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龙在都市〕〔穿越之悍女种田〕〔慕林〕〔战少,你被捕了!〕〔都市狂少〕〔逆成长巨星〕〔厂公攻略手札〕〔蛮荒化龙决〕〔长生十亿年〕〔都市之最强仙帝〕〔侠女来袭:本王妃〕〔上门狂婿〕〔我在火影画漫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之后强无敌〕〔荒野王座〕〔末日双子星帝〕〔一顾芳华〕〔最狂御灵师〕〔娇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50章 毁容
    我爹递着寻龙橼迎着我走了过来,我有些发蒙的站在原地,从来没有想过,我爹真的会把这东西交给我来保管!

    “还愣着干啥,还不接下?!”我爹的一声轻喝惊醒了我。

    我仿若做梦一般,伸出激动的双手,兴奋不已的从我爹的手中接过了寻龙橼,虽然这寻龙橼我并不是第一次拿,打小就拿着这个东西玩耍,但以前和今天的意义完全不同!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接过寻龙橼,用手在上面不停的摩擦着,希望这一切不是梦境。

    不等我从这激动难以置信中恢复过来,我爹就说出另外一个令我震惊的话语!

    “第二!关于灵生的婚事!”我爹说到这看了我一眼。

    我浑身一紧,我和孙鸾的婚事,我一直都很抵触,不是孙鸾不美,而是我对她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但因为我爹的威严,再加上这件事情,是爷爷定下来的,我没有勇气反驳!

    我认命的杵在原地,等着我爹给我宣判。

    “之前特意与孙前辈商议过,孙前辈执意要取消他们两人的婚事!”我爹说出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

    “但是!姬孙两家乃是世交,不能因为这点就影响两家的交情,所以这一段情缘不可断!”我爹这句话,无疑把我从天堂打落到了地狱,我就知道,以我爹古板的性格,不会这么轻易答应。

    我爹顿了顿,看了看屋子里人的反应,继续说道:“所以在孙前辈的一再要求之下,之前的婚约作废!”

    “今天喊大家过来,就是让大家做一个见证!我儿灵生,与孙家孙祎可,在今日定下婚约!”我爹的话顿时惊住了满屋子人。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没有想到这事情转变的话这么的快!先是废除了婚约,紧接着跟我定下婚约的又是孙祎可!此时我整个人心脏都跳动的难以平复下去。

    我偷偷看了一眼孙祎可,发现她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样,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端坐在孙神医的身边一言不发,接受着大家投过来的目光。

    “恭喜,恭喜!”最先站起来的竟然是青玄道长。

    “恭喜!没想到竟然还有荣幸在此为灵生小友做见证!”疯道长也紧跟着站起来道贺。

    看着满屋子道贺的人,我有些不知所措,偷偷看了一眼孙祎可,发现孙祎可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去,孙神医则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对我点头示意。

    我脸上一热,随即也顾不得那么多,便拿着寻龙橼走出了门,看到孙祎可此时正在门外的大树之下站着,看着满月愣愣的出神。

    我悄悄的走到孙英的身后,看着孙祎可的背影,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

    “你来了!”就在我尴尬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孙祎可突然说道。

    这一次却是孙祎可率先开了口,不过语气之中比起以往,似乎有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我倒是说不上来了,反正就是觉得孙祎可哪里变了!

    “恩!”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离我那么远干甚?我有那么丑嘛?”孙祎可回头瞪了我一眼。

    “啊,不是,不是!”听孙祎可突然这么说,我急忙摇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孙祎可咯咯一笑,随即又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些像个男子?”

    “不会啊!怎么会突然这样说那?”我看这孙祎可问道。

    “打小家里就一直把我当作一个男孩子来样,别家的女子,都是学着女红,可我却是舞刀弄枪”

    “别家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却早早的就出去行走江湖了!这还不像个男子吗?”孙祎可盯着我道。

    “小鸾说的不错,打小开始,所有的好东西,家里都是紧着我来,她喜欢的食物,喜欢的衣服,都是我用过之后才轮到她,现在就连她的男人,也被我夺走了!”

