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不死仙帝〕〔我能看见本章说〕〔三国之一马平川〕〔星界蟑螂〕〔重生八零之勒少又〕〔季先生每天都在吃〕〔诡命阴倌〕〔迷上初夏的月光〕〔人间最得意〕〔你的眼神比光暖〕〔医神之杀戮纵横〕〔封神常平传〕〔与妖怪的二三事〕〔天葬回忆录〕〔桃源仙医〕〔万兽朝凰〕〔武当生死簿〕〔混乱都市我为天〕〔武道之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51章 周易先天功
    看着即将离去的孙神医,我再也无法克制内心对孙祎可的爱意,只觉得自己的内心起伏难定,滚滚奔腾,旁边站着的几人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我,我注意到我爹皱了皱眉头,这让我心里一紧,暗自有些后悔。

    我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拨开我道:“孙前辈,这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刚才当着众人的面公布此事,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收回来?而且灵生刚才也表了态,灵生与孙祎可姑娘早已暗生情愫,此事就莫要再提了!”

    “天武贤侄,可是小女!”孙神医还欲多言,却被我爹断然抬手拦断。

    “既然事情已经出了,不如我们就让这两个孩子单独相处一会?此时祎可心里估计也不好受!你看如何?”我爹提议道。

    听到我爹的提议,我急忙满怀期望的看着孙神医,最后孙神医苦笑着点了点头:“好吧!”说完便让开了路。

    我早就等的心急难耐,当下也顾不得那多,对着孙神医道了句谢,急忙冲进了屋子里面。

    等我到了屋子以后,看到孙祎可正坐在床边,背对着我小声的抽泣着,听我进来急忙止住了声。

    “祎可!”我站在孙祎可的身后轻声喊了一句。

    “你进来作甚!出去!”孙祎可凶道。

    我知道孙祎可这是不想见我,故意做出的反应,当然不会跟她置气,便上前走了一步道:“我进来看看你!”

    “是进来看看我有多丑嘛?我不需要你可怜!”孙祎可语气冰冷的对我说道。

    孙祎可的话让我心里一阵刺痛,我没想到孙祎可竟然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当下深吸了口气,压住心里的怒火道:“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怎么了?难道不对吗?”孙祎可说着回过了头,此时她的脸上带着一层面纱。

    “作为一个女人,如果连样子都没了,还能配得上你嘛?”孙祎可的眼中一片的漠然,看得我心中发堵。

    “够了!休要胡说!难道我姬灵生在你的眼里就是那种人吗?”我不禁握紧了拳头对着孙祎可吼道。

    “是吗?等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再说吧!”孙祎可说完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揭下了面纱。

    当孙祎可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虽然我心里早就有所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此时孙祎可脸上的伤疤,比之先前还要更加的恐怖,受伤的部位,竟然在变黑化脓。

    “怎么会这样!”我不可置信的道。

    “小鸾的刀上抹的有毒,我的脸只会越来越难看!”孙祎可像是认命一般的道,随即重新戴上了面纱!

    “不会的,孙前辈一定有办法看好的你的!你不要着急!”看着绝望的孙祎可我急忙说道。

    “不可能的,我是孙家的人,我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

    “姬灵生,现在你还觉得我配的上你吗?”孙祎可盯着我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鼓起了勇气,大步走到孙英的跟前,在她无比错愕的目光之下,伸手一把揭开她脸上的面纱,随即低头吻在了伤疤上面!

    “我姬灵生说话算话!”我松开孙英以后,孙祎可愣住了,过了片刻,眼泪就刷刷的流了下来。

    看到孙祎可流泪,我顿时就慌了起来,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对,对不起,我刚才太轻薄了!”

    却不想孙祎可并不是因为我的轻薄而流泪,对着我道:“姬灵生,你是不是傻?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为什么还这么对我?我到底哪里值得你这样待我好?”

    我浑身一震,随即松了口气,看着孙祎可道:“就凭在淮南的时候,你不顾生死冲到我面前,要替我档下那一拳就足够了!”

