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痴情神君傲娇妻〕〔奇迹的召唤师〕〔主播妈咪,爹地又〕〔无敌双宝:傲娇妈〕〔魔帝归来〕〔都市弃少归来〕〔进球万岁〕〔绝代狂兵〕〔诸天之万界天庭〕〔上门女婿的咸鱼生〕〔最后一个剑圣〕〔沙漠中的农场〕〔禁欲总裁,求放过〕〔都市巅峰高手〕〔重生八零小甜媳〕〔娇妻很甜:老公,〕〔顾少一抱成婚〕〔星际剧毒小妖〕〔透视神医兵王〕〔长生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48章 木妖祸事
    在和那女子行完洞房后的第二天,我爹就急匆匆的赶我和那姑娘离开。

    我知道没了木偶,那些人绝对不放善罢甘休,我于是坚持着不肯离开,我爹急怒之下甩了我几个巴掌:“你个逆子,让你滚你就滚!我是你爹还是你是我爹?”

    我心里明白我爹是为我好,可我又怎么能让我爹独自承受我造成的恶果,我当下也对着我爹吼了起来,“你要是不走!他们会……”

    “爹,咱们一起走吧!找到一个他们寻不到的地方。”我苦苦哀求着我爹。

    但是我爹下定了决心,阴沉着脸道:“你懂什么,我的留在这里!不然他们来了找不到人的话,绝不会放过我们的!”

    “可是万一那些人!”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这么多年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自有办法应付他们!”我爹故作轻松的安慰着我,但神色间的忧虑却是掩饰不了的。

    我爹从不骗我,从小到大在我眼里,我爹就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所以我就信了!

    我带着那姑娘走了,躲到了鸡公山上,我还给这个姑娘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小倩,她听完以后也很喜欢这个名字!两个眼睛眯成一条缝隙。

    我和小倩在鸡公山上住了十天,每一天我都会下山,问问下面的山民,信阳城里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那些村民摇头,这样我就放心。

    等到十天过后,我急忙带着小倩回到了信阳城里,第一时间跑到了店内。

    等我进店的时候,看着我爹完好的坐在店里,我松了了口气。

    不过我刚走进俺爹,就发现我爹的状态不太好,脸色苍白,似乎受了重伤。

    “爹,你怎么了!”我急忙跑到我爹的身边。

    “我没事!总算应付过去了!”我爹脸色苍白的笑了笑。

    听到这我松了口气,这件事情总算完了,而紧接着,我的好日子也来了。

    因为小倩有了喜,怀了我的孩子。

    这个消息,对于我以及我爹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最为高兴的就是我爹,说是周家有后了,那天晚上竟然拉着我喝了很多的酒,。

    趁着酒劲,我把一直没敢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爹,你究竟是怎么应付那一帮人的?”

    我爹那时候已经有了明显的醉意,当下就道:“他们不是要人偶吗?给他们做一个就是了!”

    原来自从那天我和小倩离开以后,我爹就在信阳城寻了一个刚死的人家姑娘,偷偷的刨了坟偷了尸体,然后做成了人偶!

    我爹的手艺虽然很厉害,但是人偶这东西,可不是那么的简单,不仅仅要十分精通木术,还要精通厌胜之术,这样才能保证人偶与常人无异。

    我爹花费了十天的时间,做出了人偶,但因为这人偶的模样做出来的以后,不再有原本的美貌,那些人不满,所以硬是给了我爹一拳!

    “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我看着我爹问道,想以后有机会我替我爹打回来这一拳。

    却不想无论我怎么问,我爹始终不肯说出那些人的身份,似乎十分的惧怕那些人一般。

    大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眼看着小倩快要临盆。

    这一天我爹突然找到了我,让我去一趟鸡公山,带着小倩,说那里来了一个鸡公道人,是一个高人,让我带着小倩过去,为孩子求一番造化。

    我当时没有多疑,而且我爹这样也是为了孩子好,我当下就带着小倩去了鸡公山。

    我也见到了那个鸡公道人,不过那个道人看起来有点不太正常,整天唠唠叨叨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但是想起我爹的话,我依然还是耐着性子,呆了三天。

    三天以后,小倩顺利的临盆,生下了一个男娃。

    只不过当我看到那孩子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因为那孩子不像是个人,反而像是一个怪物!五官堆积在了一起,浑身为青色,仅仅只有巴掌大小,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那孩子竟然比常人多了一根角!长在天灵盖上!

