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全民进化年代〕〔暖婚100分:总裁,〕〔超级制造商〕〔无敌神王〕〔魔王大人快跑〕〔我有无数神剑〕〔诸天辅助戒指〕〔我家房客不是人〕〔网游之大招法师〕〔超神学院天使之王〕〔谜之档案〕〔毁灭纪元〕〔肖少的蜜宠萌妻〕〔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灵武逆天记〕〔末日帝皇〕〔禁墟迷城〕〔我家女友是巨星〕〔弱渣的逆袭人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46章 噩耗
    疯道长一愣神,耐人寻味的偷瞄了我们一眼,随即嘴中不停的喃喃了起来,“姬天苍?”

    “姬天苍……姬天苍……这名字为何如此耳熟呢?”疯道念叨着七叔的名字忽然陷入了一种无法无念的状态之下。

    看着他的境况,我只能暂时保持镇定,心中却在盘思,难道他糊涂了不成?怪不得别人叫他疯道长。

    疯道长痴迷在自己的意识里好久,突然眼前一亮,哈哈大笑起来,“姬天苍!对,姬天苍!我记起来了!”

    “我不是周木匠,我是疯道长!我全想起来了,想起来了!”疯道长胡言乱语的大叫着,状态有些癫狂,令我一阵心惊肉跳。

    “说,姬天苍是你什么人?”疯道长此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没了先前的阴狠毒辣,反而多了一丝的慈悲,要不是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眼前,我真的难以想象这疯道长性情变化居然如此之快。

    “我是他侄儿!”看到疯道长记起自己的身份,我当下回道。

    “侄儿?那你也是姬家之人了!”疯道长点头笑了笑道。

    “这不是废话吗!”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声,随即点了点头。

    “他让你来找我干什么?”疯道长一本正经的道。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七叔没说,只是让我给你稍一句话,说你自会明白!”

    “哦?什么话?”疯道长看着我道。

    “周家有木郎,天生两阴阳,欲得独自在,速来寻天苍!”这是一首打油诗,本来我不明白这打油诗的意思,以为有极为高深的含义,不过看到眼前的疯道长,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这打油诗说的不就是疯道长本人嘛,想来他有什么事情需要七叔的帮助!七叔让疯道长寻他!

    “哈哈!天苍老弟果然还是这般有趣!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疯道长听完这首诗竟然出奇的开心,随即就替我们松开了绑。

    “今日还多亏你们唤醒了我,不然我不知道还要魔障下去多久!我造下的杀孽太多了!”疯道长看着牢笼里面的那些人形木偶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些,难道全都是?”我有些震惊的看着疯道长。

    疯道长点了点头:“不错,这些都是活人做出来的木偶!与活人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没了意识,只会杀人!”然后疯道长就讲出了由来。

    疯道长原本是鲁班门的传人,鲁班门传到他这一代的时候,就仅仅剩下他自己一人,为了发扬鲁班术,疯道长每日没夜的研究,视图将鲁班术,与那厌胜术何在一起,让真正的鲁班术重现世间!

    但也正是因为这,他陷入了魔障之中,人格竟然变得有些分裂,白天的时候他就是鲁班门的周木匠,到了晚上他就成了疯道长,一个人分成了两个人用,有着两个思维。

    而且这一切他先前竟然都不知道!直到有一次遇到了七叔,才看破了这其中的猫腻,但为时已晚。

    为了避免再造下杀孽,他才荒废了鸡公观,又趁着神智清醒,做出了一个疯道长当做自己的替身,让人误以为自己死了!

    “那鸡公道长是怎么回事?也是一具人偶不成?”听他说完,我突然想起了那个神出鬼没的鸡公道长。

    疯道长摇了摇头:“他不是木偶!”

    “是人?”我惊讶的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啥!我来的时候他就在鸡公山了!而且平时我都找不到他!但是只要一到晚上,他就会出来晃悠!好几次我想抓他,都抓不到!后来我神智越来越模糊,每次只要有人过来,他就把人引走,要不就是吓走!我也就懒得管了!”疯道长开口说道。

    “你们,你们两个人在同一个道观里面就这样呆了好几年?”我有些无法接受这点。

    疯道长点了点头:“是啊!他悟他的道,我做我的活,各不打搅,这不挺好!”

