍?他让我给你捎一句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