    当时我就觉得不对,这怎么可能是我和小倩的孩子?

    这分明就是一个怪物,就在我狠心准备把这怪物摔死的时候,那疯疯癫癫的鸡公道长,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把从我的手里夺走了孩子,抱在怀里双目放光,不断的称奇。

    “把孩子给我!”我一惊,急忙对着鸡公道长喊道。

    “竟然是木灵之体!这世间竟然真的能够产生这等怪事!”鸡公道长不断的啧啧称奇。

    “什么木灵之体?”我一愣,随即问道。

    “你不知道?”鸡公道长诧异的看着我、。

    “我知道什么?”我不解的回应。

    “你那个婆娘就是木灵啊!”鸡公道长说着指了指房内,。

    我一惊,木灵,做木匠的人都知道木灵是什么,树木皆有灵,常吸天地灵气与日月精华,从而开化启灵,称之为木灵,这木灵说起来,就与我们人一样了!

    听到鸡公道长说小倩是木灵,我急忙冲进了屋内,这一看顿时愣住了。

    因为小倩此时,竟然变成了一根木雕人!

    “小倩!小倩!”看到变成木头的小倩,我不敢相信这一切,疯狂的抱着小倩大吼。

    “别费劲了,木灵精气已经泄掉,她的木灵之气全都被这个小家伙吸食干净!她自然消散于无形!”鸡公道长抱着孩子站在我的背后说道。

    “难道我爹!”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爹,恐怕我爹早就清楚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冒险,让我与小倩完婚!

    我一把从鸡公道长的手里夺回了孩子,随即狂奔下山,回到了家中。

    只是当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整个信阳城内已经乱成了一团,到处都有官兵在缉拿周家之人!

    我在城头之上,看到了俺爹。

    我爹被吊在城墙之上,气息微弱,浑身满是伤痕。

    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救回我爹。

    但我没有想到,那不过是一个圈套罢了!

    等我到了深夜,偷偷摸摸把俺爹救下来的那一刻,我爹看到我就是大吼:“快走!”

    我还来不及反应,顿时十多个气息不弱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四周,把我和俺爹围了起来。

    “周家之人!竟敢制作木妖,刺杀太后!当诛!”为首一人,大喝一声,随即蜂拥而至,朝我而来。

    “你快走!只要有了木灵,我周家一定可以再次崛起!”俺爹使出浑身的力气,对我吼了一句。

    “我爹使出最后一把力气,一把将我推开,自己迎上了那一群清兵!”

    我刚要与清兵去拼命,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来了几个黑衣之人,与那些清兵打成了一团,我以为那些人是来救我爹的,却不想我猜错了!

    那些人不属于官家,但也绝不是来救我们,他们是冲着孩子来的!

    那些人趁着我不备,一把将我打翻在了地上,随即一把夺走了孩子,快速的就撤退而走,而这个时候的清兵已经被惊动,团团的围住了我。后来我被人救了!

    “是那个鸡公道人?”我爹接话道。

    疯道长点了点头:“不错,正是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信阳城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救我一命!但最后确实是他救了我!”

    “那后来呢?”我爹继续问道。

    “后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是属于教派之人,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木灵,也就是小倩,之所以来找到我爹,也就是想让俺爹用木灵,做成木妖人偶”

    “用木灵做成的木偶,可以称呼为木妖,因为木灵有灵,做成人偶之后,虽然会没了思想,却有灵气所在!”

    “他们也正是因为这点,才想让我爹帮他们做成木妖,相当于木灵来说,没有思想的木妖,他们更容易控制!以此献给宫中,用来刺杀太后!”

    “但他们失算了,他们没想到正是因为我的不忍,再加上我爹看穿了小倩的本质,用了满天过海之计!使得他们的计划破灭!他们暴露了!而我们周家,也因此受到了牵连!”

