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帝尊〕〔满级导演〕〔三国之四世三公〕〔剑骨〕〔特拉福买家俱乐部〕〔超级吞噬系统〕〔筝仙无双〕〔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陋俗之婚闹〕〔哈利波特之学霸无〕〔仙王的日常生活〕〔穿越之富贵小锦鲤〕〔青梅竹马之丫头别〕〔婚色荡漾:顾少,〕〔重生之国际倒爷〕〔我混烘焙圈的〕〔未来天王〕〔仙御〕〔这个保安有点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10章 遁地鼠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逃命吗?可是也得能逃出去啊,村子里有许多胆大的家伙都试图逃出去,可是第二天他们一家人的尸体就被扔在了村口,被人扒皮抽筋,死的那叫一个惨啊!”大汉回想着那日的情景,脸上一阵的畏惧,似乎被吓出了阴影。

    想不到那些人如此冷酷,我神情错愕的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后,又问道:“那被山贼抓走的孩子呢!”

    大汉神色古怪的沉默下来,转动着眼珠子想了好一阵后,才道:“他们抓走孩子后,过一段时间后不知为何又把孩子们都给送了回来!而那些孩子看起来并无异常!”

    “哦?送了回来?”下一秒,我愣住了,细细思索着这件事,我忽然觉得这之中一定有什么地方被村民们疏漏了,但具体是什么,我却一时难以发现。

    数秒后,我当即问道:“大哥,他们为什么要把抓走的孩子们送回来呢!难道抓孩子只是图个乐呵?闲的没事干了?”

    “唉,我们也不清楚啊,不过让我觉得怪异的是,孩子们身体虽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自从被送回来以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每天浑浑噩噩,也不好好吃饭!”大汉说着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女孩。

    闻言,我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小女孩一眼,只见那女孩的脸上蜡黄,一副病怏怏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那他们究竟对孩子们都做了什么?孩子们有没有说过?”我朝着大汉轻声道。

    大汉摇了摇头:“抓去的都是一些孩子,有很多还都不会说话,而且这些孩子都被吓的不轻,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一天到晚除了闹腾就是睡觉,有时候在睡着的时候还在大哭!”

    听到这里我的心沉了下来,听这大汉说这些,这些人不像是土匪,倒更像是一些邪教,我猜测这些人抓这些孩子,很有可能是弄什么邪法,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五叔说的,五叔也是因为见到有人抓孩子,才受的伤,那么这些人会不会就是打伤五叔的那些人呢??

    后面那大汉似乎对这些忌讳很深,任凭我怎么去问,都不愿意多说,关上门离开,我无奈,只能招呼着大哥吃饭。

    然而就在那大汉离开之后不久,我和大哥草草的吃完晚饭准备入睡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院子里面响起那妇人的惊叫之声。

    我和大哥猛的冲到了院子里面,只见那妇人瘫坐在厨房门口,面前是洒落一地的窝头,一脸的煞白。

    “大嫂怎么了!”见此我急忙上前一步走到了妇人的跟前,想要将那妇人扶起,却不想那妇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一脸惊吓的拉着我,指着地面喊道:“有鬼,有鬼!”

    “有鬼?”听到这我一愣,急忙看向了地面,发现地上除了几个窝头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咋了他娘!”

    就在此时,那大汉拎着先前的那把杀猪刀从主屋里面急急忙忙的就冲了出来。

    “当家的,有鬼,地下有鬼!”那妇人看到那大汉之后,一把扑进了大汉的怀里。

    “鬼?”大汉听到这里身子猛的一退,双手死死的握着杀猪刀,只是那杀猪刀握在手中却来回晃动个不停。

    “哪里来的鬼啊!”那大汉紧张兮兮的在四周看了一圈,最后对着怀里的妇人喊道。

    那妇人把头悄悄的从大汉的怀里探出一点,声音颤抖的道:“真的有鬼!”