    孙祎可听到我的回答,眼中多了一丝温柔,不再那么的冰冷,直直的看着我。

    “祎可,答应我,振作起来,好好的配合孙神医,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姬灵生都会娶你进门!”我拍着胸口对孙祎可保证。

    孙祎可最后点了点头,随即我听到她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之前我从没有听她笑的这么开心过!

    一晚的时间悠然而过,第二天一大早,孙神医就带着孙祎可,以及孙鸾要出发赶回淮南,我爹特意找了几个族中的叔叔护送他们。

    临别之前,孙祎可送给我一个香囊,里面装的是孙家的护心药丸,可在危机时刻保住一命。

    “傻小子,人家都送给你东西了,你也不回赠,这要是放在以前,可算是定情信物啊!”

    直到孙祎可他们离开,我和三叔站在村头,三叔笑吟吟的对着我说道。

    “啊?三叔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我也好有个准备!”我懊恼的挠着头。

    “哈哈,你真当三叔是活神仙啊,我哪里知道这妮子会送东西给你!”三叔打趣着我说道。

    跟着三叔回家的时候,走在路上我还在想,下次见了孙祎可,我要送她点什么呢?家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现在我就这么一个寻龙橼,但这东西是李太爷的,送不得啊!这不禁让我感到苦恼。

    “灵生,你来一下!”

    就在我发楞的时候,我爹突然喊了我一声。

    我跟着我爹进了屋,我爹竟然罕的带着我进了他房间里面的暗室里面。

    这个暗室我打小就知道它的存在,不过这个暗室我从来没有进去过,因为这个暗室只有当代的族长才有资格进出,所以目前整个姬家,只有我爹一个人可以随意进出那间暗室,想必里面存在极大的秘密。

    我不明白我爹今天怎么突然会带着我进暗室,心里也不禁忐忑了起来。

    等进了暗室以后,我才发现,这暗室一点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神秘,暗室并不大,只有一间小屋大小,屋子里面放着几个货架,货架之上放着一些东西。

    “这些都是咱们姬家上千年传承下来的东西了!”我爹指着货架上的东西对我说道。

    我悄悄的瞅了一眼,发现上面有很多古朴的书籍,也有罗盘,宝剑,龟壳等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多不胜数。

    “干嘛偷着看?反正这屋子以后你会常来,你可以先熟悉一下这些东西!”我爹一脸严肃的道。

    “不过今天我喊你过来,是要交给你这个!”我爹说着从货架上拿起一物!

    “周易先天功!”

    等我看清楚我爹手中那本泛黄的竹简书上,所刻着的字迹,顿时就震惊的喊了出来,这是姬家弟子必学的功法,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爹竟然要给我这个东西不成?

    “怎么?愣住了?这不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吗?”我爹皱着眉头对我说道。

    “爹,这,这真的是要给我?”此刻我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这周易先天功,我可是求了十多年啊!

    “我既然答应给你十年的时间闯荡江湖,自然就不会反悔,我姬家的子弟出去闯荡江湖,要是没有一点本事,那岂不是被玄门中人笑话吗?”

    “虽然你的拳脚功夫在姬家子弟里面算是出众,但玄门江湖深不可测,你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你厉害之人多了去了!”我爹一脸郑重的说道。

    “之前我不让你修炼这先天功,也是有道理的!”我爹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因为二爷,三叔他们?”我歪着头道。

    我爹点了点头:“这周易先天功,传自姬昌老祖,世人只闻老祖学究天人,却不知老祖对于武道也深有研究,只是他玄学造诣太高,遮住了他武学之上的造诣,所以才轮得到我们这一脉,带着先天功来到汝南,守护圣母故里!”

    “这先天功传了上前年,姬家子弟必修之功,可是也不知道为何,自从你爷爷那一代开始,这功法好像就出了些问题!”我爹说着眉头皱的更深了。

    “先是你二爷三爷,两个人一个人练成了瞎子,一个人练成了聋子!他们那一代只有你爷爷练成此功”

    “再有就是你三叔,练成了瘸子,你六叔就不说了,生下来就比较特殊,你七叔也变得嗜杀成性!天生也练成了傻子!”