    “后来那一帮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我再如何的寻找,都没能找到他们的下落,我那孩儿,也再也没了下落!”

    “因为这,我周家被灭,我心生魔障,发了疯的研究起木偶之术,因为我知道,他们既然带走了孩子,总有一天,还会回来找我!但是木灵之体实在罕见,我入了魔障,就不断的从山下掳人,用来研究木偶,渐渐的等到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些不太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晚上的我记不得白天做得事情,白天的我就是周正己,晚上却像是变了个人!

    “直到遇到天苍兄,我才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得已,把自己困在了鸡公山上!”疯道长说道。

    “没想到,周兄的身上,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爹以及三叔他们听完疯道长的事情以后唏嘘不已。

    “怪不得别人,当年要不是我,我们周家又怎么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呢?”

    “这几年我也看开了一些,只想不再害人!”疯道长说道。

    “这怪不得周兄,刚才周兄所言,令堂早就知道那木灵之事,他又未尝不是在赌博!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木灵之体上面!”我爹道了一句。

    疯道长点了点头:“不错,当年我爹应该就是这个想法,可惜的是,到头来还是足篮打水一场空!我实在愧对于他啊!”

    “所以周兄这一次是想先看好自己?”我三叔眯了眯眼睛。

    “不错,这些年我看开了些,不想再造杀孽害人!所以才会厚着脸皮与灵生来此!”疯道长一脸稀翼的望着三叔道。

    三叔听完点了点头,递给我爹一个眼神,随即站到一旁不再说话,。

    我爹明白三叔的意思,随即道:“周兄的事情,我们既然已经了解,自然竭尽全力帮助周兄,而且淮南孙神医也正在此处!”

    “淮南孙神医?可是孙太一?”疯道长脸上一喜。

    我爹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孙太一!我想可以先让孙神医看看周兄的情况再下定论如何?”

    “那再好不过!麻烦姬兄!”疯道长自然不会拒绝,当下就拱手应道。

    “老五,你带周兄过去吧!”我爹对着站再门前的五叔道了一句。

    五叔回头看了一眼:“跟我来!”说完便带着疯道长离开。

    两人刚一离开,我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老三,你怎么看这件事情!”我爹看着三叔询问道。

    三叔喝了茶,随即笑眯眯的道:“这事情没错!当年的信阳城确实发生了这等事情,而且此人是老七推荐来的,应该不错!”

    “我是问你这件事,你有办法没有!我当然知道这人不假!”我爹瞪了俺三叔一眼。

    三叔哈哈一笑,随即摇了摇头:“他这件事,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啊!”

    “哦?怎么说?”我爹顿时来了兴致。

    “他的问题,其实不在与神魂,而在于内心!”三叔叹了口气道。

    “他说他的身体里面住了两个人,白天他是自己,晚上成了另外一个人!”

    “其实是他自己的自我分裂而已,那是因为他的仇恨蒙蔽了他,他想要复仇,却无处可去,但是他本性善良,不然当然也不会因为一个毫不相干的木灵,害的家破人亡,所以他还有一份良心未泯!”

    “白天,他竭力全力的压制内心的仇恨与丑恶,到了晚上,他压制不住,就选择了释放,从而早就出了另外一个自己出来!”

    “通俗一点的来讲,就是神魂分裂,一边是他的本性,另一边,被自己的仇恨所支配了起来,他的问题不在与其他,而在于他自己的内心!”三叔一口气说完了问题的所在。

    “所以孙神医也不会有办法喽?”我爹皱了皱眉头说道。

    “心病还需心药医,孙神医再厉害,也治不住人心啊!”三叔叹了口气道。

    “那此事要怎么办?”我爹问道。

    “这个只能慢慢来了,需要一些时间来解开他的心结,这个我来想想办法!”三叔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我爹会心一笑,似乎早就算到三叔会接下这件事一般,最后一脸郑重的看着俺三叔道:“还有一件事情比较严重,我想听听你的主意!”

    “哦?是不是因为那个青玄道长?”三叔不等我爹说话就猜了出来。

    “不错,他这一次来是借寻龙橼的!”我爹说道。

    “那怎么能行!”三叔一下站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