    听完疯道长的话我有些无语了,这未免也太过于豁达了吧,不过转头一想也是,两个都是疯子,倒也并不奇怪!而且现在我有些明白,之前我放着的那一碗酒,可能就是被那个鸡公道长喝了。

    经过一番的交谈,疯道长就然要与我们一起回去,这让我有些惊喜又有些担忧,按照七叔的意思,他此时应该去找七叔才是,但疯道长却说七叔是让他先去一趟姬家。

    听完他的话我又惊喜又担忧,惊喜的是,七叔这么急匆匆的让我回去,想来我们家应该是出了变故!而这疯道长的本事不弱,带回去可能是一大助力,可他的状态我有些担心。

    疯道长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便笑了笑道:“我之所以不去找天苍也是这个原因!”

    “因为我怕在路上的时候,我会再次魔障,跟着你们,白天的时候你们不用担心,只需要入夜的时候把我封住就行!而且孙神医,是不是就在姬家?”疯道长看了一眼孙祎可道。

    “你怎么知道!”这让我无比的惊讶。

    “这有什么,小姑娘是孙家之人吧?看你腰间的药囊就知道了!”疯道长指了指孙祎可腰间说道。

    “那这些木偶怎么办?”我看了看四周不下于百具的木偶。

    “全部毁掉!你不是说在淮南见过吗?我记得好像确实有人在我这带走了几具木偶!”疯道长皱着眉头道。

    “是那个老太婆?”我急忙道。

    “老太婆?”疯道长摇了摇头。

    “虽然当时我的脑子不太清醒,不过来的可不是老太婆,是一个年轻人!”疯道长想了想道。

    “年轻人?难道是张玉郎或者张玉千不成?”我在心里这般想到。

    “这些东西,害人不浅,绝不能流出去!”疯道长二话不说,一个个将木偶毁掉,看得我一阵心疼,这可都是宝贝啊!

    疯道长最后只留下了一个穿着道袍的木偶,也就是先前用来假扮他得那一具。

    “这一具我可舍不得毁掉,这木偶是我这大半辈子,最好的东西了!”疯道长说着走到木偶的跟前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等到天亮以后,我们几人合力又把鸡公观给翻了个遍,没能找到那个鸡公道人,最后只能作罢,疯道长带着那一具道长木偶,跟着我们离开了鸡公山,与我们一道回家!

    我们一行人走的很急,在路上没敢耽搁,越离家近的时候,我心里就越发的不安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原因,那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

    等到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到村口前的时候,顿时就发现了异样。

    因为原本热闹的村子,现在竟然变得十分的萧条,也不见娃儿们在出头玩耍,更不见村子里面的巡逻队伍。

    我刚进村子,远远的看到一对身穿孝服的队伍,从村子里面走了出来。

    我看了我爹,还看到了我娘以及三叔他们,他们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一脸的肃穆,我娘在不停的哭泣着,背后是一口漆黑的棺材!

    我整个人都蒙住了,有人死了!可死的人会是谁?

    “爹!”我脑子一哄,顿时就跑了过去,跪在了我爹的面前。

    我爹看了看我,摸了摸我的头,随即道:“是你太爷!”

    “李太爷!”

    听到我爹的话,我整个人都懵了!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半个月前你太爷身子就不行了!一直熬到了今天早晨,就是想等你回来,说不然等你回来了会难过!”

    “就在早上的时候,他突然笑了,说你回来了,安全了,这才咽下去最后一口气!”我爹说着说着眼睛红了!

    听到我爹的话我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太爷虽然不是我姬家之人,可后半辈子,都是呆在我们姬家,看着俺爹从小到大,又看着我从小到大,说一句不为过的话,在我的心里,他比我爷都要亲近!

    我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以往的画面,那时候我还小,每天就抱着李太爷的腿,听着李太爷讲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李太爷总会偷偷的把我叫到屋子里面,摸索着塞到我的嘴里!我一笑,李太爷就会哈哈跟着大笑。

    可是这一切,再也不存在了!他为什么就再等等我呢?等到我回来再喊他一声太爷!

