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子的江湖〕〔重生之80幸福生活〕〔官运红途〕〔追捕一万次:冷少〕〔最强之王牌教练〕〔偷心甜妻:苏警,〕〔透视贴身保镖〕〔北亭奇案〕〔重生媳妇有点甜〕〔婚情不负腹黑总裁〕〔大唐第一奸人〕〔道门法则〕〔无敌,从仙尊奶爸〕〔林立传〕〔八种距离〕〔逆伐苍天〕〔万千宠爱只撩你〕〔至尊仙帝奶爸在都〕〔当反派真难〕〔嫡女狂妃:痴傻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12章 地牢
    “大嫂你别害怕,是我!”见到妇人失魂落魄,一脸麻木的模样,我神色焦急的轻叫一句,可是等我走进的时候,那妇人已经没了动静,我蹲下来仔细一看,顿时瞳孔一缩,妇人居然咬舌自尽了!

    “大嫂……大……”探了探妇人的鼻息,手指传来一股愈见愈冷的温凉,我忽然觉得得胸口阵阵发闷,忍不住一掌锤向了地面,若不是那些人,心地善良的妇人又怎么会为了清白之身不受玷污而自尽?若不是他们,原本应该过着平凡日子的村子,岂会遭受这样的变故?若不是因为这些贼人,这安乐之家又怎么会家破人亡??

    手中的拳头死死地攥着,我表情阴寒着站了起来,面色恢复了原状,只是心中却如火焰燃烧,大步向着那群人走了过去。

    当我返回去的时候,四周格外的冷清,刚才的村民以及那几十个贼人,已经消失不见,只是地上多了十多具尸首,以及刻在他们脸上的那一个个不甘、绝望的面孔。

    走过地上的尸体,我的心情渐渐沉重起来,抬头看向周围,左边的大街上灯火闪动,我推断他们的大队人马恐怕还在,有心想要去追,但是想到对方人多势众,底细未明,即便能打跑他们,但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次领人破坏,索性顺藤摸瓜,看看他们搞什么鬼。

    不过孩子们以及村民却是不可不救,深思熟虑之下,我只好先悄悄的回到了院落之中。

    就在我刚到院落之中的时候,迎面一道黑影就朝着我而来,我心中一凛,刚要出手,大哥的声音立即响起:“灵生是我!”

    听到大哥的声音我松了口气,随即急忙停手。

    “咋样了灵生?”大哥此时怀里还抱着孩子,浑身满是血迹。

    “哥,你身上这是!”看到大哥这一副模样,我急忙问道。

    大哥傻笑了一声,随即道:“这不是我的!”说着便侧过了身体,指了指院落中的几具尸体。

    我顺着一看,发现那尸体有四具,身上全都穿着黑衣,正是那些贼人,想到是这些贼人在搜索院落的时候闯了进来,发现了大哥,这才被我哥击杀。

    “没被发现吧?”想到这里,我急忙冲着大哥问道。

    “没有!”大哥说道。

    “好!先把孩子放到井里!换上这几人的衣服咱们走!”我对着大哥说道。

    “走?去哪?”大哥疑惑的挠了挠头,对我问道。

    我神情阴沉着,看向乐远处那闪烁不定的火光,重声道:“杀人!”

    大哥或许并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不过并没有多问,按照我说的将那孩子给捆了起来,然后藏到了枯井之中,最后我和大哥两人,便换上了那些黑衣人的衣服,朝着刀疤脸他们追了过去。

    刀疤脸一行这一次路过几个村子的时候并没有再次进村,而是径直的从那几个村子前走了过去,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等我靠近那些村子前一看,怒火中烧,因为这些村子之内竟然全部都是血迹,更是空无一人,很明显,这些村子竟然早就被屠了个干净。

    “王八蛋!”看到这一幕,更加坚定了我杀光他们的决心,当下便和大哥偷偷的吊在了那些贼人的后面,趁机混进了队伍里面。那些人一连走了几里路,最后竟然在一处不起眼的小村内停了下来。

    “难道到了他们的老巢?”就在我这般想到的时候,那刀疤脸的领头之人,一个身着深褐色长衫的男人神情冷峻的朝着黑衣人们挥了挥手,随即那些黑衣人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从怀中掏出一根根黑色的丝带,不由分说的就蒙在了那些村民以及孩子的眼前。

