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喵,都怪夫人不吃〕〔美漫世界阴影轨迹〕〔皇叔:别乱来!〕〔隐形遗产〕〔别叫我歌神〕〔都市完美男神系统〕〔无上神帝〕〔捡个校花做老婆〕〔女友有个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我是传奇BOSS〕〔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木叶之莫生气〕〔大唐第一闲王〕〔这个师娘不太冷〕〔回到北宋当大佬〕〔千山独行〕〔英雄无敌大宗师〕〔笑傲仙缘〕〔昭仪凤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酆都鬼域 第119章 通玄门
    林牧等人在老者一行人出现以后。几人也分别站了开来。看样子只要情势稍有不对。两方就会有拔刀相向的趋势。

    老者注意到林牧等人的小动作。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林堂主何必惊慌。我们并不是卫道盟的人。林堂主尽可放心!”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钟离。你我都不是三岁的孩童。就不要卖关子了。你们从河北跟踪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我想你心知肚明。又何必说一套做一套呢!”林牧脸色森寒。忽然喝道。

    钟离咧嘴怪笑。看着神情紧张的林牧。慢悠悠道:“林堂主知道我们的来意。想必不会让我们空手而回了对吗?”

    “痴心做梦!若不是我金都门人受了你们的蛊惑。被你们趁虚而入不攻自破。你们休想占得便宜。今天就算玉石俱焚。我也不会把东西交给你!”林牧怒意闪现。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林堂主这是何苦呢。你我都清楚。如果真要交战。你们根本活不过一个时辰。不过只要林堂主乖乖的配合。我保证你们一个个安然无恙!不知林堂主觉着如何?”钟离听完林牧的话却也不生气。依然笑眯眯的看着林牧等人。然而话虽这么说。但是其背后的几人。却已经悄然之间。截断了林牧等人的后路。将林牧等人围在了中间。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林牧虽然察觉到后路被截断。但是战意丝毫不减。旋即喝道:“少废话。想从我手里拿东西。那就动手吧!”说着便准备动手。

    “嘿嘿!好一个林牧。当真是一条好汉。今日一见。果然所言非虚啊!”就在此时。从哪老者的身后。突然走出一个面容俊俏的男子。男子留着一头的长发。身上穿着一件绣花的长衫。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这般打扮。简直就如古代的贵公子一般。在众人的衬托之下。显得不伦不类。

    而当我看到这人心里却是一惊。先前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并没有这人。这人究竟是如何出现的?为何我竟然没有一点的察觉?看来此人很不简单。我不由得在心里打起了几分精神戒备了起来。

    “你又是谁!”林牧看到这人之后一愣。很快如临大敌的问道。

    “鄙人公孙默。江湖上知道我的朋友。都习惯性的称呼我一声公孙公子!”公孙默一脸和善的道。

    “公孙默?”林牧在听完之后疑惑的道了一声。随即看向了一旁的余姚。余姚摇了摇头。

    “我不管你是谁。你们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林牧猛地咬着牙道。

    公孙默看到林牧发怒。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林堂主不要着急啊。你还请看这是什么!”公孙默在说完以后。突然抬起手来。只见其手中突然多出一块漆黑色的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玄”字。

    “通玄令!”

    “你们怎么会有通玄令!”林牧在看到这令牌以后。脸上猛地大变。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孙默等人。

    公孙默对于林牧等人的反应似乎十分的满意。笑了笑没有说话。只见其四周之人。包括那钟离。突然猛地把衣物撕开。露出了被衣物包裹的躯体。

    当我趁机会看清楚那些人裸露出的身体之后。也是猛地一惊。因为在这些人的胸口之前。竟然刺着一个奇怪的图案。

    那图案十分的奇怪。似鬼非鬼。又不像是什么动物野兽。看起来狰狞无比。随着胸口来回的鼓动。犹如活物一般。。

    “你们居然是通玄门的人!”林牧瞪着大眼睛喊道。

    “不错。我们并不是什么卫道盟的人。我们是通玄门!”公孙默笑眯眯的道。

    “现在林堂主可以放心的和我们谈一谈了吧?”公孙默说道。

    林牧不愧是久经江湖之人。刚才还十分的震撼。但这几个呼吸之间的功夫。就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公孙默等人道:“原来是通玄门的公孙公子。刚才多有得罪。不过我金都门和你们通玄门。平日里并没有什么来往吧?不知道公孙公子带人拦住我等要作何贵干?”林牧小心戒备的道。