    “嫂子,你别怕,我们大家都在这呢,有鬼也不敢出来,你慢点,把刚才你看到的情况好好说一下!”看到妇人这么的紧张,我急忙安慰道。

    “我,我真的看到了,刚才地上露出来一个人头,还开口说话跟我要饭吃!”妇人惊魂未定的回忆道。

    “人头?要吃的?”大汉听的也是身躯一颤。

    “你确定没有看花眼?”大汉咽了咽口水,向着窝头散落的地方走了两步。

    “什么都没有啊!”大汉松了口气说道。

    其实在听完那妇人的话以后,我就知道了,妇人并没看花眼,她可能真的看到了,只不过看到的并不是鬼,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她看到的很有可能是白天我和俺哥遇到的黄三。

    “大哥,我想嫂子一定是因为最近抢孩子的事情给弄得太过于紧张了,再加上刚才我们的误会,所以有些恍惚看花了眼!我看你还是带嫂子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急忙对着大汉道。

    大汉听完我的话点了点头,随即一把扯着那妇人道:“我就说你看花眼了吧!哪里来的鬼!赶紧回去歇着去!”一边说着一边不好意思的对着我笑了笑,便拉着妇人走进了屋子。

    等到大汉和妇人进屋关上门以后,我将地面上的窝头捡了起来,最后走进了厨房,本来我想着那陆九德很有可能是在厨房里面,却不想我围着厨房找了一圈,竟然没能找到,最后只能作罢。

    然而就在我想着这路九德究竟为何跟着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墙角传来一阵轻微的异动。

    “谁!”大哥听到响动猛的站了起来。

    没人回答大哥的话,屋子里静悄悄的,我也不说话,故意闭上眼睛假装休息。

    只是过了片刻,我就感觉到屋内的桌子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大哥再次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桌上的窝头竟然少了一个。

    “到底是谁!出来!”大哥闷着声喊道。

    “行了陆九德,出来吧!还想让我们踩你?”看到我哥生气,我轻声喊了一句。

    “别踩,别踩,这就出来,这就出来!”话音刚落,一道矮小的身躯就从我们的床下爬了出来,一身的泥土,黑乎乎的手上还抓着一个吃了一半的窝头,不是陆九德又是何人?

    “陆九德果然是你!”看到陆九德我松了口气,随即说道。

    “怎么,你不跑了?怎么反而还跟着我们来了?”我有些搞不明白。

    那陆九德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的黑牙,狠狠的啃了两口窝头,这才看着我道:“我可没有跟着你们,只是刚好咱们顺路而已!”

    听完陆九德的话我笑了:“顺路?怎么,你难道不怕了?不怕我们把你抓回卫道盟了?”

    “小哥说笑了,你们那里是卫道盟的人!”陆九德无比轻松的道。

    “哦?我们不是卫道盟的人,那又是谁呢?”一听路九德这话,我顿时来了兴趣。

    “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不是卫道盟的就够了!”陆九德笑嘻嘻的在桌上倒了杯水说道。

    “你不是不信吗?怎么现在又信了呢?”我看着陆九德问道。

    陆九德脸上一红,随即道:“这个,刚开始是我被吓的失了分寸,疑神疑鬼了,后来一想不对啊,卫道盟追了我几个月,恨不得我自己送上门去才好呢,你们要真的是卫道盟的话,又怎么会放我离开呢?”

    听完陆九德的话我点了点头,随即道:“不错,我们确实不是卫道盟的人,和卫道盟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我可不认为就单单是顺路这么简单!”

    那陆九德尴尬的笑了笑,最后道:“说实话,我确实是厚着脸皮跟着你们二位的,看二位的样子,可是要去安徽?”

    听到陆九德的话以后,我神色惊讶的看向了陆九德,盯着陆九德道:“你怎么知道!”

    “两位别紧张,”陆九德见此急忙摆手,“我可没别的企图,也不知道你们要去做什么!”

    “那你是在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哪里的?”我别有深意的看了大哥一眼,大哥已经站在了陆九德的背后,只要他解释的理由难以令我信服,大哥就会将他擒拿。

    “当然是看出来的,这又不难,这叶集乃是河南通往安徽的必经之路,你们既然出现在这里,那肯定是要去安徽,就算不去安徽,肯定也会路过安徽!”

