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男神别总惹〕〔无限之次元幻想〕〔从创业开始做神豪〕〔离凰〕〔雪落关山〕〔吉时已到:拐个总〕〔邪王追妻:王妃有〕〔对鬼皮了一下就无〕〔桃运小兽医〕〔我在万界送外卖〕〔朝捧星河暮揽月〕〔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惊世医仙:天下唯〕〔我的妹妹不可能是〕〔本宫要休夫君〕〔魔之神起〕〔宠妻成魔,帝少吻〕〔唯爱水晶花〕〔盛先生,你家夫人〕〔六道佩恩重临末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04章 黄鼠狼解咒
    三叔盯着石像后面的钉子和姬家众人的姓名,一脸讶然,眼中流露出古怪之色,“这绝脉之咒不是苗家之术吗?怎么会出现这里!”

    “古人常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定是有人盯上了我们姬家!准备对我们姬家动手了!”我爹沉吟了一句,脸色铁青着。

    三叔眼睛中闪烁着异色,又再次望了望石像后面的摆设,认真道:“绝脉之咒是一种十分歹毒的咒术,盛传于苗疆等地,其用意可谓是心狠手辣,其关键就在绝脉二字上面!”

    “不就是一个黄鼠狼的石像和咱们的名字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就不信它能绝我们姬家?”七叔听完三叔的话之后一脸嘲弄的悱恻道。

    三叔闻言气急,一脸恼怒的瞪着七叔,七叔被他的目光有些惧怕,没有再言语,而三叔却是叹了口气:“老七,你虽然把玄功练习的出神入化,但是万不能自大,这世间的奇门之术更是不能小窥,苗疆的巫蛊之术,你应该也是知道,茅山的术法你更是清楚!”

    “而且这绝脉之咒也不是平白无故的,更是变化万千,所用的手段也是很有讲究,你且看这个石像,乃是黄鼠狼石像!”三叔说道。

    “黄鼠狼怎么了?这有什么古怪的?”七叔不解的看着三叔。

    “古怪?嘿嘿,要是换成别的或许没事,可是这黄鼠狼就古怪了,我问你,你姓什么?”三叔盯着七叔问道。

    七叔听三叔竟然问这般白痴的问题,脸上顿时就是一阵的不悦:“废话,你姓什么我不就姓什么!”

    三叔点了点头:“嗯,我们都姓姬!那姬的谐音是什么?”三叔反问道。

    “姬?”听到这里我也皱了皱眉头,姬的谐音不就是鸡吗?

    “鸡?”打哥也不知道为何,挠了挠头直接就说了出来。

    三叔听完大哥的话以后,竟然点了点头:“不错,我们姬姓的谐音,就是鸡!而且还有一句古话,叫做黄鼠狼给鸡拜年!而我们姬家就是这个鸡,这黄鼠狼就是我们的克星!”

    “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这黄鼠狼一定是时常朝拜的!”三叔说着看向了我。

    听三叔说道这里,我神色一怔,随即道:“三叔说的一字不差,我来的时候,这个黄鼠狼精,还在朝着这石像面前的鸡膜拜!”

    “那就是了!”三叔听完点了点头,像是我的话证明了些他的猜测一般。

    “哼,故弄玄虚,就算再拜又有什么用处?我们不还是好好的吗?”七叔依然无法接受三叔的说法。

    “这你可就猜错了,我们失去了一些东西,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三叔无比凝重的道。

    “是啥??”我心里好奇,也急忙问了出来。

    “是气运!”三叔当下说道。

    “气运?”我心里一惊,气运之东西确实看不到摸不到,玄之又玄。

    “不错!我们姬家传承千年,靠的是什么?正是姬家祖上的气运和底蕴,而且这气运凝聚了千年之久,也正是这气运庇佑我们姬家,我们姬家才能在这千年之中得以传承!”

    “所以我们姬家的底蕴深厚这点很关键,平常的手段,根本就无法撼动我们姬家的根基,所以下咒之人必须要破坏我们姬家的底蕴,才能下咒,不然咒术之力强行冲击我们姬家的底蕴,下咒之人就会遭受反噬!这也正是他们为什么要用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原因所在!”三叔解释道。

    “哼,这气运之事谁也不知,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么这跟绝脉又有什么关系?”七叔问道。

    三叔听完点了点头,随即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黄大仙石像的跟前,指着黄大仙的石像道:“绝就绝在这里!”