    公孙默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而是对着身后一招手。当下身后就走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提着一个木箱走了过来。将木箱交到了林牧的手中。

    “这是?”林牧并没有打开木箱。而是谨慎的盯着公孙默道。

    “呵呵。当初得知卫道盟逼迫金都门之时。我们也是十分的震惊。刘老先生一辈子光明磊落。深受江湖之人的爱戴。在江湖之上更是德高望重。实在是晚辈最为尊敬的一位前辈!”

    “所以在听闻以后。晚辈就立刻带人前往支援。却不想还是晚到了一步。等我到大金都门的时候。金都们已经不复存在。而刘前辈他老人家更是!”

    “哎!”公孙默说道这里的时候。竟然止不住红了眼睛。这让我心里暗自诧异。

    “我师父他老人家怎么了!”林牧听到这里。顿时就乱了阵脚。急忙追问起来。

    “哎!林堂主还是自己看吧!不过晚辈多嘴提醒你一句。还请武堂主做好心理准备!”公孙默说着把头偏到了一处。

    “师傅!”林牧盯着地上的木箱。眼中布满了血丝。声音有些哽咽。颤抖的双手在此刻伸向了箱子。

    “别动!”眼看着林牧就要拿起箱子。一直站在林牧身旁的余姚却在此刻一把按住了林牧。对着林牧轻轻的摇了摇头。。

    公孙默看到余姚的举动。眉毛顿时一挑道:“想必这位就是余副堂主吧!这可是刘前辈托我交给林堂主的。难道余副堂主信不过在下不成?”

    余姚咯咯一笑:“哪敢。以公子的身份和地位。要是想害我们的话易如反掌。又怎么会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呢?”

    “只是小女有一事不明白。还望公子解惑!”

    “哦?不知道是什么事?余副堂主请说!”公孙默看着余姚道。

    “不知道公孙公子。是如何找到我们的?又怎么得知我们金都门被陷害的事情的呢?”

    “要知道。卫道盟在逼迫我们金都门的时候。做的可是十分的隐秘。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一点的预兆。就连我们金都门都没事先察觉。不知道你们通玄门是如何知晓的?”余姚的话里藏着针锋。直指公孙默。

    公孙默一愣。估计也是没有想到这余姚竟然会提起这点。不过其并不慌张。而是不紧不慢的道:“听余姚副堂主的意思。看来是怀疑我们通玄门了?”

    “不敢!还请公孙公子说明才好。免得我们心生芥蒂!”余姚此人不可谓是不精明。当下直言道。

    “余妹。不可乱说!”一旁的林牧听言急忙劝阻道。

    “哈哈。林堂主不必惊慌。余副堂主说的话在理。这件事要是不说明白的话。那么后面的事情恐怕也难以商谈了。而且也正如余副堂主说的那般。卫道盟平日虽然打着降魔卫道的口号。不过背地里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确实十分的隐秘。也很难让人发觉!余姚堂主的猜疑也是正常!”

    “不过。虽然卫道盟针对你们金都门的事情。做的十分的隐秘。但是这世界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更何况还隔墙有耳呢?你说是不是呢?”公孙公子说到这里就不再多说。

    林牧与余姚听到这里也是面露沉思之色。想来两人应该是已经明白了公孙公子这话中的意思。

    而我此刻也是若有所思。这公孙公子虽然并没有说明。不过他透露出来的消息已经十分的明显了。那就是。卫道盟内。有他们的卧底!

    我推测应该是卫道盟的卧底。偷偷的将这件事情告知了通玄门。这也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也找不出任何的破绽。不管林牧和余姚信不信。都无法反驳。

    公孙公子看到余姚和林牧这般模样。当下一笑道:“二位现在可信了在下?”