    “而我之所以跟着你们,是因为我也正好要去安徽!”陆九德道。

    “你去安徽作甚!”听完陆九德的话我不由得怀疑了起来,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存在,这陆九德会不会从一开始就盯住了我和大哥?

    陆九德听完我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先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卫道盟在抓我,我在河南待不下去了,所以想去安徽投奔我师兄!”

    “投奔师兄?”听完陆九德的话之后,我觉得有些意外。

    “对,投奔师兄,你们也知道,卫道盟在追击我,而且我看两位也不是常人,咱们又刚好顺路,所以我想咱们能一起有个照应不是?”陆九德说着嘿嘿笑了笑。

    “照应?哼,既然你想要跟我们同行,那么是不是应该要先让我们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来历吧?我们可不想在路上被人给阴了一把!”我冷哼一声说道。

    陆九德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这是自然,之前因为怀疑你们是卫道盟的人,所以没敢说,现在就允许我自报家门一下,咱们也交个朋友!”

    “我叫陆九德这点不假,想来你们也没有听过,不过要说起我师父的名字,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陆九德一脸自豪的道。

    “哦?不知道你师父的名讳是?”我看陆九德这般自信,当下问道。

    “嘿嘿,我师父的本名就不说了,在江湖之上,大家都叫他为遁地鼠!吴老鼠!”

    “遁地鼠?吴老鼠?”听完陆九德的话我开始搜索这个名字,对于这个名字和称谓没有丝毫的印象。

    “是我孤陋寡闻了,从未耳闻!”我想了半天,最后看着陆九德摇了摇头。

    “什么?没听过?”陆九德被我这句话惊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一直过了很久之后,才像是泄了气一般道:“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人都死了,什么名声不名声也都不重要了,老头子一辈子藏着躲着,结果到了死了对不被人所知,不知道她要是知道到的话,在下面会不会寒心!”陆九德这句话说得很是深沉,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色彩,让我心中升起一种不忍之感。

    “我师父一辈子没有大本事,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师父是土遁术一脉的传人,一身土遁之术出神入化,先前我使用的土遁术你们也看到了,不过和我师父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这也是我师父最为自豪的一点,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卫道盟不知道从何处,知道我师父会土遁之术,想要邀请我师父加入卫道盟,然而我师父自由惯了,他的脾气又十分的古怪,自然不喜欢这些束缚,便拒绝了卫道盟的邀请!”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卫道盟本来就没有准备邀请我师父,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这土遁之术罢了!在邀请未果之后,便强迫我师父交出土遁之术,我师父要是自己一人,凭借师父的土遁之术,这卫道盟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

    “但是这卫道盟实在太卑鄙,表面之上道门岸然,打着除魔卫道的口号,却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竟然用师父一家的性命作为要挟!”

    “师父最后还是去了,等到我得到消息过去的时候,师父一家,以及师父已经遇害!”陆九德说到这里,原本嬉皮笑脸的神情已经全然不见,一脸的涨红,更是流出了眼泪,由此可见陆九德对吴老鼠的感情。

    “那土遁之术呢?”听到这里我急忙问道。

    陆九德听我相问,擦了擦眼泪,随即道:“土遁之术师父根本就没有带在身上,因为师父早就把这土遁之术分成了两份,一份交给了我,一份交给了师兄,因为师父早就料到,就算他交出土遁之术,这卫道盟也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我要去安徽,去投靠师兄!”陆九德说完收住眼泪,一脸坚定的道。

    听完陆九德的话我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陆九德刚才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不过他的表情以及话语之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对于卫道盟的仇恨,却是真实的,这点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

    “既然你也说了,你现在被卫道盟追捕,那么跟我们同行的话,岂不是拉我们下水吗?我兄弟二人可不想得罪卫道盟!”听陆九德说完以后,我淡淡的回应道。

    陆九德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样说一般,看着我笑了起来,随即笑吟吟的对着我道:“此话确实不假,不过我想有些东西,足以让你承担一些风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明朝败家子〕〔我在万界送快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最豪赘婿〕〔玩家公敌〕〔这里有妖气〕〔幻想世界大穿越〕〔人生交换游戏〕〔王者归来洛天〕〔元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