    “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这黄鼠狼精应该是这下咒之人特意放在这里的,每日从我们姬家偷鸡过来,而且你看着黄鼠狼不吃鸡肉,但是鸡血却不见踪迹,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三叔看向七叔。

    “别拐弯抹角了,到底是咋回事!”七叔不满的瞪了三叔一眼道。

    三叔哑然一笑,随即道:“这鸡血可是关键之处,这鸡因为是我们姬家之人所饲养,所这鸡血之中蕴含了我们姬家的气运所在,更是有我们姬家的地之精气!而且家畜与人长时间的接触,自然沾染的有人的气息!如此一来,这绝脉诅咒,就集合了天地人三气!气运代表天,地脉之气就是地,人气就是人!”

    “下咒之人集合了我们姬家的三气,然后在黄大仙石像之上,刻上我们姬家之人的名字,再用精血渗透,用这定魂钉封住,如此一来,就等于在我们姬家之人的神魂之上,钉上了一根致命的夺命之钉!“

    “这绝脉之咒起初,我们或许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但是只要这黄鼠狼不断的对着鸡骨朝拜,我们姬家的底蕴不断的消减,等到我们姬家的气运被不断的消耗之后,这钉子可就成为了致命的东西!”三叔说道这里眼中猛的一寒。

    “岂有此理!好大的胆子!”七叔听完三叔的话,猛的一拳打在了身后的墙壁之上,震得整个窑洞都晃动了一下,一大堆的尘土不断的落下。

    “你现在气也没有用,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为今之计,是先把这绝脉之咒给消除掉才是!”三叔不紧不慢的道。

    “你可有了什么办法?”就在此时,一阵阴沉着脸不说话的我爹突然开口道。

    三叔看着我爹笑了笑随即道:“大哥不也有办法吗?”

    我爹听完皱了皱眉头,随即也不回答俺三叔,三叔看到我爹再次沉默了起来,随即道:“哎,这种事怎么总是落在我的身上!这可是会倒霉的!”三叔虽然嘟囔个不停,不过还是伸手摸在了黄大仙石像之上。

    “幸亏发现的早啊!这颜色已经这般的深沉了,要是全部沦为黑色的时候,恐怕就难做了!”三叔说着伸手抹在了那几根钢钉之上,然而手刚一摸上,身体就猛的一个踉跄。

    “砸了;老三!”幸亏有根叔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三叔关切的问道。

    三叔揉了揉额头,随后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在石像跟前蹲了下来细细的看着那几个钢钉。

    “好家伙!当真是歹毒啊!”

    “怎么了三叔?”听到三叔突然这么说我不由的问道。

    三叔冲着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上前之后,便指着黄大仙的石像道:“看看这些钢钉!”

    听完三叔的话以后我有些疑惑,不过并没有开口去问,三叔既然这么样,想必是想要指点我一番,我便顺着三叔的意思,冲着黄大仙的石像看了过去。

    钢钉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在我看来就是很普通的钢钉而已,然而三叔说这钢钉有古怪,我便打起了精神,仔细的盯着钢钉看了起来,这一看这下,我还真的有所发现,之前因为情况紧急,我并没有细看,这一细看之下,发现在这钢钉之下,也就是黄大仙身上所刻的名字上,竟然有一根根很细的发丝。

    发丝很细,也很长,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头发,固定在名字的四周,缠绕在每一根钢钉之上,很难发现。

    “头发?”看到这里,我诧异的对着三叔道。

    三叔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头发!”

    “为什么这里会有头发?”我说着就要伸手去摸,却被三叔制止。

    “别动!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晕吗?”三叔拉着我凝重的道。

    “难道跟这头发有关系不成?”我吃惊的看着三叔,想到了这个可能!

    三叔点了点头:“不错!正是因为这个头发!我要是猜的没有错的话,这个头发应该是你娘的!”

    “什么!我娘的?”听三叔突然这么说我猛的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三叔,我爹和七叔等人也是吃惊的看着三叔,不明白三叔这话里面的意思。

    三叔见大家都看着他,这才继续说道:“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古以来,人的头发都联系着自身,在古代头发更是等同于人的第二条姓名!诸多王公贵族犯了事情,都会割头发来代替!”