    “灵生,你说我是不是太可恶了?”孙祎可说到这一脸的黯然,不知道为何,看得我竟然有些心痛。

    我鼓起勇气,走到了她的身边,用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你一点都不可恶!谁让我们都是生活在这样的幻境里面呢?”

    “你说的我也有经历,我哥和我不也是这样的吗?但是我哥从来没有觉得委屈,我想小鸾也应该是这么想的,她之前之所以那样说,也是因为我的原因,因为我不是张玉郎!”

    说完,我直勾勾的看着孙祎可,两个人的目光就这样对视着,过了片刻,孙祎可突然噗笑了出来,弄得我一脸的火热。

    “你看,我不会说,你还笑我!”我急忙挠了挠头解释。

    “别动!”就在此时,孙祎可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

    我猛的一下止住了身体,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愣愣的看着孙祎可轻轻的抬起了手,随即伸到了我的面前,从我的头上捏下一缕野草,随即笑了。

    她的笑把我看的愣住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姑娘笑的竟然这么的多,原本孙祎可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英气十足的女子,但这一刻我才见识到她的美,她也有温柔娇可的一面。

    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孙祎可已经笑咯咯的背着手一步一回头的走远了,独留下我还愣愣的站在原地发着呆。

    “灵生娃,看啥呢!”就在此时,我三叔不知道怎么出现在我的身边。

    “别看啦,都走远了,反正早晚都是你的人,你急啥子!”三叔哈哈一笑,我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急忙挠着头对着三叔道:“三叔,今天这是咋回事?俺爹怎么会把寻龙橼交给我?而且还有这婚事!”

    三叔习惯性的眯了眯眼睛,随即把拐杖一丢,背靠在树边上道:“嘿嘿,傻小子,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啊?”

    “为了这事,你三叔我可是费了不少口舌啊!”三叔眨了眨眼。

    我没好气的看着三叔:“行,我爹的烟草,我抽空就孝敬您!”

    “恩,这才像话!也不枉我给你争取机会啊!”三叔这才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知道你爹为啥今天会把寻龙橼交给你吗?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三叔盯着我道。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三叔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我的脑袋:“你就给恁三叔装傻吧,平时的机灵劲哪里去了?你会不知道这意味着啥子?”

    看着三叔的反应,我才有些不敢相信的说出自己的想法:“难道,难道我爹答应我闯荡江湖了?”这句话说出口,我整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直直的盯着我三叔,生怕听到别样的回答。

    兴许是我紧张的模样把三叔给逗乐了,三叔哈哈一笑,随即点了点头道:“是不是不敢相信?”

    听到三叔的回答,我浑身一震,心中涌出一抹狂喜。

    “三叔,你打我一巴掌!”我急忙对着三叔道。

    三叔毫不手软的在我头上就是一下,打我的咧嘴不已:“真疼!不是做梦!”

    “三叔你怎么说服我爹的!”直到现在我还像是在做梦一般。

    说到这,三叔收起脸上的笑容,随即郑重的对我道:“虽然你爹答应你行走江湖了!不过你也别太过于得意!”

    “因为你爹可是有条件的!”三叔说道。

    “什么条件!”听到这,我心里不由得一紧。

    “一,给你的时间只有十年的时间!这十年你可以出去闯荡见识一下!”

    “二,十年以后,回来接你爹的位置!”

    “什么!”听到这我愣住了!

    “为什么是我!不应该是我哥吗?”我大声的喊道。

    三叔看着我的反应叹了口气,随即道:“天生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能做当家人吗?”