    余姚回过神来。随即盯着公孙公子道:“既然如此。那公孙公子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呢?别说是跟着卫道盟。因为我们可是兵分几路。卫道盟早就被我们误导了!”

    “呵呵。这点其实很简单。我们通玄门虽然不比卫道盟那么的神通广大。但是至少有一点还是要比那道貌岸然的卫道盟强的!”

    “那就是我们的门徒遍布全国!数不胜数!”公孙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微微一咪。不漏痕迹的看了站在林牧身后的老巫一眼。这让我觉得诧异。难道这老巫其实就是通玄门的卧底不成?

    “所以。想要找到几位的踪迹。对于我们通玄门来说。并不困难。更何况。在来之前。刘老前辈。就已经把你们这一次的行踪。告诉我在下。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快的追上来啊!”公孙默说道。

    听完公孙默的话以后。余姚和林牧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不言不语。

    公孙默见此。随即走上前去用手去摸木箱。

    林牧见此急忙大喝:“公孙公子你这是作甚?”

    公孙默丝毫不曾停顿。直接打开了地上的箱子:“几位不是信不过在下吗?难道还信不过刘老前辈吗?”

    公孙默说着就举着箱子。伸到了林牧的跟前。而林牧一看到箱子里面装着的东西。顿时就热泪盈眶。噗通一声就直接跪了下去。

    “师傅!”

    林牧和余姚两人满是悲呛的吼道。

    我举目望了过去。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坛子。在哪坛子的边上还有一个木盒。以及一封书信。就是这三样东西。让林牧以及余姚失声痛哭。

    “师傅。徒儿不孝!”威武不凡的林牧。此刻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那坛子。一脸的悲戚。而余姚更是哭的娇躯直颤。

    “哎!”

    “人死不能复生。刘老前辈一生光明磊落。此次更是为了保全金都门而死。此乃大义。两位还请节哀顺变才是!为今之计。两位还是要想想以后的路怎么走。这也是刘老前辈在临终之前。最为牵挂的事情!“公孙默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余姚和林牧说道。

    林牧和余姚没有回答。而是抱着坛子悲戚了半响之后。这才收起了所有的情绪。林牧脱下衣服。小心翼翼的将坛子裹好抱在了怀中。这才看着公孙默道:“谢谢公孙公子。送骨之恩定当铭记!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告辞了!”

    林牧这句话很明显是要摆脱公孙默他们。不想与通玄门做多的纠缠。说完之后也不等公孙默多言。就抱着坛子准备离开。

    “一直听完林堂主是当世少有的英杰。没想到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今日一见当真是失望之极。灭门之仇都不敢去报。真替刘老前辈感到不值啊!”

    就在林牧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钟离突然眯着眼睛道了一句。脸上依然是祥和一片。只是那笑容之中却平添了几分阴损。

    “你说什么!”林牧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转过头来一脸杀意的盯着钟离。

    “哼。怎么。敢做还不敢让说了不成?刘老前辈死的时候。可是当着我们大吼。希望有朝一日林堂主能够手刃卫道盟!只可惜看现在这个样子。怕是难以成真了!”钟离没有说话。回话的而是一个面容阴厉的瘦弱男子。

    “你找死!”

    林牧脸现怒色。将手中的骨坛递给余姚之后。猛地就冲着那人群中的男子冲了过去。

    “好!早就听闻林堂主的金刚拳震撼江湖。今日就让我领教一番!”那瘦弱男子说着就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董力住手!”

    就在两人相撞的那一刻。钟离猛地大喝了一声。然而已经为时已晚。因为这个时候。董力和林牧已经碰撞到了一起。只是瞬间的功夫。只听“砰”的一声。一道人影被击飞了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嗜血霸爱:爵少你〕〔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傅爷,夫人又逃婚〕〔西游之白莲妖圣〕〔转世袁世凯之大总〕〔绝地求生之超强王〕〔跨越24区的留学生〕〔我有一座恐怖屋〕〔三国有君子〕〔烈冰长歌〕〔旺夫小农女〕〔英雄?我早就不当〕〔天才萌宝,妈咪要〕〔我老婆是花木兰
  sitemap