    注视着下方的动静,我多留下了一个心眼,不动声色的退了两步,直到那些黑衣人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悄悄的跟了上去。

    虽然我不明白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但是想必其所处之处一定诡异。

    果然,村民和孩子们一个个全部被蒙上了黑色丝带,然后刀疤脸走到了最前,带领着黑衣人以及村民孩子走进了村子。

    我和大哥一边呆在队伍的最后,一边悄悄的打量着这个不起眼的村子,然而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个村子实在是稀疏平常,从外表来看,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然而就在我想要从这村子里面找出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刀疤大汉,此刻竟然再前方路口一转,顺着来路又走了回来。

    “嗯?”我一愣,不明白这刀疤脸究竟是何意,最后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然而就这般,刀疤脸带着人围着这个村子连续走了三次,等我跟着再次走进村子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此刻村内的景象已经大变。

    变得并不是村子里面的建筑,而是在这不大的村子里面,每一处的门头上方,竟然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个麻袋。

    这些麻袋被装的鼓囊囊的,被绳子牢牢的拴着,挂在门头之上,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什么东西。

    刀疤脸对于这些麻袋视若无睹一般,也或许是早就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一言不发的走进了这一块最大的一个院落里面。

    等我跟着走进这院落以后,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院子,这根本就是一处山寨的通道而已。

    大院之内,有一处后门,是直通背后的一处小山,等穿过这后门走到山下,就看到了一处寨子,在这寨子左右,有用木头建造起来的炮楼,上当有不少黑衣人在来回的巡视,而这寨子,则是藏在了那山上,被密密麻麻的树林所遮盖看不真切,。

    “吴爷回来了!”我们刚一靠近寨子,那寨子上的黑衣人就发现了我们,当下就有人打开了那厚重的木门,将我们接了进去。

    “吴爷此行可还顺利?”此刻那寨门之内,走出一个尖嘴猴腮眼冒精光的瘦弱男子,弯着咬就迎了上来。

    “碰上一点刺头,不过已经解决了,老大可在寨里?”刀疤脸面无表情的撇了一眼瘦弱男子,声音冷漠道。

    “在呢,老大正等着您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瘦弱男子说着急忙低下头道。

    “好!那这些人就交给你安排,绝不能出了差错!”刀疤脸冷哼了一声,回头扫了他一眼,便大步的离开。

    “呸!拽什么拽,不就仗着一点老大的关系吗?”等到那刀疤脸离开以后,那尖嘴猴腮的猥琐男顿时就换了一副鬼脸,一脸不屑得冲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

    “石大哥说的对!论功劳,他刀疤不就是出去抓一些孩子吗?这么简单的事情,随便换一个弟兄们都能够完成,他又怎么能够跟石大哥您比,您可是主持婴灵阵的主要人物,孰轻孰重我想老大心里再清楚不过了!”石三的话音刚落,其身后的一个跟班就急忙点头哈腰的奉承了起来,其模样就活脱脱的就是石三的翻版。

    石三一听小跟班的话,眉头顿时得意的一挑,一脸傲意的道:“说得对,要不是刀疤跟老大有点关系,这里那里轮得到他说话?不过他也威风不了多久了,过几天总教的大人一到,嘿嘿!”石三说道这里的时候不禁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

    “带这些人下去吧,这种小事还能轮到我来做?还是老规矩明白吗?”石三在怪笑了一阵之后,厌恶的看了一眼身后胆怯的村民,脸现鄙夷的皱着眉头。

    “晓得晓得,石大哥您尽管放心就是了!”小跟班听完急忙点头答应,石三这才点了点头,随即双手背在身后,仰头挺胸的走向了寨子深处。

    等到石三离开以后,那小跟班又挥手招呼了几人,与守着队伍的黑衣人,开始驱赶着村民向着一处幽深之处而去。

    我和大哥一言不发的混在这些队伍的中间,直到我们随着这些人穿过那幽深的小巷以后,这才发现,原来在这小巷之中,竟然还藏着一个守卫森严的地牢。

    原本我和大哥是想要混进地牢里面查看一个究竟,却不想就在我们刚把那些村民押送到地牢的时候,那小跟班就开始催促着我们离开,直到随行的众多黑衣人尽数离开之时,我和大哥才吊在了队伍的最后,有些不甘心的跟着出去。

    “喂,你们两个站住!”