    “而这头发生于人之顶,从娘胎就有,也蕴含了人的元气所在,我们姬家人人尚武,这歹人应该是料想到了寻常的绝脉之咒或许无用,便寻来了头发加重了筹码!”

    “而这头发很长,绝不是我们姬家儿郎的头发,所以只能是女人的,但是我为什么会说是大嫂的呢?”

    “因为大哥乃是一家之长,也就是老大,也是我们这一血脉的头脉,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也正是这个意思!这人寻来大嫂的头发,而且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那人很有可能就是把咒下在了这发丝之上,方才我只是微微触碰一下,就头脑昏沉,所以之前玄生要是一个不查,把这头发弄断的话!”三叔说到这里一脸的凝重,没有再说下去。

    三叔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既然诅咒主要就是在这发丝之上,那么发丝要是断掉的话,也就代表着,诅咒被触发。

    “不就是一根头发吗?既然是大嫂的头发,跟我们有何干系?”七叔有些不信邪的上前用手轻轻一摸,顿时浑身就是一个踉跄。

    “现在信了吧?”三叔看着七叔的模样笑了起来。

    “竟然这般古怪?”七叔也是被这弄得一惊,震撼的看着这一个黄大仙石像。

    “但凡是有姬家血脉之人,恐怕都无法触摸这石像!”三叔凝重的说道。

    “什么!那如何是好?难道要我们把这个黄大仙当做神仙一样供着?”七叔冷哼一声说道。

    三叔摇了摇头:“那当然不行,诅咒既然已经下了,冥冥之中就已经开始生效,只能解除才行!”

    “那你说要怎么办?碰也碰不得,砸又砸不得!”七叔愤怒的道。

    “我只是说咱们碰不得,不见得其他人碰不得啊!”三叔看到七叔的模样笑了笑道。

    “哦?何人能碰?”七叔急忙问道。

    三叔摇了摇头,随即道:“谁也碰不得”三叔说完却看向了那被有根叔提着的黄鼠狼精怪。

    看到三叔的模样,我一惊,随即道:“难道这黄鼠狼??”

    三叔点了点头,随即道:“不错,事情既然因它而起,那么自然也要从它而终!”

    “你的意思是让着黄鼠狼去?”七叔听完三叔的话以后一怒。

    “这怎么能行?我们全村的性命,怎么可以托在一个畜生的身上!”七叔当下摇头拒绝。

    “我也同意老七的话,这黄鼠狼本就是下咒的关键,保不好正想着怎么整死咱们呢!”有根叔看了一眼手中的黄鼠狼凝重的道。

    “可是除了这黄鼠狼,我们这些人都碰不得,你们说怎么办?”三叔见七叔等人不同意,也是无奈了起来,随即看向了我爹。

    一时之间意见出现了分歧,而我爹作为姬家的族长,大家伙此刻都看着我爹,想让我爹拿出来一个主意。

    我爹思索了半响,最后皱着眉头,盯着黄鼠狼看了半响,随即走到有根叔的身前,一把拎起黄鼠狼,对着黄鼠狼精怪道:“你既然已经修成精怪,想必应该能够听懂我们的话!”

    黄鼠狼听我爹这么一说,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下,随即不断的对着我爹作缉,示意能够听懂。

    我爹见此点了点头,随即道:“能听懂就好,我观你神智已开,而且又不动这些鸡鸭,身上并无罪孽,想必是受人所困?”

    黄鼠狼精怪在听到我爹这句话以后,眼中顿时一亮,脸上露出焦急之色,身体在空中不断的摇摆。

    我爹看着黄鼠狼这焦急的模样皱了皱眉头,当下便道:“好!既然你与我们姬家没有恩怨,那么这绝脉之咒虽然非你本意,不过却也是借你之手!如今你已经落在我们手中,我念你修行不易,不忍你一身修行毁于一旦,故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将钢钉拔掉,我自会还你自由!你看可好?”

    黄鼠狼似乎听懂了我爹的话,眼中焦急的闪动了许久,最后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那就去吧!”我爹说着便放下了黄鼠狼精怪。

    “不可啊老大!”

    “三思啊!”

    七叔以及有根叔看到这里,当下惊呼着喊道,却被我爹制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