    “你发现这其中的一些规律了吗?”我爹看着我问道。

    “规律?”我挠了挠头,照我爹这么一说,这其中确实有些问题。

    “爹,那你可练成了此功?”我没有回答我爹的问题,而是反问我爹。

    我爹点了点头,似乎十分满意我的反应,便看着手中的先天功道:“我没有修炼此功!”

    “什么!”这一次轮到我惊讶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爹竟然也没练过此功法!

    “是不是很惊讶?我之所以这样对你,也是因为,当初你爷爷也是这般对我的,也未曾让我修炼此功法!”我爹凝重的道。

    “为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俺爹。

    “当初你爷爷二爷三爷他们,以及李太爷,曾经在一起推论过这本功法,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我爹说道。

    “什么结论?”我呼吸都有些急促的问道。

    “此功既然练了千年都没有问题,为什么现在却出了问题呢?”我爹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我一般。

    “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可能是因为我们血脉的问题了!”

    “血脉?”我有些不太理解我爹话里面这血脉指的是什么。

    我爹顿了顿,然后继续对我解释道:“毕竟咱们姬家传承了千年的时间,这功法也是千年之前的功法,无论是幻境,还是人之根本,都已经不可与以往而语了,所以这功法上的东西,有些已经不适合现在用了!”

    “而且就算勉强练成之后,这功法也并不是正宗了,你看你七叔,虽然说算是练成了,但是本领厉害心态却不行,还有老五,你感觉他比你七叔如何?不仅沉默寡言像一根木头,也不是老七的对手,所以现在这功法修还不如不修!”我爹看着我道。

    “那为什么现在又让我学了?”我问出了关键。

    我爹叹了口气道:“这是你三叔五叔和我商量以后的结果,先天功,是我姬家传承上千年的根本,断不能抛弃,而你是你三叔他们,公认的,所谓有天赋之人!”

    “而且你并没修习过先天功,也没有被功法的框架所束缚,所以你三叔他们的建议是,让你放开了去练,不要根据书上记载的去练,根据你自己的感悟去练!这也算是为了姬家!”我爹说完阴沉着脸看着我不再说话。

    看着我爹手里的周易先天功,我明白我爹话里要表达的意思,我毫不犹豫的从我爹的手里接过先天功:“我练!”

    我爹在哪一刻,似乎苍老了十岁,脸上暗淡的看着我:“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你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吗?一个不甚,你会落得跟天生一个下场!”

    我咬了咬牙:“我说了,我练!爹不是说了吗,这算是为了姬家!我不练总有人要去练!”

    我爹听完我的话以后,就那么盯着我看了许久,最后突然转身,对我摆了摆手:“三天之内,再这里把这本书记载脑子里面,然后跟随青玄前往湘西!也别找你三叔他们请教经验,他们教你的东西,只会让你重蹈覆辙!”我爹说着便走出了暗室。

    不久之后,我就听到我娘大声的吵闹之声,想来应该是知道我开始学习了先天功,与我爹吵得不可开交。

    我没空去管外面我爹和我娘的吵闹,而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墙角之处坐了下来,随即忐忑的打开了竹简。

    先天功的内容,让我有些失望,因为这上面记载的与周易经有好多的相似之处,只是多了一种神秘的东西,叫做内外八门!

    这内外八门,所对应的正是,周易中的八卦之像,也就是“乾,坤,震、巽、坎、离、艮、泽”此乃内八门。

    而外八门,就是奇门遁甲中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

    外八门主人之外力,开八门而武动乾坤,内八门为主心门,可根据天时地利与人和,起八卦,开对应之卦门,心力外化为先天之力,可敌不动,我先知的境界,此为先天功法!

    而这先天功的修炼方式,则是从修炼外八门开始的,也就是打开周身的八大门,释放出自身的潜力,看到这,我就有些觉得不太对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网游之生死劫〕〔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娇宠星妻:总裁我〕〔王者归来洛天〕〔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男神,吃我一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