    眼看着我和大哥即将踏出地牢的时候,那小跟班的声音却陡然之间在我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听到这小跟班的声音,我浑身猛的一紧,难道这小跟班这么快就看穿了我和大哥的身份不成,而这个时候一直走在我们前面的黑衣人,也是全都停了下来,疑惑的回过了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不知该作何抉择,暗中扫了眼两侧,我目光一寒,随时准备出手先发制人拿下这小跟班,冲出这里,可是还不等我有所动作,那小跟班便不耐烦的招收道:“最后那两个,就是说你们两个呢!发什么愣呢,没听到本大人给你们说话吗?”

    听到小跟班突然这样说,我在心里松了口气,随即急忙和大哥转身,看向了小跟班。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过来!还有你们这群人,还不快点出去?”小跟班一脸厌弃的道。

    那些黑衣人听到小跟班这样说,这才收回狐疑的目光,重新走了出去,只留下我和大哥站在原地。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去十三号房把人给抬出去扔掉!真是晦气!”小跟班说完便不再多看我和大哥一眼,独自一人径直走到了一边,开始一间一间的检查地牢中的锁链。

    我和大哥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急忙冲着那小跟班所说的十三号地牢就走了过来,在我们前往的过程中,我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这地牢内的构造,发现这地牢内部全部都是用十分厚的巨石堆砌而成,可谓是固若鸡汤,而且这些地牢一间挨着一间,我匆匆扫视了一圈,震惊的发现此处地牢内的房间,竟然足足有一百多间左右,而且这每一间地牢之内,都关押着几个甚至于十几个人,这让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

    这些人究竟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关押这么多无辜的村民?他们所图的又是什么?

    还不待我多想,十三号牢房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跟前,与别的牢房所不同的是,此刻的十三号牢门竟然已经被打开,而在那牢房之内的墙壁之上,则是有一个被拇指般粗细的铁链所禁锢住的血人。

    此人浑身都是血迹,身躯已经瘦的只剩皮包骨头,身体上仅剩下不多的血肉之上,尽然还布满了一个个细小的伤口,密密麻麻遍布了全身,让所看之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头皮不禁发麻。

    虽然那人已经不成人样,不过从其那高大的骨架之上,不难看出,此人在此之前,应该有一副魁梧的身躯,然而就是不知道此人究竟是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被活生生的折磨成了这一副模样。

    “你们两个墨迹什么呢?还不快点!”就在我盯着眼前之人惊讶不已的时候,那小跟班突然催促了起来。

    “来了!”

    闻言,我不敢再多加耽搁,急忙和大哥从那墙壁之上,将那人从铁链之上给取了下来,在取下来的过程之中,我悄悄的在那人的身上一抹,发现身体竟然还有一些温热,脉搏随然已经微弱到轻不可查,显然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不过好在还有一口气尚在。

    我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小跟班,见他并没注意我们这边,不动声色的一边将那人给取了下来,一边趁着小跟班不注意,悄悄掏出一颗药丸塞进了那人的口中,随即和大哥将那人抬出了十三号地牢。

    “怎么那么慢?”小跟班看到我和大哥抬着那人走了出来,脸上十分不悦的道。

    “人可死了?”小跟班见我和大哥不说话,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死了,大人您看!”听到这里,我忙呼应了一句,作势要将那人抬到小跟班的身前。

    小跟班见此,瞅了一眼那血人,便急忙捂着鼻子退到了墙边,随即不断的摆着手对着我和大哥道:“谁让你们过来的?快拖走,拖走!真是晦气!”说完便关上了十三号地牢。

    而我和大哥见此,自然不愿多呆,大步抬着那人快速的走出了地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九零军嫂有空间〕〔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兵王隐花都秦风〕〔萌宝来袭:爹地请〕〔天才萌宝,妈咪要〕〔叶飞张雨桐刘婷〕〔跨越24区的留学生〕〔娱乐圈之老祖驾到〕〔嗜血霸爱:爵少你〕〔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三国有君子〕〔快穿:拯救尸体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