    “这位置其实从天生出问题的那时候,我们就讨论过了,只不过当时你还小,定的是以后老七来坐,不过你七叔的脾气你也知道,他的杀心太重,并不适合!而且小辈除了你还能有谁呢?”三叔对我解释道。

    “那我哥怎么办?”我不禁问向三叔。

    “天生自有天生的命,这个你不用操心了,而且那寻龙橼事关重大,你不是一直想给你太爷报仇吗?你太爷到死都没说当年灭他满门的人究竟是谁!现在太爷走了,一切都在寻龙橼上,这个你以后就会慢慢知道的!”三叔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即柱着拐杖一步步的离开。

    以后我能闯荡江湖的喜悦,被我爹的要求冲击散去,我怀着满心的忧愁,走进了家门。

    此时的院落里面已经安静了下来,我爹正蹲在大门口抽着旱烟,见我过来,抬起头看我一眼道:“你·三叔都给你说了?”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都给你说了,那我就不多说了,过两天你就带着寻龙橼,跟青玄走一趟!去一趟湘西!”我爹皱着眉头道。

    “湘西?是去找赶尸派?”我顿时明白了过来。

    我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看着我道:“这一次可不比上一次,湘西赶尸派可不像四大家族那么好对付,到时候多看事,有事多与青玄商量,到时候我让恁五叔也跟你过去,务必要追回咱们家的尸骨!”

    “知道了!”看着我爹凝重的表情,我急忙种种的点了点头。

    我爹得到我的保证,随即点了点头,刚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惨叫从后院响了起来。

    “是孙祎可!”

    听到叫声的那一刻,我猛的一惊,随即顾不得那么多,急忙跑向了后院。

    等我到了后院跑到孙祎可房前的时候愣住了,因为此时的孙祎可竟然满脸的鲜血,在她的跟前,孙鸾手里拿着把刀,正疯疯癫癫的大笑着。

    “死,都给我死!”孙鸾双目之中透着骇人的神彩,挥刀就又刺向孙英。

    “住手!”

    我急忙奔上前去,一脚踢在孙鸾的胳膊之上,将孙鸾踢倒在了地上,顺势夺下她手中的刀具,封住了她的穴道。

    “祎可,你怎么样!”

    我急忙抱住孙祎可,发现孙祎可用手紧紧的捂着脸不肯看我。

    “祎可,你怎么了!”我不顾孙祎可的遮掩,一把拿下了孙英的双手,可是当孙祎可的面孔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仍然止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孙祎可那原本细嫩光滑的面孔之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口,皮肉外翻,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而孙祎可的脸上更是一脸的绝望!

    “灵生,我,我毁容了!”过了很久,孙祎可直视着我,嘴唇有些发白的道。

    “不会的,孙前辈一定能看好你!”我只能这般安慰了一下孙祎可,而这个时候,孙神医和俺爹他们也都围了过来。

    “祎可!”

    孙神医见此,顾不得去处理孙鸾,急忙带着孙祎可就进了屋子里面查看伤势。

    我守在外面,看着已经被捆绑起来的孙鸾,心中满是愤恨。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可是你姐啊!”我对着孙鸾大吼着。

    “死,你们都要死,你们害死了玉郎!”孙鸾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依然癫狂的嘶吼着。

    过了很久,等到房门再次打开,我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房间里面,却被孙神医拦下。

    “孙前辈,祎可怎么样!”我焦急的看着孙神医问道。

    孙神医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深深地叹了口气:“祎可没事,只是破了相啊!”

    “没事就好,我能进去看看祎可吗?”看不到孙祎可我心里始终不踏实。

    “祎可刚破了相,现在恐怕没有心情见人,特别是你啊!明天一早,我准备带着她们两个离开,回道淮南以后说不定有办法恢复祎可的模样!”孙神医这句话并不是对我说的,而是转头看向了俺爹。

    我爹点了点头:“那是自然,明早我就找人护送你们回去!”

    孙神医也不拒绝,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在转身准备进房间的时候,却又突然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对着我爹道:“如果祎可的样子不能恢复的话,我看这门亲事也就作罢吧!”

    “不行!”孙神医的话刚刚落下,我就急忙呼出了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