    “灵生,想开点,李兄走的很平静,没有遭罪!”孙神医站在李太爷的棺材前轻声说道。

    “灵生,天生,你们两个送你太爷一程!”我爹说着,就把手里的旗番递给了我,我擦了擦眼泪,接了过去。

    李太爷的风水是他在生前就选好的,但是那一处风水,一看就知道并不是很好,躺在里面会受罪,但却可以萌荫后代,可李太爷并没有后代,我也不知他为何会把墓选在此处!

    葬完李太爷之后不久,我还没从悲伤中走出,就在此时,一群不速之客找上了门。

    为首之人是一个道士,只是这道士可与疯道长不同,这道士一看就有一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天武兄,一别数十年未见啊!”那道士一进门,就喊起了我爹的名字、

    “青玄道长!”我爹一看到那道士,顿时就惊讶的道。

    青玄道长一笑,站在大门之外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快请!”我爹见此急忙就迎了上去。

    “天武兄,我这一路过来,看到姬家似乎在操办丧事,不知道仙去的是?”青玄刚一坐下,就对着我爹说道。

    听到这我很生气,这人竟然如此的不懂礼数。

    我爹叹了口气,随即回道:“是李爷!”

    “李爷?”青玄听完一愣,一脸的疑惑。

    “李木爷!”我爹见青玄疑惑,便道出了李太爷的名字,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太爷的名字,竟然叫做李木!

    “怎么会是李木前辈!他!”却不想青玄在听完这句话以后,竟然一脸的震撼之色。

    “是啊,李爷年事已高,算算过了百岁之龄,李爷通究天人,走的很洒脱,无病无灾!”我爹解释道。

    然而,青玄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爹话一般,愣在哪里半响,一句话都没有说。

    “青玄道长?”我爹喊了对着他喊了一声。

    青玄道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被我爹惊醒以后,随即对着我爹拱了拱手:“天武兄,我有个不请之请!”

    “请讲!”我爹看着青玄说道。

    青玄顿了顿,随即对着我爹拱手道:“不知我能否去给李木前辈上一柱香!”

    “恩”青玄提的这个要求有点出乎我的意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提出去为李太爷上香!难不成他与李太爷有旧?

    “青玄道长既然有心!我就替李爷谢了!”我爹顿时就答应了下来,随即带着青玄出了村子,向着李太爷的坟墓而去。

    “这里就是李爷选的地方了!”我爹和我带着青玄,在李太爷的坟前停了下来。

    “李前辈为何要选在这种地方?这地方躺着可不舒服啊!”青玄不愧是茅山之人,一眼就看出了这风水中的问题。

    “是啊,但这是李爷亲自选的地方,此处风水虽然能够庇护子孙,但是却苦了里面的人!”我爹深深的叹了口气。

    却不想青玄道长在听完我爹的话以后,竟然猛的跪在了李太爷的坟前。

    “青玄你这是!”我爹见此急忙伸手去扶,而我看到这却也大吃一惊。

    “行不得这等大礼!”我爹架着青玄道长,想要把其架起来,却不想被青玄拒绝。

    “天武兄,就让我跪上一跪吧!我应该跪在这!”青玄低着头说道。

    “青玄你……”我爹吃惊的看着跪在坟前的青玄道。

    “天武兄猜的不错!”

    “我本姓李,名清水,五岁入茅山,得青玄道号,这一晃就是四十年!”青玄道长像是在诉说着往事一般。

    “难道你是?”我明白了过来。

    青玄道长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继续说道:“我自幼跟着爷爷长大,五岁之时,被爷爷送入茅山,后李家一夜之间覆灭,从那以后再无他的消息!”

    “直到前些日子,我茅山在调查赶尸派时,听闻你们姬家的事情,更是从抓获得之人口中得知了他的消息!当时我就觉得是他!可没想到!没想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青玄道长说到这,眼眶湿润的泪珠再无法抑制,嚎啕大哭起来,狠狠的用手砸在了地面之上!

    “没想到,青玄你竟然与李爷有这般关系!”我爹听完以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心中唏嘘不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九星毒奶〕〔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最豪赘婿〕〔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第6666次重生〕〔五千年来谁著史〕〔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